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尼采的厌女症及其病因探微

(2009-09-14 20:29:12)
标签:

两性

淫乐

妇女解放运动

尼采

摘  要:厌女症是男权社会对女性贬抑和蔑视的一种症状。尼采的厌女症主要表现在对婚姻爱情的不信任,把女人当作一种仅供生育和淫乐的工具,反对男女平等。他的这种对女性的歧视,既有社会遗传的影响,又源于他对贵族情结的依恋和现实欲望的不能满足。

关键词:尼采;厌女症;女性歧视

    “厌女症”是西方女性主义学者在形容“父权制”时常用的一个概念,意指对女性的蔑视和贬低。其具体表现为:其一,把女人看作“灾星”,是不祥之物,即红颜祸水之谓。其二,把女人看作“物件”,可以作为战利品供自己炫耀,或者作为礼品馈赠他人。其三,把女人视为“工具”。其四,为了进一步奴化女人,对女人进行无休止的愚化。

一、尼采厌女症症状描述

    尼采是否患有厌女症,这是不能信口开河的,但尼采对女性的歧视似乎是公认的。为了得到科学的“确诊”,我们有必要从其文本中探寻其思想痕迹,这是我们确定尼采是否患有厌女症的唯一可能的依据了。在尼采的著作中,我们发现了他发病的若干症状:

1、爱情和婚姻——纯粹性欲和性关系

    尼采说,贪婪和爱情可能只是同一个欲望的两种说法罢了。爱情最明显地表现为对占有的追求。情郎总想绝对占有渴望得到的女人,也企盼对她的灵魂和肉体拥有绝对的权力。在尼采看来,爱情的实质不过是一种性爱的贪欲。“灵魂的伟大本身丝毫没有任何浪漫主义的东西”,如果女人为了某个男人而牺牲自己的荣誉、青春、贞洁,那也并非爱情的真谛。爱情只是一种自私自利的渴求,或者根本就是一种欺骗。同样,婚姻在尼采的心目中也只不过是一种“肮脏而失礼的行为”,“市民意义上的婚姻,显然也就是本意高贵的‘婚姻’,它指的根本不是爱情,也不是金钱——爱情不会形成任何制度——:它说的是社会颁发给两个人达到性欲相互满足的那张证书。”因此,婚姻不过是“卖淫的改良方案”,换言之,婚姻关系就是一种被合法化的长期的性交关系。美好的爱情和神圣的婚姻已经被尼采糟蹋得污秽不堪了。

2、女人乃是一种工具——为生育和淫乐

    尼采不止一次讲到,男人适合于战争,女子适合于生育。对于女人,仅仅是一个能生育的动物而已。他认为“繁殖是最神圣的事”,而女人必须在这个神圣的事件中履行好自己的职责,那就是:生育尽量多的,适应于战争的战士。“女人身上的一切是个谜,女人身上的一切只有一个答案,这就是妊娠。”除了怀孕,其余的一切都是愚蠢的。当然,尼采并不因为这种传种接代的“伟大事业”而忘了“乐事”和“软榻”。尼采说,对有点节制的人来说,支配肉体和性爱享受被认为是达到足够的、满意的拥有和占有的标志。女人对尼采来说,的确是一个泄欲的工具,一个淫乐的工具。这从他对人类高洁之性爱的理解可以看出。他说:“性爱意欲制胜、占有,并且表现为委身于人,说到底,性爱不过是对自己的‘工具’之爱,对自己的‘马儿’之爱罢了,——性爱坚信某物是属于自己的,即属于一个有能力使用某物的人。”总之,女人存在的价值全在于生育和为着男人的淫乐——这就是尼采的思想。

3、女人的幸福在于成功地引诱男子

    正因为女人是男人生育和泄欲的工具,所以女人在人生中最大的幸福,就莫过于想方设法勾引男人,以完成自己的“使命”。因而,女人需要一副悦目的容面,并为此而做出不懈的努力。尼采认为,“惟女人中之卓绝者知道这:少许的肥和少许的瘦——唷,在这少许之上悬挂着多少命运啊”!这与我们国人常讲的“女为悦己者容”是一样的腔调。他认为,女人就应该“在男人想起女人时出现的意识的影响下,关心男人对理想化作出的努力,因为她梳妆打扮、步态轻盈、能歌善舞、话语温柔多情。同样,她也不时演习娇羞之态、距离之感——本能以此来增强男子理想化的能力。”因为这种“质朴天真的羞涩之情才能最大限度的引诱男子。”所以,对于女人,在她们的幸福中最应该感谢她们的裁缝,或许因为这华服真正让女人成为“花瓶”。是故女人幸福的前提就是拥有高贵的名字、漂亮的大腿、娇媚的面容、华丽的服饰。

4、女人乃是心贫之人,女人等于无知

    在尼采的言录中,女人是无知和无用的,不论在科学上还是在艺术上都是如此。他说:“整个艺术和科学的链条,假如其中少了女人,少了女人的事业,真的就缺了个环节吗?……他(指艺术家——作者注)认为,除非女人善于成为形式(——委身于人,使自身公开化——)否则便没有任何价值。”女人在艺术中顶多就是男性意志的表达工具。女人天生就是心贫之人,尽管她们自身亦时常试图改变自己的地位和命运。然而,在尼采看来,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妇人的天性浅薄,如浅水上漂游的一层浮沫”,不可能在现实社会中找到安身立命之所。尼采认为,“如果一个女人有做学问的嗜好,那么通常其在性方面有某些毛病。就是不孕症,也会促成审美的某些阳性化。”尼采于是说,女人,只要“能够满足男人的愿望,给男人最大的刺激”就够了。当然,如此无知无用的女人,才正符合尼采对女人彻底占有和奴役的需要。男人如果真要把女人当“物件”一样占有和使用,就必定要对女人进行愚化,使她们成为没有涵养的人,没有灵魂的人。

