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微观日本

(2012-08-12 23:55:03)
标签:

杂谈

安徽电视台

主持人

吴婷

旅行

分类:

旅行的意义

每次束旅行我都像是从一梦中醒来我失落哀梦里那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不再触手可及与我相属但我淡定从容梦中的氛真真切切投射到了我的现实生活影响和改我的见识,观点走向

去日本之前,我带着诸多顾虑。因为我们将赴日本东北灾区交流访问,那里有地震海啸的痕迹,有或多或少但一定存在的辐射值,它们意味着创伤与揭开伤疤、死亡与恐惧的阴影。因为特殊的历史原因,中日关系也正紧张而微妙,我担心日本官方和民众对我们是否友好,或只是表现得友好。因为语言不通畅,也因为文明差距显而易见却不可预知,我怕自己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无所适从、气场弱爆。

所以当我落地后没多久,看到一白人哥们,顿觉亲切。瞧,他和我一样,不是日本人,说英文,却在这大街上撒腿长跑。

随团导游和翻译叫Miki,是定居日本19年的中国姑娘。我坐上大巴,边看窗外的风景,边听她聊日本的八卦国情。原来NHK不播广告,收入靠政府全额拨款。原来日剧一般也就十二三集,与咱动辄百把集的历史巨幅不太一样。原来日本最近流行姐弟恋,差个十几岁不在话下,文章马伊琍那样的多了去了。

早就听说日本干净,我很快就被事实震撼。马路上常有拉货的大卡车与我们擦肩,我扫了一眼开放的车厢,竟迅速联想到我出远门前在家刚擦过的卧室地板,之后,我的眼睛再没离开窗外。大小汽车,都是哑音行驶,包括在后来的八天里,我似乎没有听到一声鸣笛;车身,个个都干净透亮,我转而问Miki,日本人都多久洗一次车啊?Miki说,“有些超级爱洗车的人会一周一次,平常人一个月一次。”得,咱啥也不说了。

街道如此一尘不染,满大街却没垃圾桶的影子。我听到过一个故事,一中国游客向日本路人借指甲刀,对方借出前,果断把刀盒里的碎指甲一股脑倒进自己的名牌手包中。这说明,一、日本垃圾桶少得令人发指,二、垃圾桶再少,日本人也绝不往地上扔垃圾。少设垃圾桶,可能是便于集中管理和分类垃圾吧,总之后来的几天我极不适应,每当看到一垃圾桶,就跟在沙漠找到一汪水、在西藏找到了厕所、在考试时找到标准答案、在月光时发了一笔年终奖似的欣喜若狂。

最少莫过垃圾桶,最多莫过贩卖机。尤其饮料贩卖机。为什么贩卖机能在日本茂盛而顽强地存在着?Miki自豪地说,因为日本治安好,全球数一数二的好。

我们的大巴车沿着马路左侧行进,速度很快,因为司机不会担心有电瓶车插进快车道,或在侧方红灯时突遭行人横穿马路。贴着玻璃窗,我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可辨识的元素,比如亲切的繁体字,大楼上的国际品牌LOGO,以及和春运售票点相似的长队伍——Miki说这是日本人在买彩票,他们都只迷信某一号窗口,所以队伍变得很长。全车人都笑了。我也放松下来,开始进入状态,用我的相机、纸笔、心灵,来一一记录和细微观察,我所感受到的日本。

微观日本

日本欢迎我

在日本,最早欢迎我们中国青年代表团的,是两位姑娘。一位叫Emi,温柔似水,她来自此次交流访问活动的承办方,国际交流服务中心,而她父亲冈本立雄先生是该组织理事长。冈本有一半中国血统,他与我们交流起来毫无障碍,幽默又真诚;但他说女儿Emi在接到任务后的几天,由于焦虑自己会不会接待不周、中文不够好,而急出一身红疹,直到我们到达的前夜才消。

还有Miki,她是留日19年的北京姑娘,我们的随团导游和翻译。她在日本读大学,入了日本国籍,嫁了日本丈夫,日语利索,礼貌大方,和大多日本姑娘一样,由于长期跪榻榻米,站立时习惯微微内八字。

