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一,参加过16受降区接受120万日寇投降的抗战老兵已经屈指可数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原国军中尉童玉才曾经在19451015日带领国军一个连,在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

时隔72年的2017118日,北京青龙桥车站的站长杨存信从北京赶到浙江宁波的乡间,特意拜会98岁的国军老军官童玉才。(因为童玉才有个教会,所以在教会前合影。)

在北京青龙桥车站当了36年站长的杨存信希望写一部叫《青龙桥车站抗战史》的图书,他在几十年中专门搜集青龙桥车站抗战历史的资料。这次,杨存信站长不远数千里赶到浙江,他自己认为:“拜会曾经在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的历史人物,很有意义。”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这张照片是在童玉才家前照的一张合影。左一,是不远数千里来拜会72年前,在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的青龙桥车站杨存信站长。左二,是陈刚的朋友阿峰。左三,是陈刚先生。五年前,是他领着我采访了浙江宁波地区的抗战老兵。那时,就采访了童玉才,并且,把童玉才写进《最后的尊严》一书中。

左五,是童玉才老人的儿子。右面三国姑娘是阿峰的朋友,她们对抗战历史一知半解。

这些人拿的书分别是:青龙桥车站站长杨存信送给童玉才的:青龙桥车站明信片一套。詹天佑手迹书信一套。青龙桥车站纪念册一套。

小姑娘们拿的是:台湾马英九总统给童玉才发的抗战胜利纪念章。图书《最后的尊严》。

阿峰拿的是:日本投降书。杨存信站长拿的是:童玉才自己写的人生自传。

 

多年来,我方军在浙江的朋友们的帮助下,先后去浙江各地采访数年。我先后去过天台、永康、江山、宁波、台州、嵊州、诸暨等地采访数百人。我先后出版过《浙江永康——最后的抗战老兵》,描写浙江诸暨抗战老兵的《国难见人心》。出版过《浙江天台——最后的抗战老兵》,和描写浙江江山抗战老兵的《最后的军统老兵》。我出版过采访浙江嵊州抗战老兵的《重温胜利时光》,出版过描写浙江宁波地区抗战老兵精神风貌

 

我对浙江的国军抗战将士们有鲜明的认识:他们处于独特的历史地位。形成了“三多一少”的历史局面。这“三多一少”是:

(浙江的抗战老兵在全国范围比较而言):以,抗战老兵在人数上最多。二,上过黄埔军校的抗战老兵最多;三,抗战胜利时参加过受降日军的抗战老兵最多。

而“一少”,是在宣传上最少。这可能与抗日战争时期,中国战区的司令蒋介石是浙江人有关,所以,……。

 

而采访参加北京地区受降日军的童玉才又意义重大,——他是为数不多的亲历者。

即便是参加过16受降区受降日军的亲历者现在也是凤毛麟角,全国也没有几人了。而且,都在百岁上下。我多次约最大电视台同去,留下历史瞬间,均被谢绝。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194510月在芜湖受降日军的仪式上,中国军官向投降中国军队的日本军人们训话。

 

作为作战参谋,中尉军官童玉才接到命令:19451015日,带领1637团一个连队到青龙桥车站,接受侵华日军青龙桥守备队的缴枪投降的仪式。童玉才回忆:我们一个连,在14日晚上就赶到青龙桥车站。我们驻在青龙桥车站候车室和仓库内。

“按照双方约定,早10:00,我带领部队到青龙桥车站广场。只见日军一个中队已经在车站前列队等候。双方部队列队后,侵华日军领队大尉军官和我互相在对方命令书上签字。然后,日军先降下青龙桥车站前旗杆上的日本旗。然后,我们国军升起中华民国的三色旗。

我的部队整齐划一,中国军人都挺起胸膛,右手持枪,左手抬起,平行胸前,行持枪礼!目视我们中华民国的国旗升起。

我命令:“——司号员!连续吹响冲锋号!”只见我们的司号员挺胸抬头,鼓腮叉腰。

——凄凉的军号声在八达岭长城的群山中久久回荡、不愿离去。

 

