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魏鸣森将军关于西沙海战的回忆--续

(2009-04-20 17:14:40)
标签:

杂谈

行动时间19日6时25分!--南越总统阮文绍

从离开榆林起计,编队已连续行动2天多,艇上柴油、淡水、主食均较充足,但机油、菜已不多,仅够坚持2天左右。

入夜后,2艇逢整点半点打开步话机联络,并约定除非紧急情况,否则不用灯光。晋卿岛上民兵已构筑好战壕、炮位、轻重机枪及单兵掩体若干,完全做好了御敌准备。

近20时,了望发现琛航方向有2个灯光信号,我编队立即警觉起来,雷达开机测距,目标距编队105链,莫非是敌舰偷袭?目标慢速接近,271看清其上有我识别信号,于是发灯光信号询问,对方回答:我是10大队。396编队来了!当时我海军电台系统,舰种各自有网,如果遇上不同舰种友舰,只能通过灯光旗语信号或步话机联系。

10大队2条扫雷舰出厂最大航速10节,此时只能跑到8节,再加上刚完成厂修,未经试航,能连续航行10余小时赶到已属不易。

2舰停妥后,海指通知其指挥员来271开会,不料396编队只有389号有小艇1艘,但已出故障无法使用。当夜浪大,大舰与小艇靠泊危险太大。无奈,海指只能以步话机与其通话,通报情况,并要求严格灯火管制,保持雷达、步话机、电罗经打开,以备随时启航。

海指分析18日双方对峙已达极限,再无回旋余地,19日很可能一见面就开打。于是向上级报告情况,并建议281编队速来永乐作战。

23时编队收到军委及广州军区长报,授权魏鸣森全权负责西沙前线对敌斗争,并明确斗争原则:任何情况下均不开第一枪,如越舰攻击,我应坚决还击。271艇上电台功率偏小,仅250瓦,信号小,听取困难,需反复校对,一则短报都可能要收1个多小时。

就在我军频繁发报的同时,敌人也在紧张部署,21时左右,南海舰队截获1条重要电报,报头为"总统阮文绍复电海上旗舰陈平重"!电文大致如下:

第一,收复越南领土琛航岛;第二,总的方针是采取温和路线,如中共开火,要立即还击消灭他们,10号、16号负责跟踪中共苏式护卫舰(电文如此),4号、5号支援BH分队登陆,消灭渔船和小船;第三,行动时间19日6时25分!

破译完毕,连续熬夜,满眼血丝的舰队值班人员和通信兵急忙行动起来,将此消息通报各处,然而忙中出错,漏掉了榆林岸指和海指。

18日子夜,敌10号护卫舰赶到甘泉锚地,此时两军舰艇吨位对比已达3∶1。

19日凌晨,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亲自打电话到南海舰队要求281编队立即动身去战区。许将军脾气大、说话急,舰队通信兵一下子慌了,抓过电键立即开始给281发报,俗话说忙中出乱,这话一点不假,通信兵只顾发报,却忘记了281编队靠岸后,会关闭电台,转接码头。

这是中国,你们立即滚蛋!——396号扫雷舰

千里之外的南海上,我军2个编队战士们最后一次检查武器,然后和衣而睡。271指挥室里,魏鸣森坐在椅子上微闭双目,他的住舱(艇长住舱)已经腾出来给通信组使用。舰艇摇晃得厉害,魏却浑然不觉,他虽然是个秤砣,但却从不晕船。从抗日战争一路打来,大场面见得多了,紧张自然不至于,他现在考虑的是如何对付敌人优势兵力。两军对比悬殊,但并非毫无办法,如果敌人一舰落单,我集中4舰吃掉它未尝不是一种打法,但却需要等到合适的时机......舷窗外,海面上看不到一点灯火,海风仍劲,在这带着咸腥的呼啸里,新的一天即将来到。

天亮前,西渔705号又送来2个民兵排,在渔船的协助下,抢登广金、琛航2岛。

19日5时50分,了望发现敌舰4艘分为左右2群,从广金西北和金银、羚羊礁南,以蟹钳形慢速向广金、琛航合拢而来。271艇立即拉响战斗警报,紧急起锚!雷达开机测定,右侧10号、16号群距我43链,左侧4号、5号距我125链。