两个姑娘,在短短的八天,给了够我们一辈子回味的温暖和感动。

我们C29人,一个不吃鱼,一个不吃猪肉,她们提前和所有餐馆打好了招呼,最终万无一失。由于行程满满,我们几乎每天都在赶路和换各种宾馆,被海啸泡过的宾馆是一人间,榻榻米是三人间、更多是两人间,哪间宾馆怎么开锁,哪个有wifi哪个用网线,开会几点用餐在哪,明天需要穿几级正装,她们会提前再三叮嘱好。随着时间推移,大家的行李越来越多,她们主动找宾馆为需要的人要箱子打包、要秤称行李以免我们托运时超载。她们想的永远比我们自己还要多一步,快一步,并且提前为我们做好。真的,很久没有这种温暖的感觉了。临走时我狠狠拥抱了Emi,几近掉泪;而由于Miki在为大家忙行李,直到过安检,我都没能再见到她,好好道个别。

从她们这儿,我得到了信号:日本欢迎我,并欢迎我再来,值得我再来。

在与青森教育人士交流时,接待方很贴心地手绘了很多漂亮的题板,在讲解过程中一直高举和翻页,上面用中日双语写上了讲解提要、注意事项、问候。他们还在自己单位的工作人员里找了个自学中文的姑娘做翻译。他们担心我们万一没有自备翻译,听不懂。

在与青森观光届人士交流见面时,迎接我们的除了超大超萌人偶吉祥物亦酷贝,还有一个大号展板,上面用中文写着“热烈欢迎光临青森”,下面整整齐齐码上了29个团员的名字。

我完全不懂日语,可几天下来,我上街已经不怵了。问路几次后,我得出几个结论,一,日本人都是活雷锋,不仅会指正确的路,还会不厌其烦说到你懂,或直接带你走一段;二,虽然日本人的英语很难听懂,但男女老少竟都懂一些英语,加上肢体语言,你一定丢不了。

还有一个我亲历的小故事。某天我们住在一个偏远的旅馆,晚上将近十二点,我洗洗准备睡,发现隐形眼镜护理液已经用光,急了。问总台哪儿有24小时店,总台说我们有车送你去,3分钟,你要是自己走,15分钟。我问How much,对方说免费,这是我们该做的。于是几秒钟后,一个揉着眼睛的大汉被call了出来。半夜被叫醒干活,还是对方自己可以解决的小事,这事搁谁身上都会轻者牢骚重者恼火吧,我也是感到由衷抱歉。可这位司机师傅非常和善,为我拉开车门,用简单的英语和我聊天,并用一分钟送我到了目的地。原来,地方并不远,总台服务员替我把困难设想到了最大,并直接把服务做到了位。买好护理液,我再次惊讶地发现,司机正在拉开的车门前站得笔直等我,接着,送我回宾馆,为我拉开车门,鞠躬道晚安。我都 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受宠若惊和感谢之情了,只有一个劲地和对方来回鞠躬,用日语道谢。

我想感叹,日本的服务业真的不简单。我一直以来把“服务”理解为“欢迎再次光临”,但他们明知我们不会再来,却依然把服务做到极致,这,已经不只事关服务业,而是渗透到日本人骨子里的责任意识,善良情怀,国民素质。这件事让我感动、触动,更让我对日本仰视、尊重。整整150年前,洋务运动时就有了“师夷长技以自强”,这在任何历史时期都是真理,所以我要把感受到的日本的好,通通记录下来,分享给每一个同胞的你。

微观日本

自爱的细节

上一篇我说:日本欢迎我。你可能会说:抄袭。原话那叫北京欢迎您。

是的,北京奥运以及上海世博,在特定的时期,建好漂亮的场馆、种上沿路的鲜花、突击精神文明建设,然后敞开大门,以无比真诚的姿态欢迎全球的客人。但关起门后,父母官对百姓关爱吗?这个大家庭的成员间互爱吗?我们足够自爱吗?

