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国的目标是颠覆、分裂、肢解社会主义中国,中国必须对伪善的美国毫不留情

(2012-01-29 18:55:10)
标签:

财经

白求恩

美国

f8

帝国主义

军事

分类: 中外文学、艺术
美国的目标是颠覆、分裂、肢解社会主义中国,中国必须对伪善的美国毫不留情
 
反帝!反奸!反腐!反黑! (2012-01-29 12:59:18)=========================================================
            美国目标 使中国分裂

《环球视野》颜元叔

2012-1-29

1991年11月13日,美国《纽约时报》以十分醒目的标题,刊载了一篇专栏评论:《使中国分裂》。这篇集暗示、恐吓、诱逼于一身的文章,点破了一个无可辩白的亨实:美国统治集团确实正在玩弄一张颠覆、分裂、肢解社会主义中国的“牌”。他们借这个传播媒介,向中国传达了美国官方的一个重要信息和警告:如果中国不遵守美国的“准则”,不放弃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不服服帖帖听从美国支配,美国就要毫不客气地对中国实行“最终制裁”,放手在中国“鼓励分离主义”,“使中国分裂”。


就在《纽约时报》发表该文的同一个月,日本的《选择》月刊,也就同一个命题发表了另一篇文章:《美国的目标:使中国解体,从而除去最后一个中眼中钉》,如果说《纽约时报》的文章还曲曲折折“小心翼翼地精心构思”,有着较多“暗示”意味的话,那么《选择》的文章,就更加直言不讳,成为前者的精彩注解。它明白地告诉我们,将中国变成“第二个苏联”,已成为美国的“当务之急”。美国不能容忍一个独立、统一、稳定、团结、富强的社会主义中国存在。只要中国不满足美国的意愿和条件,不采用美国的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念体系,不放弃社会主义,美国就要对中国“步步紧逼,借什么最惠国待遇呀,人权呀,“六四”问题呀,西藏问题呀,“毫不留情地再三敲打中国”、“制栽中国”,迫使中国就范。其目的就是根据美国的“世界新秩序的设想”来“改变中国的素质”,“利用经济交流使中国‘解体’”,“像苏联那样,实行多党制、向市场经济过渡,最终就能实现建立世界新秩序的目的”。


一东一西,遥相呼应,相互印证,说的够清楚了吧!这当然也不是一种“偶然巧合”。


这是不是美国的一种“政治讹诈”,吓唬中国人,并不准备来真的,因而不必认真看待呢?是不是美国面临的问题太多,力不从心,还来不及采取“肢解”中国的实际步骤,因而还构不成现实威胁呢?


在这两篇文章发表半年多以后,台湾的颜元叔教授在《海峡评论》今年6月号上发表了《邪恶帝国》,根据自己的长期观察作出了有理有据的回答。作为一个强烈的爱国主义者,他用大量历史事实证明,美国要分裂、肢解中国,把中国搞乱,绝不是权宜之计,而是由垄断资产阶级、帝国主义的本性所决定的。他们不是想不想、要不要这样做,而是必然要这样做,一直在这样做。它不是一种“可能”,而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严酷现实。一百多年来把中国搞得四分五裂、内乱不已,难道不是事实吗?新中国成立后,又在什么时候停止过?美国现在玩弄“分裂中国”这张“牌”,不过是它一贯分裂、瓦解中国,破坏中国稳定和统一的帝国主义政策的延续、发展和强化而已。文章不仅深刻揭露了美国分裂别的国家的险恶阴谋,而且对美国所鼓吹的民主、人权等等的实质,也做了十分尖锐、深刻的剖析。


为此,本刊决定转载颜教授的文章,同时把《纽约时报》和《选择》月刊的文章作为附录,供读者阅读、对照、思考。我们认为,让我们的读者正视、警惕分裂中国的阴谋,是有益的。它不仅不会冲击,削弱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反而是实现这个伟大目标的必要条件。会使我们警觉起来、振作起来,磐石般团结起来,挺起腰杆、万众一心,卧薪尝胆,发愤更快地建设好自己的国家。因之,它将变为一副清醒剂,一股凝聚力,一种紧迫感,并形成强大的动力。贫穷,就要挨打。如果中国被分解,统一和稳定受到破坏,就一定要陷内乱不已,民不聊生的灾难深渊、发展经济、改善生活就将成为空话。近代国历史上这样的教训太多太多了。“使中国分裂”,是中国人民所永远不能接受的。


