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小黑
路小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0,348
  • 关注人气:5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狗

(2018-06-20 14:10:48)
标签:

灵异

恐怖

惊悚

路小黑

灵异短篇

寻狗

深更半夜,万籁寂静,就连虫子的叫声都变得稀少且细声。带着凉意的夜风吹散了路灯散洒下来的白色微弱灯光,懒洋洋地摊在地面上。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小区保安权叔伸了个懒腰在心里嘀咕,“这个点,也不知道算是晚上,还是白天,也不知道算是头一天,还是后一天。嗨,一天天地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了呗。”

看看摆放在桌子上面的值班巡逻表,每小时都要打一次卡,还要拍照认证。这让他们苦不堪言,因为那意味着一点懒都偷不得。不过没办法,这也是为了整个园区的安全着想,谁让他们这里是方圆数里最高档的小区呢。当想到最后这个点的时候,权叔其实有点小骄傲。

他伸伸懒腰,站起来拿上电棒和电筒,打卡拍照,出门去巡逻。外面一抹黑,天地墨色之间哪怕有灯光也不显得亮,反而会更加显现出黑暗的黑。权叔用手电筒照射着路灯无法辐射到的暗处,检查是否有什么异样存在。

这时,他的手电筒灯光扫过公告牌的时候,似乎扫到有个人青面诡异地站在那里!

权叔心中被惊得一咯噔,厉声喝道,“谁?!”当他再用电筒照向公告牌的时候,发现原来是自己的错觉。也是,这大晚上的怎么可能还会有人在公告牌那里看公告?!

那公告牌属于园区业主共用区域,不仅仅物管可以在上面张贴相关的公告,业主要是有什么事情或是请求,也可以在上面张贴。什么租房、租车库啦,什么补习班、辅导班啦,什么美容院、健身中心、私房菜啦,五花八门,琳琅满目。

权叔手电筒的光线和视线一起停留在一张寻狗启示上面。那是一只白色的贵宾犬,圆溜溜的大眼睛炯炯有神,在耳朵位置还被主人装饰了一戳粉红色的羽毛,看上去更加地甜美乖巧可爱。启示上面说这只贵宾犬名字叫做雪球,是在主人带着遛弯,在门口水果店买水果的时候没留意走失的。看看日期,启示已经张贴一个多星期,那纸张的一脚已经卷边翻起。“看样子这雪球还没有找到。”权叔心里嘀咕。

这雪球权叔是认识的,因为老周经常抱着它到保安室里坐着聊天,这一来二去的也就和那狗熟悉了。

不过雪球不是老周养的,是老周的儿子和儿媳妇养的。那两个小年轻结婚三年,一直借口工作忙,以事业为重,所以没有要孩子。所以他们俩就把这雪球当成自己的孩子,成天幺儿、宝贝地叫着。

“哎哟,老周你可别说,这狗啊吃的用的比我们人还好。”老权不无感概地说,“我听人说你儿子儿媳养的这狗啊,小时候喝的是进口的奶粉,里面还要添加这元素那维生素的。长大以后呢,得换着口味地买狗粮,时不时地还要来上一顿上好的火腿拌饭。哪像我们那会,人吃剩下的东西随便扔在地上那狗就吃了,现在还得有狗食盆,狗窝,对了对了,还得有狗衣服,狗鞋子。哎哟哟,呵呵,是不是这样的哇?”

老周不以为然地笑着说,“是真的又怎么样,再怎么狗也成不了人,还不如过狗该过的日子。”

“说的可不就是,”权叔认同地拍拍掌,“对了,听说每个星期还要去做那个叫什么趴来着,哦,屎趴,你说我知道这狗爱吃屎,但没曾想现在人养只狗还专门弄屎让它趴呢吃?他们咋想的呢?”

老周牵起嘴角笑了笑,“哦,呵呵,那个啊,那叫丝啪,就是先给狗洗澡,再做全身按摩的,不是什么屎趴哦。”听他这么一说,权叔有些不好意思了,跟着干笑,“哦哦,嘿嘿,我就说嘛。嘿嘿,我就说嘛。”

老周似乎没什么兴趣再继续这个话题。权叔知道老周是个本分的老实人,他们那一辈的人都是吃苦过来的,对于现在的有些风气看不惯也是正常。而权叔一直在城市里呆着,接受起那些新鲜的事物要快很多,聊天的时候他就时常劝老周,要跟上时代的发展,要能够寻找到自己生活的乐子,年轻人的生活和世界不懂就不要多管,横竖都是自己的孩子,不会错到哪里去,让干点什么就帮着干点什么,剩下的也乐得清闲。

