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把腐败反到外国去是创举还是无奈

把腐败反到外国去是创举还是无奈

2017312《北京晚报》表明:贪官污吏成千上万,这在世界上也绝无仅有的。

 

本文题目是《把腐败反到外国去是创举还是无奈》。我本人承认:我反对抗战馆的腐败反了十几年,毫无用处。这一点,我倒是不感觉羞耻;难道全国人民不都是如此“望洋兴叹”?

我从不为我个人的弱小而羞愧,而且,我从不为腐败势力的强大而自愧弗如。

腐败集团!你们毫无疑问是强大的集团。但是,你们敢在公众场合说我方军一个“不”字吗?这些坏事难道不是你们干吗?你们难道希望:既当表子又立牌坊吗?

——你们(腐败集团)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好时光呀!毛泽东时代你们试一试?

——你们(腐败集团)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好时光呀!蒋介石时代你们试一试?

 

我入共产党40年了,可我还是相信共产党是反对腐败的。但是,针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干部接受日本人馈赠的汽车、买卖日本人馈赠的汽车、把讲解员嫁给日本人(他们不批准是不成的。)抗战馆干部伙同所谓的日本友人坑害被“侵华日军强掳日本劳工在日诉讼、让日本人谢罪的行为”;抗战馆还有:不公布抗战捐款细目、赌博等等行为,我也是坚决反对。我为什么固执地这样做呢?

我第一,相信贪官污吏不是一个早晨就成千上万地贪污的。——他们是受到保护的。

第二,如果中共8000万党员都是敢怒不敢言、打死不做声的话,中共的希望何在?

十年来,党组织、行政组织、从司法角度对我从来事三缄其口、不敢评判。

——为此,我希望给党中央写信:“基层党组织有责任、有义务回答党员的质疑。”

——如果全国的党支部对待党员的监督都是如此装傻充愣的话,要共产党做什么?

——党的19大不解决基层党组织的责任问题,那么“支部建在连上”不是欺骗吗?

 

面对不加理会,我百般无奈,只好把“反对腐败的行为”反到外国媒体上去。

 

日本《读卖新闻》

 

其一,我多次找见日本《读卖新闻》北京分社的记者,他们也数次在日本《读卖新闻》等相关媒体上做出了报道。——这是中国的国情;如上面《北京晚报》披露的一样。

众所周知,我1984年就在日本《读卖新闻》社工作。而且,我曾经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工作过,我亲眼看见的。其三,我是中国作家协会作家,我有责任到世界各地介绍中国的国情。其四,我的书,已经在日本国出版了三本。这是:我这个“披露中国腐败”作者的“可信任资格”。

今年,是“卢沟桥事变”80年的纪念日;日本国民也熟知“卢沟桥事变”。但是,日本国民不了解中国社会的腐败蔓延。而且,百年来,日本国为什么能以一“人口小国”和中国这个“人口大国”抗衡?——皆因为中国的落后,——落后就要挨打;而落后必然腐败。

在日中两国国民众所周知的“卢沟桥事变”80年时,我准备在日本《读卖新闻》上发表我的研究论文:《卢沟桥历史800年和80年之变迁》

我主要要表达的意思是:“汽车多了、飞机多了,腐败也更多了。尤其是位于卢沟桥畔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因为,别的地方我不知道,抗战馆里的事情我见到了。

 

有不少日本学者、中国学者研究抗战历史:“抗战时期,中国有不少党派、社会团体、军阀、地方政府官员和侵华日军勾结,沆瀣一气。”我认为,抗战时期遥远,各种研究结果只是在“资料范围”内,不足以作为历史事实的依据。但是,抗战馆的干部接受日本人馈赠、买卖日本人赠送的汽车、把讲解员嫁给日本方面以示“友好”;在客观上协助日本人打击了当年被日寇强掳的中国劳工、使之在后来的诉讼中,日本方面不谢罪,——这已经成为抗日战争结局的“最后历史”而永久地载入史册。是中国的腐败一方协助居心叵测的日本人完成的“花冈事件”的历史结局!

