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冬君
李冬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2,028
  • 关注人气:1,0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吴王夫差的自白

(2012-10-21 12:29:06)
标签:

范蠡

越国

宋体

孙子兵法

美的

吴王夫差的自白

吴王夫差的自白吴王夫差的自白
                    夫差矛    刘旦宅绘西施
                   吴王夫差的自白吴王夫差的自白
                    夫差剑  任伯年画西施
    战国初期,吴越争霸。吴王父子,用青铜劲勇之美、丝绸锦绣之美,还有孙武的兵法之美,纵横天下。

孙子兵法,是最美的兵法,它以简约的美,使战争的本质透明化,像织丝绸一样,把战争的规律,一丝一缕,经纬在兵法里,即使兵不厌诈,都有一种丝绸之朦胧美。夫兵形似水,美的理念,在孙子兵法中得到了最高的表达。

什么是美的理念?超越善恶是非才是美的理念。

吴王阖闾曾考问孙子:兵法,能不能用美女来表达?他太爱美了。孙子回答:能。但,所有的美女,都必须服从兵法之绝对的美,包括王权。

美女演兵,搔首弄姿,以一种被王权宠坏了的泛滥美,嘲笑戏弄兵法之美。

美也是一把刀啊,要敢于杀!孙子斩杀了嘲笑美的美人,用美人的头颅,祭奠他的兵法之美,这就是孙子兵法!

斩杀是一种节制,对美的节制。宁可让美,在形而上中峭立,也不允许美在下水道里泛滥。泛滥的美是祸水,王者要峭立,不可随意。阖闾争霸就靠它,而夫差却忘了它。

夫差是想超越那一杀而升化,他放走了亡国的勾践。美女西施来了,她推翻了孙子兵法,不是推翻,而是终结。美就在眼前,与他相偎,伴他而眠。那是真正的美,与天地万物交感,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是美的理念的完美无缺的感性显现。那是越国进贡的美女,来自诸暨之地。苎萝山下,若耶溪边,一位翩若惊鸿,美若晨曦的浣纱女子,如溪之朝露,山之晚霞。

西施又名“夷光”,据说其母尝浴帛于溪,有明珠射体,感而孕;有说她是东夷女,所以名“夷”;也许如《诗·郑风》云“风雨萋萋,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或如老子所说,视而不见曰“夷”,那是夷为平地的隐喻。

活在汉语里,就只能这样辩证的活,一个人的名,就是她的命。西施一生,就活在“夷光”二字里,她再美,命也如此。

送她进吴宫的,是范蠡。夫差敬重范蠡,他才不相信那个尝大便的家伙有发现美的眼力,他认为,越国只有范蠡,才配懂得美的理念,了解他心思。

当年,他劝范蠡,说:我听说,好女人不嫁破亡之家,聪明人不官将亡之国,我想赦免你的罪,你能弃越而归吴国吗?你何必跟着那让天下人耻笑的家伙,到吴国来做奴仆呢?

范蠡答说:我听说,亡国之臣不语政,败军之将不言勇,我在越国不忠不信和越王一起,没有听从您的号令,用兵与您相持,犯下了罪行,现在我们君臣都投降了,蒙您赐恩于我们,留下我们君臣,我们都愿意侍候您。

当时,勾践正伏地流涕,以为范蠡会贪享富贵,离他而去,没想到范蠡回来了,回到又脏又臭的石屋里,和他们夫妇一起喂马、养马,过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过了三年,他们心无愠怒,面无恨色。

吴王登髙远望,见他们安详地坐于马粪旁,行君臣礼,存夫妇仪,感慨道,那几个倒霉的家伙,虽然穷厄,却依然快乐,连我都为他们难过。心一软,将他们都放走了,为什么?是为了范蠡才这样做。

这次,范蠡又来了,奉越王之命,献上美人。吴王懂范蠡,知那美人,必是他爱人,他要是不爱啊,就不会选来,被他选来,就一定是他所爱。惟有爱之眼,才能发现美的理念;而美的理念显现,惟有爱才能看见。

伍子胥那家伙,没有爱,只有恨,没有美的理念,只有历史经验。还拿历史经验教训我,说什么“王勿受也,臣闻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这是人话么?没有“五色”才是瞎子,没有“五音”才是聋子,何况“五色”、“五音”中还有美的理念。

不错,孙子那一斩,限制了美的泛滥,但却带来杀的泛滥。孙子攻楚,伍子胥掘墓鞭尸,那还不是杀的泛滥?没有杀的泛滥,吴军怎会被赶出楚国?没有杀的泛滥,我的父王阖闾怎会战死在越国?

