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人如是
宋人如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7,703
  • 关注人气: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彭城:刘邦终身难忘的伤心地

(2013-09-04 00:53:19)
标签:

彭城

刘邦

项羽

彭越

韩信

公元前205年,这一年是刘邦当上汉王的第二年,按照那时纪元的方法,这一年的第7个月,刘邦以盟主的身份,带着五路诸侯王,和56万大军,杀向项羽的都城彭城。他很得意、更舒心。也就是在一年前,他这个身份还属于项羽,而他不过是一个被征服者、被虐待者。当时,他被迫来到项羽的大营,作深刻的检讨,承认自己很无知地把“楚怀王之约”当成了宝贝,承认在关中称王是个很无聊、很无厘头的想法。作检讨的地方就在新丰镇的鸿门。作完检讨,像他一样很焦灼的项羽原谅了他。

之后,他被项羽关入了巴蜀和汉中,在这个鸟不拉屎、穷山恶水的地方,憋屈了几个月,在韩信的谋划和鼓励下,他挥师北上,三个秦军的降将,被狂喊着要回家、要图天下的疯子们,打得彻底疲软,短短1个月,塞王司马欣和翟王董翳宣告“被打残了,不打了”,留一个死硬分子雍王章邯,在自己的都城废丘,但也已经变成了被人围着打的“废人”。还定三秦,大功告成,刘邦重新占据关中。现在,他只想着一件事,灭掉项羽,统一天下,让兄弟们衣锦还乡。

这一年,撞上好运的刘邦一扫以前的晦气。在雒阳,他摆出正义凛然、天下为公的光辉形象,向天下发出檄文,讨伐不把领导当长辈孝敬的霸主项羽。他宣称,项羽以卑鄙无耻的手段,杀害了大家最拥戴、最崇拜的义帝,对这样一个毫无廉耻感觉的人,大家应该手挽手、肩并肩,一起拥上去,打他,让这个自以为是地搞天下分封的“傻大个”,尝尝被人被人唾弃、被人厌恶和被人孤立的痛苦,项羽曾经把这个痛苦,送到他刘邦嘴里,现在,也让项羽品尝一下这种滋味。按照他的设想,在经历生不如死的痛苦后,项羽的头颅应该被割下来,放在义帝的坟前祭奠,然后,他接过义帝留下的位置,成为帝王。为此,刘邦袒胸露背,大哭不止,让全军素缟发丧,充分表达出“不打死项羽绝不生还”的意思。之后,他裹挟着魏王豹、殷王司马卬、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以及刘邦新封立的韩王信,誓师东征。

他手下那些很争气的将领们,分成三路大军,一路沿着黄河北岸,渡过白马津渡口,一路沿着黄河南岸,直插彭城,另一路则从阳夏(今天的太康县)出击。三路大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杀入项羽的都城彭城。

这时候,项羽还在齐国,和田横死缠烂打。几个月前,齐国的田荣因为在项羽在关中主持的分封中,没有得到好处,而和一样被项羽冷落的陈馀、彭越积极串联,挑起了反楚的大旗。田荣的动作更快,在分封结束后的2个月,就对项羽在齐国封的三个王下了手,杀了其中两个,赶跑另一个。齐国成为田荣的天下,项羽大怒,汉二年1月,带着西楚的主力,杀向齐国。可田荣是个搞窝里斗的专家,外斗显然很不在行,项羽一来,他的虚弱本性马上暴露无遗。在逃亡过程中,田荣大概早都被齐国的百姓厌弃了,被平原县的百姓抓住给杀了,或者说,他很不幸,刚当上丧家犬,正好在平原县遇到了仇家,被人家冷不丁地把脑袋割下来了。

田荣这个捣乱分子已经死了,按说项羽也应该见好就收,像刘邦那样,颁出安民告示,让惊魂颤颤的百姓们定下心,回家种田、做生意,可项羽竟然抓住田荣残留下的部署不放,又干起坑杀降卒的勾当。齐国怒了。“咋啦,你项羽还没完了,是吧?”。大家在田荣的弟弟田横的纠集下,在城阳这个地方,抱着“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的拼命心理,和项羽没完。

都城彭城被刘邦端掉的时候,项羽就正忙着和田横纠缠。可老巢被人家占了,项羽是不能不顾的。项羽回师,这是肯定的。当时,在刘邦身边云集了那个时代最聪明的人精,比如,张良、陈平、郦食其之流,也汇集着一群敢打硬仗、能打硬仗的战将,比如,曹参、灌婴、樊哙、靳歙、周勃之流。按说有这么多距离笨蛋十万八千里之遥的人才,应该冒出一两个去鼓励人精中的绝品刘邦,一鼓作气,北上和田横、陈馀联手,杀敌于城阳,或者排兵布阵,手握刀枪,严阵以待,等着那个不知轻重的项羽自投罗网,杀之于彭城。可是,史书告诉我们,刘邦好像什么像样的动作都没有做,只是“置酒高会”于彭城,和大家敞开胸怀,享受偷窃人家财物后的快乐。

