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小黑
路小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9,050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480.两个女

(2019-12-25 10:37:45)
标签:

灵异

悬疑

路小黑

分类: 安魂引渡人

480.两个女

河水冰凉刺骨,四周黯淡无光,冰冷的水大股大股地从我的鼻腔和口腔往里灌,带着微生物那种独特的腥味直往我的头顶上冲!我双手使劲地胡乱挥舞,希望能够靠着它们的帮助让身体往上去寻找空气。我努力地撑开眼皮,希望透过黑漆漆的暗河水,在那些水泡和水花之间寻到其他人的身影,尤其是米小雅!

刚刚落入暗河的那个瞬间,我还紧紧地拽着她的手。可是坠落的重力和水流冲击,让我们在无意识之间松脱了彼此。这让沉入水中的我更加慌乱,心中焦急如焚,想着米小雅的害怕和无助,我真想给自己两巴掌!“再怎么也不应该松开手的啊!”我在心里咒骂着自己。

突然,我看到前方有个黑影,飘忽不定,像是人影又像只是一团黑影。我顾不上多想那到底是什么,憋足气奋力地朝那团黑影游过去。可是无论我怎么游动,那黑影和我的距离始终没有变化。

我游啊游啊,使劲地挥舞双臂,使劲地蹬着双腿,使劲地往那团黑影的位置游过去。随着我的靠近,那团黑影也逐渐清晰起来,果真是个人,并且看那头发的长度应该是个女人。我已经能够看到从头顶散开漂浮在水中的黑发,像是水草一般随波荡漾。

看到那散乱的黑发,我心中猛地一动,伸过手去就一把抓住。谁知这一抓,我还没怎么用力就将它给抓到眼前!那真的只是一颗头颅!眼睛已经处于半腐烂的程度,发白的眼球深深地凹陷入两个灌满水的孔洞,鼻子往下塌陷,两个鼻孔中正汩汩地往外冒着黄红色的脓水。嘴巴因为皱缩,露出暗红色的牙床,从两排微微张开的牙齿中间不断地冒着水泡,就好像这颗头颅还在和我说着什么一般!

我惊吓得连忙松开手,却没想到那水草般的头发已经缠住我的手腕,怎么甩都甩不掉!明明只剩下一颗开始腐烂的的头颅,但就像是被什么操纵那般不断地朝我靠近,想要汲取我的生命精气!突然,那两只已经被水浸泡得发白的眼球周围汩汩地冒起一连串的细小气泡,随即就那么开始翻转过来直勾勾地盯着我!

这双眼球显然已经不是正常眼球,黑色的瞳孔只剩下绿豆大小紧紧地挤在眼球正中。即便如此,我已经能够从这双变异的眼球中看到凶戾和恶毒,恨不能将我的灵魂撕裂成碎片的诡异狠毒。我心里发慌,后背发紧,用另一只手去拨弄缠在手上的头发,越拨缠得越紧!

我感觉到手腕上的血脉被那夺命绳般的头发使命地缠住,甚至能够看到那些发丝像是勒豆腐一样根根嵌入到我的肉里,丝丝鲜血终于突破我的皮肉在水中如同炊烟般袅袅升起!再这样下去,我的手就要断了!

虽然暗河水还在不断地往我身体中猛灌,我还是长长地屏住一口气,随后在吐出水的同时大声喝出六字大明咒,与此同时,渗透到水中的血液仿佛受到什么指令的指引,纷纷朝着那头颅漂浮过去,围绕着头颅构成一个血圈!血液从头颅的七孔进入,我的耳朵里传来一阵沉闷而痛苦的惨叫,缠在手腕上的发丝终于松开。

我感到自己整张脸已经因为憋气缺氧而贲张肿胀,我只能奋力地往上游动,想要去找新鲜的空气。可谁知,才蹬踩了两下水,突然脚腕一沉,整个身体又重新被拽着往下沉了回去!低头一看,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脚腕往下扯拽!

终于,我再没有力气去做挣扎反抗,嘴巴一张,大口大口的河水顺势进入到我的口腔、我的喉咙、我的胃、我的肺。我无助地双手摊开,身体直线往下沉坠!强大的水压压迫得我大脑一片空白,在眼皮无力关闭的最后一刻,在模糊的视野中似乎看到远处有一点光亮,有个黑影朝着我快速地奔过来!