(《环球视野》摘自1992年第9期《中流》)

 

 

邪恶帝国

颜元叔

近来大陆一位大学生给我信,说我对于美国帝国主义的说法偏颇,他说“像白求恩这样一位美国人就不是帝国主义者,他是中国的朋友,特别是中国人民的朋友。”这位大学生还是“学雷锋小组”的领导人!小朋友,要知道“白求恩”只是一个美国人(事实上,白求恩好像是加拿大人),只是一个美国共产党,只是一个爱中国的美国共产党;我说的美国帝国主义是指美国之国体,美国的整个体制——这个国家之政治、经济,与文化之特质及结构,构成了美国两百年来之帝国主义!就算美国有一万个“白求恩”,能够改变美国之为资本帝国主义,民主帝国主义的本质?!就算昨天的里根,今天的布什也是“白求恩”——位居总统,应可左右国家——然而作为总统的艾森豪威尔抨击美国资本帝国主义之核心,“军事工业复合体”,抨击美国体制,美国体制还是文风不动。另一个总统肯尼迪,想动手碰一碰这个以战争为最大生意经的“军事工业复合体”,结果落得杀身之祸!个人之于体制真是蜉蝣之于大树!小朋友呀(我指这位大陆大学生),美国帝国主义,甚至任何帝国主义,问题出在它的制度,它整个国家的机制;不是在个人,更不在完全有没有代表性的个人!能登上美国总统宝座的人,领导美国国家机制的人,当然是美国机制精挑细选出来的,在思想与行动能够为美国帝国主义打拼。


其实,美国的“军事工业复合体”只不过是美国帝国主义之核心,从这个核心伸延出去,美国之全体才是这个帝国主义之完整实体。美国帝国主义是以政治军事为手段,以攫获经济利益为目标。它攫获到的经济利益,主控的资本家们攫获其中的“狮子份”,剩下的利益,沿着所谓trickle-down sys-tem(余沥下落体系),会让每一个美国人分一杯羹。比如说,三、四十年前,当美国完全控制中东油源的时代,一桶原油只花两元美金,美国资本家把原油运销国内,大赚之余,一般美国人也能用到世上最便宜的汽油。这就是美国资本家与美国平民们,共同参与于帝国主义的行径,共同到削着中东的人民。今天原油涨到25美元一桶、这是中东人民,特别是伊朗人民对西方势力斗争的成果;但是,从生产到制造到运销,还是控制在西方特别是美国资本家手里。美国的资本家依旧是攫获石油利润的“狮子份”,美国人民依旧享受世界上最廉价的汽油。四口之家三部汽车,太太跟丈夫斗别扭,跳上汽车,油门一踩,飙它100英里,消消床头鸟气!少爷小姐,哪怕就是只买一包口香糖,只吃一个冰淇淋甜筒,不烧它三、两加仑汽油来回跑一趟,就不算正常的美国生活!而他们烧的汽油,是谁的汽油?是中东人的汽油,是人类的汽油,是未来人类的汽油,是人类行将枯竭的有限资源哪!用光之后就没啦,就完啦!所以,这些高度消费,这些以消费主义自诩的资本主义美国人,他们不仅是剥削他人以自肥自溺,他们更是剥削未来的人类——不,不仅剥削,而且是要毁掉未来的人类(包括他们自己的后代),只图个眼前的自肥自溺!耶稣基督呀,你说人之原罪在于对你之“不服从”吗?你错了。人之原罪就在于人之纵欲,人为纵欲而贪婪,为贪婪而侵略,以侵略以遂自享自耽自溺!


全球就要开一个环保高峰会议。这个会议之召开使大众传播界断断续续透露了一些从前鲜为人知的事实。我们一向总是责怪第三世界破坏世界生态,责怪巴西砍伐亚马逊河的大森林,责怪中国大陆大量烧煤污染大气……现在我们才知道:造成世界温室效应的二氧化碳,80%是来自己开发国家!而最开发的美国更是鳌头独占,排放全球二氧化碳的28%!以两亿五千万不到的人口,竟然吐出全球1/4以上的二氧化碳!假使世上真有上帝,那么在温室效应造致的人类末日那天的大审判,请问谁是致人类于死的元凶?!这元凶就是你上帝最爱的美国子民,你上帝同等爱着的西方基督国度。当然,世界末日原是你上帝预设的,你最亲爱的子民促使世界来日提早来到,也许正中你的“下怀”,正能表达他们对实现您的意志之热忱吧。Thy will be done!


