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小黑
路小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9,050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472.洞顶

(2019-12-15 15:42:48)
标签:

灵异

悬疑

路小黑

分类: 安魂引渡人

472.洞顶

那东西位于溶洞的顶端,当手机灯光扫过之时闪闪发亮,开始我以为是水滴,后来发现并不是。抬头仔细去看,那是一层晶莹剔透的白色绒絮状物体,看上去很像细丝棉花,随风微微颤动,但又能闪闪发光。

之前我看新闻的时候似乎听说过,这东西是大自然的瑰宝,是白色的二氧化硅结晶。但是一般的二氧化硅结晶都比较大,像这种如同雪花或是棉花状的结晶非常地少见。那些悬挂在溶洞顶端的结晶如同山壁上开出来的花朵,微微的颤动显得这些结晶像是有生命一样。

我用手机扫着上方,发现这片絮状结晶范围非常宽阔,我边注意脚下往前走着边时不时地扫扫洞顶,感觉这整个洞顶都覆盖有这种结晶。突然,我的脚步被什么绊了一下,手一抖,灯束一歪,照到了旁边区域。

在光线划过的时候,印入眼帘的是一颗血淋淋的头颅,倒吊在絮状结晶的中央,周围那些雪白晶莹的结晶都被染出鲜红的颜色。这把我深深地吓一跳!我站稳后想再去看一眼确定是不是眼花,可是手机扫来扫去,怎么都再扫不到那个区域!

突然,我感到后颈脖一阵阴寒之气撩过,全身的汗毛瞬间立起,我猛地回头,眼前飘过一道白影又不真切。等再回正头来的时候,茶馆老板娘就站在我的面前冲着我笑!

“你在找什么呢?”她笑着问我。

我头皮紧紧地揪在一起!感觉每根发囊都充盈着惊吓过度的血液,这让我太阳穴像是要爆开一样的疼痛。“我,我……”我使劲地咽了把口水,强迫把那种别吓得快飘出去的魂魄给收回来,稳稳神才利索地说道,“这是哪里?”

“溶洞啊。”老板娘奇怪地笑着,那望着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眼睛里明确地表明着“这个傻逼怎么连溶洞都不知道”的那种鄙视。

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对她吼说,“我当然知道这是溶洞!我是想问……!”我突然停住,因为我突然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唉!”我深深地叹口气,白了那个老板娘一眼,从她身边擦挤过去。

“咦,你这是要去哪里?”没想到老板娘又在那里阴阳怪气地问。

“我怎么知道,反正往前走呗。”我没好气地说。

“你是不是在找那个东西?”

顺着她的手指,我将手机灯光往上照去,果然那颗血淋淋的头颅依旧悬挂在溶洞顶端!看上去应该是那个人的身体被倒着埋入土中只有头颅露出来,这次我看得仔细,那头颅血淋淋的,但实际上是具干尸,干瘪的皮肉全都贴在骨头上,将骨头的轮廓勾勒地有致又恐怖。已经发灰结成柳的头发就那样往下垂钓着,像极了放置良久的烂拖布。奇怪的是,明显已经干枯的干尸还在不断地往外渗出鲜红的血液!

我惊讶无比,问她道,“怎么回事?!”

老板娘此时的表情变得很是严肃,以往那个非正非邪的表情也瞬间改变。她双手环抱在胸前说,“这是聚阴阵的阵眼。”

“聚阴阵?”

“我想,你应该知道恶修罗在你们学校极阴之地的所作所为,也应该知道发生在辽城六平的事情吧?”

我的嘴巴估计此时能够塞进去一颗鸡蛋,我看看她那双闪着精光的眼睛,不自觉地问,“你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听我这么问,老板娘倒是笑了,她说,“你不应该先问什么是聚阴阵吗?”她这么一说,反倒把我给说愣在那里,有些微窘迫。

她挑衅地笑笑之后,重新又回复严肃的表情。她看着那具干尸说,“阵眼是阵法的核心,这个阵眼是一具千年古尸。”

“千年古尸?!”我惊讶地叫道。

老板娘很鄙夷地白了我一眼,说,“喊什么喊,有什么大不了的,说起来还是经历过事情的人呢,哼,毛头小子就是毛头小子。”别说,她这么白眼甩头的瞬间,有个角度突然给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那种熟悉感不是对于陌生人曾经见过的那种熟悉感,而真的就是曾经一起生活过,一起历劫过生死的那种熟悉感!