每每说起这些,老周的脸上都会浮起一抹五味陈杂,令人琢磨不透的表情。他会笑着点头说,“啊,是啊,啊,是啊。”见他那憨厚老实,又有些无措的模样,权叔就会叹口气,递给他一颗从老家摘回来的时令水果,“诺,新鲜毛桃,脆甜可口,趁着牙口还咬得动,赶紧把这些东西吃上一吃。”老周接过水果,笑着道谢。

站在公告牌前的权叔一个晃神,感觉老周出现在寻狗启事上雪球的照片中——他正焦急地皱着眉头,四处张望地寻找着雪球。一阵带着森气的夜风吹过,权叔狠狠地打了个冷颤,后颈脖的位置冒起一串鸡皮疙瘩。他甩甩脑袋,再定睛看去,照片上哪里有什么老周的身影,只有那只雪白色带着戳粉红色羽毛的贵宾犬,乖巧地望着启示外面。

权叔自嘲地笑着摇摇头,心想莫不是晚上贪杯多喝了一小杯,现在酒劲上来,眼睛花了?“只是,那老周也不知道是不是回老家了,确实有段时间没有看见过他。”他一边继续巡逻,一边没有负担地胡乱寻思着,“我是有几天没看见那老周了呢?前天?呃,不,好像还要早些时候。大前天?不对,大前天我回家吃酒席,没有上班。等等!”

权叔突然顿住脚步,“好像老周没来找我聊天的时间和那狗失踪的时间差不多?这……不会是……哎呀呀,我这都在想些什么啊,是我想多了,哈哈,是我想多了。”

话虽如此,但继续巡逻的时候,权叔心里总觉得别扭,说不上来的不对劲。时不时地,他就能听见草丛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当手电筒那束光亮照过去,仿佛看见一双绿色发亮的眼睛瞪着他,再仔细看又什么都没有。

恍惚之间,权叔听见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踏踏,踏踏”。他猛地一个激灵,脊背瞬间发凉,喉头滚动将惊恐混合着唾液咽下去。怎么说权叔也是一个老保安,胆识和身手都不会太差,他只是犹豫片刻就猛地回转过头!“谁?!”

身后空无一人!

权叔长长地倒吸一口冷气,从左到右横扫着手电,仔仔细细地将四周看得清楚,确实没有任何人。谁知他再一转身,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啊呀!”权叔本能地惊呼一声,定睛一看,是老周的儿子。他拍着胸口,惊魂未定地说,“这大半夜的你这是干什么啊,怪吓人的。你这是刚加班回来吗?”老周的儿子点点头。权叔对他说,“赶紧回去吧,这更深露重的。对了,老周什么时候从老家回来啊?他要回来了你让他到我这里来喝茶。”老周的儿子又点点头,转身走了。

看着老周儿子的背影,权叔很是纳闷,心想今天这小子怎么呆乎乎的,那双眼睛好像也没有个焦距,估计是加班给加得有些傻掉了。他转身朝另个方向继续巡逻,刚走出去两步,像是想起什么来,猛然转身惊恐地望着正隐往黑暗中的老周儿子!

“刚刚他点头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他身后还站着个人?!”权叔越想心里越是发毛,“算了算了,肯定是我眼花。算了算了,今天晚上有点邪门,还是快点巡逻玩,赶紧回去休息吧!”

权叔第一次觉得这个小区的面积太大了,也是第一次认为小区内的路灯光线不够明亮,他心中充满怨念和恐慌,每每经过昏暗区域的时候都在默念阿弥陀佛。好在后面的巡视再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五十分钟,他得抓紧时间往回赶,不然就赶不上下一次打卡的时间,会被扣钱的!权叔不由得加快脚步,在经过老周家那栋楼的时候,突然听到狗叫声。“汪!汪汪,汪呜,呜咦……汪!汪汪!”

这声音牵制住权叔的脚步,他一听就属于小型犬,并且很像是从老周儿子家阳台上传来的!“雪球找到了?什么时候找到的?可是这狗叫的声音怎么这凄惨?!似乎是在受到虐待!并且这么大半夜的狗叫,可不吉利啊!”权叔心中很是纳闷。

他举着手电筒朝着二楼老周儿子家的阳台上照过去打算看个究竟,哪知这一看差点没把他的魂给吓出躯壳!那阳台上如狗样吠叫的居然是个人!那人趴在地上,双目冒着绿光,两排白牙呲咧着暴露在外,凶神恶煞地狂吠!

