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佩飞
王佩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529
  • 关注人气:8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乡村记忆——兼谈中篇小说《日子的味道》的人性叙述

(2016-02-16 13:45:46)

                               白禹

  “你是北大人,看到老人摔倒了你就去扶。他要是讹你,北大法律系给你提供法律援助,要是败诉了,北大替你赔偿!”这句话表面上看说得足够豪气,彰显出北大的社会责任担当,其实说得相当愤慨而悲壮,一语道出社会风气江河日下,人心不古。在当前,媒体时有报道行善的好心人被讹诈,社会舆论一片哗然,使得人人自危不敢行善,社会道德与良知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善良美好人性遭受残酷严峻考验。

  就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王佩飞领着柳婶们向我走来,在她(他)们身上还裹着黄土塬上日常烟火的味道,沾满清晨从塬上看地回来的露水。中篇小说《日子的味道》唤醒了我的关于乡村的记忆,它远在西北宁夏的黄土塬上,它近在我牵挂和熟稔的渝东南故里,它是柳婶、山菊、留根和福娃们,它是我的爷爷奶奶、叔叔伯伯及兄弟姊妹。小说讲了一个普通的塬上庄户人家,由两代男主人早逝引出来的家庭变故,留给庄户人家沉痛生活创伤。小说显然不限于写塬上人家艰苦生活,不囿于写塬上人在困境中如何坚忍不拔的生存,而是倾力展开描绘了一幅塬上人家善良美好人性的生活画卷,无异于是在酷暑里给我们送来了一阵清风,遍体舒畅,沁人心脾。

  《日子的味道》并非简单颂扬人性本善的古训。譬如柳婶和留根的父亲结合以后对留根的不上眼和苛刻,山菊和留根结婚以后不顾弟妹年幼闹着分家过日子,留根身后福娃对哥嫂冷嘲热讽,在他们每个人无一例外都有着人性上的缺陷。在黄土塬上一样的乡村,那种与生俱来的完美人性显得虚幻飘渺,在王佩飞的笔底就不存在一出场就十分完美的人,都是在生活的纠葛撕扯当中从有缺陷寻找到了自我善良的本性。横亘在柳婶、山菊们中间的土墙虽然单薄,在生活中却往往难以被推倒,因为推倒它确实需要迈出很大的一步。福娃拿过铁锹,把墙根铲了一溜槽子,又掏了几个洞,再用肩一搡,轰隆一声,院墙倒了。院墙轰然倒了,便是清除了阻隔在柳婶、山菊们心上的樊篱,在他者和自我之间架设起一道对话的桥梁,实现人性善与人情美的融合。

  在王佩飞的小说中,我邂逅了久违的重拾的美好人性,这些从黄土塬上走来的小人物,这些在身上发际别上一股青草味的父老乡亲,和我在熙攘而喧嚣的眼前相遇使我不再感到寂寞和孤独。诸如《日子的味道》中的柳婶、山菊、留根、福娃,《谶语》中的德昌老人及其老伴,和这样的人在生活中产生交集是一种幸福。世界之大,至少给柳婶、德昌老人们保留安身立命之地,人心之大,至少给人性之美腾空安扎的空间。

  “怪不得你推三阻四地不成家,你诸葛深着哩。你有孬心哩。我知你啥心思哩。”福娃和山菊暗生情愫,在世俗看来叔嫂恋不为人所接受,让柳婶觉得一家人脸没处搁。但是黄土塬上的人家都是何等善良,谁又愿意去拆散一对患难与共的年轻人,柳婶怎能不为他们的有情作主呢,山菊脸上便盛开了桃花一般灿烂的笑容。追随王佩飞小说的乡村记忆,一种原始、粗犷、充满野性、温暖的人性之美被推向极致,使我们身不由己喊了出来,生命中遇上你真好。

是的,遇上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日子的味道》如是告诉我们。

(白禹,重庆酉阳人,19829月出生,毕业于宁夏大学新闻系。主要从事短篇小说创作,作品散见《四川文学》《朔方》等刊。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