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宝藏

(2018-02-08 12:10:04)
标签:

灵异

恐怖

惊悚

路小黑

宝藏

分类: 灵异短篇

宝藏

  不知道多少年前,有四个皇宫守卫抑制不住内心的贪欲,借着滔天大胆盗取了皇家宝藏。原本他们想着的是将那些宝藏卖掉,然后买金买银,过上富豪生活。可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无论他们逃到哪里,都遭到官兵的追杀。

从此,那四个人非但没有过上梦想中穿金戴银,挥金如土的土豪生活,反而变得居无定所,生死无常的逃亡生活。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还经历着背叛、阴谋、妥协、犹豫,更多的人性,更复杂的关系,牵扯着他们每一根神经,让他们夜夜不能寐,日日不能食。渐渐地,他们四个人变得越来越神经质。

终于有一天,在一次追捕逃亡中,其中姓李的守卫再也忍受不了这种高强度、高压力的生活,抱着宝藏仰天狂笑着跳下了山崖!剩下那三个人也随后被追杀而来的官兵就地处死。

为了惩戒,那三个被抓住的人死后尸体被悬挂在悬崖边,让盘旋在上空的秃鹰啄食皮肉,让雷电劈闪他们的骸骨。他们的魂魄游走在悬崖附近,始终无法得到安息,日日看着自己的身体受到如此折磨,狂躁和愤怒让他们变成了厉鬼!

厉鬼控制不住自己身上的鬼气和戾气,到处作祟,害死不少附近的居民,惹得这一带民不聊生,百姓苦不堪言。百姓们没有可找的地方,只能去找官府,可官府哪管得了啊,只能再往上报。一层上报一层,一层耽误一层,在这期间,那三个厉鬼又害死了不少的老百姓。实在没有办法,有能力的百姓们纷纷举家搬迁,想要离开这个晦气之地。

可当他们走到边界的时候发现,他们根本就走不出这片区域!明明马车已经踏着界碑到了另外一个县城,可走着走着,就又了回来!再走出去,没想到走着走着又出现在熟悉的街景中!

“这是鬼打墙啊!”人们的惊恐已经到了极致,纷纷双手抱头痛苦,绝望的情绪在上空蔓延。云层逐渐加厚,天色不自然地沉暗下来,四周开始刮起阴风!风卷着尘土扑面而来,伴随着阴森恐怖的狞笑声,“呵呵呵,哈哈哈,你们哪都不要想去!你们一个都逃不了!”

“啊!鬼啊!”“啊!救命!救命啊!”

厉鬼来袭,大家慌乱四处逃窜。就在这时,天空中开始下起瓢泼大雨!那雨开始的时候是无色,渐渐地变成了红色的血雨!凡是沾染上那红色血雨的人一下子就扑到在地上,变得僵硬无法移动,紧接着那三个厉鬼就会出现,将他们的魂魄从身体中吸食而出。人们一个个变成了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他们的眼神呆滞,面部肌肉扭曲,只会“嗷嗷”直叫,看到会动的东西抓起来就啃咬,无论是鸡、狗、鸭,还是人!

一时之间,整个县城血流成河,尸横街里,熏天的腥臭之气弥漫四周,那状况惨不忍睹!没多久,整个县城就那样生生变成了一座死城!三个厉鬼无助迷茫却充满杀气地在县城之中来回地飘荡,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地巡视着。

这个地方,成了禁足之地!直到一个赤脚和尚的出现。

那赤脚和尚背着一个背筐,一路走一路唱着歌。他的歌调子很奇怪,像是在念诵又像是在唱歌,一路走还一路小跳,看上去无比的轻松快乐。他就像是没有受到阻拦那般,径直地走入这座死城。

这座死城中阴云密布,寸草不生,枯树残垣,瘴气弥漫,那赤脚和尚环顾四周,就像看一般风景那样看着这些惨状。然后淡定地将背篓从背上取下来,从里面拿出来一块桦树皮铺在地上。

厉鬼们嗅到了生人的气味,纷纷张牙舞爪嚎叫着朝那赤脚和尚飘浮而来。赤脚和尚看了他们一眼,淡定微笑着在桦树皮上开始作画。一边作画,一边还唱着或是念着他那奇怪的诵唱。

三个厉鬼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扑过来,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靠近赤脚和尚。它们施展出更多的鬼力都纷纷被赤脚和尚手中的毛笔幻化成了墨汁,然后在他的手臂挥舞之间画成了绘画。

没一会功夫,那画作渐渐成形。原来这赤脚和尚画的竟然是这三只厉鬼的生平,从他们的出生,到成长时蹒跚学步,再到青春年少上树打鸟,绘画中,他们有相熟的亲人,有爱慕的女孩,还有描绘未来生活时候的满面憧憬。紧接着的绘画中,他们的家园因为战火被烧尽,良田被踩踏,生活被打乱,没有办法,他们入了宫当了守卫。

三只厉鬼看到这里,更加地狂躁起来,他们挥舞着鬼爪,想要将那天上的阴云抓取下来塞进赤脚和尚的眼睛里。他们高声地咆哮,想要将劈闪而过的闪电撕扯下来缠绕在赤脚和尚的身上。但无论他们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所有的鬼力依旧被那支笔吸收幻化成为墨水。

墨水依旧在书写绘画,接下来是他们在皇宫中的日子。刚入宫的他们被年资高的守卫们欺负,他们受尽了侮辱、鞭打、辱骂,干着最苦的活,吃的只能是其他人剩下的残羹剩饭,睡觉的地方被排挤到了走廊下面。

然后笔触一转,就到了他们偷取皇宫宝藏的一幕。紧接着就是逃跑,无止境地逃跑,到处东躲西藏,担惊受怕,外面有点风吹草动就能够让神经绷直。但就这样,他们还是被追杀的官兵堵在了悬崖之上!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李姓守卫抱着宝藏跳下了悬崖,而他们三个则被追杀而来的官兵抓住悬挂在悬崖之上!秃鹰就在他们的头顶上方盘旋不去,云层越来越厚重完全遮挡住了日和月!

画到这里,赤脚和尚的唱诵也渐渐平缓下来。他将画笔轻轻地放在桦树皮上,双腿盘坐,双手结印,闭合双眼,面带微笑,一字一句地念诵起往生咒。整整七七四十九天,赤脚和尚不吃不喝,没有挪动半分,就那样念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往生咒。终于,那三个厉鬼的戾气被完全消去,他们的魂魄纷纷附在桦树皮上。

赤脚和尚没有着急收拾东西,继续将往生咒又念诵了七七四十九遍,这才卷起桦树皮,收起毛笔,放入背篓之中。奇怪的是,整整七七四十九天他没吃没喝,可站起来却红光满面,精神抖擞!

他将背篓背在背上,继续唱着他那怪异的诵唱走掉了。

这座死城中缭绕不散的瘴气被那背篓尽数吸取,芳草破土而出,树木展发新芽,阴云散开,许久未见的阳光终于又重新洒在这片土地上。


【博主长篇小说】

《安魂引渡人》(连载中)

《鬼印》(已完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133.骷髅墙
后一篇:134.门内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133.骷髅墙
    后一篇 >134.门内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