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灯笼

(2018-01-10 14:52:19)
标签:

灵异

恐怖

惊悚

路小黑

灯笼

分类: 别回头,身后有鬼

灯笼

A是个民俗作家,这段时间他遇到了写作瓶颈。这瓶颈不仅仅是他才思枯竭,还因为现如今人才辈出,那些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有才华有颜值,说话间就抢占了他好几个版位。这让他非常懊恼。眼看就要过年,他索性背着包去早就想去的那个古寨采风散心。

这个古寨处于深山之中,他坐在乡际车上摇摇晃晃三四个小时才来到寨子口。下了车,他伸了个大懒腰,舒展全身的筋骨,抬头看见碧蓝的天空中摇曳着翠绿的树叶,心情总算是轻松三分。这时,他看见远处走来一个老乡。他背好包,脸上挂着笑走过去招呼到,“老乡,你好啊。”

那个背着背篓的中年男人用困惑木讷的眼神冷漠地盯着他看了半响,面无表情地走掉了。这个人的态度已经让老A有些纳闷和不快,哪知寨子里所有人都对他的到来表示出漠然或是不欢迎。这样的态度与其他地方的热情欢迎大相径庭。以前老A每到一处,从上到下都巴不得多跟他套套近乎,让他把自己的家乡好好的宣传一下,甚至期待着自己也顺便露露面。

在这个寨子中的冷遇让原本就觉得时运不济的老A心里很不是滋味。将行李放在客栈之后,他裹紧外衣准备到外面去逛逛。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寨子过于偏远的原因,虽然在墙皮都脱落的房屋外墙上偶尔能够看到“以旅游业带动乡经济”之类的标语,可是寨子里的行人少得可怜。走上好半天才能够遇上一两个寨中人。

并且很快,老A注意到这里另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马上就要年三十了,寨子里居然没有一家挂灯笼的!

要知道年关挂红灯笼,是中国多个民族共同的习俗,已经传承了上千年。然而这个寨子却没有灯笼。职业的敏锐让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可以发掘的题材。他先是在网络上翻找资料,关于这个古寨的记载非常稀少,最终一无所获。后来他想找当地人打听打听,可是那些或冷漠或拒绝或木讷的眼神让老A心里发怵,终究也没有问得出口。

大年三十,是除旧迎新的时刻,寨子里燃烧起篝火,摆起长桌宴,寨民们载歌载舞,也是有一番热闹景象。老A坐在寨老旁边,端着酒碗给寨老敬酒,感谢他这段时间对自己的关照。几碗酒饮尽,老A觉得和寨老的关系似乎近了几分,也就放开约束,随口问了关于灯笼的事情。没想到本来因为喜庆而笑容满面的寨老脸立马沉了下来,只说了五个字:说不得。喝酒。

后来整个晚宴都在一种沉闷的气氛中度过,老A郁闷极了。但这更让他觉得这灯笼一定有什么故事隐藏在其中,他暗自下定决心要打探清楚,他下意识地觉得这必定是个能够轰动的题材。他会凭借着这个故事再次夺回自己在文坛上的地位。

初一老A没好提这个事情,初二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问客栈老板,“老板,你说奇怪不奇怪。这老大新年的,为什么这里处处都不挂灯笼。”老板的脸立马沉了一下,丢给他一句入乡随俗就去忙别的了。

看着老板的背影,老A觉得这个人从装扮和面相来看,都不太像是寨子里的人。但从他的神情可以得知,他一定是个知情人。老A微微牵动嘴角笑了一下,觉得这老板必定是个突破口。晚上老A又找到老板,用一瓶上好的XO将他灌醉,终于得到一个骇人听闻的故事!

原来在解放前,这个地方曾被军阀占据。军阀除了正室,还在当地娶了四房貌美如花的姨太太。然而娶了这么几房太太,姨太太,几年过去没有一个给他生下一儿半女。这可把军阀气得够呛,指着那四个女人的鼻子骂她们是“不会下蛋的母鸡”。恰巧一个算命道士经过他家门口,道士笑着悠悠地说了句,“大帅大帅,杀伐决断,阴德尽失,无后送终。”

因为这么一句话,算命道士丢了性命。

随后人们发现,军阀的姨太太们一个接一个地神秘失踪!而屋前多了一盏一盏的红灯笼。大家虽然疑惑不解,但谁都不敢多问一句,多言一声。就这样,又过了大半年,他的正室居然有了身孕!军阀大喜过望,接连十五日大摆宴席庆祝。

然而,那些来恭贺的人们却无法从正室的脸上看到孕育新生命的喜悦之色,反倒在她眉宇之间看到的是愁眉深忧和强颜欢笑。“应该是妊娠期反应过重,行动不便,所以才这般烦躁吧。”大家都这样猜测着,然后端着酒杯嘻嘻哈哈地喝上两口就走了。

人们无法得知十月怀胎的日子,正室是怎么过来的,因为自从她怀孕之后,谁都没有再见她从军阀家的大门中走出来过。直到临盆的时候,接生稳婆被军阀家的下人生拉硬拽着来到军阀家。

正室难产了,一盆盆的血水从房间里端出来,又一盆盆的热水端进房间里,军阀府上上下下忙成了一锅粥。就这样折腾了两天两夜,孩子还是没能生下来!“废物!都他娘的是废物!”军阀情急之下,拔出腰侧的军刀,一刀就将正室的肚子剖开两半,婴儿的头终于露出来了!