6时35分,魏鸣森站在驾驶台上,下令进入一级战备,枪炮上膛,待命击发。

6时45分,我军4舰全速向较近的10号、16号冲去,力图顶回敌舰,掩护民兵上岛布防。6时57分,我编队先头艇距敌16号已不足2链,双方炮口相对,气氛骤然紧张,魏下令,各舰严格控制,不得走火。他很清楚,现在还不是开打的时候。

对峙1分钟后,越舰开始退车,回到中间线西侧。几分钟后,我方航速较慢的396编队赶到,271编队立即转向东出晋卿航道,绕至广金、琛航南面,对付敌4号、5号。396编队则留在原地,顶住10号、16号,敌舰向396发出信号:这里是越南,你们立即离开。396回答:这是中国,你们立即滚蛋!

7时27分,271编队目视发现敌4号在北,5号在南,于琛航南5~6链处漂泊。我艇仍保持临战状态,高速插入敌2舰之间,距2舰各100米。各对一敌舰。这种态势看似易被敌夹击,实则不然,敌2舰距离过近,大中口径炮若硬压低炮口射击,由于炮弹出膛后角度太小,很容易打成"水漂"击中友舰。而我艇则可自由射击毫无顾虑。

我艇停车开始漂泊后,发现敌小艇及橡皮艇已停在琛航岛边,意识到敌人已经登陆,遂向4号发出警告,4号不收。

接下来十几分钟里,我民兵大显神威,先以刺刀逼退琛航登岛越军,又反击击退登广金越军。我海上编队与岛上无法通联,只能凭目视判断情况,海战场上这个问题还不明显,日后我夺岛作战时,海陆联系不上的问题逐渐凸显出来。

7时57分,敌4号、5号启动发动机,开始对靠,企图挤走我艇,我编队先是按兵不动,待敌接近到距我 50米时,我2艇先退车左转,继而右舵进车。停在5号舷外100米处,隔在海岛与5号之间,形成二对一局面,我方仍占主动,一退一进2个动作把猎潜艇的机动性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

战场北端,敌16号舰切入396编队航线,与389发生碰撞,389左舷分罗经和部分舰桥受损,该编队保持克制与敌拉开距离,继续对峙。16号冲撞389后,我271编队再次动车,转至4号舰舷外漂泊,依旧保持二对一。我海指仍把4号当作越军旗舰,因此努力寻机,意图开战时,能先集中攻击4号。

在敌我8舰互相对峙时,在永兴待命的281艇,开机调试电台,忽然发现舰队正在紧急呼叫,催促281编队参战,该编队立即行动向永乐赶来。至此舰队已持续呼叫超过6个小时......9时4分,敌4号舰后甲板机枪突然鸣枪2发,射向不明,我编队立即向敌发出警告:你首先射击,我向你提出严重警告,一切后果由你负责!连发3遍,敌收到信号,未做回答。突然敌军官一名从舱里蹿出,冲到开枪战位,狠狠扇了机枪手几个耳光,同时敌舰炮口归零。随后敌5号舰编队开始动车向西南方向深水区退去。当时风浪大,深水区不利小艇作战,海指遂下令编队收回岛内。越舰意外走火,使进攻的主动权交在我军手里,然而我方苦于兵力弱小,又隔岛分散,只得另择战机。

武松打狗--军旅诗人张永枚10时21分,越4号、5号舰展开进攻队形,同时16号编队也对396编队展开进攻队形,海指立即发出战斗警报,通令各舰占领阵位,准备战斗,随后又补充命令,火炮射击应多打单发、双发,节制连发。我方火炮技术落后,完全人操,加之艇小,平台不稳,远距连发命中率较难保证,反而浪费弹药,而且海上补给困难,弹药难以及时补充,所以快速短点射才是最好的打法。但这一命令并不容易执行,炮手一旦打急了,很容易下意识连发。