“那就是死神吗?”这是我意识中浮现出的最后一句话。

……

周继敏尖叫着从噩梦中惊醒,身体一下子弹坐起来。因为惊恐,她的瞳孔在急速地变换着大小,这让她在一段时间内看不清周围的景象。等视线逐渐从虚化模糊变为清晰的时候,她才看清外面已经蒙蒙亮。她用手摸着胸膛,隔着高耸的双峰脂肪和肋骨啊,她都能摸到那颗心脏剧烈的跳动。

“你怎么了?”被周继敏的尖叫吓醒的夏红可半撑着身体,瞪着受到惊吓的大眼睛看着她。

周继敏揉着脑袋说,“做了个噩梦,吓死我了。”

“你才吓死我了,本来在这深山野林里露营我就睡不好,你这么一叫把我魂都给吓飞了。什么梦啊,看把你吓成那个鬼样子。”听到周继敏原来不过是做了个梦,夏红可重新躺下去,边掖好被子边抱怨,随后她闭上眼睛准备趁着天大亮前再眯一会。 

虽然惊醒之后很快就平复了一些,但坐在那里的周继敏怎么都想不起刚刚做了个什么噩梦,只是浑身还是止不住地颤抖,额头上的虚汗一层接着一层地往外冒。“诶,小可……”她原本还想与夏红可说些什么,一转头发现对方已经蒙着头又睡着了。她叹口气,透过帐篷上的小窗看到外面又亮了一些,所幸起来穿好衣服出去透气。

听到周继敏拉动帐篷拉链的声音,夏红可这才把被子往下拉了拉,眯着眼睛看着她的背影。“神经病,一天大惊小怪的。”她在心里嘟囔一句,再次蒙上被子闭上眼睛。

公司搞周年庆活动,组织员工到金锭山搞五天四夜的拓展活动兼露营。原本夏红可就是个性子活泼,爱笑爱闹的女人,对于这样的活动一向积极性非常高。可谁知在晚上住宿的安排上,偏偏把她和周继敏安排在一起,这让她很不开心。

说起来夏红可和周继敏已经是七八年的老同事关系了,但是两个人的关系一直不是特别好。当然,其实她们两个人倒也没有什么很深的矛盾,只是世界观、生活观和价值观都很不一样。

夏红可是个新潮女人,而周继敏则是个非常传统的女人。夏红可喜欢在外面吃餐馆,市区、郊区哪里有好吃的好玩的,她都能找得到,被公司里的人称为活地图。而周继敏每天下班就回家,洗衣服做饭带孩子整理家务。夏红可喜欢奢侈品,当季流行的那些玩意保准准时出现在她的身上。而周继敏的一件衣服能够穿上十年,她最大的“网络购物”经验,就是在各种商店里面申请领取免费试用品。夏红可每天追韩剧追得欧巴、欧尼地叫,而周继敏就喜欢看战争片、纪录片,甚至她还喜欢听京剧。

总之,夏红可和周继敏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这些明显的不同让她们俩没有任何可以谈到一起的共同话题,原本也无伤大雅,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观念,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就好了。可谁知,就在出来搞拓展的头几天,夏红可听到闺蜜的传话,说周继敏在主管的面前说自己生活放荡,滥交无数,说她之所以那么有钱,是因为被人包养了。

这可把夏红可给气坏了。她跳着脚无语伦次地吼叫道,“老子有能耐赚钱,老子花的都是自己的钱,她凭什么这么说老子。再说了,就算老娘被人包养管她屁事,她是不是羡慕嫉妒恨啊,她这样造谣,说到底还不是她自己想被人包养!我呸!就她那大妈样,我奶奶看上去都比她年轻,她在那里酸什么酸啊。”

“小可,你可小声点。”夏红可闺蜜安吉拉着急地拉住暴跳如雷的她,目光左右扫视着看看走廊里会不会有人偷听。

夏红可才管不了那么多,还在那里大声地喊说,“小声什么小声啊,还怕那个闷骚娘们听见啊?!她说得出,就不怕被人议论。老娘被包养都不怕被议论呢,她怕什么啊!她倒是把包养老娘的高管富人给找出来啊,找出来对质啊。”

“哎呀,小可。”安吉拉一甩手,生气地说,“你还听不听我说嘛。”

夏红可不知道安吉拉在生什么气,瞪着眼睛白她一眼,没有好气地说,“你还有什么话赶紧说,少在那里卖关子。”

“我卖什么关子了,还不是你不听完人家的话就在那里开始嚷嚷,生怕公司的人听不见。”

“我又没有……”夏红可又想扯开嗓门喊,被安吉拉一下子捂住嘴巴。安吉拉说,“我的姑奶奶,你可小声点。一方面我这不也是听说的,万一是传话的人用心挑拨呢。再一方面,即便这事是真的,你没想想那周继敏平日里和你无冤无仇,甚至连话都说不上几句的人,为什么这么中伤你吗?”

夏红可瞪着眼睛看着她,她使劲地把胸口那口气给咽下去,挪开安吉拉的手反问道,“为什么啊?”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479.流沙
后一篇:481.营地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479.流沙
    后一篇 >481.营地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