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关若云
关若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332
  • 关注人气: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人物鉴:武松——打虎英雄的B面

(2021-01-18 21:58:17)
标签:

金瓶梅

人物鉴

武松

b面

金瓶人物鉴:武松——打虎英雄的B面

金瓶人物鉴:武松——冷酷嗜杀的刽子手
文 / 关若云

      我们书接上文,继续通过《金瓶梅》一书来讨论武松。


      在《水浒传》中,武松是众所周知的英雄好汉,施耐庵对武松这个人物也是钟爱至极,因为在《水浒传》一百单八将中,武松是为数不多的令作者着墨最多的一个人物之一。《水浒传》一共有一百回,但是仅对武松的描写就用了十回,有学者称呼武松为“武十回”,妥妥地占尽了主角光环,但在《金瓶梅》一书中,武松却变成了一个配角,并且英雄身上的各种缺点也被作者兰陵笑笑生纰漏地一览无余。《金瓶梅》一书中设计了众多人物,高晓松说书中所写的人物没有一个是好人,即便是极少数刚正不阿的好人,他们身上也或多或少的透漏出一些缺点,我觉得这样的一本小说,才真正符合我们的生活实际。上回我们简单分析了武松的三点,今天我们在上回的基础上继续分析这位打虎英雄。


4.不解风情的钢铁直男


      在《水浒传》中,所有的英雄好汉无一例外的都不近女色,不近女色并不等于不解风情,比如武松,他首次见嫂子潘金莲的时候眼前一亮,还有武松在十字坡前调戏孙二娘的情节,所说的话,所做的动作,那简直就是个下流的流氓混混,以及最后孙二娘征讨方腊战死沙场的时候,从不落泪的武松竟然放生大哭,这些情节中无不透漏着丝丝暧昧,如果大家认为武松对潘金莲和孙二娘两位嫂嫂的感情只是纯粹的敬爱尊敬的话,那么武松遇到张都监时,当张都监有意将侍女玉兰许配给武松的时候,武松的态度和情感明显是对玉兰这个未婚妻满意的。这起码说明武松还是懂风情的,并不是块只知道打老虎的呆石头,


      但在《金瓶梅》中的武松却一丝风情都不解。


      潘金莲先是通过饮个成双杯,教笼炭火,到最后的吃老娘半盏残酒三次引诱武松未果的时候,武松忍不住,劈手夺过酒杯来,泼在地上,说道:“嫂嫂,不要恁的不知羞耻!”然后站起来,挥着拳头继续说:“嫂嫂休要这般不识羞耻!为此等的勾当,倘有风吹草动,我武二眼里认得是嫂嫂,拳头却不认得是嫂嫂!”


      随后武松出差要走的时候提醒武大郎,“门牢犬不入”就是这个时候提出来的。这个武松太不会说话,直接弄得整个饭局尴尬至极。


      这段描写和《水浒传》一致,但是放在《金瓶梅》一书中,如此不解风情,不给人留情面的人当真只有武松一个。他不懂得变通,更不懂得如何与女人相处。


      《金瓶梅》中有一个和武松类似的人,面对女人的诱惑,内心丝毫不动摇。这个人名叫张安,是清河县周守备周秀杰出的手下,守备是武将,相当于现今的军区武装司令,手握军权。张安武功很高,两下就制伏了持刀杀人的歹徒,救下了守备夫人庞春梅。也正因此,张安获得了庞春梅(书中的一大主角,金瓶梅中的梅就是她)的青睐,庞春梅倒没有潘金莲那么委婉,搞一语双关的暗示,她直接让丫鬟给张安又送衣服又送钱,并且热情奔放地直接道破意图。


      张安是如何做的呢?他忠心于守备,不愿与守备夫人行苟且之事,于是他选择的躲,他躲到家里,和老母亲商量该怎么办,并在老母亲的建议下不打招呼离开守备府,投奔了舅舅。既保全了上司周守备的颜面,又保全了主母的颜面。


 

      相比较于张安,武松的做法虽然义正言辞,但却不懂变通,结局直接激化矛盾,最终促进了这场奸情人命。



 

