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傻蛋吞椰酥
傻蛋吞椰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96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居里纽的硬币

(2013-12-24 09:41:17)

*基们常说我是satan附身,俺也扭一扭,变成santa,送你们圣诞礼物哈。居里纽的硬币


居里纽的硬币

Quirinius' coin

 傻蛋吞椰酥

 九号胡同 (非基工作室)

 2013.12

 

 

宣称路加福音“具有绝对历史性”的都是原教旨主义者,这个不存在疑问。不管是福音对观还是历史考证,路加福音为了它的神学目的任意篡改和颠倒叙事的“美名”,早已是学术共识。[1]

 

这样颠来倒去的,总难免有对不上号的时候。其中最著名的死结之一就是:

 

马太2:1-3 说耶稣生于大希律还活着的时候,也就是公元前四年以前,

路加 2:1-2说耶稣是在居里纽(Quirinius做叙利亚巡抚时期的一次人口普查的时候出生的,要到公元6年之后。

 

基督徒们妄图绕开这个难题,整出来的解释不下十种,结果无一不是出洋相。英文好的朋友们可直接参考Richard Carrier 的综述文章 [2]

 

这里,咱就挑其中一个流传颇广的“圣经考古解释”,从一个国产伪科学护教士批发来的地摊货上开始,观摩一下。

 

又见“基督教中国科学派”:

 

顶着生物学博士头衔混牧师饭吃的神棍里程在其传教册子《游子吟》中展现了他对生物学的无知之后,又从地摊教棍那里批发了不少杂货,写出了更惨不忍睹的《圣经的权威》。在其“福音书中的耶稣”一章中有这样一段小抄:

 

“但这个缺口也被考古学家杰里瓦达曼弥合了。他找到一枚刻有居里纽名字的硬币,其上还有微雕的字体,表明居里纽作叙利亚和基利家巡抚是从主前十一年直至希律王逝世。这样,悬案就迎刃而解了:要么有两个名叫居里纽的人分别出任过叙利亚巡抚,要么是同一个居里纽先后两次出任叙利亚巡抚。当时的人口调查是每十四年举办一次。由于耶稣降生的实际时间应是主前四至六年,这就正与居里纽作叙利亚巡抚的时候,头一次行报名上册的事”( 2: 2) 相吻合。”

 

不知道里程是何等货色的“慕道友”们,估计又要发出“由衷赞叹”了。但是且慢,如果你还将信将疑,那么教你一招:

 

薅住牧师的脖领子,亲切地说: “唉野马也,大哥给赃照片见识一哈,中不?

 

抄书的牧师自然拿不出来,而且他也不可能拿出来。

 

因为这枚硬币根本不存在。

 

 

麦克雷的大嘴:

 

好吧,来一起拆线团儿。首先我们做一个简单的文本分析,凡是把居里纽作巡抚的时间前延到公元前十一年的,批发商是约翰·麦克雷(John McRay)延到公元前十二年的,才是从瓦达曼本人那里得来的材料。在各种传教册子里,这个谎言绝大多数是从约翰·麦克雷那里传出来的,其中主要的一个二手渠道是施陶伯(Lee Strobel)在《重审耶稣》一书中对麦克雷的访谈:[3]

 

“麦克雷知道我提的问题考古学家已经争持了好多年。他回答说,“一个名叫杰里.瓦达曼的声名卓著的考古学家,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研究工作。他找到一枚刻了居里纽名字的硬币,字体非常小,就是我们称之为‘显微’的字体。这枚硬币提到,他作叙利亚与基利家巡抚,从主前11年一直到希律逝世。” 

 

麦克雷四处鼓吹瓦达曼送给他的手稿中的这枚古币,然而瓦达曼从来没有将这份手稿正式发表。不仅如此,他的这个独创的“显微字体”本身也没在正式学术期刊上发表过,在考古学界无迹可寻,只存在于传教册子里面。

 

然其荒谬, 可不仅仅是无迹可寻喔。

瓦达曼(Jerry Vardaman其人及其理论:

 

应该说瓦达曼算是有资格做考古工作的,只是其资历和神学院有数不清的干系,让人怀疑他是护教士。

 

