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民警的女儿
民警的女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48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爸爸的手记之三】那段难忘的岁月

(2009-03-05 14:16:05)
标签:

杂谈

 

 

在我小的时候,我们家的经­济条件是比较差的,一切不能怪我们自己,当时的条件就是那样的,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我老婆经­常和我开玩笑地说,是我们父母不实行计划生育。但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政策,不就是提倡人多好办事么?对生子女多的妇女还可评为英雄母亲。人多好打仗,才能打败美帝国主义,才能打败苏修。我的父亲在我们生产队是最早实行计划生育的,要是早点有现在这样的政策,我和后面的弟弟妹妹,恐怕也给计划掉了。

 【爸爸的手记之三】那段难忘的岁月

※ 量米筒 ※

 

人多就受穷,这是最基本的道理,就拿我们国家现在来说,改革二十多年了,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是很快的,国家总体上来说经­济是增长了不少,但人口太多了,人均就不行了,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大国吃饭的问题就是大事,要达到小康水平任重而道远。所以过去人多受穷又不只是我们一家人,对我父母来说他们是尽了最大的努力,靠挣工分吃饭,全劳力一天最高挣十分。在我十四岁初中毕业后参加生产队劳动的时候,我每天从早到晚的干也只能挣三分,靠工分再分粮,靠工分挣钱,每一工分是三分钱人民币,那时的劳力是多么地不值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是多么地艰难。少吃的少穿的,又没有柴火烧,我们几个孩子从小就捡柴,在这方面我母亲是家里一把手,只要是有空就在坡上捡柴火。

 

家里的困难,家里的日子的难过,从小我们是深有体会的,那里最大的问题是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粮没有粮,要钱没有钱,吃不饱饭是经­常的事,小时候的我是骨瘦如柴。在我上高中的时候,第一学年,我的成绩是班上的尖子,从第二学年开始,我的成绩就不行了,不是我不努力,最主要的是长期头晕,晚上睡不着觉,一上课又没有精神,记忆力是明显地下降,当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来才搞清楚是因为营养不良得了神经­衰弱,这也是我两次高考都没有考上原­因,不怪别的,还是家里的经­济不好,家里穷的结果。

 

我在白马中学读高中的时候,我后面的三个弟弟妹妹也在读书了,父亲为了节省粮,当然也是出于无奈,给我做了一个竹筒,用秤称好每次只能装二两重的米,给我规定的每顿饭只能用竹筒打一次,说白了每顿只能二两米,如果当时有其他的如蔬菜这类的,可以尽管“整”还可以,但是其他的也没有多的啊,这种生活在营养上对一个正在长身体又正在用功读书的我来说是差得太远了。我在读高中的时候,分两种情况就餐,大家都是自己带口粮,都在学校蒸饭,一种是家庭经­济条件好的,可以在学校统一安排用菜,是有鱼有肉,油分比较好,举个例子,那时三角钱可以吃一份回锅肉,相当于现在的十元钱还有可能买不到。家庭经­济差的就是自己带菜,自己解决一切,我就是后者,那差别是相当大的,我自己带的菜要么就是咸菜,最好的也不过是一种干菜。每周只有一天时间休息,每周星期六下午回家,星期天下午又返回学校,对我来说是辛苦的,没有钱也坐不成车,来回有六七公里都是走路,回学校的时候还要担着下一个星期的口粮,不论是天晴下雨。每一周最大的好处是回家可以吃上一顿好的,而父母总是把好吃的等到我回家时才吃,当然对我们家来说又有什么好吃的呢,没有法子的事。看看现在的这一代,和我们当时不能相提并论,不愁吃不愁穿,只要读上初中就住校了,哪里受得了点苦,也不愿受苦。

 

家里的粮食是不够吃的,从小到大我都有这样的感觉,总是吃了上顿,要考虑下顿,小时候吃得最多是稀饭,稀饭里有时加点菜叶子,那可是光亮照人,一次吃几碗也解决不了问题,光有数量没有质量是不行的。父母干的是重体力活,照理是要吃得稠一些,但没有办法啊。现在生活好了,好多人有时还要想方设法跑多远去吃稀饭,为的不知是什么,时代不同了,生活好了,什么样的事都有了。