我没有足够的证据研究、证实抗战历史上中国党派的卖国行为。但是,我确实看见了今天他们的表现。

 

法新社

 

2,我找法新社记者,(因为,我们曾经多次出去采访。)

他对中国干部的腐败也是倍感兴趣,他说,法国、欧洲的读者很是喜欢来自于中国民间的消息!

报道中国的消息来自于几个层面,比方:新华社。但是,从民间作家眼中的中国国情还是不多的。

尤其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干部接受日本人的馈赠汽车一事,(我通过法国记者联系到奥斯维辛集中营纪念馆的馆长。)奥斯维辛集中营纪念馆的馆长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馆长们接受日本人馈赠汽车一事,倍感惊讶!而且,听说他们还伙同日本人再一次欺压中国的战争受害者!而且,作为好党员、好干部,还当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馆长、党委书记!——奥斯维辛集中营纪念馆的馆长感到不接受!他说:

我们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干部们的历史的态度不能接受!我们自身的工作性质告诉我们不能接受!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使我们的良心不能接受!我们欧洲固有的媒体思想不能接受!——反法西斯的欧洲人民不能接受!”

——我告诉他:——中国人能接受:

中国执政党能接受。(北京市委宣传部提拔李宗远为党委书记、馆长。就是证明。)中国媒体能接受;——没有批判的报道。中国民众也能接受;——没有反对的声音。

——抗战馆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

其一,馆展表明“抗战是中共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是抗战的中流砥柱!”——没错吧?

其二,接受日本人的馈赠、买卖日本人馈赠的汽车,我看见过李某在办公室赌博……

 

奥斯维辛集中营纪念馆馆长通过法新社记者问我这样一个问题:“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干部、党员,平时,身上都有什么标准?”

我回答:“党员、干部,胸前都有党员的标志牌。”

奥斯维辛集中营纪念馆馆长回答:“明白了,我们馆藏的照片中,德国纳粹军官们胸前也有党徽和军队的徽章。”

我说:“中国共产党可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是反对腐败的,但是,搞腐败的都是党员、干部;中国的老百姓怎么才能腐败呢?”

我由于不懂英语,所以,只有通过法新社记者用伊妹儿和奥斯维辛集中营纪念馆馆长联系。最后的英文下载记录,我还是看不懂。只好由他两头翻译;再由他自由发表。

法新社记者对我说:“原来,没有新闻点。因为,这个世界上哪里都有腐败。但是,把‘奥斯维辛集中营’和‘卢沟桥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整在一起报道!还收受贿赂,和侵略者一方一起欺压战争受害者!——这!——新闻点出来了!”

 

台湾媒体

 

3,众所周知,我201610月到台湾采访抗战老兵郝柏村上将。他表示:“反对台湾独立,支持九二共识……。”当时,台湾多家报纸对我个人进行了追踪采访。(我去台湾,多家台湾媒体进行了采访报道。)

我除了谈到抗战历史之外,主要谈的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干部的腐败问题。至于国家的腐败,我方军管不了,但是,单位的腐败我耳闻目睹,必须揭发。台湾报纸都作出了相应的报道。

台湾的记者在看完我首先准备的资料后有这样的反映:

“抗战馆干部即使拿回扣,也是应该的。征集抗战捐款,这是商业运作。”

我说:“如果抗战馆干部应该拿回扣的话,那么,周永康、薄熙来都是对的!”

 

台湾记者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接受日本人的馈赠很是反对。

我说:“将来,海峡两岸统一,第一个任务,应该是更换台湾国史馆的馆长。因为,台湾说是国军抗战。而抗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为中流砥柱的抗战。——更换馆长,就要再一次接受日本人馈赠的汽车!”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馆长们不是接受了日本人馈赠的汽车?

日本人馈赠的汽车不是被党委书记、馆长李宗远以极便宜的价格自己买下了?

 

我想问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干部接受日本人的馈赠是对的吗?请你们告诉公众!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接受的抗战捐款应该不应该向社会公布明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干部买卖日本人馈赠的汽车,对吗?

面对“卢沟桥事变”80年的历史;面对中国人民大众,请回答。

面对在抗日战争中伤亡的三千万中国人!你们应该回答!不能既当表子又立牌坊!