金瓶人物鉴:武松——打虎英雄的B面


5.因冲动丧失理智的铁憨憨


       在武松替上司去东京汴梁打点结束回来交差后,却发现哥哥武大郎已经领了盒饭了。在《水浒传》中,武松为哥哥报仇的这段情节那真的是做的有理有据,滴水不漏。作为一个县公安局局长,我们不难想象武松平时工作肯定接触了不少的刑事案子,这刑侦的业务水平可谓十分到家,武松怀疑哥哥死得蹊跷,他的做法是悲伤但不冲动,他开始走访邻居街坊,然后一点点寻找线索,搜集证据,武松先是找到了验尸仵作何九叔,从何九叔那里拿到了武大郎残留的骨头(骨头发黑,中毒死亡的征兆),以及西门庆行贿给何九叔的贿银,证据拿到了;然后武松又找到了卖水果的郓哥儿,真诚地打动了郓哥儿,并愿意帮他出堂作证,证人也找到了。有了关键的证据和证人后,武松才到县衙去状告西门庆和潘金莲。在被县令拒绝受理后武松才选择自己报仇的。


       即便是自己报仇,武松也是邀请到了四位有威望的邻居,并且在审问了潘金莲的时候让邻居胡正卿记下笔录,并让潘金莲和王婆画押招供后才行凶杀人。这也是为什么武松杀了人后并没判处死刑,而只是发配的缘故,因为他懂得给自己留下开脱的关键证据。武松还懂得不牵扯无辜,当他发配走的时候,武松将家里的财产散给邻居街坊,算是叨扰赔偿。


       但在《金瓶梅》中的武松就太不理智了。


       在《金瓶梅》中武松回家后并没有见到潘金莲,因为此时潘金莲已经嫁入了西门府,他先是找到了王婆询问哥哥死因和嫂嫂下落,遭到王婆一顿怼呛,自己无话可说,然后又去找寻仵作何九叔,何九叔收了西门庆的银子,知道武松要来,提前躲了起来,找寻不到何九叔,武松又找到了郓哥儿,郓哥儿并不想给他出堂作证打官司,是武松用了五两银子后他才答应帮忙的。但是有一点大家需要注意:郓哥儿只知道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奸情,只知道西门庆踢了武大郎心口一脚,至于武大郎怎么被毒死,他其实并不知情。


       就只有这些证据的前提下,武松就去县衙告状了。大家想一下,堂堂一个县都头,破案的规矩竟然丝毫不知,可见武松在清河县当差这几年,他有没有认真工作,大家一目了然。


       这还不是最精彩的,当县官不受理武松的状告后(没有证据,只有一个一知半解的证人郓哥)确实是证据不足。县令想袒护武松也没有丝毫办法。


       武松不甘心,一心想寻西门庆为兄报仇,他先是去了西门庆的生药铺威胁店铺掌柜傅伙计,然后从傅伙计口中得知西门庆在狮子街大酒楼喝酒。气哄哄的武松来到酒楼,此时西门庆闻风翻墙逃遁了。注意,武松询问酒保,酒保说西门庆在和一个朋友楼上饮酒,但是酒保并没有说西门庆和谁在喝酒,武松来到楼上的时候,也并没有发现西门庆,他便一口认定李外传向西门庆通风报信,虽然武松推断得不假,但在现实生活中仅仅靠自己的直觉推断就一口咬定的人,那智商也是令人着急了。


       接下来,武松便开始和李外传打了起来,李外传是县衙的皂吏,皂吏是古代衙门三班衙役中职能最小的,三班衙役统称为快壮皂三班衙役(捕快,壮班,皂吏),皂吏的职能类似现今的法院法警,在古代多数是没编制的辅警,堂堂一个公安局长和一个小小的辅警大打出手,并直接将人从窗户上扔了出去,寻了一圈西门庆未果后又回来把气撒到李外传身上,本就奄奄一息的李外传直接被武松两脚送上了西天,武松却称呼自己是误杀李外传。


 

       大家看,这就是武松的报仇,正经凶手面都没见到,反而把无关的人打死了,仇不但没报,还把自己搭进去刺配发行,这智商岂不是个铁憨憨?