事实上他就是一个护教士, 绝非“声名卓著的考古学家”。瓦达曼作为第一任所长的古比研究所(Cobb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at Mississippi State University),是一个很普通的考古机构,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成果。而且,它集中于密西西比当地的考古发掘。好玩的是,在瓦达曼离开后,它倒是开始和以色列的大学在中东考古方面有过一点合作。

 

瓦达曼自1984年起宣称他发现了大量的古币,碑文上面有微缩字体(他称为“microletters”),并且仅凭这些就发展出了一套新的耶稣年谱,把耶稣诞生提到公元前十年左右。这位看来不光喜欢护教,还喜欢说别人护的不对。

 

他第一次公开发表这个“微字体”耶稣年谱理论,是1989年, 在他自己参与编辑的一本传教册子里。然后在1990年麦克雷收到了他关于居里纽硬币的手稿,如获至宝。1998年,时隔八年之后,瓦达曼才在香港浸信会神学院的布道讲稿里,用石刻的“微字体”把居里纽作巡抚的日期提到了公元前十二年,却将这枚硬币抛弃了。

 

就这么多,瓦达曼在2000年升天之前,就再也没有发表过其他任何关于“微字体”的东西了,虽然教徒们依然将其称为“圣经考古的重大发现”,却再也没人接着鼓捣下去。

 

仅仅是丑闻而已:

 

历史学家Richard Carrier 看了瓦达曼的这些作品后,评价很简单:这位不是疯子就是骗子。瓦达曼的文章里,充斥了对公元前后中东历史的无知,他的“微字体”和已知考古成果往往相悖。

 

方说,瓦达曼声称一枚公元十六年 King Aretas IV 在大马色(Damascus)所铸的硬币上雕有耶稣 JESUS字样。 然而:大马色在公元十六年还不归Aretas王朝管辖。而且在用希腊文铸币的地方,刻的“微字体”居然都是拉丁文。瓦达曼的“微字体”拉丁文中,JESUS 的字母 J写法, 那时还没有发明,要等到中世纪很晚才有,看来铸币工匠里又有穿越的家伙了。

 

瓦达曼甚至没有写下大英博物馆这枚硬币的编号,Richard 翻箱倒柜地找出这枚硬币后,发现哪有什么“微字体”,连硬币图样中,神棍老爷脸上的皱纹,也是瓦达曼他老人家亲手…..这个所绘。

 

没错啊,瓦达曼从来不用照片,他的资料中所有硬币图样都是自己手绘的。也没有个比例,把一些刮擦痕迹,小裂纹啥的,扭啊扭啊就扭成字母了。

 

至于瓦达曼作品中颠三倒四,文不对题,错误引文等等,咱就别提了吧,毕竟人家连个学术的门都没摸到,谈不上学术丑闻,仅仅是丑闻而已。

 

结语:

 

把这些写出来,倒也不是说,没事儿就把里程,麦克雷这些伪科学护教师们拉出来晒一晒。 一个主要原因,是很不耐烦那些国产基督徒们,有事没事总是居高临下地让俺去看《新约考古与圣经》这本“权威”书,然后再“悔改”。

 

我只想对你们说:

这个无中生有的居里纽硬币,就在这本书的第154页上。

还有,其作者John McRay, 就是这个麦克雷,基督徒们心中的圣经考古学泰斗,考古学家眼中的铁杆护教士,在挑选证据时,是多么的漫不经心。

 

 

 

[1] 乡下人进城 新约的历史批判简介:路加福音 NCID 03239

[2] Richard Carrier. The Date of the Nativity in Luke (6th ed., 2011), infidels.org. Also see "Pseudohistory in Jerry Vardaman's Magic Coins: The Nonsense of Micrographic Letters," Skeptical Inquirer 26.2 (Mar-Apr 2002): pp. 39-41, 61; and Richard Carrier, "More on Vardaman's Microletters," ibid. 26.4 (Jul/Aug 2002): pp. 60-61.

[3] Lee Strobel, The Case for Christ. Zondervan (7 Aug 1998) ISBN-10: 0310209307; ISBN-13: 978-0310209300. 中译本:《重审耶稣》,2005 李伯明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赫人,何人?
后一篇:老疯子以西结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赫人,何人?
    后一篇 >老疯子以西结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