当然,如果说刘邦如此轻狂而无知,显然,是没人信的。实际上,也并非如此。刘邦其实已经做出了部署。他把骑兵将领樊哙部署在彭城以北的薛县,而那里正是项羽南下的咽喉要道。如果不出意外,一旦项羽和樊哙接上火,他刘邦则把在彭城周边的主力部队,全部展开,迎军而上,揪住项羽,打死在那里,应该没啥大问题的,毕竟有56万部队在手上,这点底气还应该、也必须有的。即使砍掉一半虚数,刘邦手上至少也有二三十万人,可能消灭项羽有点困难,但把项羽困在齐国,使他上下不得、左右不成,也是很不错的。到那时,赵国的陈馀、燕国的臧荼、被人打得很苦的田横和他刘邦刚任命的魏国相国彭越,也一起围上去,相信项羽早晚也会报销。

再说了,项羽的北边还有据说要和项羽拼命的陈馀,南下的路上还有彭越,这两个早都到处叫嚷着最恨项羽,应该不会放过项羽,而会抓住项羽无家可归这一千载难逢的良机,在刘邦眼前,把项羽吃掉,这是最好不过了。当然,这些人没这能力,但即使吃不了项羽,也应该会把项羽咬得伤痕累累,这样的话,他刘邦的部队就可以趁机再扑上去,把受伤的项羽撕成碎肉。而陈馀、彭越之流也因为和项羽火拼,浑身上下都是伤,说不定还会进入半死不活的状态,那么,这些人也就不敢再对刘邦表示不服不忿了。到那时,天下则尽在他刘邦的掌握之中。而即使项羽南下成功,但彭城周围到处是刘邦的战将,他们也会把项羽围住,当成大餐生吞活吃掉的。这么看,刘邦敢于和大家吃喝玩乐,也是向大家表示自己成竹在胸,大概也是在挑逗项羽发怒,使其疯狂,做出傻事来。

然而,这一切都是美妙的梦。刘邦摆出一个彻头彻尾的消极防御,让项羽有机会抓住他的死穴,当项羽亲自率领3万精兵南下时,他很巧妙地避开在薛县傻等项羽来的樊哙,直插彭城以西的萧县。当这3万来玩命的悍兵趁着黎明的晨雾,杀下刘邦统领的反楚联军时,汉军瞬间崩溃。数十万大军四散奔逃,战场上到处是掉河里淹死的、被自己人践踏而死的和被楚军追上砍杀而死的兵将,到处是哭爹喊娘、抱头鼠窜的惨象。刘邦大败,第一次能够把楚霸王项羽打入死牢的机会,彻底丧失了。

刘邦没想到,他统帅的军队是一支由各路诸侯混杂而成的乌合之众,他们离心离德,争相逃命,那一刻,楚军已不可怕,可怕的是夺路而逃的自己人。刘邦和大家一起跑,在灵璧以东的睢水河畔,一场突如其来的西北风,把楚军刮得晕头转向,刘邦趁机带着数十个亲随,逃离战场。一路狂奔,向西而去。路上也是风险重重,险象环生。如果不是曹参、灌婴、周勃几个大将豁出去,杀开一条西去之路,刘邦的下场就很难说了。

彭城成为刘邦终身难忘的伤心地。巨大的成功瞬间而来,却转瞬即逝,刘邦为此大受刺激。在西逃的路上,他发出豪言,“谁能和我干掉项羽,我把函谷关以东地区,就全给他了,我不要了”。当然,这句话显然是急疯后、头脑不清醒才说出来的,当然不会算数。很多人认为,如果刘邦能稍微再认真点,对战场形势的思考再周全些,项羽即使突袭成功,也不至于让刘邦败得差点丢了性命,也让后来那些人前显贵的功臣们,扮出“夹着尾巴逃命”的惨样。但说到底,最后的成功都是一连串成功的集合,过于迅速的成功总是伴随着巨大的危机,这种成功来的越大,伴随的危机就越大。刘邦以后就懂了,他放下了那颗急不可耐的躁动之心,在荥阳、在成皋、在楚河汉界,一脸深沉地和项羽玩起了“用钝刀子杀人”的游戏,一点点耗干项羽的全部精血。

两年多过去了,刘邦再一次纠集了梁王彭越、齐王韩信、淮南王英布以及当年从彭城逃命而出的兄弟们,在陈县、在垓下,围住了一脸倦意的项羽。这一次,项羽又一次突袭,只是不为杀敌,而是为逃命。他逃得模样和刘邦在彭城一样狼狈不堪,唯一的区别是,项羽逃亡后的未来,没有一丝光亮,而刘邦却有,仅此而已。

 

 

 

                                                              二〇一三年九月四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