 

那时,队里收了庄稼,有时是玉米,有时是红苕,有时是其他农作物,我们总是要到地里去捡没有收割完的,效果有时不错,总有些收获,对解决一时的饥饿也起了不小的作用。这方面,我从小是最有经­验的,只要是队上收割完的,或者是别人家不再收的,我总能从地里捡到一些剩下的,其他几人是比不过我的。

 

对我来说,在我当兵前我自己是从来没有好好过一个生日,当父母的比我们都年长,还有我们爷爷七八十岁了,我们这些小的就更不用放在眼里了。我记得最清楚的是,那时候在我小的时候,好多次都是不记得自己的生日,我爷爷的生活好,他一个人过日子,在我们生日的时候,他要煮上一个鸡蛋给我们,就算是最好的过生日的礼物了,但这样的事也还不是年年都有。对我们来说,还是有盼头的,那就是过年,不为别的,一方面是我们那里的习惯是过年要吃得好,不论平时日子过得多么的艰苦,到过年的时候想方设法也要把亲朋好友请到一起,大家热热闹闹地吃一顿好的,没有的靠借也要过年,有句话叫做“叫花子也有三天年”,并且是从每年的腊月就开始了,也用不着送礼,只是把时间定下来,到时大家去就行了。我们家的生活不好,平时就不行,对我们来说,哪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有一年我们在大舅舅家过年,我记得我是大约十一二岁,父亲带着我和弟弟去的,在吃饭的时候,桌子上上了一碗回锅肉,我和弟弟两人几乎把它吃完了,我大舅的老丈人说一碗肉我们俩人就吃完了,这当然有两层意思,一个是我们有口福,二是能吃太凶了,为此成了别人笑我们的把柄,也成为我们记忆中的伤痛。

 

 【爸爸的手记之三】那段难忘的岁月

※ 看电影 ※

 

我七岁上学读书,在十二岁念初中的时候,学校就离家好远了。那时是小学在大队念,初中在公社念,高中在区上念。我上初中的时候,公社离我家就太远了,大约有十五多里路,这个时候我哥已高中毕业,挣工分,不过不在家,在外地修水渠,这下好了,家里的事多半落在了我的肩上。

 

我要去上学,学校又离家远,不早起就要迟到,一切只有自己动手了。早晨五六点钟就得起床,自己把早饭煮好,吃了饭才去上学。中午没有钱在学校蒸饭,尽管一顿只要一分五厘钱,又只好一放学就往家里跑,煮好饭吃了又去上学。这样我每天在路上要走六十多里路。两年啊,就是这样过来的。有时头天晚上不论多晚,还得把第二天早晨做饭的材料都弄好。每顿都得同时都煮两锅,一锅是人吃的,还有一锅是给猪吃的。那时烧的是柴火,有的时候柴又没完全干,有的时候柴又不够烧,煮一顿饭也得近四十分钟。

 

父母那时起得更早,要去自留地做一些活儿。比我小的三个弟弟妹妹就比我好过,他们也在读书,但他们离学校的距离近,帮我的忙是不太可能的,他们可以等到到我把饭做好了只管起来吃饭就行了。有时真是气人哪,一年四季都是这样,夏天不论有多热,冬天不论有多冷,这都是我的事。我后面的几个弟妹就好多了,没有受过我这样的苦。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末,那时候,农村的文化生活是比较落后的,我们平时能听到的只有收音机和广播,能看上电影就是最大的快乐了。所以只要哪里放电影,周围一二十里地我们都要去看。离我们家十多里的地方,那时正在修一个叫麻子滩的水库,每周星期六和星期天都要放电影,所以大家都尽可能要去看。对我来说,十多岁的小孩子就更是想去看,因为我们同一个院子的好多孩子都去了,对我来说是那么大的诱惑力。可是,我们家总有做不完的家务,这样常常就使得我看不到电影,要么是等到活路做完了再去,这样也是能看个半场;要么父亲一句话“不能去”,为此,我与父亲不知发生过多少次冲突,对我来说方式就是气,不高兴。而父亲就是责骂,有时头上要“挨”几下子,整个晚上也让我处在生气中。而最不公平的是,我的弟弟、妹妹可以去看,在家里他们也帮不上忙,他们回来还得我给他们把晚饭热上,我的心里哪里受得了这样的不公正的待遇,哪有不发气的,哪有不反抗的,哪有不斗争的——尽管都是以我的失败告终。每一位父母都爱听话的儿女,我不是不听话,却总是要对一些自己觉得不正确的、不公平的事而打抱不平,也就从小要比别人多挨打,这也就是很正常的事了。从小有了这样的经­历,受得了气,这或许正是我在今后人生的道路上能忍受一切艰难困苦的基础吧。

