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闲侃乱弹
闲侃乱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09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怀沙公案之最后发言

(2009-03-17 15:20:40)
标签:

公案

支持者

大师

文革

文怀沙

杂谈

分类: 乱弹

文怀沙公案看起来消停一些了,我觉得该到了做总结发言的时候了,现就对我在“文案”中的发言做下总结,以后除非“文案”再起大的波澜,这就是我的最后发言了。

最后发言沿着李辉先生三问的脉络进行,先说年龄与履历问题。据我考证,文老的出生日期应在1916年以后,比林北丽女士要年轻,履历上也有若干处虚假的描述。具体考证过程见我的博文《文怀沙公案之年龄考证(一))()()》及《证据分析原则兼复某匿名网友》,欢迎网友们前去指教,对于涉及具体问题的评论,我仍会做出相应的回复。

关于文老的“文革”经历,李辉先生的观点是“‘文革’期间文怀沙并不是因为政治原因而入狱,也没有被关押在秦城监狱”,与文老的自述大相径庭。文老的支持者没有对李辉先生的观点提出任何有效的反驳(我有关文怀沙公案的博文除前面提到的《文怀沙公案之年龄考证(一)(二)(三)(四)》及《证据分析原则兼复某匿名网友》外,几乎都是有关文老“文革”经历的,对文老的支持者所做文章在辩论意义上的无效性进行了论证,同样欢迎网友们的指教),所以关于文老的“文革”经历,现在只有李辉先生的一面之词可听。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认为,文老对于自己的“文革”经历,面对公众做出了不实的陈述。

关于文老的“大师”称号,我以前的博文从未谈及,今天随便说上几句以示全面。文老的国学水平我自认就是骑上赤兔马也难望其项背,所以对于文老是否当得起“大师”称号不敢妄议。我只对“大师”问题该不该算个问题发点议论。文老称自己从未说过自己是“大师”,所以文老的支持者认为“大师”问题根本就不该算是个问题,这种想法把问题过于简单化了。我认为“大师”问题该不该算个问题并不取决于文老如何说,而是取决于文老心里是否拿自己当“大师”了。文老的心思我自然是看不到,但我能看到文老对于别人奉上的“大师”桂冠所持的态度。文老对于“大师”桂冠是接受的,证据是文老曾多次坐在高悬“大师”招牌的讲坛上面对观众侃侃而谈。不管文老的接受是欣然笑纳,还是三辞而受甚或是百辞不受而后勉强受之,只要是受之了,就是受用了。文老既受用了“大师”带来的种种荣耀和实惠,就怨不得别人拿“大师”说事。文老若真没拿自己当“大师”,只要做到一点就可取信于众,以后谁再提“大师”就跟谁急。

再来谈谈我对文老的看法,文老的名字我很多年以前就有印象,大约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拜读过文老的著作,当然没能读懂,现在回想起来只有一句啥啥之苗裔,啥啥曰伯庸还有点印象。近年来有些喜爱收藏字画的朋友在谈天时常提到文老的名字,在电视上也见过几次文老的形象。总之在公案爆发之前,我心目中的文老就是一个很有学问的老者,除此无他。我最初接触“文案”时先看到的是文老的支持者的文章,三问是后来看到的,若没有这些文章,我不会看到三问,看到了也不敢全信。文老的支持者撰写的文章大部分是文不对题的顾左右而言它,这些文章极大地破坏了文老在我心目中的形象,逼着我不得不相信李辉先生。文老的支持者们为渊驱鱼行动之效果显著,为世所罕见。文及此处,我甚至不无恶毒地猜想,这些文老的支持者当中,是否有李辉先生派去的卧底,倘如是,李辉先生这手无间道玩得实在是太漂亮了(心中暗想,也够阴险)。

顺便纠正我以前的一个错误,我以前的文章中凡语及“文门弟子”或类似名词者,均应改正为“文老的支持者”。

我对“文案”的发言,到这里就结束了,欢迎网友们踊跃拍砖。我家建别墅,尚少标准板砖一万零三十一块半,我在这里先谢谢大家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乐亭和肥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乐亭和肥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