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林霭
刘林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6,258
  • 关注人气:3,2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牦牛呼咕

(2019-01-06 09:39:19)

 牦牛呼咕
     大本营所在地是夏季牧场的一部分,再往上走200米,在海拔大约4500米的地方,就到了牧场的尽头。在4500米之上,什么植物都没有了,只有石头。至于雪和冰川,还在更上面的地方。在海拔大约5000米的地方,石头看不到了,只有雪和冰川。

    牦牛几乎是计算着海拔分片吃草的。它们在我们帐篷外面盘桓两天,第三天,我们起床后就看见它们到了我们上面,在大本营和C1营地之间的坡上,它们在那里把稀疏的花草扫荡一遍,三四天之后,又返回来,再次在我们的帐篷外盘桓,然后,继续向下,到大本营下面的山坡上啃吃花草。

   进驻大本营的第一个晚上,大家都没有睡好。第二天一早,大家起床后在餐厅帐里洗漱,有人抱怨:“昨晚谁打鼾?害我一夜没睡着!”有人附和:“是啊,谁打鼾?那么大的声音!刚睡着就被吵醒了。”又有人瞎猜测:“是大多吉!他那么胖。”

   没有人站出来,勇敢地承担责任。也许,犯错的人不在我们中间。正在这时,逗逗跳起来,提醒大家说:“你们听,还在打鼾!这是谁?”

   大家都听到了鼾声。“呼——咕——”即便现在的大本营人声小小地喧哗,但是,在河水哗哗的流声之上,这个声音还是非常响亮地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最边上这个帐篷是谁在睡?”

 大家听出来了,鼾声是从最右边的帐篷里发出来的。逗逗说:“是我的……咿,这怎么可能?!”她跑向她的帐篷。大家注视着她。她拉开帐篷,帐篷里没人。正在这时,“呼——咕——”的声音又响起来,这一次,大家不约而同把目光都投向了它——帐篷后面的一头牦牛。

    原来,牦牛与我们B组队员几乎同时入住大本营。我们在白天,它们在黑夜。

牦牛呼咕

   牦牛正低头啃草,它啃一阵,等口腔里的草积攒到一定的量,就停下来,把头稍微抬离地面,完成一次吞咽,把口腔里的草料转移到肚子里去,它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就发出了“呼——咕——”的声音,“呼”的声音大概是在吞的时候发出的,“咕”的声音是肚子在收到草料之后的信号反馈,大概相当于肚子出具的收条——好了,你送来的草料我都收到了,放心,接着啃草吧,我这里还有的是装草料的地方。

   牦牛的脖子下面坠挂着起伏的毛皮,像连绵的公格尔九别峰在卡拉库里湖水里的倒影,这是它的咽喉部。随着吞咽,草料隔着一层皮毛像水波一样掠过起伏的咽喉部,直到传来“咕”的一声,草料最终送达到胃里。

   牦牛是属于这片高原的,它们是帕米尔高原的原居民,倒是我们这些登山客,是一群不速之客,是入侵者。我们唯有入乡随俗、亦步亦趋,才能融入高原,成为高原的一部分,才能被大山接纳,允许我们攀爬到顶峰。当我们这样想的时候,大本营之夜的牦牛“呼——咕——”声迅速变调为小夜曲,在小夜曲的奏鸣声里,我们安然入睡,进入甜蜜的梦乡。

   在A组冲顶的那个晚上,大本营多了一份紧张和牵挂。A组队员们在C3营地零点起床,1点出发。队长用对讲机不时与山顶上的协作队长夏尔巴人瑞塔讲话,了解情况,安排布置。他在黑夜里守着高倍望远镜,实时观察、掌握冲顶情况。我在帐篷里睡了一觉,按亮手机看时间,才凌晨1点多一点。正在这时,手机自动关机,电池没电了。斗争了半天,我还是穿衣起床,把手机拿到餐厅帐里去充电。钻进餐厅帐,我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么晚了里面还有人。

                                      

                                   队长引领攀登牦牛呼咕


   “谁呀?”

   “我。大多吉。”

   大多吉是藏族人,是一名藏族高山协作。他皮肤黝黑,一张脸比夏尔巴人还黑。他常穿一身黑色的衣裳,一眼望过去,是一个牦牛一样的存在。他一张圆圆的娃娃脸,一对溜圆的大眼睛像一对铃铛,还有一个圆鼓鼓的大肚子。这肚子向前突出身体,他背上的户外包向后突出身体,一前一后,至少一样显眼。这么大的肚子还能当高山向导?能,他继续当着。只是现在的体力,远无法和当年相比了。当年是个什么水平?队长说:“那是08年吧?有十年了。大多吉一大早背着三顶帐篷上山,建完C1营,建C2,建完C2营,建C3,然后下山,回到大本营吃晚饭。”C1海拔5600米,C2海拔6300米,C3海拔6900米。

                                   大多吉牦牛呼咕


   这是神一样的表现啊。到目前为止,他登顶慕士塔格15次,是登顶慕士塔格最多的人。此外,他登顶珠峰3次,多次登顶马纳斯鲁、卓奥友等8000米山峰。

   “你怎么还不去睡觉啊?”

   大多吉扭捏了一下,终于还是说了实话:“我打鼾,怕影响大家。等一会,我就在这里打地铺,就睡在这里。”餐厅帐搭设在营地的中央,与周围的个人睡帐隔着一定的距离。

                                

                                             逗逗的摄影作品牦牛呼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高原反应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高原反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