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雁
南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1,087
  • 关注人气:3,6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让生命与诗一起绽放

(2009-03-08 03:35:47)
标签:

杂谈

情感

文化

孤单

分类: 南雁杂谈

 

让生命与诗一起绽放

 

三月的心——让生命与诗一起绽放

 

 

我的童年是陪着任乡村小教的母亲在祠堂里度过的。祠堂,是我的课堂也是我的家。

 

妈妈从师范毕业,是十里八村唯一的女秀才。教书之余、她还带着我给这里的农民读信、写回信,小到借条、收据,大到加盖队里公章的所有文字。有时她忙不过来,我就一人摸黑替她到农家做这些事情。

 

他们总是热情地迎进门,把我拥进小院,再抱我上座{因为我人小桌高}。这份热情与尊重是知识恩赐予我的。虽然那时的我仅仅是个小小速记员,还需要把不会写的字带回再请教妈妈,再将信封好,代他们邮寄{因为学校订了报纸、邮递员隔三差五来这里}。可他们像对待妈妈一样给了我成人般的尊重。这是我童年时代最温馨的记忆。

 

稍大一点,我用学到的语言、将笔录变成了封封深情的家书,那应该算是我的处女作吧。而妈妈便是引领我走向文学的启蒙人。

 

长大后,当我的文章被多家报刊变成铅字时,就会收到读者热情洋溢的来信。我是在自己爱好和读者的鼓励下,陶醉在文学创作中的。

 

夏天我把双腿泡在水桶里:寒冬在床上裹着被子-——小说、诗歌、散文;写稿、发稿、退稿,成了我业余生活的全部,青春和爱恋都寄托在寸心和方格里。

 

随着阅读和欣赏的深入,我开始不满意自己的作品。正当我到处打听鲁迅文学院的招生情况,准备深造时,我因被动的选择而舍弃了曾经的自己。

 

我是捧着一大包发表的印着铅字的纯文学作品,被人事局作为“人才”交流到发达地区的。当我把从老家买来的衣服送给这里的朋友时,因为是腈纶的,她们那轻蔑的眼神让我过于敏感的心,开始警惕周遭的环境:因为我穿的裤子、用的被套都是腈纶面料的。一个自信的文学青年,不幸一头栽倒在以衣冠待人的商品社会里——

 

从农业大省走出,文化和经济上的巨大落差,使我在异地它乡,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和挑战。深深的失落时,哈姆雷特的那句经典台词犹在耳边响起——

如果说我做姑娘时,是爱好选择我。那么,现在我不再是一个人了,我是妻子又初为人母,必须让生活选择自己!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是时代和性格的契合,让我始终走在没有选择的路上。我先给企业写报导,文章发表后,再拿它换企业生产的产品,这种以物易物的方式,使我新家的沙发、自行车等家具不用再花钱买。那些生产工业产品的厂家,便见报付现金,碰到7月1日稿子套红出来,稿费还是双倍的。

 

《十八岁当厂长》《撑起一片绿荫》《相知两依依》《孩子眼晴里的妈妈》等,那些我采访过的男女厂长,也都成了我的朋友。据说,小厂长拿着这篇登有《十八岁当厂长》的报纸,去机关找到了他心仪的大学生爱人,而他仅有初中文化——

 

大量的参观、采访实践,使我知道了企业的发展由来。产品和企业家的成长路经,给了我重新审视自我的勇气。我知道了商品生产的过程和销售终端环节,原来货架上的产品是这样流通来的。商品生产的过程,让没有多少文化的泥腿子学会了创造。

 

我的家乡还在农业产品结构调整的时候,这里正进行工业产品的升级和换代,以农业为主导的家乡,是工业大省的劳力市场、原料市场和消费市场。

 

“产品”、“利税”、“模具”、“工艺”满满登登。记录在我曾经有诗的本子里。

 

由于我把通讯报道当小报告文学写,还把企业文化做成新闻片送电视台播,用摄影的方式把工厂的明星员工推荐给相关的杂志做封面,这样便组成了交叉火力,全方位地宣传企业和产品,使赤裸裸的广告,变得入情入理。不少企业希望 “包养”我,常年给他们用业余时间定期写“颂文”。

 

软文的出现是广告人最大的智慧。我那时不知道这个道理。我还想:一支笔、一张嘴、一盏灯,仅仅牺牲一些个人业余时间,不影响本职工作。几乎零成本。却不知道去翻一翻报纸和电视台的版面和时间看看广告价目表的性价比再喊价——

 

