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思进
陈思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24,181
  • 关注人气:63,4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樊登读书:这份书单来自南方出版传媒集团,错过它就是错过宝藏…

(2020-09-17 18:39:59)
标签:

财经

陈思进

股市

绝情华尔街

杂谈

分类: 看懂金融的第一本书

(思进注:前几天,樊登读书联合南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广东人民出版社、花城出版社,举办了一场直播活动。我的“看懂财经”系列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危机:绝情华尔街第二部》由花城出版社出版,特转发《新周刊》硬核读书会对这次直播的报道,其中推荐了《看懂金融的第一本书》,和大家分享……)

樊登读书:这份书单来自南方出版传媒集团,错过它就是错过宝藏…

来源 | 新周刊 硬核读书会

樊登读书:这份书单来自南方出版传媒集团,错过它就是错过宝藏…

今天,硬核读书会要安利一份特别的书单。

前几天,樊登读书联合南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广东人民出版社、花城出版社,举办了一场直播活动。

在樊登主持的节目上,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编辑、花城出版社社长肖延兵与广东人民出版社社长肖风华,偕同各出版社的资深编辑,为读者带来了一场文化盛宴。

广东人民出版社创办于1951年,是广东图书出版的摇篮和“黄埔军校”,在将近70年里,出版了无数好书。

近年,广东人民出版社推出了“万有引力”书系,硬核读书会已经介绍过其中的《无处安放的同情 : 关于全球化的道德思想实验》《切尔诺贝利:一部悲剧史》《新黑暗时代》等佳作。

花城出版社是中国最著名的文艺出版社之一,旗下有《随笔》杂志和《花城》杂志。

《随笔》杂志在中国思想界影响力巨大,“南有《随笔》,北有《读书》”,郁达夫、施蛰存、冰心、杨绛、张承志、钱理群、徐贲、邵燕祥等一大批名家都在这里发表过文章。

《花城》杂志则是先锋文学潮的发起者与旗手,路遥《平凡的世界》、莫言《我们的七叔》、王小波《白银时代》、毕飞宇《青衣》、王安忆《世家》等名作,也是在这里首发的。

在这场直播活动中,两家出版社和樊登读书一起推荐了以下好书。

樊登读书:这份书单来自南方出版传媒集团,错过它就是错过宝藏…《看懂金融的第一本书》

樊登:出版社很看好《看懂金融的第一本书》这本书。您介绍一下。

郑薇(广东人民出版社主编):这本书叫做《看懂金融的第一本书》,其实是看懂财经系列。作者陈思进老师是华尔街的金融专家,也是央视的《华尔街》和《货币》纪录片的学术顾问。他现在在加拿大,在华尔街二十年后到了加拿大。 

樊登读书:这份书单来自南方出版传媒集团,错过它就是错过宝藏…

樊登:是美国银行的副总裁?

郑薇:对,曾任美银证券副总裁。他在这本书里和我们讲的是,一个普通人需要了解的金融知识有哪些。

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要懂金融呢?一个老百姓,包括我们自己,我们的钱其实可能分分钟就贬值了,你跟不上金融的节奏,你的钱没了你都不知道。这本书涉及到的门类很多,您当时看这个稿子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我觉得它讲得很清楚,把和金融有关的所有知识讲得很清楚,由浅入深。最开始是讲金融的基本概念,利率、汇率、信用杠杆、货币政策……这个我们都需要了解,因为我们的金融市场受政策的影响。

樊登:我很想把这本书推荐给所有人,不管年龄多大,你只要有钱,你都得让你的钱跑赢通胀,知道金融工具有哪些等等……

樊登读书:这份书单来自南方出版传媒集团,错过它就是错过宝藏…

 

樊登读书:这份书单来自南方出版传媒集团,错过它就是错过宝藏…《食豆饮水斋闲笔》

汪曾祺 著
花城出版社
2015-6

樊登:这个作家大家都知道,汪曾祺先生,他是沈从文先生的学生。

肖延兵(南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总编辑、花城出版社社长):对,在西南联大。

樊登:人们为什么总说他是“最后一个士大夫”呢?