布什总统,一位最虔诚的基督徒,在展开屠杀伊拉克人之前大呼:“May God biess us,amen”!原来不打算出席这次全球环保高峰会议,直到一位信阿拉的回教徒加利,代表联合国求了他,他才勉强同意。加利求得对,因为排放1/4以上二氧化碳的元凶若不参加扼制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努力,那还有个什么结果可言?!但是,布什已经先放话了:会议中任何决议,若是有碍美国经济成长,他布什是决不会签字的。那么试问:有什么措施可以抑制二氧化碳排放量而不会影响到经济成长,既然经济成长就是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主源?!美国是不会为人类的未来做出任何牺牲——它只能以牺牲人类,牺牲其他人类,来满足他们自己的纵欲。这就是帝国主义之为帝国主义!


喜欢自责自贬的中国人,总以中国今日的森林覆盖率仅及国土13%而痛抨北京政府。诚然,中国的森林覆盖率必须提高;而三北植林,长江中上游植林,乃至全国造林,不能说中国政府与中国人民忽视了这个问题之重要性与迫切性。(日前,联合国颁奖北京政府环保局长就是客观证明。)然而,令人讶然而后捧腹大笑的是:老牌帝国最先进的国家之一的英国,全境的森林覆盖率居然只有7%,而就是新大陆的美国也只有22%,旧大陆的欧洲则只有12%!为什么这些先进国家的森林面积这么低?原来,它们提前工业化,提前把森林砍光,提前用掉了!所以,马来西亚的总理马哈迪说,他们两百年把自己的森林砍伐用掉,如今却要求开发中国家保住原始森林,替他们做呼吸之肺!假使今天开发中国家砍伐森林以求经济之发展是伤害人类之罪行,那么西方世界早已犯罪在先!马哈迪说,要开发中国家不砍伐森林,要开发中国家为人类背起提供氧源的十字架,可以,那么,西方国家至少要为自己的罪孽做出补赎,救人救己的补赎,那就是拿出金钱拿出科技帮助开发中国家,一方面保留原始森林,一方面发展其经济。然而,如此合理的呼吁,西方的反应如何?一片沉默,而在此同时,西方世界利用看来高洁无比,实则为帝国主义爪牙之西方环保人士,拼命施压,阻止第三世界对森林之利用;利用世界银行,利用各种经济及其他压力,阻止第三世界开发森林。固然,它们深知保存森林之迫切性,但是只想牺牲人家,不愿牺牲自己,以期达成对全人类至关重要的环保大企图,照它们的意思做下去的话,则第三世界永远处于经济落后,它们永远经济领先!这就是现代帝国主义的新图谋!


在中国,我们看到听到一再有所谓反传统者,要推翻自己的传统,革自己传统的命,这种觉今是而昨非的慷慨情怀,自反而缩(或不惜“以今日之我与昨日之我作战”)的大勇精神,在西方并不多见;所见的是他们从亚历山大到布什,一直肯定坚持着自己的传统,侵略征服的传统,从来没有为杀尽红人而忏悔,从来没有为鸦片战争写过一篇罪己诏,从来没有为霸占香港——一个不道德不名誉战争的战利品——而自觉羞赧,而今日美国香烟正以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势,横扫台湾!一个信仰耶稣基督的人种,一个天天擂胸大呼原罪的人种,居然这样没有罪孽感(倒是无原罪说的孔孟后代,天天痛悔罪孽深重,而纷纷叛族叛国以求超脱)!


叛族叛国的人常常指着西方的自由、西方的民主,翘起大拇指之不足,还举起了拥护的拳头。他们昧于一个基础性的划分、一条民族国族性的楚河汉界:西方的自由是西方人给自己享受的,西方民主也是西方人给自己享受的;像朱门内的一席盛宴,那是朱门人的禁脔,朱门外的人不得近触.这话说来好像完全歪曲事实,不合现况。美国不是数十年来,甚至数百年来如一日。年头年尾,日出月落,时时向世界各地推销美式民主,推销美式自由——就像他们推销热狗与可乐!可是,我们又可以指出一连串的实证,任何被美国控制的附庸国,几乎毫无例外地,既不民主,也不自由,而是道道地地的法西斯!左右前后都是实证,需要举例吗?美国百十年来,有没有真心培植出来一个真正民主自由的兄弟之邦?你能举个例吗?美国能如此成功而有效地推广可乐、汉堡、香烟、坦克、飞弹,为什么他们念兹在兹的民主自由,却总是不见丁点推销成效?!这的确是自三位一体那个大谜以来之第二个大谜!