不过那熟悉感也就稍纵即逝,只眨眼间也就觉得这个人我根本就不认识。

就听那老板娘继续说,“说起来这聚阴之阵已经存在有数百年,长久以来总有那么一股势力不断地利用各种方法为这个聚阴之阵注入阴魂,其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打通阴阳之间的隔离壁垒,让阴间将阳间尽数吞进!”她语气缓和,用词普通,说起来的语速也是不快不慢,但这么简简单单的几段话听得我确实汗流浃背,惊恐不已。

“你是说,这个是几百年前布下的阵眼?”我问。

“嗯。”她点头。

“你是说想要阴阳互通是几百年前就在干的事了?”我又问。

“嗯。”她点头。

“你是说几百年来都有人往这个阵里灌入阴魂?”我再问。

“嗯。”她明显很不耐烦地拉长尾音。

“你是说……”我还想问,终于还是被那老板娘“无情地打断。她冲着我翻着白眼厉声吼道,“你有完没完啊!”

“我!”我被她强大的女王气场压制得说不出来。

老板娘说,“我什么我,还你你你呢,一天问个问题也问不到点子上。就算是因为惊讶重复我说的话,也不需要把整段话分段重复吧?嘁。”

我被她怼得七窍生烟,还说不出话来,只是在心里想,“这个老女人,嘴巴这么犀利,估计没有男人敢要她。”

谁知她就像是能读懂我心里话一样,一巴掌拍在我后脑勺上,吼叫道,“老娘有没有男人要,关你这个小毛孩子什么事?!”

她这一巴掌不轻,拍得我眼冒金星,差点就没有站稳。我揉着脑袋说,“如果它真是那个什么聚阴阵的阵眼,我得去把它给捣毁!没了阵眼,那个聚阴阵就不完整了,也发动不起来!”

还没等我从上一巴掌彻底醒过神来,脑袋上就又被“啪”地狠狠拍一巴掌。老板娘厉声喝道,“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都和你说过这个阵法已经存在数百年,你以为就只有今天你发现了阵眼,其他人没有发现啊?你以为一个存在了数百年的法阵你说捣毁就能捣毁的啊?!你以为你比玉皇大帝还灵啊?!真是不长长脑子。哼。”

也不知道是被她给拍的,还是被她给骂的,我就觉得脑子“嗡嗡嗡”直响,我委屈地喊道,“你不要总拍我头好不?!”

“不好,把你给拍聪明点我好省很多事情。”

正说着,突然她脸色骤变,眼睛一下子横起来,眼神变得犀利而尖锐,目光一下子投射到那具干尸上!我不自觉地也跟着望过去,发现那具干尸的头发一根根地往外散开,就像是一个人的手摸在静电球上只有的反应那样,最后全部炸开!

随着那头发的炸开,那具干尸脸上干瘪的皮肉竟然一点点充盈起来,最后变成一个模样帅气的男人!突然,那男人的眼皮猛然睁开,眼皮的下面是空荡荡的两个黑窟窿!紧接着它又大大地张开嘴巴,露出一个更大更黑的黑窟窿!

浓烈的黑气从它双眼的位置,口腔的位置和鼻孔的位置钻冒出来!

见状,老板娘大呼,“不妙!糟糕!”说着就拉着我快速往回跑。

我自然是不明究理的,但仅凭这阵势和那气氛我也知道只有逃命的份!我回头望了一眼,那具已经完全充盈起来的干尸被满满的黑气所缠绕笼罩,看上去就像是一颗巨大的黑球。那黑球的直径在继续扩大,随后形成一个个小突起,突起往外鼓起脱落,变成一个个小小的黑球。这些黑球悬浮聚集在大黑球的周围。

突然,那些小黑球开始想四面八方飞射过来!凡是撞击到的地方,就只听见轻微“噗”的一声,但很快,那个地方的石头就被消失不见了!地面上,溶洞四周的洞壁上到处都是被消失之后的坑洞。

看到这个情况,我也不敢再看了,因为一颗黑球正朝着我的这个方位飞射过来!连石头它都能“腐蚀”消失,就更不要说我这真身肉体!

“真是傻子!”老板娘一边叫骂着,一边从口袋中掏出个什么东西抛飞出去!就听见“噗”地一声,那黑球像是撞上一堵无形的墙,变得扁平之后,随后泯灭。

我还没来得及将夸奖的话说出口,就感到身体有起飞的感觉,是那老板娘使劲拉着我的胳膊快速奔跑起来。她就像是一只能够夜视的豹子,在没有灯光的溶洞中穿行起来竟然毫不费劲!

然而我们跑得再快,也快不过那些黑球的飞射速度!源源不断的黑球从大黑球中产出,然后想四周飞射,很快我们这个方位就又飞过来几颗黑球,眼看着就要与我的面门相互对撞!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