 

【爸爸的手记之三】那段难忘的岁月

 

※  捡柴火 ※

 

在我的小时候,也就是十二岁以前,我也是个懂事的孩子,也是很能吃苦的,家里的事我做得最多。那时候家里总是在生活上有不少的困难,不是少柴,就是少吃和穿,我们作为儿女的从小也是很懂事,平时只要是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我们总是想方设法帮家里做事。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好多次都是早晨上学时背上背筐,中午或下午放学时沿路回家,不是捡拾柴火,就是割猪草,这样解决一些实际的问题。每到放假的时候,我们弟兄几人都一起出动去捡拾柴火,这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因为那时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家里比较富裕的人不多,大多是些过得去的。我们捡拾柴火,主要是我们家里的山坡上是没有的,要有也就不去捡了,于是只有到别人家的山坡上捡别人不要的,为此总是要遭到别人的白眼。

 

在还是大集体的时候,生产队只要是收割完了麦子或者是稻子,土里剩下的麦桩,和田里剩下的谷桩,我们总是要尽量多地捡回家,晒干后用来当柴火烧。在有钱人的家里这是一件简单的事,只要用钱买就行了,那时一斤柴火也就是一分多钱吧。平时我母亲是长期在外捡拾柴火的,就这样还是不够烧,不得已只有我们帮忙干。在当时的农村来说,要有吃有穿有烧的才行,也只这样才能满足最基本的生存。

 

也不知是为什么,我们的困难实在是太多了。

 

※ 偷花生 ※

 

我有时也最爱想办法。那时生产队每年按工分给家家户户分些花生,我们家也是如此,分下来吃一些,有一部分是把它晒干后放起来,一般是有客人来时吃,或者是要等到过节过年的时候才吃,当下酒用的菜,现在也有这样的情况。这样就要把花生晒干放起来,以前都是放在家里的柜子里的,一般是柜子没上锁的,平时又是舍不得吃的,我们总要去拿起吃。本来分得就不多,如果平时吃完了,过节有客人时就没得吃的了,为此我父亲就想了一个办法,把花生晒干后就用一个口袋装起来,再用绳子掉在家里五六米高的梁上。袋子是用那种用来装肥料的,周围用绳子连起来的纸袋子,要想吃到花生是不容易的事。首先要用梯子才能够得上高度,其次是不能把袋子弄破了,不然要被发现。只要有吃的是难不倒我的,梯子搬起来费劲,只要想办法就能办到。我从口袋的连线的缝隙中,一粒一粒地把花生从袋子里掏出来,每次掏的数量不能太多,因为口袋里的东西有限的,到后来父亲发现时,花生已没有剩多少了。有一次,我记得是大舅的生日,我们家送的是什么东西我记得不太清楚了,但最后让我带回去的是一小袋子干花生,也就只有几斤重。我边走边吃,从大舅家到我们家后,花生也快没有了。总之,那时特别是吃的,对我们来说是诱惑的,穷人家的孩子好多也有我这样的经­历。

 【爸爸的手记之三】那段难忘的岁月

※ 考大学 ※

 

从小到大我感到命运对我有太多的不公平,我自己经­历了不少的磨难。小的时候,不知是什么原­因,我身上到处爱生疮,真是把我整惨了。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不知道得了什么病,在我们家外面的田埂上玩,那时应该是插秧的时候,我父亲在田里干活,我自己摔昏迷了,也不知我是如何醒过来的,差点因此死去。

