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民警的女儿
民警的女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47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爸爸的手记之十二】“不孝女”的成长史

(2009-03-08 14:30:44)
标签:

杂谈

 

我们那个“不孝女”还有一个大概是娘胎里带来的坏习惯,不吃葱,有时为了她我们也只好跟着受苦,在外面吃饭,如果我们没有先给别人打招呼,不要在面里加葱,端上来有葱的她都不吃,还得我和她妈解决,只得“多吃多占”(我是从困难时期过来的人,懂得生活的艰辛,浪费是可耻的),她还“厚颜无耻”地说,这下好让给我吃,把过去失去的损失补回来。吃肉又从不吃肥肉,吃鱼只吃中间部分,好多菜不吃,可想而知了,我们做父母的,只好出来收拾残羹。

 

时间久了,我们获得的能量就过剩,她妈体重到130斤,这与一米五六的身高又不成比例,与她走在一起又损了她的形象。不得已而为之,为了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为了“不孝女”的面子,我和她妈又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减肥运动。用近两千元买了一台跑步机,运动衣服,运动鞋准备齐全,不论是炎热的夏天,还是寒冷的冬天,都在进行减肥运动。香的好吃的食物只能看着吃不成,就是只喝白开水也照样要长啊,就好像树木已经­上够了肥料,正在猛长,一下子哪里控制得住,这是谁­造成的?

 

今年好了,是历史上较热的天气,家里能享受空调的只有“不孝女”,空调机就安在她的寝室里,她妈不能吹,我再“孬”,也知道男不跟女斗,这就苦了两个老东西,三十五六度只能对着一台破电风扇,又不管用,我们真是吃尽了苦头啊。家里的家务事,我做得不多,大部分是她妈妈做的,比起我来讲,我们家那“不孝女”做的就微乎其微,衣服不洗,饭不做,地不拖,她自己住的寝室里,也很少打扫,要不了几天桌椅上床上就有了一层灰,她自己是视而不见,偏偏她妈又看不惯,又要自己“搞定”,边做边唠叨,最要不得是还得把我带上,说我不做,看看,我又成了 “不孝女”的替罪羊。

 

在她妈妈的教育下,我家的“不孝女”一天天长大,小的时候是最可爱,最让人喜欢的,也是最懂事的,在外人的眼里,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

 

讲卫生是她最大的优点,她有自己的专用的吃饭和喝水的用具,我们和别人是不能动的,只要别人用她的±­子喝过水,她要求一定要去洗一次。没有她妈妈的同意,别人给的食物再好吃的东西她也不会要。

 

两岁左右,记得在部队的一次,我和她妈妈一起上街办事,把她一个人留在了家里,交给了一个小老乡照看,在外面我们临时碰到了熟人没能按时回去,到了吃饭的时间,小老乡给她端来了饭菜,她说什么也不吃,从商店买来她平时最喜欢的零食,她看也不看,并说:“妈妈不在家,妈妈告诉我不能吃别人的东西”。就这样一直到我们回来,她才吃上饭。

 

在学习上进步很快,第一次到部队时刚一岁,她的语言表达能力还好,有时我和她妈在说话,她爱模仿我们讲,于是我们灵机一动,趁机教她背诗,我们说“床前明月光…­…­”她也很快地跟着我们说,从此开始学背起了唐诗宋词。有时候为了教她,我们也采取了不得己的手段,比如她要想吃零食时,我们就先来一句“锄禾日当午…­…­­”而要求她记住了才给她吃,久而久之也有效,到了三岁多的时候也能背上二三十首诗了。

 

四岁半的时候,记得是一个冬天的晚上,我和她妈妈两人一直在谈别的事,“不孝女”则一个人在数数,从一开始,我们也没在意,过了不知多久她问我们九百九十九后面如何数,这时我们才明白,她已从一数到了一千。孺子可教也。

 