10时3分,岛内海面掠过一阵炸雷般的炮击声,396编队四周立时腾起高大的各色水柱,越舰开火了!我军各舰立即开炮还击,并全速接敌。以尽快压缩距离,发扬我方火力优势,396编队集中火力攻击敌编队后舰10号,271编队则主要攻击敌4号舰。敌人的打击重点是我编队后舰,在他们看来这是指挥舰该在的位置。

6604型猎潜艇及6610型扫雷舰驾驶台前设有装甲指挥室,但由于该处视野狭小,难以统观全局,因此我各舰指挥员均登上驾驶台指挥作战,南越指挥员则是在装甲指挥室中指挥。

开战时,271编队距敌2000余米,刚开始冲锋,274艇驾驶台就被敌40炮击中,政委冯松柏、副长周锡通中弹牺牲,多人负伤。所幸副大队长罗梅盛及艇长李祥福没有受伤。10时24分,274艇烟幕筒又被击中,但毫不减速,紧随271艇,冒着敌强大火力,拖着烟幕猛插敌阵,从2000米一直打到几十米。

我方的打击重点为敌舰耳(通信天线)、眼(雷达)、嘴(指挥所)3处,并以小口径炮扫射其舱面,越舰人操炮术不及我军,一旦炮瞄系统被毁,我军将争得极大优势。

接敌过程中,274艇共被127毫米炮命中5发,76及40炮十数发,除主副炮、主辅机、磁罗经外,该艇其他系统全被打坏。操艇设备全部失灵,一时间,舰艇如脱缰野马,失去控制,一度陷入5号编队交叉火网,罗梅盛及时措置,与李祥福口头接力传令,以车代舵,开始全速退车,274艇立即停止狂奔,艇尾推起层层白浪,砸在后甲板上,舰艇震颤着向后退去。其前主炮把握战机连续射击,击坏4号前76炮。

激战中,271驾驶台后部信号旗柜被1枚76炮弹命中,信号旗碎片乱飞,一名战士当场牺牲,所幸海指无人受伤,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抵进后,271编队速射火力得到充分发挥,敌5号舰司令官中弹重伤,5号舰无心再战,向外海退走。

此次战斗中,我方最得力武器就是271、274、389的85炮,然而遗憾的是,271主炮失修,多次故障,开战22分钟后,该炮复进机漏气,无法抽壳,只得停止射击,共耗弹50发。

战场另一端,389的85炮同样发挥了巨大作用,开战不久,该舰就中弹起火,燃起大火,后甲板37炮炮位甲板被洞穿,拖着烈焰389号努力跟上编队,以85炮狠揍敌16号,16号被击伤,退回珊瑚。396舰遂调转炮口攻击敌10号。396前甲板为双37炮和1门25炮,虽然射击凶猛,挥弹如雨,但威力偏弱,无法重伤敌舰。389舰带着愈燃愈大的火团再次奋力前驱,以85炮戮力射击,击穿敌10号指挥室,毙敌舰长及以下观通指挥人员数人。敌10号舰被重创,失去控制。于10时35分撞上389舰体后部,此时的389号也已操纵不灵,2舰脱开后不久,389又与10号两舷擦撞,舰体后部被撞伤。

战场北方,敌人的进攻已基本瓦解,396接海指命令,全速南下,与271编队集中打击4号,5分钟急火近射后,4号舰吃不消了,一面向5号求救,一面向外海退走。5号返回战场并向我开炮,我3舰立即放下4号,围攻5号。

这时,魏鸣森在271上发现389舰舰首上翘,尾部下沉。后甲板过浪,浓烟滚滚,问其情况,389回答:火扑不灭,操纵失灵,后舱大量进水,要求救援。魏再问:能否自航去琛航登滩?答:可以。此时389号距琛航十余海里,396受命前往保驾。

11时整,5号舰再次被击退,与4号一起驶出我方射程。向东行去。4分钟后,越舰16号再返战场,打算营救10号,我271、274、396三舰再次合力迎击,刚一接火,16号掉头就跑,自珊瑚航道向西退走。

