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灵异事件录#夜中的黑影

(2018-08-21 09:47:30)
标签:

灵异

悬疑

路小黑

短篇

黑猫夜话

分类: 黑猫夜话

#灵异事件录#夜中的黑影

“簌簌,簌簌……”

  似有似无的声音像是一根拗杆,死活都要撑开苏岩的眼睛。虽然深夜的困倦让眼皮足足有千斤重,但那微弱怪声以及迷迷糊糊的意识偏偏要和困倦抗衡。终于,她勉强撑开一条眼缝,看到残留在黑夜之中的微弱光亮被一个黑影遮挡住了一小块。

  闭了闭眼再看,那竟然是一个黑面狰狞的小鬼!它就站在苏岩的床尾,微微往前探着鬼身,用一双无神且泛白的眼珠子瞪着她!

  “啊!”苏岩猛然惊醒!从床上弹坐起来,心脏在胸腔里“咚咚咚”地使劲乱撞,心跳声在这寂静的夜里被无限放大,震得苏岩头皮发麻。

  慌张地按亮电灯,她瞪大了眼睛望着床尾,那里竖着一个衣架,衣架上挂着她换下来的衣服,整个形状有点像俯身往下的人。苏岩紧紧地拽着被角,大口喘了几口气,这才算缓了过来。

  苏岩揉着太阳穴,痛苦不堪。

  白炽灯的灯光轻微地明暗闪动,神经紧绷的苏岩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个细节,她胆战心惊望向光源的散发点。电流不稳地发着“噼啪噼啪,滋啦啦”的声音,苏岩辨识到这和她梦中所听到的声音不同。

  突然,有道黑影从她眼前闪过!她吓得尖叫着抓过被子就往后躲!

  那黑影重重地撞击在灯罩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苏岩露出一只眼睛去看,原来是一只很大的绿头苍蝇寻着光撞去。

她长长地松了口气,心跳得快要从胸腔中蹦出来一般!坐在床边,她盯着那副衣架越看心里越是发毛。她恼羞成怒地从床上跳下来,将那衣架给搬到客厅,然后将房间的门重重地关上。

这一夜,再没什么异样。苏岩渐渐地沉入睡梦之中,一觉到天亮。

苏岩是被编辑的电话给催醒的,那铃声急促,如同最近编辑催稿的频率。她挠挠睡得凌乱的头发,爬起来洗漱,紧张的工作节奏让她暂时忘记昨天晚上惊悚的噩梦。

吃早餐的时候,她和远在外地筹建分公司的阿乐进行了视频通话。他们结婚才刚刚半年,新婚燕尔之时阿乐就被调到外地去筹建分公司,这一去又快有半年。不过苏岩并没有任何抱怨,因为原本她自己也很忙。

他们都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如果不是因为真心地相爱,是绝对不会选择这个时候结婚。而即便是这样,结婚之前他们已经达成共识,绝对不要让婚姻成为事业的绊脚石,他们誓言要在事业上闯出点名堂来!

所以,就在阿乐走了不久,苏岩感觉身体不舒服也没有和他说。哪知就在一次深夜赶稿的过程中,苏岩流产了。

虽然遗憾,但他们不后悔。在视频通话里他们彼此安慰道,“我们还年轻,等我们事业有了质的飞跃,能够给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和教育环境再要宝宝,这样也是对孩子负责。”

而也正因为有了这样一次变故,苏岩更加渴望快点成功,她希望自己早日登顶作家富豪榜。她想着,拥有那样的成就之后,就可以安心地在家里孕育她和阿乐爱的结晶。

这天晚上,她合上电脑之后又已经凌晨四点多,她伸伸懒腰躺在床上很快睡了过去。

“簌簌,簌簌……”又是熟悉、细碎又轻微的怪声。

苏岩的意识还在梦中,但眼皮不自觉地微微撑开,一个小鬼正咧着嘴笑着站在她的床边!

“啊!”苏岩瞬间惊醒,将灯点亮,整个后背被冷汗塌湿。她恍惚地看着刚刚小鬼站着的位置,原来那里放置了一盏立式台灯。台灯灯罩的弧度,似乎确实有点像那小鬼咧嘴开笑的模样!

看看时间,苏岩才睡过去一分钟!看着那盏台灯,她心有余悸,想了想,她还是从床上跳下来,将台灯挪出了房间。然后顺手将房门紧紧地关闭上!

第三天晚上,苏岩睡觉之前特意喝了一杯热牛奶,据说这有助于入睡,不容易做噩梦。然后又将窗户打开,让房间里的空气能够得以流通。可是即便做了这些准备工作,她刚一入睡,就又听见那“簌簌,簌簌……”的声音!