在日的寥寥几天,我却见证了日本人无数自爱的细节。

赴日前的培训会上,我们了解了一些中日对彼此看法的民意调查。其中一个问题是日本人对中国社会体制的理解,排名依次是社会主义、极权主义、军国主义。我们的祖国竟和军国主义搭界,让我费解。你才军国主义呢,在我们中国人眼中。

来了我才知道一些信息,比如在日本,所有影视作品是决不允许出现战争镜头的,为了保护孩子。我似乎有些理解他们的选项了。想想我们对战争片里的血肉横飞,从小到大,可都见怪不怪了;再想想我们的小兵张嘎、潘冬子、王二小,那可都是亲历战争的孩子,孩子啊!

日本人真的对自己的孩子爱护极了。我们参观了青森县立图书馆,里面有专设的儿童阅览室,干净明亮,色彩丰富,有图书、桌椅、毛绒玩具,每周还有半天专有志愿者来为孩子们讲故事。

日本的父母和中国父母一样要上班,可日本的爷爷奶奶不像中国祖辈那般,他们的观念是,孩子是你生的,我无权干涉,也不对此负责。于是家长只好在孩子六个月时就将其托付给进幼儿园。所幸的是,他们对本国的幼儿园,百分之一万的放心。作为一个母亲,日本的这一点让我真心羡慕了,因为我自己所在的栏目就曝光过幼儿园给孩子吃坏水果、幼儿园拿透明胶封孩子的嘴等新闻。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正约我一起在安徽做一个公益项目:母婴室。我在中国国内,只在部分机场和宜家商场见过母婴室,而安徽省内,我所知的数量是零。我哺乳孩子期间,最大的烦恼就是不方便:上班时到处找空房间,最后总是躲在一个坏锁的会议室一角,偷偷摸摸吸乳;带孩子逛街时,即便作为公众人物,我甚至也被逼无奈在餐厅角落当众喂奶,当时是婆婆用纱巾替我遮挡。所以这次到日本后,我一直格外留心这儿的母婴室格局。它在商场等公共场合的出现频率几乎和洗手间齐平,推门进入,更是无比精致:窗帘,一排软皮座椅,两个带安全扣的小床,电源,热水器,自来水消毒过滤器,洗手液,卫生纸,垃圾桶,当然还有一个完好的门锁。日本满大街都是胸前挂着婴儿的父母,就是因为带孩子处处是方便。杨澜在今年两会交过在国内公共场合增设母婴室的提案,这样能提高母乳率、延长母乳时间、增强国民身体素质、也是文明社会对于女性和母亲的尊重。两国的文明差距,在母婴室一事上凸显。

当然,日本人自爱,不仅是爱花朵爱希望,还爱老人爱女人。如果你需要养老人、女人、或孩子,你便可以获得减税的优待。小小电影票,1500日币一张,但如果你是50岁以上夫妇、60以上老人、或周三女生节里的女生,那么你只需花1000日币。

日本公共洗手间绝对值得一提。我早听说过日本的公厕里都安装了“卫洗丽”,可以如厕后直接清洗身体,这点我亲眼亲身证实了;新发现是:“卫洗丽”上还有声音掩护键,用以遮盖不雅之声;手边还有清洗马桶的清洁剂及其使用说明;眼前方向有个放置婴儿的固定座椅;厕纸永远是挂两卷,备用两卷;不是每种纸都可以做厕纸哦,必须100秒内能在水中融化,保证不堵塞马桶,方可合乎标准;墙体上贴有各种按键和物品的使用图示以及告示,即便你第一次来,也绝不会有任何窘迫、困惑。天哪,连洗手间都是如此的高标精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无懈可击吗?

