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露营(上):事件

(2018-04-02 09:29:09)
标签:

恐怖

惊悚

路小黑

短篇

分类: 别回头,身后有鬼

露营(上):事件

  凡子将被子拉得紧紧地,整个人缩成了一团。惊恐、害怕、无助、疯狂,这些平日里只会在看恐怖电影才会产生的情绪一股脑地全都侵袭上来,压迫得他根本就喘不上气!他的双眼瞪得溜圆,一眨不眨地盯着帐篷。外面的满月圆盘,挂在无云的空中,就像是一盏高瓦数的灯泡,将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身影投射在帐篷上。

那竟然是一个狼头人形的影子!那颗端在人形身体脖子上的狼头往上扬起,几乎与后背形成九十的夹角!它大大地张开嘴巴,两排尖锐的牙齿就那样显露出来,映在帐篷上!

这一幕,凡子觉得仿佛是静默电影,甚至他连自己紧张的呼吸和惊怕的心跳都听不见!

突然,那狼头人抬起一只手臂,手中攥着一把匕首!

“哗!”

犹如苍穹的帐篷被寒光四射的锋利匕首划开一道裂口!随后,凡子终于听到了野兽般沉重而压抑的喘息声!

……

“哈!”凡子猛地抬起头,周围的声音持续好几秒才从虚幻变得真实。头顶上常亮的日光灯,让他在睡懵恍惚之间想起这里是办公室。

“你咋啦?”坐在对面的萝莉脸小丰叼着薯片,一脸懵逼地问。

凡子扭了扭脖子说,“睡懵了,胳膊都给我压麻了。”说着他小幅度地抡着胳膊,活动僵硬麻木的肩关节。中午在公司里只能趴在桌子上小憩休息,经常就会像今天这样睡着睡着睡沉过去,接着就会因为呼吸不顺畅、手臂被僵麻而突然醒过来,醒过来就开始头疼。这几乎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公司里的人几乎都遭遇过这样的情况。

“啪,啪,啪。”部门总管,不苟言笑的老严拍着手掌进来,清脆的巴掌声让凡子又清醒三分。“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啊。”老严的语调非常严肃,丝毫提不起大家的任何兴致,更何况从他口中带来的消息,基本上没有几个是让人高兴的。所以老严说归说,几乎没有人抬起头来。

“这个周末公司组织活动,我们去半龟山露营,有拓展公司提供装备,大家多带上点吃食就行了,就这样。那个小宋,把昨天我让你做的报表送到办公室来。”说完,老严头也不回地进了办公室,留下几个有些懵逼,有些难以执行的面孔在那里。

“什么,什么?我没有听错吧?”小丰最先反应过来,嘴里还叼着薯片,瞪着眼睛含含混混地说,“刚刚严老头说什么?我们要去露营?”

“对,你没有听错。”办公室的标准白领露西冷冷地说,她长得很美,但也真是很冰,让人听到她的声音都觉得脊背发凉。露西头没动,只是将眼神微微抬起,看着小丰说,“周末去露营,带上吃的就行。”说完,立刻垂下眼继续敲击键盘。

“太好了!”小宋兴奋地跳起来。

凡子还是有些头痛,但对这个消息他也很开心。他推推眼镜,笑着对小宋说,“还在这傻乐,头儿让你送报表呢。”

“哦哦哦,对对对。”小宋手忙脚乱地抱起一堆纸,连忙跑向老严的办公室。

公司的工作强度一向很大,很多时候大家深夜都还在加班。就在这些人的神经绷紧得快要断裂的时候,突然能够有露营这样放松的活动,无论是什么性格、表面如何的人都会感到高兴。

所以周末这天,无论是冰山美人,还是卖萌小可爱或是不苟言笑的大叔都神清气爽,精神抖擞地踏上了露营的旅游车。在车上,虽然只是昙花一现,但就连露西也露出平日难见的笑容。一路上,车厢里飘荡的都是轻松愉悦的音乐和心情。

半龟山离市区大概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这座山海拔并不高,但却非常奇特险峻。它的一面是植被茂密的原始森林,另一面是一壁断岩峭壁。远远地望过去就像是半块龟壳,所以叫做半龟山。

到了地方,所有人下车聚集在一起后,凡子才吃惊地发现这次公司算是下了大本钱,光是包车都足足有五辆,几乎整个公司的人都被拉出来进行这次的拓展活动。在繁长的领导讲话之后,活动终于算是正式开始。

原来这次并不是简单的露营,而是要搞一次生存游戏。拓展教练将大家按照部门分成了很多组,每个组发了不同颜色的T恤。凡子瞟了一圈,基本上红橙黄绿青蓝紫都有,整个公司的人站在半龟山下,就像是倒挂在地面上的彩虹。

凡子和同部门的人领到的是橙色T恤,小丰提溜着衣服,不满意地说,“我喜欢绿色嘛,这个橙色一点都不好看,像是烂掉的桔子。”

小宋早就将衣服套进头,边传边笑着说,“不过是个游戏服罢了,又不是那些迪奥,香奈儿,有什么好挑剔的。”