侵华日军一个中队的军人在大尉军官的喝令下,整齐划一,放下手中的枪炮,并且,把武器排列整齐。他们分别交出:铁路铁甲车两辆,迫击炮数门、掷弹筒数个,歪把子机枪数挺和80支三八大盖步枪。

 

日军大尉在降旗之后感慨万千地对我说:“从卢沟桥事变开始,这面旗帜,在这里飘扬了八年。青龙桥守备队也是数次换防。但是,我们日军守卫的是通往中国赤峰、张家口等北方重镇,和通往北平的交通枢纽。现在,我们的任务终于完成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194510月。侵华日军青龙桥守备队向中国军队缴枪投降后,青龙桥车站开始担当从内蒙古、绥远、赤峰、张家口等地侵华日军及其家属向秦皇岛港撤退的任务。这张照片上可以看出只有青龙桥车站铁路职工一名(带袖标者)和投降缴枪后的日本鬼子们。

怎么证明是青龙桥车站呢?请看照片两边山上的长城。(照片提供者:王嵬)

 

二,如此敬业的火车站站长凤毛麟角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在如今的青龙桥车站的展览室里,杨站长手持孙明经先生著作,站在在卢沟桥事变前七天孙明经先生拍摄的29军官兵在青龙桥车站巡视的照片。

坚持几十年,搜集青龙桥车站的历史,这种敬业的精神足以堪称中国铁路分站站长的楷模。如今,时隔80年(1937630号拍摄)风风雨雨,我们仍然可以看到战争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我去过全国各地的二战侵华日军战争遗迹,唯独北京青龙桥车站的四排40间日本兵营遗址保存的最为完整。杨存信站长在儿时,就和父母一家在照片中这几间房屋居住多年。

房屋右侧,是一个保存完好的侵华日军炮楼。这样的炮楼在日本兵营里还有两座。

如果,把这些日军兵营改造成“二战遗址宾馆”的话,这在全世界也是仅有的建筑。

如果“战争遗址宾馆”收费在百元以内。而且,从北京乘坐火车到青龙桥车站是5元。那么,会有无数世界各国的背包客、学生、顺便去八达岭长城游览的游客到此体验。

尤其是日本游客、日本的学生旅游团会谨慎地来此居住,体验“侵华战争”、“占领中国”和“在此缴枪”的历史瞬间。同时,以此为契机,可以打破日本人“集体15年不到中国旅游、观光”的瓶颈。

 

三,我以前的采访童玉才的记录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92岁的童玉才现在是鄞州溪镇童村天主教堂的主持(左陈刚、右方军)

 

2013514,浙江宁波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陈刚、徐晓带领我采访亲历抗战的老兵,92岁的童玉才先生。作为北京人,最让我感慨万千的是,童玉才曾经参加194510月,在北平的受降日军的军事行动。童玉才中尉的具体任务,是在北平青龙桥车站,带领他的国军连队,接受曾经守卫青龙桥车站的,一个中队的侵华日军的缴枪、投降仪式。

童玉才中尉回忆:19458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当时,部队正在三门峡整训。听到日寇投降的消息举国欢腾!盛况空前!我当时正在当团作战参谋。接到上级命令:“部队迅速开往北平,准备参加受降日军的仪式、接受日军的武器!绝对不能让其他军队接受日军的武器。”当时,部队情绪高涨,迅速集结出发。

童玉才说:“抗战胜利了!日寇投降了!那种喜悦的心情一辈子都没有过。”

作为作战参谋,中尉军官童玉才接到命令:19451015日,带领1637团一个连队到青龙桥车站,接受侵华日军青龙桥守备队的缴枪投降的仪式。我们一个连,在14日晚上就赶到青龙桥车站。我们驻在青龙桥车站候车室和仓库内。

