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小黑
路小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7,198
  • 关注人气:5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海棠花

(2017-12-21 11:30:10)
标签:

灵异

路小黑

前世今生

海棠花

海棠花

  那是一个战火纷飞,中原板荡的年代。连年的自然灾害,贫瘠的土地,匮乏的物质,老百姓为了食物变得残忍,统治者们膨胀着野心与贪欲,原始的兽性在争抢中发酵,交织成了漫天昏黄的狼烟。

那些年,空气中永远弥漫着鲜血的味道,干涸的河道铺满了黑红的淤泥。男人们身披铠甲,手持兵刃,以盾牌保护着自己脆弱的生命,用利器刺穿敌人的胸膛。女人们怀抱幼婴,扶携老人,在破败的村庄里泪眼婆娑地望着腾腾而起的烽烟,听着战场上亡命的嘶喊,守着村口海棠花开,继而又凋零飘落。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苦的不仅仅是凋敝的民生,苦得更是心灵深处的恐惧无助。王说战争可以带来食物,可以带来财富,可以让子民们幸福的生活下去。可当战火扑面燃烧过来之后,那长满麦苗的麦田立刻变成一片废墟,开裂的土地能够塞进去拳头。刚刚长出来的青草还未来得及被牲畜品尝,就已经被铁骑踩压出绿色的汁液。连年征兵,百姓十不存一,梦想中的温饱没有到来,原本安宁祥和的家园也不复存在。百姓迷惘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即便这样也还要战争,明明可以男耕女织,清贫而幸福。明明可以发展生产,对抗灾害,为什么要相互残杀,相互掠夺,最终同归于尽。

王说,若想生存,唯有战争。

但是,王败了。比战争更可怕的是战争之后的溃败,敌人的兵马铺天盖地地席卷过来,带着胜利的发泄,带着盲目的仇恨。在战场上,那些同样曾经耕种植被、饲养牲畜,培植着不同生命的双手,现在却用来处决生命。百姓都是善良的,然而战争让人疯狂。每个人早就已经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魔鬼,杀红了的眼能够看见只有漫天血光,紧皱在一起的鼻能够闻到的只是冲天血腥。手起刀落之处,头颅滚遍山谷。

王说,降。我的城池,我的土地,叩拜相让。我的子民,男为奴,女为婢,拱手奉上。

可那是我们的家园,是我们的家人啊!我们打了一辈子的仗,卖了一辈子的命,却没有生而为人的尊严。

刀已缺,枪已折,甲胄已破烂不堪。那几匹跛了腿的瘦马,仰天悲鸣。同样悲鸣的,是身披残甲,却任人践踏的百姓。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祚衰。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

干戈日寻兮道路危,民卒流亡兮共哀悲。烟尘蔽野兮胡虏盛,志意乖兮节义亏!

王命难违,楚歌悲壮,军中充斥着颓废和绝望。正当人们要弃戈解甲,跪地归降时,人群中一道炸雷响起:“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为奴生,为士死!宁为士死,毋为奴生!并且,我们一定要战胜了活着回去,只为老母有所养,妻儿不受辱!”

这声音雄壮浑厚,振聋发聩。发声者铁胄金戈,岿然而立,一袭残破的战披火红。众生噤声仰望,他将披风解开抛至空中,那火红的披风就像是战旗随风飞舞,将所有人的精神鼓舞到亢奋!他头盔上那根长长的羽翎如同标杆,从此在战火硝烟之中摇曳屹立,将残部集结于麾下。

将军指挥将士们杀马饮血,背水一战。他的英武和果敢使得这支队伍士气大振,依靠奇袭竟然连连取胜。最后将军一举砍下敌酋头颅,让敌人闻风丧胆,全面败退。王见势撤回降书,趁胜追击。将士们对于生活的信心再度回到脸上,将军的盛名也因此而传来,不仅在军营中传遍,并且还传至后方,传到了城中首富司南府。

司南家的小姐已至豆蔻年华,待字闺中。虽然坊间不可能见到这位大家闺秀,但这城中的人都形容司南小姐如同春天盛开的海棠,娇美可人,性格温婉。

这一天,家里的嬷嬷见司南小姐坐在窗边望着窗外的海棠花出神。嬷嬷慈祥地笑问,“小姐,您这是在想什么呢?”

司南小姐脸一红,低头拂面说,“嬷嬷,你听说过征南军的刘大将军吗?”

