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太极拳道-李光昭
太极拳道-李光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8,284
  • 关注人气:8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和太极拳(11)

(2009-08-19 21:14:49)
标签:

杂谈

分类: 拳道传承

我和太极拳(11

 

父亲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什么是周身一块?什么是周身一家?僵整与完整有什么区别?这一个个的问题,不断地在我脑海里反复地闪现着。我刚刚对何谓立身有了新的认识,还沉浸在又有所知、又有所得的沾沾自喜之中。看来父亲是不让我自鸣得意、自我欣赏,就又给我提出了难题。当时的我,心里涌现出了一种说不清的滋味,是渴求,是困惑、是兴奋还是踌躇?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时,我产生了打退堂鼓的想法。学太极拳真的这么难吗?这个问题解决了,新的难题又来了;刚迈上这步台阶儿,下一个台阶又拦阻在你的眼前。好像连喘气的机会都不给你留。

就在我心里充满了挣扎,举棋不定的关头,父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在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当我告别了师兄们,与父亲离开拳场后,父亲没有象往常那样急着回家,而是对我说:“好长时间没进太庙了,你陪我去走走。”我们从文化宫东侧门走进公园,沿着河边慢慢地走着。因为是星期天,筒子河里十几条游船在河面上来回穿梭;南面的小树林里还有人在认真地练拳;河边的椅子上坐着谈情说爱的情侣;只见一对年轻的夫妻在和一个小男孩来回追逐,玩着捉迷藏的游戏,孩子跑着、笑着,一家人好不开心!

望着眼前的景象,父亲沉默片刻,问我:“你知道我是怎么练上太极拳的吗?”我抬起头注视着父亲充满情感的眼神,摇着头说:“我早就想知道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练拳的?为什么和太极拳结上了缘?”父亲望着我渴望的眼神,用低沉的语调说:“那还要从我小时候说起。”父亲的话把我带到了几十年前,带到了父亲的童年时光。于是他给我讲起了那段历史往事。

“你的爷爷是个诚实正直、勤奋创业的人。他用辛勤的劳动和聪明的智慧创下了一片殷实的家业。农村有上百亩的良田,城里还有自己的商铺。可以说,我的幼年是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因为与村里另一个大户发生了土地纠纷,而这个大户在县衙门里有关系,他们仗势欺人,咱家输掉了官司。你爷爷咽不下这口气,突发脑溢血去世了。那时我才十一岁。家里没有了顶梁柱,剩下年幼的我和你奶奶,顿时,就像天塌下来了。为了维持生活,只好今天十亩、明天二十亩地把农村的土地典了出去。没有两年,城里的商铺也典押给了别人。十四岁那年,在家道衰落、毫无出路的情况下,我来到金鱼胡同的一家鞋铺开始了学徒生涯。熬过三年另一节,我终于出徒了。这时我年少的内心暗下决心,再苦再累也要多挣钱,把你爷爷创下的家业重新收回来!带着这个信念,离开了生活了十七年的北京,只身来到山西平遥,在一家鞋店打工。内心的这个信念支撑着我、鼓舞着我。我不分白天与黑夜,多干活,省吃俭用,尽最大可能积攒每一个铜板。不仅饭吃最便宜的,有了病也舍不得吃药,尽量抗过去。就这样,我二十岁那年,带着攒下的工钱回到了北京,把典押到期的一个商铺赎了回来,开始自己经营。我丝毫不敢有半点儿怠慢,反而更加废寝忘食的工作。因为这只是重整家业的开始。就这样,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点点积、一点点攒,终于把城里的商铺全部赎了回来。后来也把乡下的土地一亩一亩地收了回来。但是,内心的压力和过度的劳累,在二十四岁那年,我不堪重负吐血病倒了。当时,人瘦得只剩个骨头架子了。寻医问药也不见实效,我开始有些绝望了。就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你的白师爷。当时,我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开始练起了太极拳!我就是从那时开始,与太极拳结下了缘。”

说到这儿,父亲停止了话语,凝神望着远处的天空。我似乎还沉浸在当年的情景里,仿佛看见了父亲拖着虚弱的身体一丝不苟地做着动作;也好像看见了白师爷站在父亲的身旁,一边手捋着胡须,一边认真地给父亲讲解着要领。父亲转过身接着对我说:“从那时起,我就没有一天停止过太极拳的修炼。在你白师爷的亲授下,我自己每天刻苦地磨练、努力地钻研,不但对拳一天天地深入了,身体更是一天天地好转了。后来不但病全好了,体质还比过去更健康。是太极拳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从此,我下定决心,我人生一定要做好两件事情:一是重整家业,再一个就是修炼太极拳。”

随着话音,父亲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我继续说:“从这以后我和你白师爷也建立了亲似父子的师徒情谊。白师爷家庭子女多,生活拮据。有一年的年三十,全家正为如何度过年关发愁,我刚好送去了米面年货。白师爷激动地连声说:‘雪中送炭呐!’平日你白师爷就好吸个鼻烟。我每次去看望他时,总会把鼻烟按时送到。偶尔忘了,进到你师爷家,一看他老人家烟没有了,我二话不说转身出门把烟买回来。而他老人家对我更是没得说,不厌其烦地给我说拳,手把手地教我摸劲。就连其他徒弟不经允许,动一下都不行的几根心爱的白蜡杆,却让我随便挑了两根送给了我。”(这两根腊杆,一根在“文革”中丢失,另一根辗转回到了我的手中。现在每当我抖杆子时,眼前就浮现起了师爷和父亲的身影。)

父亲一边说一边回首着往事。我能感觉到父亲的内心在对往事的回忆中掀起了层层激荡的浪花。这浪花不但冲击着父亲的情感,也撞击着我的心灵。父亲稍停片刻接着说到:“有一天你白师爷来到咱们家,对我说:‘树田,我带你去拜见一个人。’到了地方我才知道,你白师爷让我拜见的是太极拳大师徐岱山先生。他们老哥俩亲热寒暄后,你白师爷迫不及待地对徐先生说:‘他就是我曾经对你说过的我的那个徒弟,他是块好料!我把他交给你,你要多摔打他。’就这样,在你白师爷的亲自举荐下,我又投到了你徐师爷的门下学习太极拳。”

父亲又停顿并陷入了沉思。我趁机插话:“您真是太幸运了!一生能遇上一位明师就很不容易了,而您却能得到两位大师的亲传!”顺着我的话,父亲不无感慨地继续说道:“是呀!两位老师对我都是亲如父亲,传拳授艺毫无保留、倾囊相授呀!这一生我永远要感恩的,除了你的爷爷和奶奶,就是他们两位老人家。”听着父亲的话,我看见父亲的眼里闪着一丝泪花。那泪花是渗透着对往事追忆的感慨,更是饱含着对恩师缅怀的深情。

父亲对往事的回忆,句句敲击着我的内心,字字感染着我的灵魂。母亲曾说过:“你父亲少年丧父,是个苦孩子!他虽然不多说少道,可从不低头。”我知道父亲的一生伴着苦难,经历了坎坷。然而,父亲是成功的,他把爷爷创下的家业重整复归;父亲是幸运的,他遇到了两位好老师,一生与太极拳结缘。与父亲相比,我才是最幸运的!我有着幸福的童年;我有一位疼我、爱我并传授给我太极功夫的严师慈父。想到这儿,我仰起头,坚定地对父亲说:“您放心,学练太极拳是我一辈子的事。我会努力的!”听了我的话,父亲没有再说什么。可我注意到父亲的眼神中露出了欣慰的目光。(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