受到光线的刺激,那人猛地望向权叔,吓得权叔一个哆嗦,手电筒掉在地上,发出“啪”地一声,紧接着手电筒就熄灭了!而随着那光线突然消失,狗吠声也戛然而止。权叔浑身颤抖,但还是鼓足勇气敲响老周家的门。

开门的是老周的儿媳妇,她睡眼惺忪,不耐烦地质问老权这么晚了还敲门打扰人睡觉。权叔说,“有人打电话到保安室投诉你们家的狗叫声太大了,你们还是把狗给管上一管吧。”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不自觉地越过老周儿媳妇的肩头,朝阳台方位望过去。

“你有病吧。”那女人愤怒地说,“我家雪球早就已经不见了,哪里来的狗叫?再说,我怎么没有听见狗叫?是哪个无聊的人乱打电话。根本就不管我们的事,真是神经病!”

从二楼下来之后,权叔也觉得是自己多虑了,因为刚刚他看得清楚,老周儿子家的阳台上除了没有种花的花盆以外,什么都没有。没有狗,更没有像狗一样的人!

谁都没有想到,第二天权叔生病了,医生说他是重感冒引起高烧。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昏昏沉沉,迷迷糊糊,脑子里却不断地闪现头天晚上所遇见的人以及看到的画面。

“老权……老权……”

昏睡中的权叔听见有人喊他,勉强睁开眼睛,先是看到雪白的天花板,随后才看到老周抱着雪球站在他的床边。“老周?”

“老权,你好点没有?”

“嗨,没事,就是昨天晚上喝了酒去巡逻,被夜风一吹给感冒了。没办法这上了年纪,就是经不起折腾。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说你,还特意跑到医院来看我干啥,我这输完液就回去了。”

“没事,我来看看你。”老周抚摸着雪球,微笑着说。

“诶,这雪球找着了?”

“哎,找着了。以后啊,我会一直陪着它,不会再丢了。”

“那就好,那就好。”

“老权,我走了。你好好休息啊。”

“这就走啊,也行,这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你早点回去吧。”

“是啊,这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我确实该早点回去了……”

权叔猛地睁开眼睛,额头、颈脖和后背都是一层厚厚的汗水!从床上坐起来,困惑地看着四周,他不确定刚刚老周来看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实!只是那身汗一出,老权的病没多久就好了。

等他再回到工作岗位后,听到了一个令他惊讶无比的消息!老周早在一个多星期以前就死了!死的时候怀里抱着雪球的尸体!据说那雪球浑身都是伤,老周的眼角都是泪痕!

原来别看老周的儿子和儿媳妇平时对雪球有多好,但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是真心地爱狗。为了装面子,他们给狗吃好的,像人一样的穿衣服,去做按摩,可是其实雪球从头到尾都是老周一个人在照顾。那两个人回来顶多也就是看上一眼,然后就各自玩各自的去了。这是他们心情好的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们就会把狗撞在狗笼子里,使劲地晃动那狗笼子,吓得狗“嗷嗷”直叫!他们又害怕狗叫的声音引来邻居的疑心,就用绳子将狗的嘴巴死死地捆住!

每每他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老周就说他们在造孽!那两个人就反过来咒骂老周是老不死的,向着狗也不向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说他们的白米白养了个老东西!气得老周坐在沙发上上气不接下气!

后来,老周实在看不过去他们的做法,抱着雪球来到一片接近农田的荒山,打算在那里将雪球给放走。他想着这里靠近农田,被农夫发现的几率会很大。老周对雪球说,“虽然农村的生活没有城市里好,没有奶粉,没有丝啪,但是这里也没有人会残害你,你会活得更好的。”

哪知老周的做法被儿子和儿媳妇发现,尾随着赶过来拎起狗就是一通毒打,直到将狗给活活地打死!老周看到那血腥的一幕,本能地上前劝阻,被儿子蛮横一推倒在田埂上,脑溢血突发身亡。

听到这一切的权叔又是生气又是悲愤又是伤心难过,浑身都在颤抖。这时,他突然想起在医院里老周对自己说的那番话的最后一句,“……这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是该早点回去了……”现在想想,这句话真是意味深长。

权叔气不过,提着电棒就打算去找那两个不孝的畜生,不管怎么说也得让他们接受一些教训!同事拦住他说,“权叔你也不用去了,说起来他们两个也算是受到了报应。”

“怎么回事?”

“他们两个得了一种怪病,据说看了很多家医院都治不好了。”

“什么病?”

原来,老周的儿子和儿媳妇在老周去世后不久就突然失了声!开始他们以为是咽炎,后来能够发出声音之后,竟然发现他们只能够发出类似于狗叫的声音!无论他们想要说什么,都只是,“汪!汪汪!汪汪汪!”

这正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