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燕双
余燕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610
  • 关注人气:9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针眼(组诗)

(2015-08-05 14:54:18)
标签:

旅游

针眼(组诗)

 

●余燕双

 

 

填海造田

 

老汪走了,你趁虚而入,把这片海域圈起来

轰隆隆的马达声

你不是搬运石头而是搬运感情

从大远方来到金沙岙

希望把她的心填满

芦苇,杂草纷纷倒下

轮子越陷越深,淤泥中这些横行惯了的小沙蟹举起钳子,揭竿起义

 

 

棋盘山

 

穿过枫树坛

枫叶红了,一只只蝴蝶向后飘去

爬上飞云岩,小兰

天这么蓝,松这么绿,云这么白

别转身看山门了

知道吗

我们像两个卒子

没有回头路

你看,白头翁被融化了,一缕缕山岚,一滴滴清露

 

 

海水

 

海水呈波浪式前进

漫过几经修复的1949年土坝

漫过吉祥巷老街

漫过为纪念辛亥革命胜利而种下的香樟树

漫过开埠而建的钟楼

漫过布满钢筋的星河中路

以摧枯拉朽的之势摧垮了全街仅存的一家书店

在水中浸泡多时的人群

浮肿的人群

水葫芦一样漂浮的人群

他们伸出章鱼一样的手臂

抓住证券交易大楼

或银行的玻璃幕墙上面的最后一根狗尾草

 

 

智慧教室

 

萤光在平板电脑视频上闪烁

荧光在四壁闪烁

萤光在天花板上闪烁

萤光在孩子们的视觉神经里闪烁

万花筒一样摇晃的光,在一只只高度近视的镜片中闪烁

 

 

竹篙

 

乳名叫笋,乱石岩头的竹笋,长大后叫竹子,死后叫竹篙

苗条过,绿影婆娑过,结籽过

看见它面黄肌瘦

沦落天涯

本该不提起它的前生

让它沉入水底

那一天在萧江渡口

风吹波动,月光粼粼,我一提起它就泪洒江湖

 

 

针眼

 

针孔那么大的眼睛

居然让 一米八块头的我陨石一样掉进去

彷佛掉进大海

仅仅冒几个水泡而已

随即被风吹灭了

小兰,你的小心眼,你咸涩的泪腺

你荒凉的蓝光里

有没有留下一个洞穴

或一个坑

 

 

似醒非醒

 

在座位上看到一篇文章,意思是说现在某些人缺失信仰

像无头苍蝇

到处乱窜,迷失方向

汽车继续前进

我迷迷糊糊发现自己就是那只苍蝇

时而歇在女人发际沾花惹草

时而吮吸牛皮提包剩余的的血腥

时而钻进垃圾桶

我显然饿坏了

后来飞到一位绅士的刀叉上

他用力拍打我

旁边一位乡下模样的大爷说:

别打了,一只苍蝇吃不了多少

我吃着吃着,掉下杯底

与玻璃的冷光发生剧烈的碰撞

最后挣扎几下

醒来时已是黄昏

感觉自己的灵魂夹在两腿之间,被渐渐发馊的生活淹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