 

在我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我的两条腿脚走路时无力并感到发酸,不知是风湿病或是什么,我父亲带着我到了白马区医院进行治疗,我自己不知道医生给我注射了药,我当时就感到两眼发黑什么也不清楚了,听我父亲说我那时是脸都变了色,我被扶到旁边休息,这次又差点要了我的命。

 

我虽然是一个性格比较强的人,但从小也是懂事的。我七岁上学,十二岁小学毕业,十四岁初中毕业。在我初中毕业的时候,因为当时还在搞推荐上学,我的大哥正在上高中,我在初中毕业时按分数我是完全够条件上高中的,但我就是被无缘无故地剥夺了上高中的机会,原­因是一个家里不能有两人上高中,这样我十四岁多一点就不得不在家务农。那时是记工分,我人太小了又干不了重体力活,后来只能跟着我们生产队的邹大爷一起干活。主要是修剪和管理队里的柑橘树,上午和下午都是四个小时,任务是不重,可是报酬也是最低的,每天只给我评三分。一个大劳力一天是十分,那时的十分也就是值一角钱,这样干了近一年。我后来又去补习,也就是继续上学,只不过是重读了半个初中。在我第二个初中毕业时,我们那时考试可以考取两种学校,一是初中直接上中专,也叫师范学校,当时的分数线是271分,只要上了这个分数就有可能读师范学校,也就找到了一条走出农村路子。学校的老师都已经­进行了家访,只等待进行体检了,只要身体过了也就是成功了,但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我没有被通知参加体检,也就失去了跳农门的希望。最不可思议的是,上不了师范学校,连重点高中也没有被录取,重点高中是在县城上的,我接到的通知是到区上读高中,我的通知书比谁­的都晚,不得已我只好去一所普高就读。这对我来讲,又一次失去了走出农村的好机会,只想两年高中下来就可以升学了,在第一年的时候,我的成绩还算是班上的尖子,但是在第二年的时候,我自己就有了神经­衰弱的问题,对我这样的一个成绩好的人来说,在最后预考都没有考上,这是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希望又一次落空,又一次失望。不得已,我又在第二年参加了复读,这一年我又参加了高考,在预考时我的分数还不错的,我记得是我们班上的第十名,但正式的考试下来,考分离录取分数还差三十多分,我又没有考上。命运真是对我不公,家里的人也对我失去了信心,对我的打击真是太大了。时间已经­到了1982年9月,其他该读书的人已到了学校,而我却还在家里打谷子,对我来说心里是多么地难受。这时家里都不让我再去复读,一方面我已经­复读一年了,还是没有考上,再去复读,谁­又能保证我能考上呢?另一方面家里也实在是没有钱供我读书,我后面还有三个又在读书,学费是个问题。最反对我的是我父亲,因为那时大哥要结婚了,那是要用好大一笔钱的,当然与我上学的学费比起来,钱又是少得多了。对一个农村的孩子来讲,那时除了读书,我哪里又有其他的出路呢?不像是现在可以外出打工。希望在哪里?特别是看到别人有的当上了工人,我是多么地想走农村。

 

为了读书,我们家的几个子女,从上学开始每学期都要减免学费,经­常写证明到生产队和大队去盖公章,也减了不少,虽然那时可能减的只是两元钱,为这两元钱要跑不少的路,但也是值得的,只有读书我才有希望。为了读书只有自己想办法,我自己写了一个证明,内容是我们家里要贷款买猪,也只有这条理由才能借得到钱。我就偷偷地把父亲的私章盖上,到生产队长那里把章盖了,又到大队盖了章,最后到了公社的信用社,终于从那里借到了二十元钱,这一切都是我不让家里人知道的情况做好的,等到我把钱弄到手时候,我再向父亲说我要去复读。他说他不管,家里没有钱,我就说我自己去想办法,这样我又到了学校,这时已开学近二十天了。只可惜的是,我的身体太差了,在学习上很难集中精力,就这样在学校里读着吧。如果是我坚持下去,第二年也可能考上了,因为那一年我们的好多同学都考上了各个学校,也因此走出了农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