肖延兵:就是他对生活的感悟,是不同寻常的。他的这本书,包括其它作品,写的都是日常生活当中平常的事、平常的人,但是在他笔下,人物就有闪光,就能够体现出文化的味道,比如说做个菜、遛个鸟,就是不一样。

樊登:他还是个美食家。

肖延兵:对,他是一个特别的美食家。他特别会做菜,会品尝菜。

樊登:其实汪老师晚年过得挺清贫的,但是他能保持那种美好的生活。这点我觉得是我们现代所有人最缺的东西。

为什么说他是“最后一个真正的士大夫”呢?就是他和贾宝玉似的,能品味日常生活中的点滴。

比如这本书叫作《食豆饮水斋闲笔》,他给自己的斋取名叫“食豆饮水”,这个吃豆、饮水的斋居然能给他带来很多灵感,书里面写到了黄豆、绿豆、豌豆、扁豆、豇豆、芸豆、蚕豆,提到了故乡的炒米、端午的鸭蛋、咸菜……读汪曾祺老先生的文章就会觉得,都是美好生活。

这些老先生的文章,它不落今天的窠臼。今天写东西那套俗套,但是你读和我们相差几十年的人,你马上就会觉得那个风格是新的,这就是时尚的轮回。

樊登读书:这份书单来自南方出版传媒集团,错过它就是错过宝藏…《有人说》

释戒嗔 著

广东人民出版社

2018-8

樊登:这本书的作者叫释戒嗔,是个出家人吗?

肖风华(广东人民出版社社长):他到底是不是小和尚,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在网上非常红,他当时做了一套畅销书,叫做《小和尚的白粥馆》,把禅学、佛学,把一些我们想知道的、在遥远的寺庙里发生的所有故事写出来。

那么这是一部讲历史的书,作者在《二十四史》的基础上改写了十二个故事,他不是戏说历史,但是他可能试图告诉大家:历史由不同人来说,就获得了不同的意义和结果。

如果叙述的角度不同,我们看待世界和问题的意义也不同。这本书是从历史里面提供一种逻辑锻炼的可能。

樊登:比如说荆轲刺秦王这段故事,说这个故事的人是秦舞阳。在我们过去讲荆轲故事的时候,秦舞阳都是一个被丑化的角色,就说这人看起来那么吓人,结果到了秦王殿上两股战战,什么都做不了,觉得丢脸。

但是《有人说》这个故事里面叙述的视角是秦舞阳,秦舞阳讲了自己的故事,然后说,我什么时候杀过人啦?我是有一天走在路上,别人杀了人,刀子掉在那,我过去把刀一捡,围观群众就来了,然后就说是我杀了人,从此以后大家就特别怕我,最后把我弄成了一个杀手。

就是这么一个角度。比如说岳飞的故事,谁讲的呢?你想象不到,是金兀术。岳飞最大的敌人是金兀术,金国四太子,他横扫中原,没有遇到过一个敌手,唯独只有宗泽跟他打过几次,韩世忠给他造成一点点威胁,后来遇到岳飞,他觉得这人怎么这么厉害。

从金兀术的角度来看,岳飞最后怎么被这个十二道金牌杀了头的故事。它这里边所有的故事叙述,不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用戏剧化的角度看,而是把你带进去。这人还挺有想法的,他是颠覆了一种讲故事的视角。

肖风华:这里面的《赵氏孤儿》,这个历史故事其实是中国古代对国外影响最大的一个故事,伏尔泰带到法国以后也叫《中国孤儿》。

但是在《赵氏孤儿》里,我们很多人是从国家的爱恨情仇,对赵氏孤儿进行同情、怜悯。但是如果真的翻开《二十四史》,从屠岸贾的角度来看,那赵氏孤儿会灭门是理所当然的,是历史的必然性。他从一个当事者的角度,展示了历史另外一种可能。

樊登:这哥们不是瞎编,他参照了非常多参考文献。用很多我们平常没太在意过的人物的角度,重新解读历史,读到的肯定是不一样的,所以也不用把它当正史看,但是可以看作是一个崭新的戏剧视角。 

樊登读书:这份书单来自南方出版传媒集团,错过它就是错过宝藏…《切尔诺贝利》

[美]沙希利·浦洛基 著/ 宋虹 、崔瑞 

广东人民出版社

2020-7

樊登:这本是很酷的书,叫《切尔诺贝利——一部悲剧史》。 

陈晔(广东人民出版社编辑):我们必须了解这些历史,然后更好地认识现在。作者是哈佛大学的教授,沙希利·浦洛基,是一个非常高产的,在中欧史领域的顶级学者。他是乌克兰人,研究苏联。

樊登:我听说他在乌克兰拿到了切尔诺贝利的解密资料。

陈晔:这本书刚好是乌克兰解密了很多切尔诺贝利的档案,然后把它融入到这本书里面去。

樊登:有哪些情节让你觉得特别惊心动魄?

