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颜玉
颜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3,767
  • 关注人气:1,8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星星:我特别恨这样的养父

(2020-04-16 21:22:44)
标签:

杂谈

文:颜玉

 

人的内心,既求生,也求死

          我们既追逐光明,也追逐黑暗

          我们既渴望爱

          有时候却又近乎自毁地浪掷手中的爱

         人的心中好像一直有一片荒芜的夜地

         留给那个幽暗又寂寞的自我

                                         ----弗洛伊德

 

李星星:我特别恨这样的养父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喜欢看"动物世界"多过看精彩纷呈的电视剧。

 

相比动物,人类因为有了语言,就多了 交流,会相互攀比,就有了荣辱,与动物相比,人类最大的好处是有衣服作遮蔽,衣服是身体的一扇门,可以屏蔽肉体与外界的对视。

 

赚一份体面需要付出无尽的努力,如果不是好出身,单靠自己辛苦打拼出的体面可能会积压难以释放的戾气,有朝一日功成名就后非要找一个出口突围,以极端的方式进行补偿;在成长过程中缺什么索取什么,于是各种乌七八糟的想法开始丛生,有刹不住的欲望,别人没有做过的,想做,别人实现不了的,想试,别人无法拥有的,要有,总之就是想突破自由的限制才能获得真正的快乐,并想方设法将恶念付诸行动,如果不被败露,没有人会猜到这样体面的人也会做那样缺德的事。

 

眼下,那个性侵14岁“养女”长达四年之久的鲍毓明,现年48岁,22岁时毕业于天津大学获工学学士学位,27岁获天津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学位;29岁于美国桥港大学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工科出身的他仅用2个月时间备考就获得了中国律师资格,后又获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在求学路上,他完成了自己所有的挑战。

是教育部认证海外高层次留学人才,国家外国专家局认证的外国专家,全国十佳总法律顾问,兼有纽约长岛商学院讲师,西南政法大学研究员,中国行为法学会教授等教研经历,是杰瑞、中兴两家上市面上公司高管,你看看你看看,眼花了吧,不得了吧,这串金光闪闪的履历足以亮瞎人眼球,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硬是把自己的品行塑造成了禽兽。

甚至不如。

他成了喊打喊杀的对象,人人得而诛之,该死! 

的确该死,恨不得他就地爆炸!

 

李星星:我特别恨这样的养父

 

鲍毓明突然对律师行业爆发出极大兴趣,喜欢钻研法律空子,在自己的博客上论述过关于恋童犯罪中美法律上量刑的差异。这么看来,他学法律的动机很明确,不是为了伸张正义,是为了要服务自己,一旦东窗事发可以巧妙地逃避罪责。事发后,又因为功课做得足,差点引导舆论让案情反转, 原告弄成被告

还在养女李星星满14岁前,探问小宝贝你什么时候把你当作礼物送给我,在即将可下手侵犯时,时间把控上象定了闹钟似的准时掐点,20151231号零点刚过,李星星14周岁一满,他就象蹲守在门外的猎人推门而入,让自己做了回快乐的禽兽。

人前衣冠楚楚,又功成名就,还仪表堂堂,不结婚不生娃就想收养个养女,兴趣爱好超常规,异常信息如此明显,可偏偏李星星妈妈象中了邪似的,迷信地认为只有给女儿李星星找个贵人认作养父母才能消灾,自然也就顺着鲍毓明挖的坑一步步把女儿给推了下去。
        刚认识的半年时间里,鲍毓明其实不需要用什么技法,自身条件明摆着,只要往李星星家多跑几趟,间或不跑欲擒故纵,间或施点小恩小惠,对李星星发散点父亲般的关爱,带着逛逛游乐园,单独外出也只管给她买买东西嘘寒问暖,不触不碰,一派君子之风,让这对母女感觉头顶好象有个太阳在照着,疑虑感慢慢消除,精神上慢慢依赖,在取得信任的过程中,李星星的家成了他唱戏的舞台,大展了伸手。效果确实显著,每次分开,李星星会难舍难分地对他说:叔叔我不想让你走。他自然也会一步三回头,到下次来,会受到更为热烈的迎送。
        说是花了半年时间取得了母女信任,这哪用得上半年时间,大概率因为鲍毓明忙才影响了事件进展。
        这件事上,最匪夷所思还是李星星的妈妈,母性的光辉在她这里显得黯淡,作为成人,结婚生女又离婚,按说对男欢女爱的事了解得通透,对人情世故也略知一二,在作出这个决定时,不信她当时没有过一丝闪念,将女儿交给眼前这个男人非法领养存在的风险,或者压根也能猜到鲍大律师的目的,只不过李星星妈妈怀着侥幸心企图以此改变命运,不能活得象她这样生活在底层,又想着女人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当时李星星离十八岁也不过五年,五年时间试着让这个条件好的男人养着,十八岁一满兴许就是一家人呢。李星星的妈妈把春秋大梦做了个遍,唯独没有梦到女儿从此落入魔掌。


李星星:我特别恨这样的养父

十三岁的女孩,十四岁未满,一个不知所措的年龄,李星星的身后没有父亲力量的依附,身边仅有的妈妈也无法带给她成长的希望,渴望被人疼爱成为本能,给她一颗糖,她品到的滋味的确甜,她哪里知道这颗糖里放了大量毒药呢。况且有妈妈的判断,认这个条件优越的男人当养父,从此或许有了靠山,于是一牵就走。跟着到天津,到北京,到烟台。

