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元顺帝不理朝政好色葬送大元江山

(2017-08-25 08:57:17)
标签:

元顺帝

分类: 杂谈

元朝最后一个皇帝是顺帝妥欢帖睦尔, 曾被流放到了高丽的大青岛。十三岁即位。初期国事决于权臣燕铁木儿,群臣也不敢过问。因燕铁木儿荒淫过度溺血而死,妥欢贴睦尔才正式当了皇帝。

 

时徽政院使秃满迭儿进献了高丽女子奇氏入宫服役,奇氏名叫完者忽都,她不仅长得美丽,还十分乖巧伶俐,善于烹茗。顺帝对她十分宠爱,一来二去就上了床。这件事被皇后答纳失里得知,她怒不可遏地召来奇氏,用鞭子打得遍体鳞伤。此时的顺帝只是一个傀儡皇帝,他的年龄和资历都决定他只能默默地在权力之外忍耐着。

 

这时的元朝早已经开始走下坡路,顺帝即位以后天灾人祸接连不断。京畿发洪水,黄河泛滥,两淮地区干旱,徽州、秦州、凤州的大山相继崩裂。元统二年的春季,彰德路下的雨像白线一样,民间流传成歌谣:“天雨线,民起怨,中原地,事必变”。

 

不久左丞相撒敦病逝,伯颜一人独秉朝政,开始胡作非为起来。他停废了科举取士,又将儒学贡士的庄田租改为宿卫的衣粮。伯颜任性横行,滥杀无辜,胡乱改变国法,朝野的士民都相率怨望。顺帝对伯颜非常信任,赐给他“塔剌罕”的称号,封号官衔名目非常繁多,加起来有二百四十多个字,顺帝又封伯颜的弟弟马扎尔台为王。天下百姓因生活没有着落,造反的乱祸四起。

 

至元四年,顺帝在涿州与汴梁为伯颜建立生祠,晋封伯颜为大丞相。伯颜更加骄恣,他将宫禁的卫兵都收为己有,每次出去都旌旗蔽日,侍从填满了街衢。而顺帝的车驾仪卫却一天比一天少。天下只知道有伯颜,不知道有顺帝。因此顺帝也慢慢畏惧伯颜了,开始谋划对付他。伯颜的侄儿脱脱对叔父的滥杀跋扈十分不满,便决定大义灭亲,劝顺帝除掉伯颜。在一次出城打猎后伯颜再也没有回来,因为城门已经关上,接着伯颜被流放岭南。在流放的路上伯颜病死。接着太后不答失里被鸩死,顺帝才开始自主地做皇帝,这一年他二十岁。

 

顺帝起用脱脱的父亲马轧儿台作右丞相。马轧儿台一上任就开始大肆贪污,脱脱暗中让人弹劾父亲,马轧儿台便辞职了。顺帝起用脱脱继任为右丞相。脱脱上任后实施了许多清明的措施,一改前代的弊政,被朝野上下称为“贤相”,这一段除弊革新的历史时期史称“更化”。

 

顺帝册封伯颜忽都为皇后。伯颜忽都是蒙古语的音译,与伯颜没有任何关系。伯颜忽都的性格与第一任皇后完全不同,她性情节俭,而且宽宏大量,顺帝平日在奇氏那里宿夜的时候多,很少去皇后的宫里,伯颜忽都也丝毫没有什么怨言。

 

奇氏生下一个儿子,取名叫爱猷识理达腊,更加赢得了顺帝的欢心。奇氏因宠生骄,除了与皇后没有嫌怨外,其它如太后母子、权相伯颜,都被她视为眼中钉,每天在顺帝眼前说长道短。后来伯颜被流放,太后母子被放逐都与奇氏的暗中诋毁有一定关系。奇氏想做皇后,但皇后伯颜忽都为人实在是好,她也不忍加害,便与嬖臣沙剌班秘密商量怎么办才好。沙剌班记起先代皇后曾有好几个,他按奇氏的嘱咐上了一个奏折,于是顺帝顺水推舟册立奇氏为第二皇后。

 

奇皇后是高丽人,自从做了第二皇后她将许多高丽女子安置在后宫,一时间宫廷里高丽女子如云,高丽族的服饰在宫廷和上层社会流行起来。奇皇后为了培植她的私人势力,将美艳的高丽女子送给朝臣,因此许多朝臣就甘心为奇皇后效力了。

 

