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保训》释文(恶搞版)  之一

(2009-04-13 21:49:32)
标签:

尚书

清华竹简

恶搞

杂谈

根据李学勤老师今天发表的文章,做了一个前半段的搞怪的白话版:

惟王五十年,不瘳,王念日之多鬲(),恐墜寶訓。戊子,自靧。己醜(居然把丑字繁写成了这个?),昧爽……王若曰:發……昔舜舊作小人,親耕于歷丘,恐求中,自稽厥志,不違于庶萬姓之多欲。厥有施于上下遠邇,迺易位邇稽,測陰陽之物,鹹順不擾。舜既得中,言不易實變名,身滋備惟允,翼翼不懈,用作三降之德。帝堯嘉之,用受厥緒。昔微假中于河,以復有易,有易服厥罪。微無害,迺歸中于河。....傳貽子孫,至於成湯。

昌一口气在领导岗位干了五十年的革命工作了,在白区工作的时候被反动政权非法超期羁押了很久落下了病根,久病不愈,自知不起,恐怕病情发展下去,消化发音器官病情严重说不出话了,从此丰富的斗争经验和宝贵的革命传统带进棺材去,要等很多年才会有个叫Max的闪族同胞来交流思想,亟需得掌握一门外语,年岁也大了时日无多,想起考英文六级的事情脑袋都大了……狠抓一闪念,操,不为难青年学生,还是用中文吧!提起精神打起了腹稿。

 

老同志除了担忧声线问题,也怕意识不清了。这不,不知年月的某天。用淘洗高粱的浆水洗了把脸(多年革命工作养成的艰苦朴素的作风,洗面奶护肤霜科隆水等耽于享受的品牌一律不用。)抬头望,天微微亮,你轻声地叹一夜惆怅如此委婉……~都她妈三点了,赶紧得布置工作了。

 

老同志的声音不似往日那番中气充足声若洪钟大吕:发哥、……发哥。许文强进来说,老爷子啥事儿?昌没好气的说《上海滩》早下档了,帮我把电视调到《Heros》去。发哥很生气,一怒之下去了好莱坞在加勒比干上了倭寇的营生从此不回来了。(中途有粉丝举报他还是回来接了几个广告)。

 

昌继续微弱的呼唤着:发,发……。老谋子抬眼不屑滴看了昌一眼,说:咱们这的规矩打不带字的。忿然作色东渡易水,多年以后终于和了个满贯。一高兴把那地方叫麻雀巢,Nestle不干了,说我们可是工商局注册商标不容侵犯的。逼的老谋子没有办法只有把国技麻雀改作鸟字,把那秦赵渑池会上羞辱秦王的曲目发扬光大狠狠羞辱了一下西方的话语霸权。

 

老同志继续知音难觅壮的喊着:发、发、发…….

 

身边的勤务员终于明白这是在叫二少爷,也难怪工作人员不醒悟,老同志革命工作干得风声水起,人类自生生产也搞得艳慕死当今在AV之前辗转反侧的的各位朋友了。老爷子一口气生了十八学士,其中老九毛叔身兼儿孙两责,简短的《毛公鼎》容不下这桩流放百世的八卦公案,扯远了,坚决打住了哈。


勤务兵连忙一路小跑地去把姬发从被窝里面叫起来。老二心说说老爷子你主持阀割据势力五十多年,比他妈十全老人还狠,这几日生病发除了伺疾还得主持日常工作,跟一帮实力派大佬费力周旋,老婆哭孩子叫的里外吃紧。(沉痛插播一下:姬发同志在这期间,健康也受到了损害,后来过早辞世,幸好有个叫做旦的弟弟在姬发辞世风雨如磐的关键时刻保外了党中央)。回头一琢磨,夷~~不会是回光返照吧,不由心念一动,连忙叫上昌办警卫局负责的和宣传口工作的同志一路小跑去了昌的病榻。

 

进屋一看老同志气色不错,心里忐忑,会不会这孙子还继续撑得过五十一周年的庆典,抑或还是回光返照的高深生命现象……心思百回千转,正在锦瑟无端五十弦只是当时已惘然不已。脸上却是一脸爱戴的关切。

 

老同志看到一起进屋的还有负责起居注的办公室的同志,不禁暗自夸自己眼光好,没有选错接班人。在羑里超期羁押的时候,在那糊里糊涂殒命长子假如在的话,这个优秀的接班人是不会脱颖而出的。老同志还漏看了更为优秀的四阿哥。历史再次深切地叮嘱我们,天纵的智慧也难以分辨出最优的人才,更重要因素不是领导的赏识,而是是他妈的际遇啊。

 

“既然在坐的同志都在,我也免得一一去叫了”根据传统,昌办有个分工;左记记言,写的材料都汇编在《尚书》里边,右史记事儿,整理好的材料叫做《春秋》;也有反过来说的,反正两边说法都是有来头有背景的,咱们都不能得罪,两说皆取。反正是个专项负责人,连忙掏出了刀,且慢,这个动作换作在曹贼阿瞒跟前早就一刀挥去斩成两段,那个时候领导人周围还没有这些忌讳,搞得在领导身边工作每次都像过机场安检一样。多年以后,东汉的蔡伦公公才解决了这个领导人的安保问题以及大家方便的问题。纵然读到”露气暗连金桂苑,风声偏猎紫烂从。长筹未必输孙皓,香枣何劳问石崇觉得风雅若是,不过这绝对不是好的场景。幸好这个阉党丰功伟绩并没有被历史埋没,我们也不能不清醒地认识到,稍后的十常侍和大明九千岁就没有这么走运了,一样的残疾人,不一样的待遇,历史啊……

 

 昌会意滴向这位不知道是左史还是右史的同志点点头。跟随领导多年的习惯这同志知道,重要讲话要发表了,这么重大的历史事件,得起个响彻千古的名字,提起刀来目光遥遥投向深邃的历史,一时间,脑海里的谷歌飞速运行起来:是叫通俗《保训》呢还是叫古雅的《宝詷》?(最后用了哪个创意,从今天的清华竹简释文看来,这是一笔糊涂账)。

 

昌开始了:在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拿刀哪位同志心理骂了一句,你当我会五笔啊?这是刻字,是门艺术耶,又不是QQ聊天泡妹妹,哪能这么墨迹。心理叫骂,手下不停,运刀如飞写下了一个大写的字。饶是如此,也是说不出的腻歪。

 

 有个社会底层的三无人员负责安全的同志听到这句脸扑腾红了,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好,怎么还有三无人员滋扰城市啊,居然老大都知道了。也就是神话中传说的的圣人舜”“哦,原来是神话啊,不行老拿这样的人说事儿不行,等会上班了就安排城管去清查一下。” “唉,是个苦孩子出身,亲自济南历山……” 警卫局的同志脸又是一热,居然是个妓男,靠~无怪乎小人 “……耕过田。(墨子孟子有记录,舜圣人生于诸冯,东夷人也(诸冯在今山东诸城)耕于历山(今山东济南市),渔于雷泽(今山东菏泽市),陶于河滨(在古黄河于豫鲁边境北流至竭石人海之前的河畔),作什器于寿丘(今山东曲阜),就时(按季节贸易迁徙)于负夏(今河南省开封市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