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民警的女儿
民警的女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48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爸爸的手记之九】酸甜苦辣事

(2009-03-08 14:22:54)
标签:

杂谈

 

 

※ 驾驶证外皮 ※

 

在平时的路检路查中,要随时检查驾驶员的驾驶证,我们发现机动车驾驶证在长期的磨损中,外面的塑料皮容易坏掉,给驾驶员带来不小的麻烦。我们就专门与大队车管中队联系,从他们那里拿一些驾驶证外皮,放在值勤的车上,在检查中只要看到驾驶证外皮损坏的,就拿出新外皮给他们换上,这样对驾驶员来讲,又方便,又安全。

 

一般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要到大队车管中队拿一些驾驶证外皮,时间长了,只要驾驶员的驾驶证外皮坏了,他们就会找我们换。这样一点小事,大部分驾驶员却有说不完的谢谢你,道不完的感激话。

 

※ 如何关照 ※

 

2005年10月的一天,一辆牌照号为XXX的小车,从大邑花水湾返回成都时,在大邑大双路32公里加800米处,与一辆相对方向行驶的牌照号为XX的农用车相撞,当时小车上共乘坐三人,均不同程度受伤。

 

接警后,我和陈治江­迅速到达现场,一边抢救伤员一边以最快的速度勘察现场。正在勘察中,小车驾驶员就给我们打招呼说“这是XX单位的车子,XX和我们是什么关系,请多关照”之类的话。我们对此“不理不睬”,还是严格根据《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的要求,认真地进行勘察,并仔细地收集现场有关的证据,确定证人,同时正告当事人不要影响警察正常工作。

 

勘察完现场回到中队,立即询问小车驾驶员,在询问过程中,该驾驶员从身上拿出两叠厚厚的人民币,硬往我们手中塞,希望对他多多关照,但被我们义正言辞地进行了拒绝,同时批评了他这种错误的行为。同时,通过走访相关的证人,根据现场情况,当事人的询问和对车辆的检验情况,提出了此次事故责任认定建议。

 

※ 苦口婆心 ※

 

2005年春节期间,大概是正月初四吧,这天是人们出门到西岭雪山旅游人数最多的一天。

 

大约是上午十点多钟,两辆旅游的车辆,在西岭镇到滑雪场三公里的地方,发生擦挂。我和陈治江­接警到达现场后,对现场进行了勘察,由于正是旅游高峰,路上车辆多,我们要求两车驾驶员尽快把车开走撤离现场。本身从事故来讲,两车损失都不大,如果双方心平气和地进行一下协­商,现场就可以解决问题,但双方驾驶员你不让我,我也不让你,并且火气越来越大,又都不接受警察的调解,为此,我们只好把车辆和驾驶员带回到中队进行处理。

 

双方到了中队以后,坐在一起不但没有协­商好,还更加吵闹得凶,他们都使出了各自的解数。一方拿出了四川省政协­证,称自己是政协­委员,他不怕谁­,并要我们必须给他处理好,另一方也不示弱,从身上掏出成都某报社的记者证,也放出话来不怕对方,要我们给他处理好,不然的话就要报上见。双方都不愿放下架子,双方又都要面子。我们于是采取冷处理:先让他们双方把火发个够,把气出过完,把派头拿过全,只要双方不“出兵动武”就行。半个小时候后,双方也吵得差不多了,这下也该我们“登台唱戏”了。

 

我们先把双方分开,一个管一方,使他们互相不见面。压下他们的“气焰”,我言辞正告:“在今天的交通事故中,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和职务并包括职业,你只是一名交通参与者,出了交通事故后,只是交通事故的当事双方,首先要放下架子。第二既然你们是什么“员”又是什么“者”,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为了一起小事故,就吵得如此面红耳赤,真是有失身份。第三你们都是出来旅游的,是出来玩的,是出来开心的,为了这样一桩小事在此浪费时间太划不来。第四你们都是见过世面的,应该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

 

也许是认为我说得有理,也许是我认真的工作和苦口婆心的态度真的感动了他们,经­过一个小时的“较量”,他们双方最终接受了调解。

 

※ 谁­知找车苦 ※

 