陈晔:它里面讲到了爆炸前大概两个小时,是按分钟来计算,几分几秒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了结局是爆炸的,在这个情况下你再去看这个叙述,你会觉得特别紧张。

你知道这个爆炸,但是你还是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向悲剧,那个情节是非常震撼。而且还有后面的那些消防员怎么救灾,最后因为辐射得了很严重的辐射病,然后去世,跟家人分别。

这本书把这个历史前前后后的前因后果非常细致地展现出来。

樊登:核设备在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多读这些书,是对我们的一个警醒。

陈晔:不光是核。作者想讲的是,我们追求经济发展、社会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一个平衡问题。核事故是很可怕,但是还包括一些环境问题,它是一类的事情。

樊登:其实这里边有官僚主义,有经济指标的拖延,有新闻消息的封锁,最后导致了灾难变得更加严重,所以这是一个反思性的东西,而且带了很多我们都不知道的秘密。这些进去救灾的人,是不是就丧命了?

陈晔:其实直接死于核爆炸的只有两个工作人员。但是后面很多救灾的人,因为可能大家对救灾没经验,就直接就进去了,没有任何防护,导致了大概有100多位救灾人员受辐射,陆陆续续死去了。

后来因为苏联刻意的隐瞒,导致了灾难扩大化,民众不知情,暴露在辐射之中,这是后面很多人谴责苏联的重要原因。

樊登读书:这份书单来自南方出版传媒集团,错过它就是错过宝藏…

《“AI失业”时代生存指南》

[日]铃木贵博 著/ 李力丰 译

广东人民出版社

 2019-8

樊登:现在换风格啦。之前是花城出版社,是小说、散文,现在换成了广东人民出版社,一下子变得硬核了很多。

郑薇 这本书其实也是一本财经书,是讲人工智能时代的职场生存秘籍,就是写给职场人士,重点就是白领。

樊登:您当时做完这本书之后有危机感吗?

郑薇:非常有危机感。我当时做这个选题的时候,就是因为我有危机感,所以我想看看里面写的具体内容。

樊登:比如说哪些工作您觉得最危险?

郑薇:这本书里面写到的,未来最先消失的是专业人士的岗位,就是指某一个专业领域的人士。像律师、金融,比如谷歌开发的AI打败了人类棋手,以及自动驾驶。

樊登:我有一年去加拿大,赶上了卡车司机游行。

为什么卡车司机游行呢?就是因为他们公司采购了一大批无人驾驶车辆,这二百多个卡车司机就失业了,这对他们的影响很大,他们一辈子都要依靠这个公司,而且收入很高,结果突然没有了,一家老小生活没有着落了,加上他们也没有储蓄,所以就非常焦虑。

但是卡车司机只是第一步。因为无人驾驶首先替代的是运货卡车,接下来是送外卖、送快递、会计师、律师、教师……都会受到这样的挑战。

所以这本书的作者是看到了这个趋势,里面提到了一个“三十年原则”,比如电视机发明三十年后开始影响全世界,广播也是。

作者谈到,现在和人脑计算速度一样快的电脑,全世界有大概十台,这种电脑中国有两台,美国有四台,日本有一两台,还有法国等等。他说这个东西从现在开始出现,根据那个定律,三十年以后它会发挥大的作用。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个日本人——铃木贵博。

郑薇:他是日本百年咨询顾问公司董事长,所以他自己长期关注财经这一块领域。

樊登:那他最后给出的建议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怎么生存呢?