原本喧嚣的战场,一下子静了。岛内海面只剩下10号舰在原地挣扎,我方彻底掌握了战场优势,但也付出不小的代价。274重伤尚能坚持战斗,389重伤于11时50分在渔民协助下抢滩成功,271、396均轻伤。弹药消耗方面,274主炮弹药全部打光, 271主炮故障,396弹药消耗大半。要击沉10号,只能用猎潜艇上的火箭深弹了。火箭深弹有碰炸引信,不得已时可用于水面攻击。271、274艇官兵开始紧张准备深弹攻击,仗打到这个地步,还不能算我方获胜,以我方舰艇状况和弹药消耗情况,若敌残舰坚决返回攻击,鹿死谁手就很难说了。战斗的天平基本水平,谁能加上最后一块砝码,胜利必然会向谁倾斜。

11时32分,我军的砝码来了!281编队驶入晋卿航道,271两艇上一片欢腾!281编队是2艘新型国产猎潜艇,艇上的双57炮虽然口径不大,但却火力强劲,杀伤力大。10号铁定完蛋了。

除了腾起浓烟的389号,岛内海面上几乎看不出战斗的痕迹。271艇立即发出10号舰方位,要求281编队抵近射击,速战速决。281编队调好航向,加速朝10号舰冲来,10号上有人用武器向281方向胡乱射击。

12时12分,281两艇抵达10号右舷后方,距敌550米,顺航向开始第一次冲击,航速20节。战士们快速送弹压弹,4门57炮急速射1分28秒,敌舰射击彻底被压住,舰体及上层建筑不断中弹,燃起大火,但很快熄灭。281见状由敌首前折返,距敌300 米,速度减至15节,逆航向发起第二次冲击,再集火射击1分钟,敌10号机舱中弹起火,完全丧失动力,舰体逐渐压不住浪头,水线下红色部分不时露出水面,此时281编队57炮弹已消耗几百发,开始装填火箭深弹,做好两手准备。同时掉转航向,在敌右舷后方,距敌200米,慢速顺航向发起第三次冲击,第一群炮弹打出,10号水线下弹药库被命中起火爆炸,开始右倾缓慢下沉,当日下午14时52分,10号完全沉入水下,沉没位置:东经111°35′48″,北纬 16°25′06″。

此时已是农历腊月二十五,癸丑年未过,这场耗时50余分钟的海战成为了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海军史上首个对外战争的完胜。对于这场海战的伟大意义,无论用何种词语形容也不为过。与甲午和马尾海战相比,这次战斗距海岸线更远,敌我力量更悬殊,而我方取得战果却更加辉煌。我们应该向在海战中浴血奋战的海军将士献上最崇高的敬意,永远铭记这场伟大的战斗,铭记所有为中华民族海洋利益奋勇前行的勇士。

后记

海战后事态的发展,朋友们应该都很熟悉,限于篇幅,这里不再多言。单挑几件与海战有关的事略作评说。

此次海战我军共牺牲官兵20余名,其中多数是389舰员。敌方伤亡情况不详,但可以肯定的是海战中我军没有抓获一名俘虏。外电据此妄言我军射杀10号落水者。10号沉没之前确放下2条橡皮艇逃离战场,但当时敌情不明朗,我编队急于收拢御敌,281编队完成第三次冲击后,立即朝271靠拢过来,没有理会这些逃敌,且我方大小枪炮弹药消耗很大,补给困难,海指再三命令节省弹药。281编队自然不肯多做无谓浪费。所以射击敌落水者一说纯系诽谤。

海战后,我方增援舰艇大增,后勤补给出现紧张,好在守着渔船,各种海鲜敞开供应,几天下来,全编队居然消耗冰鲜鱼20余吨。

南海舰队曾派一大型运输船向前方运油料,不料该船航线不熟,在鬼礁搁浅,按操典应放油浮起,该船向上级请示,得到回复:放油就枪毙!南海地区海军各型舰艇均使用同号柴油,最后改派榆林基地潜艇,半潜状态(指挥台围壳出水)向前方紧急补给,创造了海战史上的奇闻。 (转载自《现代舰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