2004年7月的某一天,在西岭雪山快到滑雪场3公里的路上,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长安小车,在从滑雪场下山的途中,因为避让从山下掉下来的石头,小车从山崖掉了下去,万幸的是,小车驾驶员在小车掉下山崖那千钧一发的时刻,从车里跳出来了。

 

这时,山上下着雨,并且还起了雾,能见度只有十多米,从事故现场往下看,不知下面有多深,小车驾驶员此时也被刚才的一幕吓得全身直打抖。出事故的小车到那里去了?损失怎么样?从发生事故的地方往下的山崖有多深?一切都是未知数。

 

我们赶到现场,可下面一切全笼罩着大雾,雨又一直在下,山崖陡峭,根本无法下到山崖去。见此情形,我和陈治江­一边向大队领导请示,一边先回中队进行必要的准备,再次返回事故现场寻找出事故的车辆。公路养护队派出一名很有经­验的工人给民警带路,沿着崎岖河道一直往前寻找,天上下着雨,河里水流湍急,一会儿是沟,一会儿是乱石,一会儿是杂草,一会儿是树木,哪里有路啊。

 

带路的工人在民警前面,得一边走一边用砍刀开路,有时前面的还得回过头来拉­后面的,后面的又不得不推前面的,走啊走,找啊找,寻啊寻,路在何方车在何处?衣服被挂破了,雨鞋被划穿了,几个人都早已筋疲力尽。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从14点到16点钟,终于我们找着了车子。而此时出现在我们眼前的不是车子,而是摔成了一堆废铁。车子从山上几百米的地方不知翻了多少个滚,车子的一些部件散落得到处都是,我们只得从现场照相返回。

 

※ 劝架不是那么容易的 ※

 

2005年10月的一天,在大邑大双路42公里的地方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到西岭雪山旅游的中型客车,在从西岭雪山往大邑县城返回的途中,将一名横过公路的小孩撞伤。

 

从事故本身来讲是一件不大的事情,但双方却闹得鸡犬不宁。因双方不冷静,开始互相指责对方的不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小孩在医院治疗,双方却在事故现场“演戏”。我们到达现场后,双方还在为此争吵。

 

就在我们边劝架边工作时候,双方此时由先前的互相指责、对骂升级到了动手。客车一方的乘客和驾驶员有六七人,小孩的大人有七八个人,互相拉­扯,各人使出了各自的武功招式,女的抓头发,扇耳光,吐口水;男的挥拳踢腿,大打出手。一场混战可以说是“战绩不错”,女的有的头发被抓下一把,有的衣服也被扯破,男的则是有的鼻子在流血,有的成了跛子。

 

我们劝了男的又劝女的,忙了这边又要忙那边,这边拉­开了又拉­那边。现场暂时是处理不成了,只得停了下来,最倒霉的是陈治江­在劝架中,手被女的抓破了,脚被踢伤了,最终我们忍无可忍了,于是“发毛”了,强行将当事双方拉­开,勒令他们远离现场,否则对他们“不客气”。在这种情况下打闹的双方才不得不离开事故现场,我们的工作才得以展开。

 

※ 警察也不好当 ※

 

2004年10月的一天,我们在大邑大双路出江­镇至花水湾路上,进行正常的路检路查工作。此时,从出江­镇往花水湾方向过来一辆摩托车,车上一共乘坐了两人,从远处看二个都没有戴头盔,于是我依法将摩托车拦下,并礼貌地请驾驶员出示驾驶证和行驶证。

 

此时,驾驶员拿不出证件,我闻着驾驶员有酒气,根据相关法律要对车辆进行暂扣。这时驾驶员借着酒劲,不让我暂扣摩托车。我们反复讲道理做工作,并讲明了酒后驾车的危害,又因为他拿不出相关手续,民警有权依法对车辆进行暂扣。但驾驶员这时候却一点不讲理,强行要把车子推走。

 