嬷嬷始终属于过来人,见小姐这么一问,当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只是她故意反问道,“刘大将军?哪个刘大将军?”

小姐毕竟单纯,以为嬷嬷真是不知道,她双颊绯红,看着那海棠花的眼睛闪烁着憧憬的精光。她憧憬地对嬷嬷说,“听闻那刘将军英姿威武,所向披靡,战功赫赫,所到之处必为胜利。难得的是他体恤百姓,凡是收复而回的城池,他都会好生地留人打理,休养生息,绝对不做豪抢强夺的卑劣之事,所以深受百姓的爱戴。”

“哦,世间还有这么好的人?”嬷嬷故意揶揄笑道,“这么好的人,自然得配上我家小姐这么好的姑娘,是不?我倒是听说,那位大将军至今尚未婚娶呢。我这就回老爷夫人去,请他们去向他说亲去。”

“哎呀,嬷嬷,我不是这个意思。”娇羞的司南小姐捂着脸,却没有阻止嬷嬷踏出去的脚步。

刘大将军迎娶司南小姐的阵仗很大,因为司南家的财富,更是因为刘大将军的威望。将军披着他的那战旗般的披风,骑在盔甲高马之上,身后跟着长长的送亲队伍。司南小姐听着百姓们因为爱戴而发出的欢呼呐喊,由衷的恭喜,她那粉嫩的小脸更加绯红。

那一夜,以及那夜之后的日子,刘大将军和司南小姐都深深地感概于命运的奇妙轮回。在掀开盖头的那一刻,他们彼此就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这种亲切的熟悉感在红色的龙凤喜烛跳跃的烛光下更是被渲染的浓烈而炙热。

“倩儿,你知道吗?上辈子你一定就是我的女人。我们上一世没有爱够,所以这一世再度相遇相爱。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从未对女人心动过了,原来我一直在等你。”金戈铁马,壮志豪迈的铁骑大将难以掩饰住刚毅外表下的那颗柔软的心。他将司南小姐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温柔地说,“原本我以为自己没有任何弱点,即便敌人千军万马压境而来,我也丝毫不会畏惧。但是倩儿,有了你,我就有了弱点。在我这里,这颗心中最柔软的那个地方原来一直都是为你留着。原来我只是为你而战,只是为了保护你。”

司南小姐听了这话,止不住地流泪,又止不住地微笑。她知道,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幸福,只要有这个男人的胸膛,她就有整个世界,就有整个人生。

所以,当她听到送来的战报说征南新军战败,全军覆没的时候,她感觉整片天一片黑暗之后电闪雷鸣瞬间坍塌!她不相信自己的男人会死,她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提着裙子冲到了战场。

然而她眼前所见的场景,让她最后支撑的神经彻底崩溃!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那些树木因为战火而烧成焦炭,那些绿草因为铁骑践踏而折断,石头上都是鲜血,空气中都是血腥尘土。这一切的一切,司南小姐从来没有经历过,在她的脑海中不可能有这些画面。

地上到处都是身首异处的稚嫩的面孔。他们都是一个月前刚刚招募的新兵,还只是一个个刚刚才学会列队的大孩子。王说,兵士应该在战场上磨练。王说,大将应该多管带新兵。于是,这一群稚气未脱的孩子,和新婚燕尔的刘大将军一起,被推上了“平叛止乱”的沙场。

他们的身体早已冷凉而扭曲,却睁大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盛满了恐惧与困惑,直愣愣地盯着司南小姐。然而此时,对于丈夫的牵挂和思念让她无所畏惧。她踩着那些尸体,边悲天怆地地哭,边歇斯底里地喊,“夫君,夫君!我的夫君……”

突然,她看见不远处的有件破烂不堪的红色披风,依旧像是个战旗那般挂在一根长矛上,被微弱的残风吹得颤抖不已。她的双眼被流水模糊,一步一踉跄地走过去,扑倒在那里!她找到了她的将军,只是她的将军已经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抚摸着已经发青冰凉的脸庞,将他脸上凝固的血块和泥土擦干净。司南小姐喃喃哭道,“夫君,我来了,你的倩儿来了,你最柔软的那颗心来了。”

她看到了将军颈脖上那个致命伤,就好像看到了那时惨烈的战况!毫无战力的新兵们被敌人砍瓜切菜般的屠杀,将军以一敌百,腹背受敌,此时一嗖冷箭从侧面射出。将军躲闪不及,冷箭直接刺入他颈脖之中!将军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用手将那冷箭猛地拔出,鲜血喷溅而出。在飞舞的血花之间,他将冷箭猛地掷出,身体往后倒了下去!而那嗖利箭在最后一刻又干掉了一个敌人!