日本人对于安全的重视,那叫一个生于忧患。几乎所有的居民楼办公楼,都会在顶部的某个玻璃窗看到一个红色倒三角标志,意思就是,万一这楼失火了,这扇窗可以砸,所以平时这扇窗下是不允许放置物品的。马路边,随处可见“死亡事故发生场所”“(过马路前)左右确认”。“横断禁止”等交通警告。更可贵的是,人人都能照此执行。

日本管理有序,人人公德心强,从城市交通可见一斑。东京虽是国际大都市,但街道可能是你想象不到的狭窄,但我似乎没有见到堵车,甚至没有听过一声鸣笛。路面行人守规则,所以道路畅;更重要的,是政府鼓励大家乘坐公共交通,所以出租车费、私家车停车费,都贼拉贵;而地铁网络极其丰富,价格也便宜。

临走那天,我和刚落地时一样,又在东京大街看见了长跑的画面。不过这次是一支极其庞大的队伍,男女老少黑白黄,百余人在傍晚的绿意里若隐若现,融洽,唯美。为什么他们这么热衷长跑?因为这乌泱乌泱一大群人可以自由地出现在街头;因为他们空气干净马路安静;因为他们爱生活,爱自己。

微观日本


关于日本人的幸福指数

去过日本的朋友都会感叹一句:物价真高。什么概念呢?一个西瓜合70元人民币,一个肯德基经典套餐合60多元人民币。坐出租车,起步价660日币,合人民币50多元,而眨眼的距离,4000日币就哗哗出去了,合人民币300多元。所以在日本给国内朋友买礼物,买得我龇牙咧嘴。那么本地品牌是不是该当仁不让地便宜呢?NO!我到电器城去看微单,才发现made in Japan的电子产品价格和国内淘宝相差无几,并且机内设置语言只有日语,连英文都没有!日本人,你是有多不想赚国际友人的钱啊?!恰恰,越是日本本地的产品,价格越高;进口货反倒便宜,美国货、欧洲货,通通贱于日货。这点倒与中国截然相反。因为日本人都一致认定,日本造的东西是最好的。贵?理所应当啊!

那么日本人是不是工资很高呢?在日本政府为我们举办的送行晚宴上,我结识了中山英子女士,她祖籍是中国山东,来日三十年了,创始并经营着一家大型旅行社,多承接中日官方和大型企业的互访活动。她刚给一个中国东北姑娘办了工作签证,并开出月薪20万日币不低的工资,合人民币一万六,但租租房子吃吃饭添添东西,也就所剩无几了。

东京的夜晚,街角有很多倒地而睡的西装革履男,公文包或当枕头或扔一旁,据说他们这是压力大喝高了,太早回家还会被太太鄙视——论这点,还是咱中国男人强,不仅酒量好,倒也倒在家门口——话说这该算是东京一景了吧,当然也仗着日本治安好,哥们要是在别国被抢一次包,就此生不敢当街睡第二觉了。我的一位朋友,在某省驻日办事处工作,对两国人的生活状态都算了解。见此街景我就问他,你觉得你的幸福指数高,还是日本男人高?良久,答曰:还是我们中国男人吧。

也许因为他的生活处于优越之列,不能替广大中国上班族代言;也许他是对的,日本男人各种压抑,是体现在街头巷尾、楼里楼外的。

虽说日本男人养家压力山大,但不论你是刚毕业的孩子还是大企业的老板,一旦家中有老人需要赡养、有全职主妇或孩子需要照顾,都可一定量减税。这种人性化的政策好贴心,让日本男人保持尊严时,不用打肿脸充胖子,代价过大。

而当代日本女人却越来越神气了,她们不再像过去那样去门口迎接丈夫下班,或只虔诚地在家里等到夜深。新婚后,她们可能暂时听丈夫的,在家料理事务,但一两年后会再回去工作。日本老人则算得上是最幸福的群体,很多早年靠炒股票发了大财,现在都生活的很悠闲,整天把自己收拾的体面干净。

由于对未来的经济、能源状况没信心,越来越多的日本人都不爱生孩子了,仅从日航空姐的年龄我们就可以窥见日本人口老龄化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所以鼓励生孩子的种种优惠滚滚而来。比如Softbank公司,生一个孩子就给补贴100万日币,以奖励方式为员工减少养儿压力。

关于日本人的幸福指数有多高,中山英子女士也是有发言权的。她说三十年前来日创业时,最初举家搬迁语言不通,然后是各种新圈子的建立、新观念的挑战、新规则的适应……虽是一路跌跌撞撞摸爬滚打,但好在有章可循。同时她也说起,每当接待中日双方活动时,和中方打交道,常常困难重重且不可预见,比如各种潜规则,比如低效、冷眼、私下送礼等关键词。而这些,作为中间人,作为中国人,她永远选择对日方闭口不谈。