 

金瓶人物鉴:武松——打虎英雄的B面


6.嗜杀成性的刽子手


       《金瓶梅》以武松开场,武松再次出场则换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形象了。


       当然,从《水浒传》中我们可以得知武松刺配孟州后遇到了施恩父子,从蒋门神手中帮施恩夺过快活林酒楼,然后又开罪张都监,随后又武松开始大爆发,大闹飞云浦后又血溅鸳鸯楼,奔走蜈蚣岭后改名行者武松,最后又投奔梁山,武松变得杀伐嗜血是有一个渐变的过程的。


       在《金瓶梅》中,作者兰陵笑笑生对武松的这一段经历进行了简单的改写,刺配孟州后的情节和水浒传一致,但是血溅鸳鸯楼后施恩赠送给了武松一百两纹银,让他去投奔知寨刘高,武松在逃亡的路上遇到太子侧封东宫,大赦天下。被赦免的武松不忘报仇又回到了清河县继续做都头(和领导闹翻脸后,留下案底的武松还能官复原职,当真令人唏嘘)。


       而此时西门庆早就因纵欲过度一命呜呼了。潘金莲因为勾引女婿陈敬济被主母大娘子吴月娘发现,赶出了西门府,暂时居住在王婆王妈妈家中等待再嫁。因美貌出名的潘金莲收到很多人的提亲,但贪得无厌的王婆非要一百两礼金,还价还到九十五两还不松口。最终这份贪心使得王婆和潘金莲双双毙命。


       武松回到清河县后假意向待嫁的潘金莲提亲,并拿出了施恩赠送给他的一百两纹银交给了王妈妈。王婆开心地送潘金莲进了洞房。


       杀死潘金莲的情节格外血腥,剥去外衣,踩住双手,然后剖腹挖心。大致和水浒传中一样,但是武松似乎是示威一般,并没有将潘金莲的心肝祭奠在灵堂上,而是用刀子插在房梁上。大家想,虽然是报仇,但这手段未免也太过血腥了吧。《水浒传》中的王婆是被县令拉去游街后凌迟而死的,《金瓶梅》中的王婆是武松解决了潘金莲后顺手捎带了。


       如果说武松大报仇,情理之中,那么有一个细节大家需要注意。我们在上回中提到了一个人,不知大家是否还有印象,武迎儿。武大郎和前妻所生下的一个女儿。当武大郎死后,潘金莲一度虐待迎儿,一个苦命至极的丫头。当武松发配,潘金莲嫁入西门府后,武迎儿便成了没人管的孤儿,武松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武松将迎儿交付给邻居姚二郎照看,并答应以后定会重谢姚二郎。武松回来后也并没有怎么感谢人家。但是武松行凶的时候,唯一的目击证人就是武迎儿——一个十七岁的姑娘。大家想一下,一个十七岁的姑娘目睹自己的叔叔在用如此血腥残忍的手段连杀两人,她的心里会留下怎样的阴影?


       迎儿直接吓傻了,当县太爷问她话的时候只知道哭而忘了说话!


       书中记载了武松杀人后和迎儿的一段对话,大家来看:


       那时有出更时分,倒扣迎儿在屋里,迎儿道:“叔叔,我害怕!”武松道:“孩儿,我顾不得你了!”武松跳过王婆家来,还要杀她儿子王潮。


       我不知大家作何感想,我读到此处的时候心里是格外心疼迎儿的。她从小死了母亲,父亲又软弱无能受人欺负,父亲死了后后母潘金莲天天虐待她,唯一的亲人武松还不管她。当她无助地向武松说“我害怕”的时候,那心里是真的无助至极。但武松却说“我顾不得你了!”随后怕事情败露误了逃跑还将迎儿倒扣反锁在屋中,让一个十七岁的姑娘和两具血淋淋的死尸共处一夜。这就是亲叔叔做的事!


       传统我们认为武松为兄报仇,手刃潘金莲和西门庆,是个极重亲情的铁血硬汉,但在《金瓶梅》中,武松对待哥哥留下的唯一亲骨肉的做法,让人害怕。反而是没有半分血缘关系的姚二郎重新把迎儿领回了家,并给她介绍了一门亲事,让她嫁人了。这一番对比,让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一下这位英雄好汉。


       武松杀了人后还想去杀王婆的儿子,王潮可是和整件事情没半毛钱关系,武松开始滥杀无辜了。幸好王潮听见声响感觉不对,提前逃跑才保了一条命下来。武松将王婆家积攒的所有金银细软并之前交给王婆的礼金洗劫一空,然后出城门投奔张青夫妇,随后做了行者去了梁山。这形象,妥妥的一个杀人如麻的土匪。


       武松在《金瓶梅》中戏份不多,但却是举足轻重的一个人物,他开启了《金瓶梅》的故事,又推动了故事的结局。读《金瓶梅》中的武松,和水浒中的武松相似却又不太一样,他虽代表正义结束了潘金莲和王婆的性命,但英雄本身也有极严重的错误和缺点,我们不得不感慨:英雄也是人,英雄和土匪好像啊!

 

                                       (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