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圣凤
黄圣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788
  • 关注人气:5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的“礼物”

(2018-06-22 19:15:44)
标签:

黄圣凤

六安叶集

情感

皖西作家

文化

分类: 原创散文


母亲的“礼物”

母亲的“礼物”

黄圣凤

 

我的童年是在皖西叶集镇五里长街南头,一个土墙草顶的篱笆院里长大的,那时候父亲在遥远的河南某矿上工作,很少回家,母亲一个人带着儿女度日。

我的母亲是个老实忠厚的人,说不好花言巧语,却总能够怀着善心去帮助别人。街坊邻居,亲朋好友,谁有了困难,母亲自己再难,也会想方设法去帮人家一点什么。母亲说不出“赠人玫瑰,手留余香”这样文绉绉的话,但她知道帮助人是一件积德的事情。她教育孩子们说,过日子别光顾着自己,一定要善待他人,帮助他人。

一次,一个过路的老太太走进我家院子。母亲说,您找谁呀?老太太说,大妹子,我不找谁,我口渴的厉害,想找口水喝。母亲倒了一搪瓷缸子热水,招呼老人家坐下慢慢喝。那位老太太看起来非常疲惫,准备离开的时候,母亲看出了她腿部的软弱,身体的摇晃,心跳的慌张。善良的母亲拉住她,说您等一下。她从藏在卧房中的糖罐子中挖出仅有的一勺红糖,倒上开水,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糖水,双手递给那个老人。那老太太受宠若惊,感动得几乎流泪,她说,我坐月子都没有喝过几碗糖水,今天遇到不认识的你,你真是个好心人呐。

那时候,我年纪很小,对母亲的糖罐子经常虎视眈眈,却总是可望不可即。糖太金贵了,只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母亲才舍得给我们嘴里塞一块糖疙瘩,或者在稀饭碗里放两勺。现代的娃娃,永远不会理解那个年月糖对一个孩子的诱惑。我不理解母亲为什么要把这么珍贵的东西,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于是,母亲给我讲了赵大妈的故事。

母亲说,那时候家里穷的啊,吃了上顿不知道下顿在哪里,经常到了饥肠辘辘的时候,摸摸米桶,空空的;揭开锅盖,空空的!经常在别人家吃饭的钟点,自己像个无头的苍蝇,这撞一头那撞一头。大人吧,还能忍忍,可几个孩子呢,眼巴巴望着母亲。有时母亲跑到人家薅尽的蔬菜地里翻翻土,看看能不能找几块遗漏的菜根,有时母亲跑到野地里看看能否找到能充饥的野菜,或者捋几把无毒的树叶子,几个孩子就一直围在锅台边,等着母亲回来,等着一点什么下锅,好填填肚子。

实在难了,什么吃的也找不到,母亲只得去跟邻居借一点。但是,家里长期那个样子,邻居家也不好过,有人就不愿借怕你还不上,母亲最怕看一种脸,她宁愿钻到地缝里,也不想看到别人为难的脸。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出门借粮的。而邻居赵大妈,只要见母亲端个小盆过去,就知道家里实在过不掉了,总会在浅浅的米坛子里,舀那么一点给母亲。母亲的感动在骨子里,她最清楚人在难中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点滴之恩对需要的人是多么重要。母亲说,谁能没有个难处,在别人难的时候帮助一下,老天都看着呢,老天不是睁眼瞎。

母亲一生最爱助人,并且经常教育孩子要心存善良,要扶危济困,并且要怀着尊重。那时候,讨饭的多,端着空碗站在门口,母亲不允许我们把吃剩的饭给乞丐,她总会站起来,从锅里盛出干净的饭食,有时家里饭实在太少,她也会犹豫一下,但还是盛出一些,倒在乞丐的碗中。她说,不困难到极点谁愿意讨饭来,讨饭的也是人,要好好对他,有多给多,有少给少,但不能给剩饭烂骨头,得有个尊重。

母亲一生贫困,但她的善良和爱从不贫困,母亲一直叮嘱我们,不管谁家遇到沟沟坎坎,能帮就帮一把,她的古道热肠感染着家里的每一个人。她用言行给了儿女最好的示范,让我们从小就懂得了爱和尊重,并且在人生的道路上一直践行。

母亲儿时读过私塾,很有些文化,对孩子的文化教育非常重视,她支持每一个孩子读书学习,家庭经济无论怎么紧张,她没有让一个孩子辍学。老大、老二、老三都是七十年代高中毕业生,老四、老五是八十年读完高中。我在校那会儿,招生比例很低,大学十分难考,我所在的学校“黑窝”是一年一年常有的。我母亲说,你只管上,一年不行复习两年,两年不行复习三年,上到什么时候我供到什么时候。我当年还算争气,没有复习过,第一年应届就考上了大学。母亲心中丝毫没有“书中自有千鈡粟、书中自有黄金屋”的概念,她支持孩子读书,只有一个朴素的概念,肚子有知识的人做人做事不一样。“读书明理”她说不好,但她知道粗鲁的人、扎扎拉拉的人往往没文化,母亲希望孩子都能成为通情达理的人。

等到孩子们参加工作了,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不能贪心。在母亲心中,有吃的有喝的就是幸福。“幸福”一词的概念在母亲心里头实在简单,人生在世就是吃饭穿衣,能自食其力了,不用为衣食担忧了,就桃花开了,春天来了。母亲心中最美的春天就是米缸里有存粮,菜园里有好菜,箱子里有新衣服。

老大是下放知青,在农村呆了三、四年,招工以后在一个乡村小镇供销社当售货员。每次回来,母亲总是嘱咐他,拿国家工资就得好好给国家干活,要时时小着心,卖东西不要出错,不讨小便宜,不做贪心人。老二是个姑娘,下放回城以后,在异地的一家小学教书,工资非常低。母亲说,女孩子当老师多好啊,又清静又文雅,要那么多钱干啥?要说困难,能有你小时候我们家困难?不都好好长大了吗?现在你冻不着,饿不着了吧,有啥不满足的?什么叫钱多,一个月给你两根金条你还嫌不是三根呢,人不可贪心!

我们兄妹五个,在母亲的影响和教育下,个个心地善良,个个乐善好施,个个勤俭节约,个个生活朴素,个个在平凡的岗位上都能够踏实工作勤奋敬业,个个都能平淡而幸福地生活。

母亲,平凡而伟大,她用最质朴的生活之道,给了我们一份沉甸甸的精神财富,母亲的教诲是最有价值的生命礼物,我们要把这份厚重的礼物,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引导子女把良好的家风和人生理想融入国家和民族的事业,以优美的风姿行走于人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夜拾书香
后一篇:阿拉善的微笑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夜拾书香
    后一篇 >阿拉善的微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