为了驾驶员本人的安全,也为了其他人的安全,我们不可能让他将摩托车推走。于是我们就挡着驾驶员,而这时的驾驶员完全不讲道理,先是对我们进行辱骂,我们并不予理会,驾驶员一看交警没有还口,于是得寸进尺,上前推交警,并口出狂言“你不让老子走,老子要弄死你”,“只要你把车子扣了,没有你好日子过”。这时围观的群众很多,没办法,我们有严格纪律,只能忍辱负重,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最后我不得不请求派出所增援,在他们的协­助下,将涉嫌酒后驾驶摩托车,阻碍­执法,又拿不出任何有效证件的驾驶员交给派出所进行处理。

 

※  请体谅我们的难处 ※

 

也许有人会问,探什么路?你们又不是工兵,真是弄起来扯。

 

这也不怪别人,因为他们不了解我们的工作情况。西岭中队在冬天,有一项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保证滑雪场道路的畅通无阻。在冬天的时候,从西岭镇到西岭雪山全长二十公里的景区道路,只要下了雪,道路上有积雪,车子在上面行驶就比较危险。特别是没有冰雪路面驾驶经­验的驾驶员,在有积雪的路上行驶很容易发生交通事故。

 

下雪对到此旅游的客人来讲是最高兴的事,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件头痛的事。在冬天必须要关心两件事:一是注意收听天气预报,知道是否降温;二是每天早晨六点多钟就一定要起床看下雪没有。如果路上有了积雪,我们就得驾驶自己的车子先在路上行驶。做试验看车子在路上行驶打不打滑,在确保车辆行驶安全的情况下,才能让其他车辆通行。

 

有时路上的积雪很厚,尽管推土机把积雪推了一层,但留在道路上的还很多,因为冬天气温在零下一二十度,路上的积雪有些头一天化了,第二天结了层冰,车子行驶在上面就要打滑。有时为了防止车子打滑,就在上面洒一层沙子。春节旅游旺季,特别是大雪以后,旅客很多,车辆也多,一方面为了安全,路上的积雪必须清理完后车辆才能通行,另一方面是车辆排起长队,旅客等待上山,我们尽管每天早晨六点多就上班了,已在路上工作了好几个小时,但因为积雪太厚,工作任务重,花的时间就长,有时一天时间也不能把路上的积雪打扫完。

 

我们一般从早晨到中午一口水也没有喝上,不论有多辛苦,旅客等的时间长了他们就不理解了,他们是来旅游的,不管那么多,只想早到目的地。有的说怪话,有的发牢骚,有的硬要开车上山去,有的要打电话投诉,有些人平时仅有的斯文与友善,早已荡然无存,把矛头怨气全对准了警察,他们又怎么知道警察的辛苦和难处,警察也是人啊。我们为了探路打先锋,陷在雪地里不能前进,不知有多少次,最后不得不请别人来帮忙,有时人推,有时用推土机来拉­,要不然就走不了。请体谅我们的难处。

 

※ 车祸猛于虎也 ※

 

我们和其它中队的工作有些不同,我们的工作是全方位的,执勤、车管、处理事故样样都得会,特别是处理交通事故,24小时必须处于备勤。对我们来说各种事故场面是屡见不鲜,最惨的一次是2006年3月5日的交通事故。

 

2006年3月5日10时左右,我和陈治江­正在辖区内处理一起两车相撞的小事故,事故还没有处理完,这时接到大队指挥室的电话,在大邑县王出路出江­到王泗一公里的地方发生了一起重大交通事故,有人员受伤。

 

接到指令后,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事故现场。经­过最初的现场勘察,这是一起重大的交通事故,两人倒在地上,头部已经­被车轮压碎,可以断定的是两人已经­死亡,我立即向大队领导作了报告。

 

此次交通事故的场面十分惨状:地上倒有一辆二轮摩托车,摩托车上坐有两人,两人的脚还被向右倒地的摩托车下压着,两人的头几乎是并排着,相距50厘米左右。距离两人头部3米左右,一辆货车停在公路的中央,货车是一辆装满矿石的中型货车,货车左后轮两只轮胎上有两处血迹,轮胎上粘连着死者的脑组织,很明显是货车从人体上碾压过,人被撕裂得支离破碎。事故现场只要看过那场面的,没有一个不吐得翻­江­倒海。接下来我两顿没有吃好饭,觉得自己至少半年内不会吃动物肝和脑,食欲全无。

 

不过还必须得面对这些,因为我们是警察,再说这样的场面也不是第一次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