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林霭
刘林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6,150
  • 关注人气:3,2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高原反应

(2018-08-19 10:32:42)

 

高原反应

    从C3到顶峰,我的记忆是不完整的。在7000多米海拔,空气中的氧含量只有平原地区的三分之一。由于缺少氧气,大脑思维活动受到影响,我们的思考速度、记忆能力大大降低。从凌晨三点到上午9点,我能够回想起来的细节只有几个,一是在黑暗中的思想活动,只有一个思想:“怎么还没天亮?什么时候天亮?”后来一睁眼,天已经亮了,边巴在我的前面几步,他的身上、帽子周围、眉毛上都是雪花雪渣,他的前面雪雾蒙蒙,什么都看不清。在这两个断面之间,我的记忆缺失。下撤到大本营之后,我碰到边巴,我突然模糊地意识到这个夏尔巴人在顶峰上还为我做了些什么。我问:“是你取下了我的头灯?”

    他说:“是的。”

    “是你帮我拿出雪镜、替我戴上?”

    他说:“是的。”

    我记起来了,我的保温水壶放在背包的中袋中,他是要帮我拿出来的,却没能找到。

高原反应
    从C3到顶峰,几乎所有人的记忆都是不完整的。而且,所有人关于这一段的照片都为零,可以辅助我们接续记忆的线索为零。两个人除外。我们关于这一段的记忆碎片都是通过这两个的记忆来弥合而成为相对完整的记述。他们是苍狼和明月。他们吸氧了,背着氧气瓶,保持着正常的思维和记忆。明月睡眠一直不好,无氧肯定不能登顶,她接受队长的建议,从6900米的C3营地开始吸氧。苍狼是因为年轻,害怕缺氧造成脑损伤,他从事的可是金融行业的工作,他也接受队长的建议,从C3开始吸氧。无氧攀登的每个人的表现都暴露在他们两个人的眼里,而我们自己却毫无所知。

高原反应

    也有不高反的,从不知道高反为何物。在大本营、C1、C2都睡得着,隔三差五在大本营洗头,大口吃肉、吃嘛嘛香,拉练时总是一马当先、在我们累得气都喘不匀的时候,还能引吭高歌,声情并茂演唱《青藏高原》……她就是山雪莲。但是,在从C3到顶峰这一段路上,她也出了状况。先是从队伍最前面落到了队伍最后面,接着是“砰”的一声直挺挺后仰倒在雪坡上——她走着走着睡着了,然后是感觉冷,手指冻得几乎失去了知觉。多亏了夏尔巴向导白玛。他拉开自己的连体羽绒服,把山雪莲的双手塞进去捂,又脱下手套为山雪莲搓手,直到她恢复知觉。他给山雪莲倒热水,递给她喝,掏出奶糖,剥好了,递给她吃。牵着山雪莲的手,拽着她,登上了顶峰。

高原反应

    缺氧,嗜睡,寒冷,我们在7000米之上的身体反应甚至延续到山下。7月25日,我们回到喀什,美美地洗了一个澡,距离上次洗澡已经16天了。7月26日,是回家的日子了,大家要离开喀什,返回家乡了。9点钟,我坐出租车前往喀什机场,昨夜庆功宴的情景历历在目,队友们鲜活的面孔浮现眼前,我情不自禁地在微信上和大家告别:“早安,艾尚峰2018慕士塔格登山队!早安,喀什!老汉我出发去机场了。

    在这个夏天遇见优秀的你们,一路同行达成所愿;愿在山下的生活中砥砺坚持,迈开默氏登山步,实现人生各目标。

    欢迎到武汉来作客!

    感谢艾尚峰,感谢优秀的你们!”

    到了安检口,安检人员拦住了山雪莲,不让进。山雪莲指着我对安检员说:“我们都是到乌鲁木齐的,一趟飞机。”

    安检员说:“你的票不对。”

    怎么不对啦?

   她的票买成了乌鲁木齐到喀什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牦牛呼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牦牛呼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