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小黑
路小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7,198
  • 关注人气:5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阶梯上的玩具

(2018-05-03 10:45:05)
标签:

灵异

惊悚

路小黑

玩具

阶梯上的玩具

商场里的娃娃机发出机械音乐盒的声音,“叮叮当,叮当当……”,混杂着来来往往的脚步声、形形色色的交谈声、时尚有节奏的商场音乐声,娃娃机的声音并不起眼,很少引起过往行人的注意。

但这个声音却准确地抓住了小凤的听觉,她扭着头到处找。

小凤今年才五岁,身高限制了她的视野范围,每次走在人群中的时候,她能够看到最多的就是各种形状、大小不同的屁股。此时,从一堆屁股的缝隙之中,小凤的目光锁定在了那个吸引她注意力的声音上面。

那台娃娃机在她的眼中闪闪发光,她看见机器里面有一只白色的小熊正在朝着她微微挥手。那一刻,幼小的小凤第一次感受到了人生的诱惑。

“妈妈,妈妈……”小凤拉了拉妈妈的裙角,想告诉她,自己非常想要那只小白熊。

可是她话还没有说出口,身边那个穿着时髦的女人狠狠地拽了她一把,厉声说道,“快点,陶艺班的课马上就要开始,你再不快点就又要迟到了。上次就因为迟到,所以老师前面讲的内容你都没有听到,看看最后你做出来的那杯子,啧啧,简直让我不忍直视。”

女人丝毫没有注意到小凤想要有自己的需求,自顾自地说了很多抱怨的话,什么隔壁家的小明钢琴过了几级,什么闺蜜家的妞妞入选了舞蹈艺术团。总之一句话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总是好的。可是这些话五岁的小凤听的不是特别明白,在妈妈拉拉扯扯的过程中,她恋恋不舍地离娃娃机越来越远。

“妈妈……”她还是试图想要和妈妈说点什么,抬起头,却只能看到妈妈高高扬起的下巴。她觉得看不清妈妈的模样,似乎五官已经从妈妈的脸上消失。“爸爸……”她又转头去找爸爸,看到的是爸爸低着头边玩手机,边哼哼哈哈敷衍着妈妈的抱怨。爸爸的眼睛反射出手机屏幕中的游戏,花花绿绿地遮挡住了他的眼神。

小凤觉得挺无趣的,咬着嘴唇不高兴地低下头任由爸爸妈妈牵着往陶艺教室走。

那天晚上他们回到家已经是九点多了,因为上完了陶艺课,小凤又被带到舞蹈教室去学习一个半小时的舞蹈,接着又去练习了两个小时的古筝。回到家,爸爸妈妈就瘫坐在沙发上,大喊着,“现在养个小孩真是累,这跑了一天什么都没干的感觉,还累得我够呛。小凤,你可要知道爸爸妈妈的苦心啊,我们希望你能成龙成凤,所以才给你取名小凤。到时候不说真成一只凤凰吧,至少你不能比那小明啊,妞妞啊什么的差哦。”

小凤有些木讷地看着爸爸妈妈,小小的脑袋里面依旧回荡着娃娃机那机器音乐盒的声音,“叮叮当,叮当当……”。整整一个晚上,那脆生生的音乐都弥散不开,始终缭绕在小凤的知觉当中。直到她睡觉睡到一半,她的梦中都还是那个声音。

突然,小凤不自觉地睁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地说道,“小熊……小白熊……”她双眼的瞳孔开始极具地收缩和扩散,终于整个虹膜都被黑色的瞳孔所覆盖!她掀开被子,肢体有些僵硬地从床上下来,口中嘟嘟囔囔地拉开房门走出去。

小凤的家是个二层小居,他们的卧室在二楼。从房间里出来,小凤光着脚丫子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走廊的声控灯没有因为小凤的出现而被点亮,整个房间依旧漆黑一片。可就这样,小凤似乎一点也不害怕,也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径直地往下楼的阶梯处走去。

“小熊……小白熊……”小凤那扩大的黑色瞳孔中映射出阶梯上有个白花花的东西。她一步一步地走着阶梯,来到那个东西的旁边。“小白熊。”她高兴地将阶梯上的玩具抱起来,嘴角僵硬地往上牵扯着,看上去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

“你喜欢它?”有个声音在小凤的身边响起,她转头去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身旁坐着一个小姐姐。那小姐姐大概七八岁的模样,扎着一对马尾辫,脸色惨白,嘴唇泛青,两只眼睛是血红色,身上穿着一身黑色洛丽塔的裙子。若不是她在和小凤说话,其实非常像是一只洛丽塔洋娃娃。

小凤看着她,心里并没有觉得奇怪或是害怕,她微微点头说,“嗯,小白熊,很可爱。”

“喜欢的话,你就多和它玩玩。”小姐姐说。

小凤低下头,神情有些悲哀,她默默地说,“妈妈不让我玩,她说这些东西都是没有用的废物。”洛丽塔听了这话,半天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小凤爱抚着那个小白熊。

突然,二楼传来“咔”的一声开门声,声控灯也因此“啪”地一声被点亮!小凤被吓得一个激灵,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阶梯上就只有自己坐在那里,没有洛丽塔,也没有小白熊。

“小凤!你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妈妈责怪的声音因为吃惊而有些尖锐。小凤弱小的神经受到刺激,“哇”地一声哭起来,“小白熊不见了,小白熊不见了!”