5、女人的特质——阴私和愚蠢

    尼采对女人特征的描述中,常使用的词语有:贪婪、轻浮、嫉妒、迂阔、软弱、无聊、俗气、浅薄、阴郁、平淡无奇、自欺、渺小阴私、装腔作势、淫荡、虚伪,等等。他从来都未曾把女人当人看。女人的一切特征,一切努力,一切行为,似乎都是卑微的、低下的,是有着肮脏的目的和下流的欲念的。他说,“女人!人类之半是软弱的、典型病态的、变幻无常的、朝三暮四的——女人需要强力,以使自身好去攀附”。在尼采心目中,女人是贪欲和愚蠢的化身,除非在勾心斗角的场合下,在爱与情的纠葛中,女人才表现出自己天赋的凶残与狡诈。而凡是没有爱与恨参与游戏的地方,女人表演的就很平庸。尼采自以为看透了女人的心思与本质,他告诫男人要当心“女人那正宗的、猛兽般的、狡猾阴险的随机应变,女人手套下面藏着的猛兽般的利爪,自私的天真,不可教性和内在的野性,不可捉摸性,欲望和美德的迂阔和淫荡”,因为“女人本质上是不温和的,就像是猫,练就了温和的外表”,“在仇与爱中,女人比男人更野蛮。”

6、公开反对男女平等

    尼采认为,在“男人和女人”这个基本问题上强词夺理,否定这里深不可测的对抗和永恒敌意的紧张状态,也许在这里梦想同等权利,同等教育,同等要求和责任——这是头脑简单的典型标志。面对妇女解放运动的兴起,尼采十分恐慌。除了苦口婆心地劝女人要对有关女人的事保持沉默外,还在理论上企图论证女性解放的不合时宜。他说,如果一个女人提及罗兰夫人和斯塔尔夫人,或者乔治·桑,好象以此就能证明什么东西真能提出有利于“本来的女人”似的,那么在男人中间,前述的人物就是三位可笑的本来女人了——不再是别的!这正是对解放和女性专横自负的最佳的不情愿的反证。尼采拒绝承认男女双方的平等地位,尽管他也意识到这种言行有点野蛮,甚至犯罪,但他依然义无返顾地“为最粗野的理想造空气”。他觉得,在男女两性的这个基本问题上,有必要发扬东方式的“男尊女卑”的“优良”传统。所以他幼稚地告诫女性,把“女性”和“进步”写在大小的旗帜上,这不是有良好教养的聪明女人干的事情。

7、女祸论和虐妇倾向

    像东方的封建警言“红颜祸水”一样,尼采思想中也有一股浓重的“女祸论”的腐臭味。他强调说,“女人会使强者弱化——一旦她有能力制服强者,就要面南而王。女人在历史上总是同颓废种类即教士沆瀣一气,反对‘有权力的人’、‘强者’、男子汉——。”或许这也就是他千方百计要置女人于死地的缘故。正如刚才所指出的,尼采顽固地抵抗妇女解放运动的兴起,否认男女平等的可能。女人作为应当“关起来”的玩物,类似猫和鸟,因而女人当然要顺从男人的意志。作为具有意志本性的男人,也有义务把女人调教得听话一点。不要对女人有任何的怜爱和同情心,因为“她们的存在就是促使男人时刻把粗暴铭记于心”,男人不需要对女人讲良心。尼采借助一个老妇人的话说,“你要走向妇人们去么?别忘了你的鞭子!”这里的虐妇倾向已经相当明显和露骨。

    至此,尼采的厌女症症状已经相当清楚了。我们之所以再度提起尼采,把他重新推进“诊断室”,不是因为别的,而只是害怕这种遗毒的流行和传染。因此,除了揭示这种病症的表征,我们还很有必要了解尼采患病的原因。

二、尼采厌女症病因探微

    首先,西方“传统”的影响是尼采厌女症的社会遗传因素。我们知道,从西方古老的神话传说中,就有“厌女症”的发微。《伊利亚特》中,女人既是战争的原因,又是战争的战利品。而亚里士多德,作为奴隶主的代言人,不论是从他的“辩护”还是“探讨”中,对女性的贬低也始终是不变的。甚至近代的卢梭也认为女性对男性的服从乃是天生的。而尼采那个时代的德国,在当时西方社会中受 “传统”的影响是相当深的。

    其次,根深蒂固的贵族情结也理所当然成为尼采厌女症的致病因素。尼采自诩高人一等,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场合下都极其害怕被遗忘,被超越。所以他以为“一切纵容包庇和让‘人民’或‘女性’出人头地的作法,都等于赞成‘普遍选举权’,即赞成劣等人的统治”。可见,尼采十分害怕贵族地位被动摇。所以当妇女解放运动兴起的时候,尼采真是浑身奇痒难忍,惊慌失措。

    再次,苦难人生的现实际遇是导致尼采厌女症的直接原因。尼采在生活中是那么的孤援寡助,萦萦独立,形影相吊。他5岁丧父,26岁因病退役,35岁病重辞去教职……以后就更惨了。对尼采的不幸,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寄予同情。另外,尼采有过失恋的痛苦,一生迷恋俄国女子莎乐美,无果。又有在科隆的嫖妓经历,最后还染上梅毒,并终此一生。我们似乎可以粗略地感觉到一个被社会和爱情遗弃的男子,在梦想破灭以后对自身本性的背叛和对女人的报复——通过放荡不羁的言语和行动。当然,尼采对女性的歧视(厌女症),也是不可能与其一贯的权力意志关于征服一切的思想脱离干系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女人四十
后一篇:幸福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女人四十
    后一篇 >幸福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