郑薇:他预测了未来最受欢迎的岗位,就是把人工智能运用到商务上的、桥梁性工作的岗位,而并不是开发人工智能的专业岗位。

樊登:就是能够读懂人工智能、和人工智能配合的人。尤瓦尔·赫拉利就说过“未来是属于增强的人类”。什么叫“增强的人类”?你戴着眼镜、手上装着机械臂、变得和人类不一样,你用一只手就能把桌子抬起来,你就是“增强的人类”;你的大脑可以连上外挂,可以计算,这种就是增强的人类。

我看过一个说法,你最好做一些,即便AI能做,但是人更希望是人在做的工作。

郑薇:对。里面讲到,一定要打造出你自己更好的沟通能力,这一点对我而言非常有用,因为人工智能不管怎么发展,在沟通能力上,它都很难和人类匹敌。

樊登:比如说讲书,未来肯定会有一个人工智能的我。现在已经有公司和我联系,他们已经在研究我的算法、模拟我的声音,等5G出现后就可以模拟我的形象,可以做得和电影一样,就是完全就是我,不是卡通,就是我。

他会替代我。但是我相信有些人还是希望真人讲,真人讲愿意付多点钱,机器讲就便宜一点。你得找到这样的工作,就是即便有机器能做,人们还是喜欢真人来做。

樊登读书:这份书单来自南方出版传媒集团,错过它就是错过宝藏…《考工记》

王安忆 著

花城出版社

2018-9 

樊登:您觉得和《长恨歌》比起来怎么样?王安忆得奖的是《长恨歌》。

许泽红(《花城》杂志编辑部副主任):我更喜欢这一本。从专业角度讲,《长恨歌》是九几年的作品。安忆老师是非常勤奋的人,她早上起来阅读,下午开始写作,她是用手写的,然后让学生或是她的先生帮忙打出来。

她长期阅读之后的文笔,我觉得更厚重,但是举重若轻。她这本书是从九十年代就开始积累素材。

樊登:我整本书都读完了,我非常喜欢这本。我看完之后有一个特别深刻的感受,它到达另外一个高度。

这个故事讲什么呢?就是在抗战期间上海滩的一个很帅的小男孩,他们四个大学生被称作“小开”,抗战的时候他回到大后方,他是富家子弟,家里有一个大宅子,“考工记”就是从他们的大宅子来的。

围绕着这个大宅子,他度过了一辈子。从解放战争、到解放以后、到文革、再到现在,到最后那个大宅子就剩下他一个人,就只有他一个人和这个大宅子同呼吸共命运。

许泽红:基本上她每一本长篇小说,其实都有故事原型,基本上都是上海人。

这个故事,这个房子也是有原型,而且她是通过她的大舅舅,一个在上海文物局工作的人,通过他连通了住在那里的老先生,就是郭先生,然后实际取材,再看它的造型。

樊登:王安忆写上海人有个特点,她写上海人很少用上海话。她不像那些假装学上海,不了解上海的人,他们老喜欢用上海话来代表上海人。王安忆都是用普通话,但是你就能读出来上海的感觉。 

樊登读书:这份书单来自南方出版传媒集团,错过它就是错过宝藏…《我自己的歌》

[美]惠特曼 著/赵萝蕤 

花城出版社

2016-5

邹蔚昀(花城出版社编辑):惠特曼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很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草叶集》是他很代表性的诗集,《草叶集》可能应该比较多人是熟悉的,因为在青少年课外阅读的名著里也是入选了的。

樊登:我们知道惠特曼其实都是从鲁迅先生那儿,鲁迅先生在文章里经常提到惠特曼,他好像给《草叶集》做过封面设计。

邹蔚昀:是的。这本《我自己的歌》,书名就是来自于《草叶集》里的一个代表性作品,是他的一个长诗,诗名叫做《我自己的歌》,所以我们介绍这本书,就从《草叶集》开始。

《草叶集》这个书名是怎么来的?其实就是来自于惠特曼一句很经典的诗——“哪里有水,哪里有土,哪里就长出草”,代表的是惠特曼把目光放到美国底层最普通的民众,为他们去歌颂他们的民主和自由,然后书写出来的诗歌。

樊登:现在生活节奏太快。我们上学那会儿结诗社,很多人围着一块念诗。可是现在生活节奏变快了,你有了快手、抖音,我觉得反过来做一点慢的事儿,可能效果更好,感受更明显。

为什么大家把他叫自然派、田园派,就是因为他很热爱自然,浪漫主义,美国人把他当成李白。

邹蔚昀:《草叶集》是他一生里面仅有的诗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