其实,就像三位一体或耶稣复活,不是谜而是谎,美国推广其民主自由理念,也是谎、谎、谎而已。美国是一个帝国,作为帝国,它要求于其它国,要求于其附庸国的,正如同罗马帝国一般,唯“服从”二字而已!附庸国不服从宗主国,宗主国如何成为帝国?!所以.附庸国内是民主自由,还是专制独裁,实在不是美帝国主义关心之重点;它只关心“Our man in Havana”or in Taipei or in Seoul or in Manila是否言听计从!实际上,在民主自由与专制独裁之间,甚至还不是 either or的平衡选择;因为,常常一个附庸国内的民主自由力量,是源于本土的,经常是反帝的,反美国利益的(如智利的阿连德);倒是专制独裁的力量,作为传统封建余孽,却能配合维护美国利益,并分享其利益,乃变成美帝的亲密战友(如旧伊朗的巴列维或今日的泰国军方),变成美国CIA控制的爪牙。所以,美国在推销可乐之余,不是真想推销自由民主,它的真目的是推销美帝对全球之控制!无他,不顺从我,就要致你于死地。“顺昌逆亡”实是帝国主义的唯一主义!


因此,美国只是利用民主自由人权,只是利用它们作为口号,作为宣传武器,来打击象中国大陆这样一个它扳不倒的国家。它利用这些口号,挑拨少数头脑晃荡在星空的方励之之流,唆使这种脑血管不通的人,在国内制造反对力量,形成对抗,以期将一个团结的中国分裂开来,让它内斗,让它自我损耗,以期延缓中国富强的速度——当然,最好是让中国再度沦为西方的殖民地!


退一步而言,就算一个国家“民主”了,难道美国就不会与它为敌?!它不会与美国为敌?!西化的日本二次世界大战既然可以跟西方拼个你死我活,今后的日本,谁能保证它不会再跟西方为敌?所以,大政客大战略家基辛格视日本为美国之心腹大患。民主自由人权只是攻击他国的口号,并不是为了要建立兄弟之邦的;一个帝国也不要兄弟之邦——除非它一直为兄,你一直为弟。就算中国真正西式民主自由化了,你能保证中国永远是西方的兄弟之邦?西方永远是中国的兄弟之邦?那么,为什么法国不是美国的兄弟之邦?!答案很简单:虽然法国也是所谓民主自由之国,甚至比美国更民主更自由一一美国只是两党专政,法国是真正的多党政治,美国的自由神像还是法国铸送的——可是法国秉承戴高乐最能表彰出的法国国族主义精神,不听从美国的指使(法国早已退出NATO,现又要与德国组欧洲联军,美国大肆反对),不屑步随英国之后做美帝的应声虫,所以,美法不是兄弟之邦。这便是说,美国要求于他国的是“顺从”,而同品同质的民主国并不一定就顺从美国,美国依旧可能视它为敌国。所以说,就算中国如人所愿变成美式民主国,只要中国不顺从,不配合美国之利益,那么中美冲突还是不可免的。这便是说,美国推广其民主自由体制是假,以民主自由为口号实行分化是真;以分化达到降弱他国的目的,使他国在国力上无法与它抗衡,这样以遂行其独霸世界的帝国主义之目的。因此,对美国而言,是民主的又顺从的,如英国,如此最好;不是民主的却能顺从的,如南韩印尼台湾,这样也好;不是民主国又不顺从的,如从前的苏联及今日的伊朗等,这就是大敌。所以,美国想和平转变他国,听来漂亮,好象要带来美式自由民主,实则其真正目的是要削弱他国任其蹂躏而已。