然而,等军阀看清楚那颗婴儿头颅的时候,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随后就听见“嘎!”地一声惊声尖叫,那颗婴儿头颅从已经死掉的正室肚子里跳出来,张开血盆大口紧紧地咬住军阀的颈脖动脉!军阀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瞬间就被吸走全身的血液,变成了一具干尸!

军阀一家上上下下全死了,无一幸免,那场面简直令人毛骨悚然!满院子的干尸,横七竖八地倒在各个地方,全身一点水分都没有,干瘪的皮肤包裹着干裂的肌肉贴在骨头上,眼窝凹陷,嘴唇开裂,表情狰狞。军阀府成了人间炼狱!而那婴儿最后消失不见,不知所踪。

一个举着算命旗子的道士从门外走进来,环顾四周,摇摇头走掉了。

坊间流传着一个说法,原来军阀当时听信邪术,用姨太太的人皮来做成灯笼,里面点上香油灯聚阴招魂,吸引往来魂魄来此投胎。一个功力不够,就再杀一个。殊不知集结而成的那婴儿,居然就是四个姨太太的怨灵……

“后来寨子里就再也不用灯笼了,据说如果谁家点了灯笼,就会把那四个姨太太的怨灵给招来,死无葬身之地。之前就有个旅客不信邪,做了个小灯笼点上了,结果死得很惨。所以关于灯笼的事情,就彻底成了寨子里的禁忌,不为外人道起,甚至不欢迎外人前来。”老板打着嗝将剩下的那点XO一饮而尽,醉眼惺忪地摆着手,边回房边说,“哎呀哎呀,今天晚上我说多了,你听了就算了啊。不过是故事,不过是故事罢了。明天早上酒醒了,该走你就走吧。”

晚上老A翻来覆去睡不着,有一种莫名的心思在腾腾而起。他居然想做一盏灯笼!他用报纸卷成了筒状,在里面点上了蜡烛……

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异样发生,老A很失望。他已经准备好了手机,想着如果真能够发生点什么,必须赶紧记录下来回去当成素材,这样写出来的东西必定能够引起轰动。现在不什么都讲究个有图有真相嘛。可他等了大概有半小时,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自嘲地笑了笑。

眼看着那蜡烛马上就要燃尽,烛火也越来越暗,老A靠在床头眼睛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了。突然,阴风四起,客栈的窗户被吹得哐当作响!老A本能地想要坐直身体看看发生了什么,谁知他身上仿佛压了一块千斤重的石头,根本就已经动弹不得不说,还压得他瞬间喘不过气来!这时,他看见天花板上浮现出一颗头颅!

那头颅没有头发,明显是颗婴儿的头颅!但鼻子的的位置只有两个黑色的空洞,那双眼睛往外突鼓,眼白布满了蜘蛛网般的黑红色血丝!灰色的瞳孔处于中间就像是被蜘蛛网捕捉的猎物抽干了血液而剩下的干壳!那张嘴巴猩红得可怕,嘴角咧至耳根,露出里面一条分叉的舌头!

婴儿头颅倒吊着从天花板的方向朝着老A靠近,大大张开的嘴巴马上就要咬住他的脖子!老A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心里一片绝望。突然,老A闻到一股恶臭之气!紧接着全身上下被泼满粪便,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的压迫感和天花板上的婴儿头颅都消失了。

“唉,都怪我,都怪我。酒后失言,酒后失言啊。”客栈老板拿着一个空的粪便桶站在那里,一脸悔恨的模样。

A惭愧地低着头说,“老板,不怪你,都怪我自己不信邪。虽然你泼我一身粪,我还得谢谢你,正是你这桶粪便才赶走了那怨灵。都怪我,都怪我。”老板摇摇头,什么都没说,转身走掉了。

第二天,老A收拾好行李去结账退房的时候,发现老板不在店里。只有一个纸条放在柜台上:“是我酒后失言害了你,我必须承担这个责任。现在我惹恼了那个怨灵,这个地方是不能再呆了。房费你放在柜台上吧,自然会有人来接手的。再会。”

A走了,他背对着寨门,又回头望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隐约看到家家户户房梁上都挂上了红灯笼。


【博主长篇小说】

《安魂引渡人》(连载中)

《鬼印》(已完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108.浴室(2)
后一篇:109.走廊(1)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108.浴室(2)
    后一篇 >109.走廊(1)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