“这得有多疼啊,简直疼在了我的身上,疼到了我的心里!”司南小姐抱着将军的尸体,痛苦地哭喊道。因为拔箭,那将军颈脖处的伤口皮肉外翻,流出的鲜血晕开凝固,看上去正如同一朵哭泣的海棠花。

司南小姐朝着苍天倒吸一口气,举起将军的随身佩剑,朝着自己的腹部刺入下去!

“下一世,我还要做你的妻子……”她凄冷地笑着,身体慢慢地瘫软下去,趴在了将军的尸体上。他们两个就这样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从司南小姐身上流出来的温热血液顺着他们的身体流入到将军颈脖的那个海棠花样伤口上,就仿佛血液逐渐地注入到将军的身体中一般。

……

应情是个情感女作家,这段时间她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个关于将军和小姐的梦。这个梦很凄美,让她忍不住想哭,又让她觉得是个很棒的题材。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每要将这个故事写下来的时候,那些灵感瞬间就会断裂成为连不起的片段。

她写了删,删了写,眼看就要到出版社截稿的日子,急得她每天喝六杯菊花茶都挡不住脸上的火痘往外冒。这天早上,应情提着笔记本来到常来的这家咖啡馆,点咖啡的时候,小弟笑着对她说,“应情姐,我一看你经常来就知道你又卡文了。加油啊,我女朋友还等着看你的新章呢。”

“呵呵。”应情干硬地笑了笑,结果咖啡走了。虽然这咖啡小弟的笑容很温暖,可今天应情的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一点都不觉得那笑容可爱了。

她坐在落地窗前的高脚凳上,叹着气喝咖啡,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将那个故事给很好地写下来。看着看着她就开始出神,思绪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突然,一个黑影在她眼前窜过,吓了她一个激灵,身体微微往后仰差点没从凳子上摔下去。

“小心。”

应情的身体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托住,同时一把磁性又温柔的声音响起,应情转头一看是个身穿衬衫,优雅而得体的男人挡住了自己,这才没真的摔下去。

应情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哦,没事没事,谢谢啊,谢谢。”

那男人温和地笑笑点点头,视线在应情身上流连了片刻,走到一旁的小圆桌坐下来边喝茶边看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么一个激灵,让应情的头脑中那些断片的灵感瞬间连在一起,突然有种文思泉涌的冲动!她连忙打开笔记本,双手快速飞舞地在上面敲击着,没多会功夫,关于那个梦,关于将军和小姐的故事一气呵成!

看着成品,应情高兴而满意地笑了。她满足地将已经凉掉了的咖啡端起来,“怎么这次这么顺利呢,嘿嘿,这下可以交稿了。关键是这个故事写完,我竟然有种舒畅的感觉。”她看了一眼已经空了的咖啡杯,突然脑海中浮现出司南小姐的裙摆!

在她的脑海中,视线从那个裙摆逐渐地往上移动,穿着那条裙子的小姐竟然是应情自己!那个瞬间,有些记忆就好像冲破水坝的洪水,排山倒海地朝应情涌了过来!这让她呼吸加重,心跳加速。

直到她似乎又听到了那声“小心”,那被记忆冲击的窒息感才算是停了下来。

这时应情突然想起,刚刚那个男人颈脖的位置有海棠花样的胎记!应情瞬间明白了什么,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她转头去看,小圆桌上只留下那个男人喝空的杯子,人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

她从高脚凳上一下子跳下来,因为过于激动,幅度过大,差点没有摔倒。她踉跄地跑到那个桌子前,自言自语地说,“是他,是他,哪里去了,哪里去了……”她一扭头,看见那个男人正经过落地窗,向自己投来了一抹温柔的目光。应情抹了把眼泪,提着笔记本,挎上包,朝他冲了出去!

咖啡店外,海棠花开,花瓣随风飞舞,绚美在天地间……

(注:文中配图来自于网络)

【博主长篇小说】

《安魂引渡人》(连载中)

《鬼印》(已完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