妈妈一不小心成全了他的预谋,把女儿交了出去,以为星星从此可以变成个月亮。
        后来即使被坏爸爸鲍毓明欺凌,仍不敢告诉妈妈,鲍毓明说了,告诉谁就伤害谁,手都不用自己动。于是实在受尽摧残难捱时就只有选择报警或自杀。一次次自杀被救后,还会被鲍大律师嘲笑:你看你,笨到连自己都杀不死。 

          被报警后鲍毓明一次次安全着陆,每逃脱一次,得意一次。看到了吗,我就是这么无所不能,那帮警察根本奈何不了我

        有次在警局给李星星写的一封保证书,落款是:给我现在的女儿,和未来的妻子。以妻子为定义,给自己的行为定性为爱情,以女儿相称,是为了给这个伪装的爱情加个前缀,但为了逃避不合领养养女条件的罪责,却又否认两人的关系从未以父女相处,爸爸这个称号只是个乌龙,按鲍毓明的说法是李星星有次聊天要求改叫的。

        鲍毓明最害怕的是他的猎物脱离他的控制,把被侵犯的细节到处说,他做梦也想不到,他的各种威胁及洗脑有一天会失效,见不得光的事被李星星报警时将细枝末节地边讲述边控诉,画面感极强,整得人尽皆知,将他儒雅的衣冠被活生生给扒个精光供人围观。
        鲍毓明一定不会认识到自己的恶,相反,他心里想的最多的是我这是倒了十八辈霉,撞上了个搞事的灾星。
       200多斤重的身体压坐在小女孩肚子上嗲声嗲地唤她为妈妈,说自己是宝宝。用各种残忍的手段对女孩进行性暴力,被子被女孩痛苦地蹬个大窟窿仍不罢休,切断她与外界联系,朋友圈就他爸爸一人,还责怪李星星别人怎么那么享受你怎么就天天喊痛,逼着她看令她作呕的黄色录相,又见物起意,逛个动物园说人和动物也可以,回家看妈妈说妈妈和她也可以,满脑子给李星星灌注的是,这世上就只有一件事有乐趣。有时还不知廉耻的在李星星面前自夸本事,说那种事他可以和小孩做,还可以和大人做,你看爸爸多厉害,这是李星星在采访中自述的话,他把自己塑造成了她眼里的战神。

李星星:我特别恨这样的养父

李星星也在《生命的遗书》里说过:他寻找下一个受害者的步伐,从未停止。

曾多次向李星星吹嘘,他的手机上,有大量陌生的单亲女性。那些女性都有女儿。

这些碎片化信息让人猜想,如果说李星星忍受着四年肉体的侵犯是因为对他抱有希望,在长时间的独处里对他形成一份独有的依赖甚至爱恋,即便受到的是伤害,习惯到无法识别,以为人和人的关系就是这样,世道就是这个样子,如爸爸所说,要爱爸爸,爸爸是唯一的好人。又因为对自我认识度的丧失总认为是自己不好,把受伤当作是正常的付出。但当感觉即便自己被摧残性地付出也不能满足这个爸爸,眼见他还在不断寻找下一个目标时,安全及托付感慢慢丧失,有随时失去的困扰,有争夺的焦虑,就感觉连伤害都要有资格,如果失去,生存的即便是痛的感觉都不会有,于是在性格上形成了撕裂性摇摆。

当看见鲍毓明经常打开窗户朝楼下学校操场上那些跑来跑去的孩子眼馋地张望,有时兴奋到不能自制,不雅的动作一次次在她眼前上演时,她知道随着自己慢慢长大,有一天她会被排除在他恋童的范畴之外。还有,和大坏蛋爸爸聊天的时候明显减少,在不被施暴时受宠程度明显降低,内心不确定的因素不断叠加,当得知爸爸还要去见19岁的小姐姐时,李星星会因为吃醋而选择报警也不是没有可能。

有次警局的人竟看见他们在报警后又手牵手地离开。时而说爱上这个养父,时而说真恨这样的养父
        又以死相逼阻止警察和媒体行动,生怕这个爸爸会因此坐牢,爸爸这么老,万一坐牢坐死了她也不要活。

        她盼着鲍毓明回家陪她,却害怕他回家施暴,她希望鲍毓明远离自己,却又不想让别的和她类似的女孩得他宠爱。关键是,离开了鲍毓明,外面的世界还有路可供她走吗?就有了李星星间或产生摇摆无定的情绪,她无辜地被罪恶玩弄,人性上被扭曲,信仰上被捣毁,肉体上被伤害,就连想穿汉服的梦也被定性为那是妓女才穿的服饰。李星星的世界里,所有的光均被鲍毓明一一掐灭。

李星星:我特别恨这样的养父

        鲍毓明无疑是禽兽没错,禽兽自有禽兽本能,怎么残忍都有可能,我们要做的是学会辨识。我们无法阻止被野兽攻击,最好的办法是做好自我防护。鲍毓明是条披着羊皮的狼没错,但这条狼是怎么逮到食物的,这是最需要深思的。再不济也不能做动物饲养员,对吧。

        全民都在为这件事义愤填膺,很多情节越往深处看越象一个圈起的黑洞,双方的说词可能有很多谎言掺杂其中,但谎言终归是谎言,相信最终会水落石出。这不,公安部联合监导组已奔赴山东督导此案。有一个真相,被我们期待。

- End -

 

  近期文字在公众号里,适合用手机阅读,

  若喜欢看我的文字,就请老友们关注颜玉公众号:

李星星:我特别恨这样的养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