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莹-瑜伽旅行路上
余莹-瑜伽旅行路上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041
  • 关注人气:3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相约在黄昏

(2011-06-12 19:53:34)
标签:

杂谈

渐渐觉得人长大了,越来越喜欢和那些年长而阅历丰富的朋友聊天听听彼此故事。

 

傍晚800,打车如约到达鼓楼东大街的MaoLive House门前,晚上有个演出,是巴西打击乐团桑巴亚五周年庆典。我再次看了下时间,810分,约的人都还未到,天色半暗,雨后冲洗后的天空清爽透亮,让人心里宁静,分别给另外两人发了短信。

    晚上是个典型的沙发客聚会,我做召集人。

话说前一天晚上,收到一封中文邮件:

coucou yuying,你的页面看起来非常有意思。我高中当时在北京学习了,现在由于研究大学的论文而回到北京来了。文论的话题关于中国”

    没了下文,有点摸不清头脑。过了五分钟,收到第二封邮件:

“对不起啦!我想说的是, 因为我的论文关于中国的媒体与食品和营养,我觉得跟你聊天应该很有意思。你如果有空想喝一口,出去吃饭,什么的,就告诉我吧!”

    落款处名为liz,还附上了中文名叫裴莉。一看邮件就知道是个性格大大咧咧的小姑娘,既然用中文写作看来有些基础也颇为自信,但是前后又不够连贯,可见中文还不完全流利。再仔细读读她的页面,开始觉得有些趣味,这个美国小女孩在哈佛上学,精通英文、中文、西班牙文,又在学习日语、意大利语、法语和葡萄牙语中,一半犹太血统,喜欢食物和写作,而且,居然还和我一天生日!照片上的Liz长着一张胖乎乎而可爱的脸,洋溢着阳光大笑,我很喜欢她身上透着一种自信的气质。倒想会见会见这个哈佛女孩。

 

恰巧又收到了另一位沙发客的来信,生活在韩国的加拿大人ROM。他在邮件中自我介绍说,他也和我一样喜欢SalsaBachata,但是他现在更关注自己的个人使命,在筹备一个帮助他人自我治疗的网站,希望在全世界的治疗师与伤者间搭建一个平台,通过采访和分享自我治疗和康复的故事,帮助其他人自我治愈。而后他又说道自己和一位波兰朋友到北京旅行几日,对我的梦想调查很感兴趣,希望可以见面聊聊。

    显然他所说的自我治疗指的是心理治疗,而这恰好是我感兴趣的话题,而他的陈词中又透着一种谦逊而真诚的力量,我顿时有种直觉想将哈佛女孩LizRom约在一起见面,迅速给两人回了邮件。

    不一会儿就收到了Liz的短信,“手机快没钱了,所以发短信,你有什么安排叫上我吧”简单明了,依然是她那大大咧咧风风火火的气质。半小时后,电话铃响起,一个温柔而沉静的声音在电话那边说道:“Hi, vivienne,我是ROM。我收到你的邮件了。”

 这个下午的北京刚下过一场暴雨,空气清新,路边洁净,夕阳晕染在西天,想见的人都有空,真是个好日子。一看日期,想起不久前看到巴西打击乐队桑巴亚今天有场五周年演出,而我们三人都对南美文化有兴趣,于是顺理成章的安排大家一起去看桑巴亚的演出。演出九点开始,约好八点在Mao门口见面。公车驶过农展馆的使馆区,笔直而高挺的树木宁静的在傍晚的暮色中站立,心里涌起一种莫名的快乐。

 

Liz第一个出现,我立即认出了她那标志性圆乎乎而充满自信的脸蛋。她头发上盘,穿了一条牛仔裤,上身是一件天蓝色的交叉吊带紧身衣,浑身散发着朝气。同时,Rom和他的波兰朋友Daria也从远处走来。Rom穿着黑色T恤,长了一张宁静而温和的脸,大大的眼睛上架了一副黑框眼镜,他的朋友Daria身材较高,也穿了一件黑色T恤,腰前挂了一个大相机包,短发z在头顶自然分开,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让她看上去像一个典型的欧洲知识分子,我猜测她是个作家或者记者。她和Rom的身上都有一种相同的气质,温和而让人心宁。

 

我们在附近一家咖啡馆的门口台阶上坐下,去年的一个下午,我和好友louise也曾坐在同一个地方瞎扯,那时她从德国申请了世博会德国馆的工作,转眼竟然又是一年过去了。Daria很入乡随俗的跟着Liz点了青岛啤酒,而ROM只是轻轻的说,“我不喝酒”,他点了一杯白水。

 

我想起他在路上简略向我讲起的经历,开始想要寻找一些线索。一个工作了八年的银行家生活中遇到一些变故,生命轨迹发生了变化,他想起自己曾经一直想要旅行,于是辞去工作,只身来到韩国的一个小城教英语,而在同时,他开始创建一个关于自我治愈的网站。

 