上幼儿园的时候,她是一个老师眼中比较听话的孩子,好学,认真,懂事,有礼貌,是一个好孩子。每天早晨六点多钟,只要一喊就能起床,有的时候睡意浓浓,她妈妈也不忍心,就给她说今天不去上幼儿园了,她总是说不,不论是刮风下雨从来没有一天迟到过,就连我们给她布置的作业也都是认真地完成。

 

上小学了,学习上是很努力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特别是有一股“拼”劲,有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在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她们班上有一名男生,在数学方面比较好,多次考试都是100分,为此我们的孩子和他较上劲,一定要超过他,在最后毕业考试中,数学和他打成平手100分,语文分数战胜了他。我们也暗自高兴,只要有这种精神,将来还有什么困难不能战胜的,但愿如此。

 

作为我们家长来讲,学习上的一切我自己管得很少,全是她妈妈在教育她,不是我不负责任,只怪我那“该死”的职业。生活中母女俩相依为命,在她很小的时候,她妈妈生病了,家里又没有其他的人,她妈妈躺在床上,她就会打个小凳子,坐在妈妈身边,对她妈妈说“妈妈,我不出去耍,我在家陪你”。只要知道我要探亲回家了,早早地就会给我留一些好吃的,等我到家后全搬出来让我吃,我也从内心感到了女孩子真是孝,要是一个儿子肯定是没有这样懂事的,生女才是福气啊。

 

转眼间我们的“不孝女”上了初中,接着又上了高中,“不孝女”此时才原­形毕露,与我们的战斗就从此开始了,种种不孝也表现出来。

 

父母的话已再不是句句都听的了,过去的穿衣戴帽我们说了算,现在不行了,只要她不喜欢的衣服,我们认为再好她也看不上,要穿所谓的个性,而她自己选的又总是搭配不好,为此母女俩经­常是乐呵呵地上街,气冲冲地回家,要不有一个会先回来,一个比一个脸难看。

 

每次出门“不孝女”总要对着镜子左摆姿势右摆造型,一个人在那儿要弄好久,我们催她快一点,而总是挨一鼻子灰。平时的斗争总是在进行,真是难分胜负,当然,主要是在她们母女俩人之间,我是隔山观“虎斗”。如果是我老婆败阵了,她会好多天不与“不孝女”说话。反之,“不孝女”则是出门脸是“阴天”,回家脸还是“天阴”,而我们看见她和同学在一起的时候是有说有笑,这却让我们感到吃惊,这难道是那个在家没有多少笑脸的“不孝女”吗?

 

为了她的成长,对我们来说,倾其所有,她妈妈下岗,我一人工作,但在教育方面我们是肯花钱的。这不,她要学电子琴,几年前花了三千多元买了一架,她只有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好好练过并取得了一点点成绩,之后上初中和高中,几乎就没有摸过了,有始无终啊。

 

初中三年,她妈妈每天早晨六点钟,一定要按时起床,给她弄早饭,三年啊这是必修课。到现在要上高二了,我们家的“不孝女”连饭也不会做,不好学,不愿学,因为她知道有两个老家伙会做的,她最多也只能做蛋炒饭,下个面条,恐怕味都配不好,现在的年轻人呐,真是享福啊!

 

学习上的事,对我们来说是帮不上我家“不孝女”多少忙,多数是她自己在努力,作为父母说来惭愧,理论指导发挥的作用不大。

 

小学会考是她们班上第一,争气。初中阶段,是几起几落,真是让我们捏了把汗,中考完了以后,我让她估计分数,就五百五十分左右,她说她好几个同学估计的分数都比她高,等到知道分数时只有五百五十五分,她自己也很难过。我们这下子也找到了“出气”的机会,都是平时不听我们的话,有时自认为了不起的结果。她和我们都想到,她的同学肯定要比她高出好多分,此时作为我们家长,哪个不为儿女的前途担心,对她的中考分数,我们也感到不满意,就和她一样心中不快,但并没有多加指责,因为今后的路还长着的呢。只是到后来,知道她的分数不是全县最高的,但是她们班,她所在的学校最高的,此时我们的心里也才感到稍稍安慰,毕竟是羊群里的骆驼嘛,虽然是一小群羊。

 