顺帝很信任脱脱,曾命皇子拜脱脱为师。侍御史哈麻是先帝宁宗乳母的儿子,父亲名叫

图噜,受封为冀国公。哈麻与母弟雪雪受到顺帝的宠幸,很早在宫禁做了宿卫。哈麻的口才十分出色,升任至殿中侍卫史。哈麻每天去宰相脱脱那里趋炎附势,脱脱误认为哈麻是个好人。当时天下红巾军风烟四起,朝廷派出的征讨大将接连溃败,脱脱准备亲自出征,临行时他入朝奏请哈麻兄弟可以国事相托。顺帝立刻召哈麻为中书右丞,雪雪为同知枢密院事。脱脱很快平息了叛乱,顺帝将一切国政都委托脱脱处理,自己每天在宫中恣情酒色。

 

哈麻见顺帝厌烦国事,便引进了一个西天番僧入宫。这个喇嘛僧人教给顺帝房中术,称为“演揲儿”法,译作汉文就是大喜乐的意思。顺帝如获至宝,当即授给喇嘛僧人司徒的官职,让他在宫里讲授演揲儿法。顺帝悉心练习,再加以实践,果然行房的时候比以前畅快淋漓了许多。

 

哈麻的妹婿秃鲁帖木儿以前是集贤院学士,他出入宫禁,见哈麻得到顺帝的宠幸,于是也推荐西蕃僧伽玺真给顺帝。伽玺真会秘密法,秃鲁帖木儿密奏说:“陛下虽尊居万乘,富有四海,不过保有现世而已。人这一生能有几年?陛下应当学习秘密大喜乐禅定。”伽玺真的房中术叫做“双修法”,与演揲儿不同的是演揲儿仅属于男子的御女之法,而双修法并及妇女,上行交形互动更有乐趣。“双修法”其实也就是男女交媾的不同方位和姿势。

 

顺帝下诏以西天僧为司徒,以伽玺真为大元国师。他们的子弟众多,选取良家女子入宫修习秘术,每个子弟赐给他们宫女三四个作为供养。两个番僧结为知己,肉身说法。后宫的美女久旱逢甘雨,都称伽玺真是无量欢喜佛。于是顺帝每天与后宫女子淫戏作乐。

 

僧人又教顺帝选取彩女学习十六天魔舞。每次跳舞的时候有三圣奴、妙乐奴、六殊奴等十六个宫女列成一队,象征着十六天魔。宫女们垂发结辫,头戴着象牙佛冠,身披缨络、大红销金长裙、云肩、鹤袖,锦带凤鞋,手中执着乐器吹弹舞唱,好像天女散花一样。又有宫女十一人,穿着唐帽窄衫,用龙笛、头管、小鼓、筝、琵琶、笙、胡琴、响板按乐而奏,度曲而舞,顺帝趁着酒酣的时候,随手抱起几个宫女行云布雨,亲自试演揲儿法与双修法。

 

说起僧人的淫荡元朝是登峰造极的。据记载当时不仅皇宫里,而且民间有许多不法僧尼奸贪淫虐无所不至,“削发披缁,托身外名,归净域实恋尘缘”。元代一位诗人做过一首讽刺不法僧道娶妻买妾:“红红白白好花枝,尽被山僧折取归。只有野薇颜色浅,也来钩惹道人衣”。

 

顺帝的一个弟弟叫八郎,也受了秘密戒,其它还有秃鲁帖木儿联结了八九个官僚,彼此勾结在一起在后宫里分了一杯羹,自称为倚纳,在顺帝面前与宫女亵狎,男女裸处君臣不避。他们聚集少壮男子和美丽的女子裸处在一室,不拘同姓异姓,也不分尊长卑幼,任其自相淫媾,号称他们所在的秘密室叫皆即兀该,汉语的意思是事事无碍,真是名副其实的皆大欢喜。君臣宣淫的丑声秽行着闻于外,市井百姓都知道了这件事。

 

西天僧与伽玺真迭相轮转出入禁中,夜里就留宿在宫闱,任意奸淫年少美丽的公主和嫔妃。那些嫔妃元顺帝一个人满足不了,独守空床早已寂寞难耐,乐得与僧人淫媾。顺帝只知道习法为快,从来不去禁止。凡是境中的女子都必须以册藉申报姓名,到了出嫁的年纪不论美恶必须先弄到僧人的府中强行淫媾,叫做“开红”,待僧人玩弄够了才可以发归回夫家完婚。民间女子遭此毒,衢巷悲哭不绝于时。当时人都说:“不秃不毒,不毒不秃,惟其头秃,一发淫毒。”

 

更多文章:

元代禁酒令没有挡住走向灭亡结局

寺观饮用酒之逸

民间百姓用酒之朴

文人士大夫饮用酒之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