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态诗歌
生态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016
  • 关注人气:2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态诗歌大展118:红瓦唱夜的诗

(2015-03-25 11:02:51)
标签:

文化

生态诗歌

大展

投稿

分类: 写诗

红瓦唱夜的诗

 

给妈妈的诗

 

(之一)

 

……妈妈,我又想起了你,想起你

便想起美丽的故乡,故乡的物语种种

为什么那些清澈的池塘一个个湮灭?为什么

见不到袅袅的炊烟,温暖的草垛

空荡荡的小村里,老人们蹒跚着脚步和

前尘往事。狗们三三两两,游弋于村头巷尾

也显得十分落寞。那好听的斑鸠声呢?那

动人的布谷鸣唱呢?还有那片桃园,它是否

成为传说中昙花一现的桃花源?还有那片果园

是否随着采石放炮的滚滚烟尘而飘逝?我屋后的

那株苦楝树被谁砍伐了?那个精巧的鸟巢,逃亡何处

妈妈,我已认不得故乡了,故乡早已沦陷,而

我的乡愁,我的乡恋,是否也会沦陷下去?

妈妈,我好害怕,我,一株沦为无根的植物

在城里难以立足,在乡下,也,无处栽种……

 

(之二)

 

妈妈,我常常独自一人

望着天空 久久发呆

我想听鸟鸣,我想看鸟的翅翼

像一瓣瓣花朵  轻盈飞翔

小时候,我们的村庄,鸟儿成千上万

黄鹂在屋后的林地里,鸣啭着无穷的

快乐,麻雀在草地上跳舞,在电线上滑步

就像调皮的我们,无忧无虑。还有

那布谷的叫声,让姐姐的眼神倏忽擦亮

还有那叽叽喳喳的燕子,每年春天

总是在我家堂屋的桁条上,构筑爱巢

可是现在……鸟儿的踪影难觅,就像

那些神秘的影星 出没无定,神龙见首不见尾

鸟儿是否爱上了迁徙,爱上了流浪

而今,我们割麦的时候,不见了麦鸟,连

那只陪伴我读书的夜莺,听说也绝食而亡

妈妈,我的鸟村没有了,我的鸟梦

也破灭了。还有什么,值得我去 

儒雅地守望

 

(之三)

 

细雨纷纷。每年的这个时候

老天总喜欢与人一起流泪。妈妈

我不得不说,妈妈,我对不住你

你安息的地方,太喧嚣了,隆隆的机器

从早到晚都像野兽样疯狂吼叫

前些年,你躺在那个叫红毛山的地方

那里是个诗意栖居的所在

草木葱茏,面朝大泽

庄稼的清香和花卉的芬芳  袅袅不散

但,因为一座大型的工厂需要用地,你

被迁移到了这个叫栏杆岭的“新居”

谁知那座工厂,又拓展到了这儿,山脚下

那个叫“粉磨间”的围墙深处

上百台机器,隆隆吼叫,一刻也不停息

一个家族,地下有多少人,像你一样日夜辗转反侧

地上又有多少人,像我一样  满眼焦虑和伤痛

现在。我踏着隆隆的吼叫声,来祭奠你了,妈妈

我弯腰鞠躬的时候,听见土地神

幽幽的哭泣 

 

一朵奇花

 

旷野上,有一朵奇花

在春天绽放,在秋天凋谢

它没有名字,只有浓郁和浓烈的

芬芳

它好像活了一百年,也仿佛

活了五百年

它不知道自己的准确年龄,它也

不屑知晓

反正,作为一朵花

我就要应和着季节

潇洒地绽放,我就要

散发浓郁的芬芳

它说,我比飞鸟幸福

不会遭遇猎枪的射杀,不会

尝到血腥和暴力

只有一个痴情的少年

年年春天,为我“猎艳”——

留下一帧帧艳丽的剪影

即使我死了,我还会开在

少年的眼里,我还会

香在少年的心上

 

亦真亦幻的果园

 

人类不能没有果园,就像一座城市

不能没有自己的品牌和雕塑

 

果园里,劳动的歌声多么嘹亮多么优美

人们流着汗水,更流着欢笑

一个最美最美的少女就在果园深处

她素面朝天,前生是个圣洁的天使

 

过路人路过果园

一颗果子,会让他大快朵颐

吟游诗人打马过果园

他吟唱的诗句,足以使一切生辉

 

果园,就是生长果实的世界么?

果园,让所有的人俯首归心

 

 

一条路通往果园

还有一条路,也通往果园

陪伴我们同行的

除了阳光,还有隐隐漂浮于室中的芳香

 

带上你的孩子一同前往

望梅止渴的孩子,需要抚慰和呵护

把那越背越重的行囊抛下

否则,你会离果园越来越远

 

果园究竟在天涯,抑或在咫尺

传说中长大的我们,一次次被谁喂养

一阵熏风吹过,只见落英缤纷

又一阵熏风,我们满面沧桑……

一棵棵大树被运进城里

一棵棵大树被运进城里

一辆卡车,又是一辆……俨如兵团战士

出征,去迎接一场空前的大战

这些大树,刚刚从乡村的土地上

刨出,浑身散发着热腾腾的泥土和

草木气息,以及一缕一缕飘浮的乡愁

它们是来绿化城市的,是来

点缀城市风景的,让美更美

人挪活,树挪死。路边有人悄声嘀咕

这些粗壮、高大、挺拔的大树

就像那些来城里挣钱的打工者

一旦进城,谁知道将遭遇什么

它们可能水土不服,慢慢枯萎而亡

可能,被圈进空调房里   在养尊处优中

延年益寿。如果侥幸活下来,则

枝不会繁,叶不会茂,或许

树冠被砍,成为一排排在风中

哆嗦、战栗的“断头树”

然而……一辆卡车,又是一辆

一棵棵大树还在源源不断地被运进城里

她们还在一边绿化和点缀着,一边

枯萎和死亡着……

生态诗观:

诗歌是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它不能阻挡一辆坦克的行进;诗歌又是尘世间不可或缺的元素,它至少能给人以绿色的呼吸和抚慰。

作者简介:

红瓦唱夜,真名黄冬松,1964年12月生人。现供职于一家媒体。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多次在市、省和全国文学征文及大赛中获奖。著有诗集《喝一杯春天的阳光》、《一只蝴蝶在歌唱》,歌词集《年轻的日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