“按照双方约定,早10:00,我带领部队到青龙桥车站广场。只见日军一个中队已经在车站前列队等候。双方部队列队后,侵华日军领队大尉军官和我互相在对方命令上签字。然后,日军先降下青龙桥车站前旗杆上的日本旗。然后,我们国军升起中华民国的三色旗。

 

日军大尉在降旗之后感慨万千地对我说:“这面旗帜,在这里飘扬了八年。青龙桥守备队也是数次换防。但是,我们守卫的是通往蒙古和通往北平的交通枢纽。现在,我们的任务终于完成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童玉才回忆:“青龙桥车站前有高大坚固的日军炮楼。我问日军大尉:是否受到过中国国军的袭击?大尉回答:我们守备队是一年前才换防调来,我们还没有受到过成建制中国政府军的袭击。日军军官转身手指数百米之外的两个暗堡说,这三个堡垒互为射击倚靠。只要没有大炮轰击,我们可以坚持数小时,直到援兵的到来。”

童玉才说:“让我吃惊的是,他们一个中队,居然有迫击炮三门,掷弹筒九个。歪把子机关枪四挺。三八式步枪80余支,弹药充足。还有几匹军马和铁道巡逻装甲车两辆。”

日军非常有纪律,他们排队,把各种武器码放整齐。然后,整队离开。

我观察到,日军的军纪严明、军装干净。没有垂头丧气的,只有听天由命的沉寂面相。

 

依照命令,我部驻在青龙桥车站车站候车室内。主要的任务,是保护放下武器日本军人的人身安全。一周之后,日本军队、国军,同时接到命令:“该侵华日军投降中队乘坐火车,到距离65公里远的北平前门车站集中,等候遣返回国。”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照片表现是:194510月日军在青龙桥车站缴枪投降后,日军和家属候车到秦皇岛车站集中准备坐船回国的情景。照片中,有两位监督日军投降的美国军人。有两位国军军官。

照片提供者是青龙桥车站的站长杨存信,照片的搜集者叫王嵬。

 

童玉才回忆:“作为在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的中尉军官,我事后翻阅资料,记下笔记。”

向中国战区投降的5支日军部队是:陆军中国派遣军、第10方面军、第38军,海军中国方面舰队、高雄警备队。包括陆军的1个总军、3个方面军、10个军与 作战部队36个师团、41个独立旅团、13个独立警备队、1个支队;海军的1个方面舰队、2个警备府与6个根据地队、4个陆战队、1个航空战队、2个警备 队。投降日军官兵陆军120.47万,海军近11万合计131.4万余人。

童老说:120多万日军和90万侨民,合计213万人,在战后混乱情形之下,仅仅十个月就已经全体遣返日本。途径主要路线是:秦皇岛港、天津港、上海港、东北葫芦岛港。

 

童玉才上过黄埔军校,相当于今天的国防大学。童玉才还有记日记的习惯。他的日记中,有在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的记载。童玉才在日记中记录:受降日军后,部队归傅作义将军指挥。童玉才在日记中详细记载到:因为抗日战争已经胜利了,我们三个黄埔军校毕业的军官商议逃跑,不参加内战。因为一名被共军释放回乡的兵又回到我们部队。所以,能目睹共军介绍信的芳容。如此照猫画虎,我们三人私刻了共军晋察冀司令部的公章,私自制作了共军的介绍信。

夜黑风高。我们三人从南口,沿着山路走了出来。途中,我们遇见数个共军的哨卡,都顺利骗过。可是,最后一个哨卡的共军连长说:“我接到命令,凡是上过黄埔军校毕业的,一律抓住,以补充共我们共军部队的知识结构。——前面哨卡怎么会放你们三人?”

我们三人故作镇静,说:“那你给上级打电话呀?”

连长说:“没有电话,没有办法,你们三人走吧!”