她说:在日本很辛苦,但心不苦。我们这些出来的人,是再也回不去了。

幸福指数这东西,应该根据不同的社会环境、不同的人、不同的要求来算,所以,冷暖自知吧。

微观日本

爱与恨之前,先去了解

当我在微博上说了一句,我到了日本,马上有评论扑上来,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我在微博上发了些日本洗手间细节图,有网友开始教育我,你要爱国,不要崇洋媚外。

这些网友虽是极端了些,但我选择理解和包容。我身边的很多人,包括我自己,纵然知道日本有一百个好,也会因为某一个重磅裂痕,在心底给日本扣上从怀疑到仇视这些大小不等的帽子。

白岩松在《岩松看日本》专题片里说道:“爱与恨之前,先去了解。”

我有幸有机会了解,所以我深深地赞同这句话。

银座附近有个吉野家,店面超级拥挤,牛肉饭的口味和国内吉野家竟无大异,只是这边先吃饭后买单。在那儿我邂逅了一位林先生,中国福建人,到日本工作十年,刚刚提交了入籍申请。他聊起,因为机缘巧合,他来到日本某家企业工作,起初他对这里有抗拒,因为那段国人皆知的历史,也有担心,因为中日关系一直是各种微妙。后来,他自己花了整整六年,才放下了一种叫仇恨的情绪。因为,这里的制度、人民、城市、风景,一切的一切,都在源源不断地向他灌输友好而柔和的信号……我们聊了很多,告别时,他郑重地向我提出一个请求:你在媒体工作,你能不能帮我们这些在日本的中国人多做宣传?我们都是很爱祖国的,但我们也喜欢日本,日本人对我们真的很友善。

是的,关于日本人的友善、自尊自爱,我已经将很多细节诉诸笔尖和口头。但这还不够。我还想说一说,同为人类,日本人是以怎样的姿态面对自然灾难的;同为人类,我们应该团结、互助、了解、学习,出离爱恨。

仙台机场的灾后重建工作,是我们此行考察的任务之一。当我站在仙台机场大厅,仰头看到立柱上标注的,那曾将机场吞没的3.02米水位线,我沉默,恐惧。去年春天,这里曾经发生了怎样的一番末日图景?眼前录像中,有疯一般涌来的海浪,有如草芥一般被冲得七零八落的飞机、汽车、集装箱,所有人都在尖叫着逃命……所谓灭顶之灾,就是这样决绝。

仅仅半年后,机场就完成了重建,也加强了抗灾的能力——焕然一新的仙台机场,再次迎来国内外游客,也赢得了我们的尊重。

当工作人员将所有这些惊心动魄、齐心协力、千辛万苦,以平和的语气娓娓讲述给我们时,我意识到:当人们可以如此态度直面灾难的时候,他们已经完成了自我心理重建。而这,比新盖了多少高楼大厦都要可贵。

多难,就是这样兴邦的。日本是个多地震、海啸的国家,所以日本人必需把坚韧和倔强种在骨子里。他们在长期的磨难中历练出的这些品格和经验,难道不值得我们放下爱恨,用心学习么?

回到合肥后,我看到政务区沿路都挂起了标语:学习雷锋,做一个有道德的人。我顿时忆起,从小到大曾被无数的课文感动和教化,却在真正步入社会后,发现学来的都是童话。在日本,我未见这种教人向善的标语,但是,大街上的每一个人都在实实在在地践行着“学雷锋”,互爱互助,相亲相守。此行,我可能没有看到太多传统日本的印记,没有嗅到插花和茶道的香,没有去京都大阪北海道,但我切身体验了一个传承了传统文明的、有序的、高度发达的、现代化的日本社会。

我不确定我是否恨过日本,但我确信我一直深深爱着我的祖国。今天我所描绘的沟通、了解、放下负担、彼此谅解、尊重、学习,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祖国更好,人心更善。

微观日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九个半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九个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