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燕双
余燕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429
  • 关注人气:9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流泉喜欢的诗(163):詹姆斯·赖特、宋雨、陈先发、侯马……

(2015-08-04 17:19:01)
标签:

转载

[转载]流泉喜欢的诗(163):詹姆斯·赖特、宋雨、陈先发、侯马……

 

本期诗人:詹姆斯·赖特   宋  雨   陈先发   侯  马   清 

            保罗·策兰   高  野   余燕双   唐不遇   盘妙彬

 

 

    薄暮

 

    (美)詹姆斯·赖特

 

谷仓后面水池里的大石头
浸透白色涂料。
我祖母的脸是压在秘密盒子里的
一片小枫叶。
蝗虫正爬下我童年那暗绿色的
缝隙。碰锁在林中轻轻咔嗒作响。你的头发灰白。

 

城市的乔木枯萎了。
远远的,购物中心空寂又转暗。

 

钢磨的红色阴影。

 


    情人

 

      宋雨

 

阿尤汗老汉脱掉他的花毡帽和老邻居们打招呼
一大早,他坐在家门口的石头上
小镇里的人都知道他过去的故事
差不多年纪的经历过
年轻的听说过
从前他有一匹白马
从前他有一杆枪
人们说那时候他的白马都有一群母马
他的枪射出的子弹带着马奶香
指甲花是为他开的
卡尔若也是为他死去的
然比尔拜也是为他疯掉的
如今,人们说,你们看他不就是快要晒熟的鹰嘴豆吗?

 


    梨子的侧面

 

        陈先发

 

一阵风把我的眼球吹裂成
眼前这些紫色的葡萄
白的花,黑的鸟,蓝色的河流
画架上
布满颗粒的火焰
我球状的视觉均分在这些物质的静穆里

 

窗外黛青的远山
也被久立的画家一笔取走

 

我看着她
——保持饥饿感真好
我保持着欲望、饮食、语言上的三重饥饿感
体内仿佛空出一大块地方
这种空很大
可以塞进44个师的
轻骑兵
我在我体内晃动着
我站在每一个涌入我体内的物体上出汗
在她的每一笔中

 

只有爱与被爱依然是一个困境
一阵风吹过殡仪馆的
下午
我搂过的她的腰、肩膀、脚踝
她的颤抖
她的神经质
正在烧成一把灰

 

我安静地垂着头。而她生命中全部的灰
正在赶往那一天
我们刚刚认识
我伸出手说
“你好”
风吹着素描中一只梨子的侧面

 


    伪证

 

      侯马

 

我在农村念小学的时候
班里有一个很脏很丑的同学
有一天我情不自禁
用两手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脸蛋
她毫不示弱
用长长的黑指甲
也掐住了我的脸蛋
疼痛难忍
最后我俩同时放手
各自脸上布满血痕
老师向几个她信赖
就是几个长得好功课好的女生
调查此事
她们一致作证:我是后动的手
噢,我的童蒙女友:小玉、翠香和蓝蓝

 


    都是你的

 

        清歌

 

风雪中归来的人,请你走得
慢一些,现在是七月,所有在水面上
打坐的荷,都是你的

 

有风吹过,风也是你的
有白月光照着,白月光也是你的
还有侧耳的草木,醒着的露珠,以及一个人夜夜喂养的灯火
也都是你的

 

你放出眼睛里的鱼群,让它们,从一个部落
游往另一个部落,在抵达的那一刻
一朵花突然开了
而后,一朵接着一朵

 

慢一点啊,你要慢一点,这弦上的小酒杯
快要端不住自己了
从釉到瓷,从嘴唇到骨骼
都是你的旧山河

 

你要小心地,认领,触摸
她的体内,有自生的海,那些涌动的蓝
更大于你的

 

 

    风中的掘井者

 

     (德国)保罗·策兰

 

有人将在傍晚演奏中提琴,在小酒店
有人将在足够的词上倒立
有人将双腿交叉绞死在架上,紧挨这旋花

 

这一年
不呼啸而过,
它 掷回到十二月,十一月
它翻掘自己创伤的沃土
它向你打开,年轻的
坟墓般的

十二个张开的嘴

 

        (王家新 芮虎译)

 


    永生

 

      高野

 

我是陡峭的。
我常常陷入深渊,看不清世界的脸。
而你是一团光晕
生出七种颜色。那么轻。
那么重。
又那么空 。从天堂之上向我垂落。压住日光
和梦的眼脸。在故乡的河面。
在寂静的房间。
在羞怯的余光与想象的交替中。我始终没有勇气
把目光投向盛开的事物。
直到你面容模糊,音讯全无。
而时光一直在那里,反复拆散和组合。
在空空的座椅上,无数个你,站立起来,融入我的
生与死。

 


    向日葵

 

      余燕双

 

爷爷把泥土翻开,我跟在后面撒下一粒粒葵花籽
撒在不平的身后用草灰盖上
过了梅雨季节
向阳的山坡长出一片金黄的阳光
明媚的阳光
轮盘一样转动的阳光
照我童年的阳光
而一只蜜蜂顺着时光离开,另一只蜜蜂还在逆着时光飞翔

 


    上帝写给我的信

 

          唐不遇

 

你是上帝写给我的一封密信,
正如我是上帝写给我母亲的一封公开信。
你只喜欢被我捧在手上阅读,
而世界总是想偷窥你。

 

因为你,上帝将给我写第二封信:
我们的孩子。
在我死的那天,我会回信给他,
感谢他——

 

那一天,一万双脚在我身上
盖上重重的邮戳,
但只有你盖在我额头上的那个邮戳
才真正有效。

 


    流水再转多少个弯也不会流到今天

 

                   盘妙彬

 

旧山水在我这里,另一个人只是要了一个朝代
河水流向转弯的地方
但好像再转多少个弯也不会流到今天
山从来不改
群山起伏绵延,苍山茫茫,关山如铁
我是这里的王,在河畔垂钓,入山中采药
遇见该遇见的老虎
遇上过去的九百年,东到旭日升起,西到太阳落下
北到很北,南到很南
其中的仁善,道,慈恩,种豆得豆
这里的山川,田野,气象,多少个朝代过去了
那河水再转多少个弯也流不到今天
石头与松,梅花与雪,竹与深谷,那云由白变黑,由黑转红
现在正是紫
皇帝们,你们还好吗
那个垂钓的人一直在这里,河水转弯,河水到不了今天

0

后一篇:针眼(组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针眼(组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