一些亲美分子对美国乃至西方的所谓民主自由体制,无限向往,仰之弥高。实则,我们应当站在一个国与国的相对关系上来看;我们该问美国这个“民主帝国”对我们有什么实际的好处?举一个历史上的实例来回答这个问题。英国之为议会政治之国家,可谓世界典范。姑且说,议会政治是好事,英国的议会能做好事;可是,其好处也只是好在其自身,没有好及别人。当年鸦片战争开打前后,整个英国国会,根据历史记载,只有一人反对,其他议员皆赞成卖鸦片,为卖鸦片打仗。打赢了要求割地赔款。在这么一个应该是庄严神圣正义公平的英国议会大厅里,进行的居然是伤天害理夫人皆不能容的勾当,做了与一切人类正面价值完全相反的决定,完全践踏了他们自己奉之为神圣的那些价值。无他,他们的善良价值只泽及他们自己,自己的国家;对外人外国,在国与国的斗争中,他们完全是最原始的维京海盗——虽然他们看起来像绅士淑女!他们是人性恶的最彻底表现一一虽然他们在他们的上帝面前扭捏作态!美国完全是一丘之貉。所以,象英美这种西方的民主帝国主义国家,是“内行民主,外行帝国”。是的,这似乎是很怪异的一种结合,“民主帝国”——其实也不怪异,古希腊的雅典就是民主帝国的小鼻祖。


我们又姑且这么说:民主帝国是“内行仁政”(此一命题并不全真),“外行暴政”(此一命题则几乎全真)。我说“内行仁政”并不全真,以美国为例,它的“仁政”——来自自由民主人权资本主义的各种好处,只限制于同种同文的白人;甚至不同信仰者,如信天主教的白人,仍旧会受到WASP的歧视;至于同肤色的南欧人,歧视重些;犹太人遭歧视又重些;中南美洲人又重些;亚裔人更重些;黑人红人则更无论矣!美国白人政府把红人困死在保留区内,把黑人困死在大都会破落穷困的内城,藉自由之名,任其生死,任其堕落,不加扶持,不加教育;让千万黑人变成“自由落体”,堕落在暗无天日的自毁深渊!说实话,白人其直视黑人为同国同胞,视黑人为上帝之下的兄弟姊妹,便应像拉拔教育自己的子女一般,鞭策引领黑人走上光明之路。可是,他们藉自由之名,藉尊重自由意志(一个源于基督教义的诡诈观念)之名,藉尊重个人人权之名,藉一切自由主义的美好名目,设立起一个看不见却实存的大漏斗,让这些黑人,自愿地堕入漏斗之中,自愿地坠落下去,乃至自取灭亡。自由,自由,多少美白假汝之名,刀不见血地杀害了多少他们的黑人同胞!就算黑人有投一票之政治权力,试问这票对他们的生活之提振,生命之塑造,目的之追求,有无半点助益?!一张选票握在吸毒者手中,一张选票握在娼妓手中,一张选票握在茫茫然不知所终的黑手中,这张选票太不切实际,太奢侈了,太嘲讽了!的确,没有生存权就象没有躯体,那美白抛下的政治权就象一项羽冠,戴在骷髅头上!


所以,我们不能说美国这个“民主帝国”,是“内行仁政”的,善待自己全体人民的;它只善待全民之中的一部分,而对其余的人民,仍是施行“暴政”,不同程度的暴政,从各种程度的歧视,一直到三K党及洛城警察对黑人施暴!请问,我们说这些话是不是情绪语?这些话是不是事实?这些事实是否无关紧要?这些事实是不是可以一晒置之?或者想出几个理由把它们解释掉?!


“内行仁政”无法成立,“外行暴政”倒是无庸置疑。试问从美国建国以来,它是不是不断地打打杀杀,以至如今刊?!在大西部,用左轮用毛瑟杀尽红人;在中东,用精密炸弹,一弹灭掉上千的伊拉克人!美国人与亲美者总喜欢说这国那国穷兵颗武;天地良心,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比美国更穷兵黩武?以前的苏联原想与之较量较量,黩不下去了,只有放弃;如今仅仅剩下飘着星条旗的军舰军机在七海上猖獗了。对任何好欺负的国家,美国动辄以武力相胁,以武力相攻!如流氓似的,只要看不顺眼,立即就是战机临空!天地良心,这不是军国主义是什么?就以最近利比亚涉嫌炸掉一架泛美航机为例,甚至美国自己的《时代周刊》都认为另有嫌犯,美国政府却一口咬定,非教卡扎菲屈膝认罪不可,否则,“我的F—16不客气了!”亲美者总说,美国是世界警察。’警察应该是维护全民的安全福祉,哪有警察只为自己的利益打拼?!这不是警察,这是土匪!是打上领带的维京海盗!亲美的人总是为美国辩护,那么美国人自己处处禁烟,却把香烟向亚洲倾销,这算什么?亲美者词穷,只有说:“谁教你抽?!你活该害肺癌!”替帝国主义说话,总是有话说的。但是,无论如何,英国人销大烟,美国人销香烟,事隔150年,其实一脉相承,都是荼毒异国生灵的邪恶行径,见利忘义的邪恶行径!英国以炮舰为后盾,美国人则以301条款为后盾一一当然301之后,还是“炮舰”,只是更为犀利而已。


