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描
白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8,801
  • 关注人气:3,9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三个人的风马旗

(2015-07-15 08:02:03)
标签:

西藏

范一鸣

余泽民

魏翔

分类: 文化视点

三个人的风马旗

——序《一鸣西藏》

  

   

这是一部画传,作家写画家的文字。

先认识作家余泽民。那是多年前,定居匈牙利的他正闷头写作。大学本科他学的是医科,研究生读的却是音乐学院的艺术心理学,1991年去了匈牙利,当过诊所医生、插图画家、大学老师、报社主编、翻译、家教、导游、演员,甚至还干过果农蒜农。他在多个领域游走闯荡,既是为生计,也是试探他的才能,最终选择了文学。首先为人所知的是他的翻译。200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匈牙利作家凯尔泰斯的《英国旗》、《命运无常》、《另一个人》、《船夫日记》等作品,是他翻译成中文介绍给中国读者的,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相识。后来他的中篇小说《匈牙利舞曲》、《火凤凰》等,先后在《当代》、《十月》等刊物发表,也出了书,我曾为他的第一部中短篇小说集作序。随后他又出版长篇小说、散文集等。他每次从匈牙利回国,我们都有接触,有时还会进行一些较深入的交谈。他是一位有着细腻艺术感觉而且很有怀抱的作家。

认识范一鸣也有十年了。最初的印象,他嘴拙,不善言谈,但眼睛很干净,很生动,天庭饱满光洁,下颏棱角分明,孔子曰:“刚毅木讷,近仁”,我知道这种人聪慧,心底善良,信念坚定,往往能成事。后来熟悉了,知道到他每年几次去藏地采风、写生,又去画室欣赏了他那些藏地题材的画,震撼之际,脱口把德国古典艺术评论家温克尔曼评价古希腊艺术的那句名言送与他:“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我以为他的画作,配得上这样的评价。

也许是惺惺相惜,余泽民和范一鸣,一见如故,相处得很投机。余泽民曾做过插图,范一鸣又素喜音乐,专业和情趣彼此重合,便有聊不完的话题。他们对艺术都是极有见地之人,眼头子都不低,这种交往交流,自然相互砥砺,相互启迪,相互得益。呈现在我们眼前的这部画传,既记录了两人的交情,介绍了范一鸣的生活、情感、从艺经历,艺术追求,又刻画出画家峻峭幽深的精神世界,在描画画家的过程中,作家的欣赏眼光和审美价值支撑同时得以表现,这是诗情与画意的交融,是两个人心血的写照,是两个朝圣者的诵经。

范一鸣的重要作品画的都是西藏。余泽民如此评价:“凡是看过一鸣作品的人,都会被他刻画的超时空的凝重所震动。他用沉实浪漫的色彩、肌理入微的笔触和二度半空间的绘画语言悉心经营出一个永恒的精神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不闻尘嚣,不见物欲,希望如暴风雨一样真实,沉郁的天光下彰显灵魂的纯净,他找到的是现代人失去的乐园。”他在书中引述了画家贾德江先生对范一鸣作品的解读:“画家表述的方式是直接而深刻的,没有任何矫饰、扭捏与哗众取宠。倘若深入一步阅读范一鸣的西藏系列,就会发现,它们中的一部分作品潜藏着更深一层的内涵,即一个现代人对原始生命力所具有的那种既敬畏又崇拜、既渴望又疑惧的复杂心理。正是这种心理折射,使得画面变得扑朔迷离、神秘多姿。他的作品日臻完善,在造型的严谨、准确,个性的凝练、冷峻,器物、形体的质感表现等方面,都显示出他在高超技术下的古典形态和现代观念的追求,他正在步步迈向他心目中那纯正的古典味和现实主义相融合的精神指向。”这些评价,我以为都是中肯和颇有见地的。

还有一个人,不能不提,他叫魏翔。魏翔对余泽民、范一鸣都有知遇之恩。早年魏翔在福建当美术教师时,范一鸣是他的得意门生。后来他误入“鞋”途,去匈牙利经商,打造出中东欧家喻户晓的“WINK”运动鞋品牌,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他们是一种亦师亦友的关系,余泽民在书中描写了一个感人的情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魏翔去匈牙利途径北京,在公交车上,突然意外地看见范一鸣走在王府井街边,他从车窗口大喊一声“范一鸣”,范一鸣扭头看见了他,两人急忙挥手,随之范一鸣尾随着公交车一路疾奔,直追到下一站魏翔下车。这是师生别后多年第一次见面,一个浪迹欧洲寻梦,一个“北漂”追梦,事业上还都不见起色,异乡相逢,自是万般滋味涌上心头。魏翔后来事业做大了,在范一鸣最需要帮助的时刻,他施以援手,让昔日的学生心不旁骛地投入创作。余泽民是WINK的签约作家,一位海外华人写作者签约一家私有企业,拿固定的薪水,却没有任何要求和约束,这大概属于全球首例。那时余泽民在匈牙利没有固定工作,翻译之外,创作了近百万字的作品。他默默地写,写了,也就放下了,偶尔自己拿出来看看,这使得他的小说很像是自己营造给自己看的心灵造影,毫无世俗功利之心。翻译稿费很低,养家糊口都成了问题。魏翔惜才,不想看到他如此下去,义气慷慨地与之签约,解决了他的衣食之忧,后来余泽民压在手头的那些作品,先是获得《当代》、《十月》等大刊的认可,继而在国内各刊一发而不可收,小说集入选由诸多著名作家、评论家、编辑家组成评审委员会编辑出版的“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成为一位引人瞩目的海外华文作家。

如果说范一鸣是用手中的画笔,描绘的是站在坚实信仰和人类文化高地上对藏地精神密码的思考和探索,余泽民是用手中灵动之笔描绘的是范一鸣的艺术求索旅程,那么,魏翔则是用一支看不见的笔,为两人的人生和艺术描金添彩。可以说,无论范一鸣的画,余泽民的文,都沁入了魏翔的心血,辉映着魏翔精神的泽光。今天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一切,是三个人的杰作,是三支笔共同描画出来的一道人文风景。

在这个浮躁功利的世界上,这里展示了超越物质的美和感动人心的力量,三支不同的笔竖起同一片精神高原上迎风招展的经幡,一如藏地辉耀着圣明之光的风马旗。

 

                            2015712日于课石山房

 

 三个人的风马旗

范一鸣《朝圣之路》146x246cm
三个人的风马旗
范一鸣《风马旗Ⅱ》 130cm×162cm
三个人的风马旗
范一鸣《远方的彩虹》 114X130cm
三个人的风马旗
范一鸣《婆罗花开》 114X130cm
三个人的风马旗
范一鸣《雨季来临》 114X130c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