“什么小白熊,哪里来的小白熊,我看你是发梦傻了吧。”爸爸揉着眼睛探出头来,不耐烦地说,“这大半夜的坐在阶梯上怪吓人的,快回房间睡觉去。”

“哇,小白熊,小白熊。”小凤哭得更伤心了。妈妈终于没有抑制住火气,三步并两步过来将小凤提溜起来,厉声说道,“别哭了,这大半夜的,我还没有死你哭什么哭,快去睡觉,明天早上八点我还给你约了形体课的私教老师。你得知道,妈妈这都是为你好,你知不知道那形体老师有多难约,明天你一定要好好给我学,知道吗?”

话虽如此,可第二天早上小凤发烧了。爸爸妈妈看着体温表,非常焦心。

爸爸问,“怎么办,还去吗?孩子都病,要不就休息一天吧。”

妈妈犯着愁地说,“你以为孩子病了我不心疼啊,可是那个形体老师真的很难约的,我这都是排了一个月的队才约上。那个老师专门给那些名媛训练形体的,咱们小凤以后肯定能到上流社会去。”

“可是她都病了。唉,这孩子也是可怜,平时上学回来要上各种补习班,这双休日吧还得去各种兴趣班,都没有个休息的时间。”爸爸心疼地抹着小凤的额头,着实烫手。

妈妈皱着眉头说,“这也没办法啊,现在这个社会竞争这么大,不从小学点东西,以后长大了有她后悔的。我就是因为小时候的才艺学少了,不然我现在已经是枝头上的凤凰了,还用在这里憋屈着?不行不行,我去找点退烧药给她喂下,那形体课还是得去。大不了一会上完形体就不去上古筝课了。”

就这样,拗不过妈妈的执着,小凤还是蔫不拉几地站在了形体老师的面前。虽然妈妈说上完形体课就回家,可在回家的路上,她又拉着小凤去购买老师要求的健身球和彩条。等到家的时候,又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那天晚上,小凤开始睡得很沉,可到了半夜,那娃娃机的音乐声又在她的脑海中响起。她缓缓睁开眼睛,掀开被子下床,光着脚丫走出房间来到阶梯处。果不其然,那个洛丽塔小姐姐抱着小白熊站在阶梯上从下往上地望着她。看到小凤出现,洛丽塔小姐姐冲着她挥着手。

……

妈妈发现小凤不对劲是在那三个星期以后,她发现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只要是在家里,小凤就喜欢坐在上二楼的那个阶梯上。小凤就那样坐着,看上去什么都没有做,可是时不时地她就会“咯咯咯”地笑着。

那笑声让妈妈心里发毛,她问了好几次小凤在笑什么。小凤都一脸童真地说,“没有啊,我没有笑啊。”说完,转身就轻快地跑向自己的房间里去。

终于这一天,妈妈拉着小凤来到医院。她双眼通红地对医生悄悄耳语,请医生检查一下小凤是不是精神上出现了问题。“我这还指望以后她能飞黄腾达呢,这要是精神出了问题,我也不活了。”这是她对爸爸说的原话。

还好的是,在经过一系列检查之后,医生只是告诉她,“孩子精神什么的都特别正常,但是她的体质很弱,感觉非常疲劳,回去以后让她要多注意休息。”

听了这话,妈妈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自从医院回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小凤的表现变回和以往那样正常。学习日的时候,从学校里回来就去上补习班。双休日和假期的时候,就去上兴趣班。总之小凤的时间被安排的满满的,她的童年就像是被上了发条的陀螺,不停地旋转。

然而这天半夜时分,外面下着风雨,妈妈感觉到有些莫名地心烦意乱。她起床准备喝口水,竟然听见门外传来“咯咯咯”的笑声!在这风雨交加的夜晚,这笑声显得非常瘆人,让她后脊背发麻!她推醒老公,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

笑声是从下楼阶梯的位置传来的,在一个闪电劈过的瞬间,迅白的光亮将三个影子投射在墙面上!一个披着头发的睡衣女孩,一个扎着两个马尾的洋装女孩,还有一个熊形的影子!

小凤的妈妈被吓坏了,尖叫着跑过去喊道,“是谁在那里?!”

谁知,阶梯上就只有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的小凤站在那里!她回过头,神情漠然地问道,“妈妈,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慌张?”

小凤的爸爸妈妈呆愣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噼里啪!”又是一道炸雷裹卷着闪电从窗户的位置劈闪而过!

墙面上出现了五个影子。那个洋装女孩和熊形的影子如同马赛克般变得支离破碎,慢慢隐去了。


【博主长篇小说】

《闻香饭店》(连载中)

《安魂引渡人》(已完结)

《鬼印》(已完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195.强拆(1)
后一篇:196.强拆(2)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195.强拆(1)
    后一篇 >196.强拆(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