“我想通过分享那些自我治愈的故事让更多人寻找到心灵上的帮助。也希望搭建一个平台,让治疗者与希望得到帮助的人们建立沟通平台。”

 

“我是治疗顾问,也在自我治愈。”我记得他隐约中提到了这句话。我不知道他遭遇了何种变故,但猜测那一定是人生中的重大转折,让一个人离开熟悉的环境在另一个陌生的国度开始截然不同的生活。但有一点是确信的,他一定经历了创伤,而他决定用自己的力量来帮助自己康复,我相信他一定是在康复中感受到精神的力量,并希望帮助那些同他一样受到伤害的人们重新站起来。“这是我此刻的使命”他在邮件中写道。一个不喝酒的前银行家,现在的治疗顾问。我尽力阻止大脑去猜测他的经历,而用心去感受他散发出来的能量。

 

Liz的性格截然不同,88年的哈佛少女,对人生和未来充满期待。17岁那年一个美国女高中生突发奇想,要去中国生活一年,她说服父母申请了“海外学年”项目,在北京找到了借宿家庭。北京的“妈妈”是师大二中的老师,家里还有个学习优异的中国姐姐。小Liz初到北京学习中文,并继续跟上美国的部分英文课程,当中文开始掌握一定基础后,她进入师大二中学习中国课程。那一年里,她在北京家庭中学了一口带满儿话音的普通话。

 

 “告诉我们究竟你有什么才能让你进了哈佛?”我们对她小小年纪而非同寻常的经历充满好奇。

“我在高中里是最好的足球运动员,后来我又是啦啦队队长,我知道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

“真的吗?”我真不敢相信我面前这个身高和我相仿的圆脸小女孩竟然是足球运动员!

“最重要的是,我会讲很多语言,要知道在美国没有很多17岁的女孩会讲流利的中文。”

 

哈佛曾让我感到神秘,然而也许正如Liz的故事所证明的一样,兴趣+选择+实践便是梦想的实现,世上许多“神话”原本都是普通人的故事。17岁那年一个美国少女异想天开的决定让她进入了世界最知名的大学,而在这所学校给予她的不仅仅是光环和荣誉,更有开放自由的环境、顶尖的师资和最好的教育体系。除了语言和文化,Liz的另一大兴趣爱好便是美食,所以她努力的将自己的爱好与研究课题结合在一起,于是便有了她在写给我的第一封邮件中提到的关于“中国食品和营养”的论文。

 

大家开始怂恿我讲讲自己做的梦想调查,说来也奇怪,我原本因为第二段筹备中的许多困难感到有些沮丧,没想到一说起来,其余三人突然眼睛突然都亮了起来,连连说好,大家又纷纷给我支招。我一时来了兴致,又把第一段路上的有趣故事说了一遍,说起如何见到石田裕辅,如何神奇般的看到了李存信的电影,又如何感动,后来怎么联系上了他终于和他见面。妈妈常说我写故事不说说故事好,写故事总是有些太过理性,说故事时到兴致上,眉飞色舞,声情并茂。要是碰上对的人,我更是情深款款,众人听得意犹未尽。

 

坐在我左边的Daria,也就是那位被我称为颇有欧洲知识分子气质的波兰姐姐,原本正叼着烟,翘着二郎腿,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兴奋的说:“我特别想看你路上写的故事,你一定要出个英文版的。”她那副黑框眼镜后面闪烁的小眼神,让我心里淌满了温暖,我也连连点头承诺一定要出个英文版的不让她失望。

Liz也发话了:“我觉得太有趣了,你一定要去我的学校采访,你会获得很多有趣的答案。大家对我们有很多误解,我身边的很多同学都有自己的理想,并在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而不是很多人以为的书呆子。”我用力点头,心里默默念着一定要把哈佛大学作为我美国段梦想调查的访问点。

 

    波兰姐姐调起了兴致,也开始说起自己的故事。“我是做灯光设计的,做了五年,然后就把工作辞了,出来旅行。”

   “啊,就这样辞了?”

“对啊,我觉得很没意思,就这样过着白领的生活。我之所以对你做的事情特别感兴趣,也是因为我有很多体会。”

“那你的梦想是什么?”Liz代我发问了。

“我就是没想好。所以我才开始出来旅行,我想知道我究竟是谁,到底想做什么,但是我想应该我应该是做艺术方面的工作,也许是做设计,也许是做摄影师,我还没有想好。”

我很欣赏的看着这位波兰姐姐,她说话温柔又简洁,安静却充满内在激情,她和ROM一样释放着一种经历的魅力。经历过事事的人选择用积极的态度看待人生,不断寻找起点,因为经历而成熟,因为经历宽容,因为经历变得温和而善于倾听,而这种温和后有种让人镇定而平静的力量。

    我总是偷偷的从侧面观赏他们面容中温柔的神情,心里有种莫名的喜悦。真希望能和他们再见面。而那位和我同月同日生的哈佛妹妹,我当然要再见她一起吃饭一起玩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