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EMartGallery
EMartGaller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444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艺术家给世界首例甲流患者塑立雕像 艺术和文化双启示

(2009-06-01 15:08:12)
标签:

尿童

雕像

n1

h1

埃尔南德斯

墨西哥

文化

分类: 世界艺术新闻

艺术家给世界首例甲流患者塑立雕像 艺术和文化双启示

来源:东方早报

摘要:世界首例确诊甲型H1N1流感患者,是墨西哥韦拉克鲁斯州拉格洛里镇的一名4岁多的小男孩埃德加·埃尔南德斯,他4月2日发病,1个星期左右奇迹般康复,期间家人只给予了简单的治疗。当埃德加·埃尔南德斯被追踪检测确认为首例甲型H1N1流感患者后,他及其生活的拉格洛里镇一时成为世界舆论的焦点,小男孩埃德加·埃尔南德斯也被媒体称为“奇迹男孩”。

  

    2009年5月25日的新华社报道说,墨西哥将为世界首例确诊甲型H1N1流感患者塑一尊雕像。得知这一消息,我当时甚感惊异,觉得里面大有文章。

 

  世界首例确诊甲型H1N1流感患者,是墨西哥韦拉克鲁斯州拉格洛里镇的一名4岁多的小男孩埃德加·埃尔南德斯,他4月2日发病,1个星期左右奇迹般康复,期间家人只给予了简单的治疗。当埃德加·埃尔南德斯被追踪检测确认为首例甲型H1N1流感患者后,他及其生活的拉格洛里镇一时成为世界舆论的焦点,小男孩埃德加·埃尔南德斯也被媒体称为“奇迹男孩”。

 

  韦拉克鲁斯州州长菲德尔·艾莱拉5月25日宣布,要为“奇迹男孩”埃德加·埃尔南德斯塑一尊雕像,又引起舆论哗然,中国网友更是难以理解,纷纷谴责:“墨西哥应该向全世界道歉,而不应该去建什么塑像。”“晕,意欲何为?表彰他带给全球灾难?明显是吃饱撑的!”“世上最无耻的事莫过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让人们记住这个历史的罪人!”“墨西哥还为他建塑像?疯了吗?是歌颂还是谴责?他应该向全世界人民道歉呢!”“无耻,应向世界道歉!”……然而,正是从像中国人这样的“难以理解”和“谴责”中,我看到了为“奇迹男孩”塑像的艺术和文化意义,可以说它就是一件很好的当代艺术作品。

 

  杰出的当代艺术作品总是在对存在问题的反思中,做出伟大的人性超越,人由此可能进一步获得更大的自由。而揭示人的存在问题及其对既定人性的超越,就是我所主张的当代艺术的“问题主义”。“奇迹男孩”雕像就是一件在人的存在问题的反思中超越既定人性的“问题主义艺术”作品,它的超越性就在于:在人类的千年文化传统中,总是把疾病看作是肮脏、丑陋甚至邪恶的化身,是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歧视、诅咒甚至残害病人成为人类顽固性的潜意识和心理习惯。为“奇迹男孩”塑像可以启发人们认识到疾病本来就是人的生命的有机部分,生命从小到老都无法避免疾病,病人和所谓的“健康人”(实际上永远没有绝对的健康人)的生命都具有一样的尊严和价值,都需要同等的尊重。通过一个幼小儿童对于可能导致人类灾难的疾病的战胜,人们看到了生命的自然力量,也看到了成人对于患病儿童的“自然之爱”,所以也是值得像英雄一样礼赞的。礼赞“奇迹男孩”其实就是礼赞人类生命自身,是礼赞生命的自然力量、尊严、自由和爱。这是人类面对灾难时的人性超越。

 

  然而,这种人性超越对于一个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的儒家文化主导的国度来说,尤其是不可思议的事。在我们的文化心理结构中,有着沉重的等级观念和英雄情结,凡人、弱者(更不用说病人)的生命往往是被看轻的。所以,我们的艺术史从来只有王、侯、将、相、英雄、名人……的雕像,我们怎么可能理解和接受为一个尚未成人而又患传染病的儿童塑像呢?况且墨西哥的甲型H1N1流感可能还会引起世界大流行的灾难。至于那种儿童的“自然生命”和成人的“自然之爱”对于人性的意义,更是为儒家为主导的文化所不解。

 

  艾莱拉州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为“奇迹男孩”塑像的想法是受到了比利时“布鲁塞尔第一公民”之称的小尿童雕像的启发。而在我看来,“奇迹男孩”雕像要比小尿童雕像有意义得多,因为小尿童雕像的文化意义很难超越政治功利主义和道德功利主义,这是由小尿童的传说内容决定的,无论是小尿童的“勇敢抗敌”还是“帮助寻找丢失的儿童”传说,都决定了小尿童雕像不是对人性自身问题的反思,不是人性超越的艺术表达,这和“奇迹男孩”雕像有了根本的区别。对人性问题的反思和超越使“奇迹男孩”雕像具有了一定的世界文化的超越性和永恒性。

 

  当然,“奇迹男孩”雕像尚未出世,我的评论只是一种“奇迹男孩”雕像的艺术可能性思考,具体作品还有个表达成功与否的问题。但无论作品成功与否,都不影响“奇迹男孩”雕像的艺术可能性。也许有人会说,为“奇迹男孩”塑像是墨西哥为了振兴旅游的功利主义行为,但我想说的是,旅游功利主义和艺术的文化超越并不一定矛盾,旅游能够利用艺术的文化超越的争议性来吸引人,又潜移默化地传播新文化,又有什么不好?

 

  我们的当代艺术家和政府文化管理部门是否可以从“奇迹男孩”雕像一事中获得某种艺术和文化启示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