“人不自私,天诛地灭”;美国人为自己的利益打拼,可以理解;中国的亲美分子为美国利益打拼,就难以理解。难道就是因为美国自己有民主(?),自己有自由(?),自己有人权(?),就值得漠视它的其他一切加诸他国的邪恶行径,闭上眼睛为美国杀害他人而鼓掌?!他们与她们就这么甘愿做美白走狗,自我牺牲地为美白利益服务一一就自身利益而言,他们自愿受白美种族歧视;就人类之正义而言,他们甘愿为邪恶助势,反人类反人道而不自知。这些难以理解的亲美分子,看来个个绅士淑女,实则只能说是心智发育不全!


让我们回头再谈美帝。试问有没有任何中国报纸,无论海峡此岸彼岸,会突然来一篇专栏,要Break us up!(分裂美国),可是,美国的纽约时报像苏格拉底突发癫痫症(根据罗素,苏公确有此病)突然以专栏大呼:Break China up!分裂中国!说良心话,就从最低限度的国际礼貌而言,这已经远逾规矩;何况话中包藏祸心,冰山一角,这是美帝大阴谋之一现。请问:不是美帝侵略成性,不是美帝侵略病狂,好端端地为什么要把别人的国家分裂打碎?!好比在餐馆吃饭,邻桌突然把你的餐桌掀翻,这里面有没有半点道理?我们要用一句最平白普遍的质疑句:你讲不讲一点道理?!而帝国主义就是不讲一点道理,连最基本最普通的道理也不讲!一一这里面虽然“不讲道理”,却不是没有“道理”:道理简单,就是中国不听话,中国是美帝事业的障碍,必除之而后快。亡中国是不成的,把中国打散,让她再成散沙。美帝就可以仿照罗马帝国,divide and rule(分而治之),天下俯首,环球屈膝;它在家就可以高枕无忧,在外可以横行霸道了。


令人奇怪也不奇怪的是,咱们的国统专家们,纷纷以中华联邦,甚至中华邦联(别“中华邦联”了,不如称之为“中华邦散”!)。这些联邦说、邦联说其目的还不是要打散中国,分裂中国,再令中国沦为散沙一一这不正是呼应纽约时报之说,这不正是配合与符合美帝之基本大利吗?!这些人——都是了不起的美制大学者一一说中国太大,分而治之较佳;那么,也算不太小的美国,为什么他们不推荐来个邦联或联邦,至少让黑人成立自己的黑人国,红人成立红人国!无独有偶,李表哥的日本挚友外国语大学的中岛教授,也倡议分裂中国,把中国裂成台湾共和国、广东共和国、福建共和国、西藏共和国、新疆共和国、东三省共和国……反正一省一国。为什么中岛自己的日本,各岛海洋相隔,不正好各自为政,各自独立?中岛教授的“共和国欲”还是留着在自己国内发泄发泄吧。时代变了,甲午战争已经是百年旧事了,日本要想再玩帝国主义的把戏,只怕整个日本将变成一岛一一广岛!


自命为民主自由派的人士,你们的这些观念与图谋,在西方帝国主义的声援中,就算得以在自己国家实现,而实现之后自己的国家必然再落入帝国主义的掌握一一朋友帮你打拼,打赢了,还能不请朋友屋里坐?!试问这是值得的交换?这里有交换吗?只怕向自己的国家争得的民主自由,不旋踵又被帝国主义者所剥夺,自由民主没有争得,争得的只是殖民地命运;而殖民地,如最有名的殖民地香港,老牌帝国主义者尼克松最近说,“香港没有民主”!(香港的所谓民主人士要在九七大庆后向祖国争民主:难道是做了百年奴隶,童年失血老来追补?还是民主细胞患了发育迟缓症?)那么,靠着西方争民主,争来争去,越争越落西方帝国的双臂中,结果是无自由只有死?事实上,在今天这个国对国为国际基本单元的格局中,争自由争民主,争任何东西,只有先站稳在自己国家利益上,必须与帝国主义者划清界限,必须远离帝国主义,则一切争取的成果,才能叶落归根—否则,肥水就落外人田了!