 

我在早的相关采访童玉才的相关材料记录:

 

92岁童玉才中尉曾经在北平参加受降日军仪式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抗日战争胜利前夕,孙连仲将军为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兼河北省政府主席,他负责在北平故宫太和殿主持受降日军的仪式。99日,孙派前进指挥所进驻北平,安排受降事宜。

1945109,孙连仲将军由新乡飞抵北平。次日,在故宫太和殿主持了受降典礼。北平群众十几多万人聚集在太和殿前及天安门金水桥旁观看。当敌酋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官根本博等向孙连仲将军俯首呈上降书,并交献出他们视为最珍贵之物的“武士道”军刀后,欢声雷动,震撼全城。

 

几乎是与此同时,国军中尉童玉才奉命在青龙桥车站接受投降守站日军的武器、弹药。

青龙桥车站的受降仪式也是:一个中队的日寇先降下在车站飘扬八年的日本旗,日寇军官向中国国军鞠躬。国军16军作战参谋童玉才中尉(当时军衔)指挥的中国军队升上中华民国的旗帜!日军整齐码放好所有的武器和弹药,列队,空手回到原营房待命。

 

1997年,孙连仲将军的孙子孙大宇先生找我,送我一套孙连仲将军在故宫太和殿受降日军的照片。(孙大宇先生,美国人。原美国海军陆战队中尉。退役后来北京经营餐饮业企业。孙大宇先生器宇轩昂、人高马大,谈吐不凡。)

最为重要的是,他送给我的照片中,有一张原版的受降仪式上所拍摄的德国蔡司120原版爱克发底片一张。真是弥足珍贵。这些照片中其中的一张照片,我发表在1998年香港三联书店出版的《我认识的鬼子兵》一书第36页,第37页上。

自此,我开始对在北平受降日军的历史故事有十分的关注。

自此,我关注曾经在16受降区参加过受降日军的所有国军抗战将士。

自此,我先后幸运地采访了大约20几名在不同受降区受降日军的国军将士。

这次,还能采访上北平受降日军的童玉才!这真是历史长河的故意安排!

 

笔者认为,孙连仲将军之孙,原美国海军陆战队中尉孙大宇先生在1997年送我的孙连仲将军19451010日在故宫太和殿前主持受降日军仪式的原版一张德国爱克发120版底片,绝对是国家二级文物。因为,国家二级文物的鉴定标准是:

 

(一)反映中国各个历史时期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及其经济制度、政治制度,以及有关社会历史发展的具有重要价值的文物;

(二)反映一个地区、一个民族或某一个时代的具有重要价值的文物;

(三)反映某一个历史人物、历史事件或对研究某一历史问题有重要价值的文物;

 

四,一张让98岁抗战老兵童玉才失声大叫的照片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98岁,参加过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的老军官童玉才的家,青龙桥车站的站长杨存信拿出受降日军前青龙桥车站车站的照片,请98岁的童玉才老军官辨认。

没有想到,98岁的老军官童玉才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他指出老车站的位置,指出詹天佑铜像的位置,指出两个日寇碉堡的位置!

 

尊敬的读者:您能找到照片中的两个碉堡吗?从詹天佑修建京张铁路起,这个车站已经有百多年的光荣历史!这其中包括:中国人民的屈辱历史,和中国人民迎接抗日战争胜利的一天!您作为中国人,作为北京人,您不想到这个车站走一走吗?

 

六,宣传120万日军在16受降区向中国投降缴枪迫在眉睫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1994年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抗日战争史》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抗日战争史》下卷605页记载的“16受降区”受降日军记录

 

大力宣传1945年侵华日军120军队在中国16受降区受降日军的故事,不但是中国历史的需要,也是抗日战争历史的需要。如果,刻意回避历史,特意绕开历史,专门修改历史的话,我们怎么面对我们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五千年光辉灿烂的历史呢?