眼皮依旧沉重,并且依旧不受控制地微微睁开!这一次,黑暗中的小鬼黑影就坐在她的床边!苏岩感觉身体很沉重,重得尖叫都叫不出声,重得抬手开灯都开不动。在潜意识里她深深地吸一口气,强撑着让自己将灯打开!

哪知这灯一打开,瞬间她身上就轻松了!再看刚刚那黑影坐着的位置,原来是她每天晚上坐着码字的电脑椅!她浑身的毛孔都大大地张开着,汗毛一根根地竖立起来,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天天晚上会做这样的噩梦,但她气急败坏地将那电脑椅也拖出了房间!

可就这样,那像是噩梦又不是噩梦,像是幻觉又不是幻觉的夜中黑影每天晚上都困扰着苏岩,让她不得安宁。可每次她挣扎着按亮灯,看到的都是实实在在的物体。

那站在她头顶上方的小鬼黑影,灯亮之后发现原来是挂在床边的衣服!那冲着苏岩呲牙咧嘴的黑影,似乎是床头柜上摆放的花瓶!那盘腿坐在地上的黑影,在光线下应该是那张用了多年的电脑桌!

苏岩害怕极了,每次噩梦之后,她就将房间里的物件一个一个地都搬了出去!到最后,就只剩下她睡的那张床了!

这一天晚上,苏岩战战兢兢地将房间反反复复地检查了遍,这才上床睡觉。她心想,今天晚上不可能再有什么鬼影了!

可她的眼睛刚闭上,那“簌簌,簌簌……”轻微细碎的怪声就又响了起来!她猛地睁开眼睛,壮着胆子四周查看,这次确实没有看到夜中的那个黑影!可声音还在继续,“簌簌,簌簌……”

猛然间,她汗毛全部都炸开,因为她发现这声音是从床底下传来的!苏岩咬紧嘴唇,从床边一点点地探出头去朝床底下去看。有个面色青白的小鬼就在那床底下,和她四目相对!看到苏岩,那小鬼裂开嘴笑了,那嘴角直咧直耳根,露出两行白森森的牙齿!

苏岩浑身的血液都冰寒凝固了!她彻底崩溃了!她发了疯地冲劲厨房,操起菜刀就在卧室四处挥舞,并且歇斯底里地大声咒骂着“砍死你个XX的,叫你每天晚上来吓我!叫你每天晚上来吓我!”

她双眼通红,肌肉紧绷,不断地胡乱挥舞菜刀,终于不慎砍伤了她自己的大腿,进了医院。

接到消息的阿乐火急火燎地从外地赶回来,看到神情憔悴,精神恍惚的苏岩,他心里十分地愧疚。见到自己最爱的人,苏岩彻底放下了她所有的紧绷和警觉,将头埋在阿乐的怀里放肆大声地哭泣着,发泄着。

阿乐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道,“别怕,宝贝,我回来了。”

在阿乐细心的呵护和精心的照顾下,苏岩渐渐地好了起来。这天,见她精神不错,阿乐试着问道,“宝贝,这段时间你还会做那样的噩梦吗?”

这个问题让苏岩一愣,她这才意识到自从入院之后,她再没有做过那个噩梦,也再没有见过那个小鬼。听她这么一说,阿乐沉思了一下,没有说话。

阿乐对苏岩说要回家换洗一下。自从得知苏岩出事,他一回来就直奔医院而来,一待就是这么几天,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有了酸臭味。苏岩还要继续留在医院里观察,所以阿乐独自回了家。

回到家,阿乐在空荡荡的卧室里四处打量了很久,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他想了想,把那些被苏岩摆出去的家具物件一个个地都搬了回来。洗漱之后,带着某个念头,阿乐上床睡了。

“簌簌,簌簌……”

半夜里,那个细碎轻微的怪声响了起来。假装睡着的阿乐猛地睁开眼睛,果然看见一个小鬼的鬼影坐在床前!

即便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他的汗毛还是一下子竖了起来。他忍住恐惧,强迫自己不去开灯,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这次,那个小鬼没有消失,一张森白的小脸,两个黑洞洞的大眼睛和他四目相对。小鬼说话了,“爸爸,你可以不走了吗?妈妈一个人好辛苦的。其实我只是想告诉妈妈,让她早点睡觉,别太累。”说完,那小鬼就消失不见,只留下阿乐怔怔地呆在床上。

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拉开床头抽屉,看到一张B超报告单无风颤动,发出“簌簌,簌簌……”细碎轻微的声响。

这正是当时苏岩流产前的检查结果单,上面有个小小的黑影,就是他们失去的那个孩子。

(完)


本文版权归新浪及路小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