接下来,教练交代了此次生存游戏的任务。身穿一种颜色T恤的人为一个组,分得一片初始区域。在区域中藏有与衣服同种颜色的领域球,如果是自己组找到领域球,那就保护了这片领域。若是被别组找到了领域球,就说明该领域的部分区域被占领。游戏时间为三天,三天后统计每个组的领域球,获得自己组领域球最多的为最佳防守,获得别组领域球最多的为最佳攻击,都会获得相应的奖励。

“还挺刺激的。”露西冷冷地怪笑了下。不知道为什么,凡子觉得她那一闪而过的笑容有些瘆人。

拿着行李跟着队伍往自己的初始领域走去的时候,看到前方隔了几个人的老严,凡子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突然,他看到老严停下脚步,缓慢而僵硬地扭转脖子回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中充斥着骇人的杀气。

凡子愣了一下,再定睛去看时,发现老严根本就没有回头。他苦笑着摇摇头,心想怎么出现这样荒谬的幻觉。

橙队的区域非常不错,经过一座悬空吊桥之后,营地就在半龟山那片峭壁附近,视野开阔,空气清新,不远处还有个落差大概有五十米的小瀑布。凡子和小宋一起扎好帐篷,等着其他人捡柴火回来。

这时凡子看到小丰站在悬崖边一动不动,他心里咯噔一下,有些莫名害怕。他小心地靠近小丰,轻声地问,“你在看什么呢?”

谁知,小丰转过头来,笑颜如花,高兴地说,“这里的风景真是太美了,你快看,基本上能够看到城市全貌呢。”说完,没有等凡子回应,她就抱着怀里的东西蹦跳着走开了。凡子笑着摇头,心想怎么自己那么多心,觉得小丰是想从悬崖上跳下去。“真是想多了。”他苦笑着望向小丰的背影,但又觉得那背影看上去说不上来的怪异。

或许凡子真的有第六感预知能力,因为在露营的第一天晚上,果真出了事!

首先,他们发现拓展公司发的对讲机没有电了,接着,他们发现手机竟然没有信号!那也就意味着他们没有办法和外界联系!现在这个时代,如果不能和外界沟通联系,会让人无形中产生恐慌感。于是他们在商量之后,决定先收拾东西下山,哪知到了那座悬空吊桥,他们一个个都傻了眼!那座吊桥竟然断掉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所有人都开始紧张起来。可是紧张归紧张,他们此时能够想到的办法只有是回到营地去等待,等其他组的人来找他们的领域球,发现他们的困境。可是,当他们往回走的时候,又发生了另一件更令人心慌的事情。那就是,他们迷路了!

小丰已经承受不了黑夜的压力,坐在地上就开始嚎啕大哭,“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嘛。”

“别哭了,”小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说,“现在天色已经这么黑了,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安札下来,明天白天再说吧。”

老严和露西的脸色非常难看,在阴冷苍白的月光下,他们那张脸如同死人一般,毫无血色,表情狰狞而僵硬。老严嘟囔了一句什么,大家都没有听清。露西问,“你刚刚说什么了?”

“嗯?”老严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我?我什么都没有说啊。”

听他这么说,露西意味深长地乜了乜眼睛。她那眼神,有点像掩藏在树丛后面的狼。

事已至此,大家只能接受现实,先安顿下来。他们都相信等其他组以及拓展公司的人发现他们不在了,怎么都会来进行营救的。

那天夜里的风非常阴凉,每次刮过都像是一把刀子划过皮肤,让人心中发毛发浸。小丰坐在悬崖边上,在她的正对面,视野正中对视而望的那轮苍白的圆月。若是换成平时,小丰肯定会非常兴奋,跳着脚地嚷嚷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奇景。月亮刚好和她处于一个平面的感觉!

但现在的小丰,一点都没有平时小萝莉那种纯真活泼的模样。她总是觉得害怕,她也觉得这害怕来得有些突然,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是没有办法和外界联络,不过是那吊桥断掉,难道就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吗?

小丰自嘲般地苦笑一下,但转瞬之间她后脊背猛地抽搐一下,从脚底腾升而起阴寒之意,一把仿佛异次元空间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响起,“没错!你的预感是对的!你们都会死在这里!”这让她紧紧地抱住自己,牙齿上下打颤。

就在这时,和她视线对望的那轮明月竟然变成一柄圆形古镜!从那“镜面”的反映中,小丰看到自己身后有个狼头人形的怪物!那怪物高高地举着一把尖刀,那锐利闪烁着寒光的尖端正对着小丰的百会穴!

“啊!”小丰转过头去,她的神情有惊恐,也有不可思议!她哆嗦着嘴唇说,“怎么是你!啊!”

鲜红的血液如同绽放的梅花,在虚空之中溅射出凄美的幅度。眼看着红血就要玷染那轮白月,但依旧无法触及远空而跌落在地上。

“噗呲,噗呲,噗呲……”

小丰的身上被尖刀一次次地刺穿,她的视线从模糊变成黑暗,从那双瞪得溜圆,眼白多于瞳孔的神情中可以看出,她在死前是多么地绝望和害怕。而这一切的情绪,都被阴凉的夜风吹得四处飘散。

 

(恐惧降临,极度森寒。真相也在逼近……未完……待续……)


【博主长篇小说】

《安魂引渡人》(已完结)

《鬼印》(已完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172.上吊(2)
后一篇:173.癌变(1)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172.上吊(2)
    后一篇 >173.癌变(1)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