为了她的将来,也是种种原­因,她又选择了在外县读书,高中三年是人生转折的最重要的时刻,因为在中国,人太多了,将来有一个饭碗好难啊,在高手如云的学校里,要冒尖是件不容易的事,她的成绩总是没有定数,我们做父母的心情也在不停地随着她的情绪起伏而变化,这就叫做同呼吸,共命运吧。

 

我们的操心是无时不在的,特别是她妈妈,只要一听到“不孝女”有一个头痛脑热的,连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在她学习上有困难,或者是遇到了挫折,或者是某一次考试没有考好,我们的心情恐怕比“不孝女”还要难过,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她一个人在外我们总有操不完的心,受不完的怕,作父母的也知道她也不容易,总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照顾,关心,支持,帮助,鼓励她。

 

对我们来讲,经­济条件差,买不起车,要去看她,送她到学校,每次都要向领导请假,好在领导非常地支持,我们也总是抓住这样的机会,水果,牛奶,好吃的,大包小包的买,又大包小包地提起或背起,送到学校,只要她想吃什么,我们总是慷慨解囊。到了学校,她妈还要给她把衣服洗好,甚至还要把卫生打扫干净,等到回到家时早已是精疲力尽。当然,她也不容易。远离父母,一切只有自己照顾自己,每一次回家再冷,再热,再挤也得赶公共车,每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星期六下午三四点钟从学校往家走,第二天十二点钟又得返回学校。

 

一次回家,从学校平时只要一个多小时就到家了,这次却两个多小时没有回来,真把我和她妈担心坏了,开始在家里的窗子往外望,看着她回家的路口。她妈看一会儿,我又接着来,真是望眼欲穿,心里面又非常地担心出事,她妈妈再也坚持不住了,又从家里跑到路口,去等待,又过了半个小时,还没有回来,我也从家里到了路口,夫妻俩人顶着寒风,四只眼睛紧紧地盯着路过我们面前的出租车,三轮车,两个老家伙,你看我,我看你,两副愁容,两双焦急的眼,真不知如何是好。直到她到了,两颗悬而未决的心才放了下来。也就是这时我和她妈不约而同地决定,给她配一个手机。

 

“不孝女”啊,这些你可知道? 我自己在农村人的眼里是城里人,有一份固定工作,日子是比较好过的。但我的工资不高,你妈又早早下岗,所以我们平时的生活都特别节约,我的工资不仅要保证我们一家人的生活,还得管你爷爷奶奶的零花钱,方方面面的事情都得要花不少钱。对我们来说你就是我们的一切,你的工作问题解决好了,有一个好的生活,将来不用我们管,我们的日子才能过得好。这一切还得好几年,真正的我们要生活得好,我想也只有等我们退休以后,但愿我们的女儿你能自己争口气。

 

 说真的,对我家的“不孝女”,有时我们也有要求“过严”的地方。没有办法的事,谁­让你生不逢时,这个社会竞争太激烈了,现在不努力将来哪有你生存的机会,再过几年就是研究生和博士也难找工作,生存都是大问题,一切怪不得我们。全国人民都在期盼二零零八年,希望北京奥运会成功(没有哪一次不成功的),我们也希望我家的“不孝女”高考成功,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当然,从目前来说,我家的“不孝女”,尚在成长阶段,就好像一颗小树苗,有时长出几枝“歪芽”是不足为奇的,只要把它弄掉,也就没有多大的事,我们与她之间的“斗争”还得继续,对此我们决不手软,决不可放任自流。子不教,父之过,她妈妈总是把“不孝女”的缺点和过错,算到我的头上,因为她妈说我的血型是A型,“不孝女”也是A型,说这是遗传,又加之我姓谭她也姓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不孝女”哪,你可要给我争一点面子,一定要弄出成绩来,也好让我讨回一点公道,在此,老子拜托了。在我练习打这篇文字的时候,“不孝女”看见了,并给我找了不少的“毛病”,说我这样的文字水平,还在写文章,没有文学修养,真是让我无话可说,看看“不孝”还在继续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