台大外文系的林耀福教授,美国研究之博士也,数月前在台大给了一个演讲,令人震惊的演讲。他印出讲义,引用原文,指出全世界人们所尊崇的世界民主之父林肯总统,那位大叫“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导师,在南北战争中也曾发表过这样的言论:“我们打南北内战是为了维护美国的统一,解放黑奴只是附带的目标。美国统一得到维护之余,黑奴若得解放,这固然好;美国统一得到维护,黑奴若不得解放这样也好。”我想林教授引用这段言论,一定是美国研究学者间众所周知的;之所以学者们不太提它,之所以我们这些愚昧者居然至今才知道,亦可见我们是如何把美国予以“美”化,予以单纯定型,而后就头脑单纯地一直望仰着美国之“美”!照上述言论推演,林肯先生之“民有民治民享”之“民”,其含盖面似乎非是全民,至少他的黑人兄弟们不能理所当然地跻身其间了一一歧视黑人,歧视他族,原来是植根在美白民主的根源处!


20世纪人类最丑陋与最愚昧的事件之一,就是太多人对美国产生了幻觉。看见一个美国大兵抱着一个越南或韩国婴儿,我们就被骗了,以为他是大慈大悲的救世主。看见瘦美瘦美的奥黛丽赫本女救星走向瘦死的非洲儿童间,我们就忘了非洲之厄根源在于西方帝国主义数世纪来之征服、压榨与剥削!小仁小义,只足以自慰自诩;妇人之仁,何足以补赎民族大罪?!必须摩顶放踵方能救天下!不毁家何以纾难!大西洋两岸100个歌星在空调录音室唱几支歌,救得了几条非洲人命?!梵蒂冈那处处吻地的教皇,你愿意把你那表面朴素内里金壁辉煌的宫殿及内藏两千年来掠聚的财宝卖掉1/2吗,救救那些你说与你同一天父所生的poor people吗?大家只是动动嘴皮而已!伪善哪,伪善!西方人最擅长的魔术就是伪善!微笑吧,微笑吧,你的微笑可以欺骗世人,不过你还是一个“微笑的恶棍”!


记住,美国人在《谁杀死肯尼迪》影片尾端自己承认:战争是美国最大的企业——因为,美国需要战争刺激它的经济,使它活络,使它“利多”。简化地说,民主的美国靠打仗赚钱,民主帝国的美国靠杀人赚钱;为了赚钱牟利,人权主义的美国可以牺牲人类、人性、人道!请问这样的帝国是不是邪恶帝国?!


(《环球视野》摘自1992年6月号《海峡评论》,略有删节)

附录一

 

使中国分裂

莱斯利•盖尔布

在《外交季刊》上的一篇由国务卿贝克撰写的要不然会平淡无奇的文章中,有一句关于中国的惹弄人的话。一些人将此简单地称之为一种看法。但是据布什政府的主要官员说,如果北京领导人继续在武器销售和人权问题上公然蔑视新的世界行为准则,那么,这就是一种可能发展成最终的制裁——对是中国领土完整的威胁——的看法。


贝克本周晚些时候在中国不会打出一一甚至也不会暗示要打——这张“牌”。那样将太具有爆炸性了。但是北京的统治者知道这张牌现在已经在(美国的)手里了,正等待他们采取下一步行动来平息美国的一大堆合法的不满。


贝克先生的这句小心翼翼地精心构思的话说,一个巨大的自由市场部门的发展“已导致中国的沿海省份同香港、台湾和全球经济实现一体化”。


表面上,这只是一句对一个令人感兴趣的事实的陈述。中国的已经有了私营企业的省份已经成为外部贸易世界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这是一句对针对那些批评布什总统对北京的错误行为太宽容的人的事实的陈述。它用这种方法告诉他们,布什的交往政策,以及特别是同中国保持贸易关系的政策正在产生成果。它告诫批评者们不要做诸如取消中国同美国的特殊贸易地位这样的事情,以免阻止这个演变过程。