因此,杀的节制,是用兵的极致,孙子兵法里,我最欣赏的一句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最高的境界是不杀,在不杀中,兵法与美的理念统一了,这样高深的思想,伍子胥懂吗?可范蠡懂啊!将来能打败我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伍子胥不识趣,动不动就拿桀、纣来说事,我是桀、纣之君吗?他是什么?我看他倒像个乱臣贼子。

在自己的祖国滥杀,根本不把自己的祖国当回事,算什么东西!一个仇恨自己祖国的人,怎会热爱我们吴国?这一点,他跟范蠡没法比!我曾问范蠡,你在越国,只是个过客,何必用自己的身家性命来顶着。

他说,我的祖国是楚国,可楚国人民没有认可我,把我当作狂人。我在越国本是过客,可越国人民认同我,把我当作圣人,哪里人民认同我,哪里就是我的祖国。我可以爱楚国而离开楚国,但却不能离开越国。

有这样一份伟大的情怀,才配做我的对手,他把自己所爱献给我,是因为他懂得当今之世惟有我配享他的所爱,那个尝大便的家伙根本就不值得,而他要享有他自己的爱,他必须打败了不可一世的我,才有爱的资格。

我占有了他的爱,因为我也爱,而且我比他更有资格爱。我深知他的心思,与其将他所爱同他一起留在那个尝大便的家伙身边,还不如送到我这里来更安全,他的爱在我这里会得到至高无上的对待。

我在等他来啊,与他最后一战,这一战,我等了二十年,他没有来,我还有耐心等。本来那个尝大便的家伙早已按捺不住,我知道他的眼里只有伍子胥,他把伍子胥作为他的对手,在他身上花了多少银子,用了多少反间计?

我将计就计,杀了伍子胥,诱他出手,那个尝大便的家伙就要动手了,可范蠡却制止了他,他只要一出手,我就要将他彻底消灭。

他尝大便也好,尝苦胆也好,对我来说都一样,他本就是个渣滓。他这一生,尝过我的大便,苦胆也吃了二十多年,哪还有人样?

即使他成了魔鬼,也不是我的对手,即便他再吃二十年苦胆,只要他一出手,我还要他回来尝大便。他再也不敢不听范蠡言,范蠡要他等,他又多吃了苦胆好几年。范蠡啊,我们高手对决,却让这个人渣在一边饱受熬煎。

我知道,你不是为了这个人渣而战,你是为了热爱你的人民而战,为了无比崇高的美的理念而战,千年等一回啊。

为美而战,我还可以再等你二十年,这便是春秋之礼,绝不乘人之危,而是成人之美。这样伟大的礼仪,以后不会再有了!只有春秋君子,才会为美而战,为了人性的美和人格的尊严而战,我期待着这巅峰之战。

有人对我说,你何必要等,为何不进攻越国?进攻就能胜利,可我偏偏要等。因为我要履行两个诺言,一是对友谊的承诺,我要等范蠡来,他要么跟我走,要么击倒我;一是对爱情的承诺,我的爱请求我,对我说,我爱你,也爱我的祖国,我请你不要打我的祖国。我答应了她,但是,我也对她说,如果你的祖国来打我,我要反击,那时你必须中立,这是我俩的协议。

有人说我的爱是美人计,是桀之妹喜、纣之妲己,伍子胥那家伙逢人便这样说起,我不怪他们,他们爬在污泥里,看什么都是污泥,用污泥的眼光看世界,天上没有云彩,都是污垢。可怜啦!深陷污泥之中,还要苦其心志,那就只好吃苦胆、尝大便了。想想吧,如果这种赖活的智慧,掌握了孙子兵法,这世界将会充满了欺诈,而美的理念和君子之风,将会在兵不厌诈中悄然倒下。

时代风气变了,君子向小人靠拢,孔子和子贡,为了救鲁国,居然欺骗我,同越国勾结,让我出兵去救鲁国,我打败了齐国,救了鲁国,可越国却出手了……他们就这样报答了我。范蠡等了二十年,他终于出手了。我败了,但我绝不赖活。生如旭日喷薄,死如日落江河,这就是我啊,这就是我!

我的爱,我把头颅交给你,将你沉到湖里去,你带着我的头颅去找范蠡,他知道我一切,他会来救你。你是美女中的美女,是美女中最幸运的美女,在所有的美女里,唯有你能流芳百世。

这是一种历史的情怀,借助了吴王的自白。历史性的美,往往是悲剧,而所谓丰功伟绩,有时并不足取。与其欣赏阴谋家式的“英雄主义”,还不如在美的理念中阅读历史。

而悲剧,却能使我们从人性的根柢,拾起历史的钥匙……

 

《中国经营报》2012102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