是啊,省钱,并诉求无痕,这是广告软着落的最高形态。花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盈利,这里商家是最大的赢家。傻子才不喜欢?!我被他们“剥削了”还偷着乐。

 

是诗性让激情在智慧的创造中尽兴,实用、个性化的裁剪得到市场的青睐。而诗人却不知自己二次创作,是才华中凝结了价值。这是我与市场的第一次交手。

 

就这样,我由一个三流作家磕磕碰碰变成了变相的广告人,在为商品经济摇旗纳喊的同时,也把自个变成价廉物美的商品,成功地推销了出去。

 

我是个孝女,也是长女,一辈子当乡村小教的母亲从未住过新房,我用工作之余时间挣的钱、在城里为她买了房,还给她铺上大红的地毯——

 

当看她不再用稻草当垫絮,用报纸糊墙,在篾编的柴门里进出时,我无不感叹:是金钱彻底地改变了她的生存状态啊!

 

“我的诗,我的小说,我的散文,我想你们,恕我已经顾不上你们!”我投降。

 

这是一支笔的妙用:文学创作在我那时的心里是遥不可及的奢侈品,我在不舍中与它若即若离,常常是小说刚翻了两页,人却去了梦乡。在缺觉与补觉的“恶性循环”中,我远离了这个奢侈品。

 

因为这些经历我被报社由市里调到省里,这次的调动不像当年从县城调到地区搞专业创作那般欣喜了——今天想起我依然觉得对不住总编(他们),他们不知道,那时的我,一张桌子、一支笔、已装不下我的心。

我们这一代人有一种叛逆的反骨,没有多少组织羁绊。除却爱家人便有点崇尚自我。

这不,我又背着家乡朋友送的腈纶毛毯,开始了北京的发展之路。这是与故乡的第二次告别。

 

一个安徽妹,性格好强、敏感,在市场尚不成熟的当年,求人办事是免不了的。自尊心在不经意间时常地被划伤,当被拒难堪而无法排解心中苦闷时,打油诗的好处来了——

 

还记得去求一个人,跑了三回她都不见,诗就参战了:“俗务见俗人,有心不开门。忿然甩袖去,哪堪此番情。” 

诗承载了我的三起三落,原来它如此沉重;诗排解了我的自怨自怜,原来它如此轻盈。诗的记忆是个人的,有过《别了,北京!》的感慨,因为它存储了太多属于我的回忆——

 

当年坐十块钱的面的,一遇堵车那表跳我也心慌,总担心把我预算的“水煮肉片”给挤兑了。它实诚啦,多出的油我还可以再做其它的菜。所以才有《别了,北京!》其中有这么一段:“我的北京是油花花的,在我用辣椒当主打菜时,水煮肉片就是我的家。” 

 

当年苦于经济困窘,我每天只能在租房的屋檐下做饭,每逢雨天时做饭炒菜这一平常事也变得不一样了,所以有了《我的春》:

 

“雨来了/轻吻了我的梦/风洗净了我的尘埃/风来了/轻抚着我的倦/施舍给我片刻的温柔/雨滴跳进了我正在烹饪的菜/柳叶和柳絮黏着我的锅盖”

…… 

这一次,我又将踏上离乡路。去得更远,也感慨得更多。这些年从商海中走过,静夜时捧读诗刊坐在落地窗前,感受着用诗问责生命,为过往疗伤。我将这一切视为是享受生命的赞礼,感受生命在我灵魂的轮回。经常读着读着,写着写着,记忆将我拉回当年。

 

这突如其来的冲动,让我诗心砰然,诗性陶然,诗兴盎然——时好时坏的句子一股脑地喧嚣起来,撩拨的我枕上无眠,让我串诗成行,串行成集,因为一组诗远远不能满足我真情喷发——难道生命的轮回又转到那一刻:

 

因为感念的怀想,因为爱不曾离开——

 

感谢生命的富足,让我不曾失去生命的真诚,让我不曾远离诗的心灵,让我不曾泯灭希望的憧憬。

 

人生在加厚,我仍不敢忘却一份天真,这是生命永恒的放歌。请允许我在怡情里栖息,在大爱中嬉戏,在勇敢中舒展。在诗国中绽放。

 

                     

让生命与诗一起绽放



春早凝寒露,笑迎风起时   10年前的春天南雁于中南海

 

 

 

亲爱的朋友们“新年好!

    谢谢你们这一年来的陪伴和支持,希望在你开心,失落抑或是悲伤时,南雁博客能承载下你所有的情感。并和你永远地走在理解的路上。

  

   新的一年里,我会为大家讲述更多的人生故事,还有,要记得关注我的微博哦!那是我对自己思辨的点滴记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