然而,从最深的方面讲,这是一句能够使北京的执政的老人政府背上感到一阵发麻的话。因为它表明,不是象现在各项不同的庄严协议所说的那样,中国最终将把台湾和香港并过来,而是可能发生恰恰相反的情况——台湾和香港可能把中国的南方并过去。


当然,这可能只是作为对可能出现的趋势的警告。它对北京说,要使中国变得更具有吸引力,否则,南方的省份和香港(它将于1997年归属中国主权)可能变得非常离不开外部世界,以致它们将拒绝被当作中国的一部分。而且它们可能同台湾(它现在承认一个中国的主张)一起,全部要求实行自决。


然而,贝克先生不只是列举了一种趋势,他看来还表明,如果中国仍然是一个“逍遥法外”的国家的话,布什政府实际上可能鼓励一一或者迫于政治环境而鼓励一一分离主义。这里就包含着贝克的这句表面上不痛不痒的话的最终意义。


除了怀疑之外,布什总统和贝克还担心出现不稳定,因此不希望促进中国的分裂。但是由于中国造成了那么多麻烦,他们不怕使用这种暗含的分裂威胁。


因此不顾北京的反对,布什将要求让台湾作为一个“关税地区”在中国进入关贸总协定之前成为这个世界贸易机构的成员。


因此不顾北京的不满,总统没有反对参议院的一项新法案。这项新法案要求,如果中国最终被承认对香港拥有主权,那么它应该不背弃关于香港居民的权利的协议。


因此公然漠视中国对西藏拥有的主权,布什接见了达赖喇嘛。


因此不顾北京的极端沮丧,美国前驻中国大使、布什的亲密朋友李洁明已要求中国重新考虑它的传统的主权概念。而且他是在台湾说这话的,布什也从未公开批评过这番话。


乔治•布什是中国在华盛顿的最好朋友。他不想给中国当头一棒,而是宁可让国会的批评者们允许他悄悄解决这个问题,而不引起经常不断的公开危机。


如果北京的领导人不这样来考虑问题,它将会犯可怕的错误。


(摘自美国1991年11月13日《纽约时报》)

附录二

美国的目标:使中国解体从而除去最后一个眼中钉

所谓的国际新秩序,简而言之,就是美苏统一步调收拾破坏秩序者的方式。10月30日在马德里开幕的中东和平会议,由美苏两国担任主办国,控制与会者,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然而,当在华盛顿眺望大地球仪时,美国就会发现还有一个国家是眼中钉。这个国家就是在世界大潮中行舟、继续实行共产党一党统治、并主张独自的世界新秩序的中国。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的一员,因此如果行使否决权,联合国就不能发挥作用。对于深知这一点的布什总统来说,把中国变成象苏联那样进行合作的国家是当务之急。


在苏联发生政变事件之后,布什总统的对华态度变得强硬,在贸易方面,已对中国实行一揽子贸易法超级 301条,据认为,美国将在 11月份决定制裁中国。在人权方面,对于天安门事件中的被捕者以及西藏等地区少数民族等问题,美国将毫不留情再三敲打中国。其目的显然旨在使“中国开放”。


实际上,美国对华政策正在发生重大变化。


冷战结束后及海湾战争之后的世界新秩序,在中东地区正在缓慢地形成。但是在亚洲还没有动手。布什总统将于12日离开华盛顿开始亚洲之行,访问的国家有日本、韩国、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没有中国。这一无声的行动意味着什么,恐怕擅长外交的中国比其他任何国家都更为理解。中国正受到美国的步步紧逼。


美国贸易代表希尔斯10月10日宣布对中国实行贸易法301条.美国方面对美国在美中贸易中的大幅度入超一直不满。


这些暂且不说,布什总统打算恢复并扩大与中国的贸易关系的政治目的是什么呢?他的打算是,把中国拉入国际社会,中国就可能象苏联那样,实行多党制,向市场经济过渡,最终美国就能实现建立世界新秩序的目的。也就是说,布什要利用经济交流使中国“解体”。


而且,布什总统还有一个大的目标,这就是必须根据世界新秩序的设想改变中国的素质。


(《环球视野》摘自1991年11月号日本《选择》月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