我此段落用了“迫在眉睫”这个词汇,因为,我是写报告文学的作家,我不是写小说的作家。我必须采访真人真事!这次,我和北京青龙桥火车站站长杨存信不远千里,采访在青龙桥车站主持受降日军仪式的军官98岁的童玉才中尉,也是基于此种考虑。

我在此次采访以前,特意叫上某知名电视台军事部的人员。他们思考再三,决定不去。为此,我深深地遗憾。我认为:中国人的真实故事不会永远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改成其他的各种样子。——历史,就是小姑娘的花衣服,您想怎么穿?

201610月,我在台湾拜会了郝柏村上将和四位研究抗战史的中将。

在长达三个小时的交谈中,我还谈到:应该出版《16受降区记》、《16受降区写真集》这样的大型历史画册。趁着像98岁童玉才等七、八位健在的,曾经在南京受降日军、在武汉受降日军、在上海参加受降日军仪式的,在汕头参加受降日军仪式的几位抗战老兵还健在;让他们的亲身回忆,可以以鲜活的内容填补最后的历史空白。

如果台湾不抻茬,大陆也看不见,那么,“修改历史”的不就是我们自己吗?

 

七,正中日本人下怀的三件事情

 

1979年退出现役,到外交部系统工作。由于文革,外语人才青黄不接。单位出钱让我去大学学习四年日本语。1984年我毕业后,外交部·外交人员服务局派我去日本《读卖新闻》社工作,后来,又派遣我到日本大使馆领事部工作多年。1991年,我到日本学习。作为研究生,我在日本学习了《社会学》和《经济统计学》。

我在日本留学期间采访20几位原侵华日军老鬼子。1997年回国后,我出版的第一部作品《我认识的鬼子兵》。该书在中国话剧院(中央实验话剧院)被改编成话剧,演出话剧《我认识的鬼子兵》时,日本侵华老兵东史郎从日本来看话剧了,我们尊敬的吕正操将军、孙毅将军等15位将军也去看同场话剧。

在那个场合下,抗日战争纪念馆的馆长张承均对我说:“你去抗战馆研究部工作吧?”

 

我以上的言论要阐明的观点是:

一,在当今的中国社会里,我就是非常了解日本国情的“日本通”。

二,作为抗战报告文学的作家,我是最出色的作家之一。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日本人在靖国神社。此照片源自网络,特此说明。

 

日本人正中下怀的三件事是:

日本人从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时代以来,日本之间就不再残酷杀戮。——他们光对外国人进行侵略和杀戮。而日本人幸灾乐祸的除了中国自从大清帝国时代到侵华战争期间中国的腐败、专制、落后的统治之外,还有中国人之间没完没了的互相残酷杀戮。

其二,是:日本人由衷地希望淡化侵华战争的罪行。

其三,日本人希望在他国“不要战争赔款”的同时,中国永远不提“120万侵华日军在中国广袤的16个受降区,放下武器、缴械投降”的历史事实。中国不提,日本当然更不提。

——没有投降,当然也就没有侵略。这是“顺理成章”的推理。

 

我在日本驻华机构工作过,我接触过无数日本方面的“中国问题专家、学者”。

我在日本上过两个大学,学习《社会学》和《经济统计学》。我认识很多日本学生。

 

“甚至,连中国民众都不知道‘120万侵华日军在16受降区谢罪、缴枪、投降’的故事。”那么,日本人理所当然的“也不知道有向中国投降缴枪的这回事!”

——既没有赔偿;没有受降日军的仪式,理所当然就没有侵华战争的罪行;

——如此推理:当然,日本国就不用就侵华战争的罪行向中国人民谢罪。

 

青龙桥车站受降日军人物的最后篇章

日本人近期要达到的目标是:修改1945年日本投降后制定的宪法第九条:主要要修改的内容是“放弃发动战争的权利”。——“日本军队”终将堂而皇之地,替代“日本自卫队”。

日本人远期要达到的目标是:掩盖侵华战争的罪行,淡忘侵华战争的罪行。

 

我坚决相信:日本人能达到这些目标。因为……

 

2017-12-3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