 

日本NHK

 

4这次,日本NHK电视台要采访我。他们的理由是:“我们要拍摄当今中国社会有影响的50个人物”。我这样介绍我自己:

“作为中国作家协会的作家,我的三本书曾经在日本国出版!(《我认识的鬼子兵》、《最后一次集结》、《最后的飞虎老兵》)在中国,我写过十几本书!——我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我有特色。”

他们很感兴趣让我说说理由,分析一下方军有没有“采访的必要”和“采访的价值”。

我对NKK电视台人员阐述采访我的理由:

 

A,33年前就天天和日本NHK擦肩而过、摩肩擦踵。

1984年我在日本《读卖新闻》北京分社工作时,我们办公室对面15米的地方,就是日本NHK北京支局的办公室。

日本《读卖新闻》的支局长是:丸山胜、丹藤佳纪;记者有松永成太郎、高井洁司等人。

日本NHK北京支局的支局长是:园田矢,记者有永井……?

 

B,今年,是卢沟桥事变80周年。

日中战争的根源,除去日寇对中国资产的垂涎三尺之外,就是中国的落后和腐败。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腐败事迹也是可圈可点。

——对于抗战馆的腐败,几乎无人敢于反对。所以,我很是怀疑中国抗战电视剧里的抗战情节:——今天,你们对于中国“皇权政治”里干部的腐败现象,你们大气都不敢出;那么,昨天,对于武装到牙齿的侵华日军,你们敢于抗日?——我不相信!

 

C,有多少贪官污吏,就有多少“皇协军”,就是伪军。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干部的行为,就是助纣为虐的行为,与抗战时期,发生在中国的伪政权:东北的溥仪、内蒙的德王、华北的殷汝耕,和南京的汪精卫,别无二致。

 

D,从历史上看,中国的腐败一直就符合日本人的利益

今天,在卢沟桥事变80年之际,披露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干部的腐败行为,是合情合理的。——日本国民应该知道:“日中两国的历史是利益相争的历史,以前如此,将来还是如此。日本虽然窄小,但是,可以和人口大国中国相抗衡。原因就是中国的腐败!”

这是一门学科,也是值得日中学者们研究的专题。

——腐败,符合日本人的民族利益。

 

下面是我要讲的要点:

 

抗战捐款明细应该向人民公开

 

把腐败反到外国去是创举还是无奈

光我个人无意识地知道的,就有两笔:1,抗战馆史小明去香港带回香港同胞捐款十万人民币。这笔钱怎么花的?2,侵华日军老兵盐谷保芳在抗战馆交八千人民币,表示谢罪的心意。我们交给文保部的部长了,钱的下落不明。

抗战捐款、希望小学捐款、地震捐款、给贫困地区捐款的钱都哪里去啦?

上面这张表是哪个杂种起草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都说不知道、不敢说。

 

把腐败反到外国去是创举还是无奈

抗战馆要在美国办旅社赚钱,这是联络的蛛丝马迹。可是,一进腐败集团的审查范围,马上就泥牛入海无消息——查无此事!

 

可以说在千百年的中日关系历史上,中国的腐败集团一直是日本妄图在中国打主意势力的帮凶。众所周知,抗战中四大伪政权和三百万伪军就是例子。

在日本国发动的侵华战争中“四大投降派”有东北的溥仪、内蒙的德王、华北的殷汝耕和南京的汪精卫。这是按照时间节点上先后出现的投降派首领。其实,投降日本的中国地方政府有30多个,地方军阀将军有50多个,当皇协军的中国地方军队有三百多万人!光是协助日本关东军镇压我国东北所谓满洲国的军警宪特和政府伪公职人员就有百多万人之多。

今天也是一样,和日本人沆瀣一气的是中国的腐败势力!他们在自觉不自觉当中,协助了日本妄图祸害中国的言行。我举例党政军界中抓出的大贪官、腐败分子已经不足为奇,而如麻的小贪官更是不胜枚举。

至于薄熙来、周永康之流高官咱接触不到,而抗战馆的干部我却是耳闻目睹。

 

让我们看看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干部们吧?他们十几年前就开始接受日本人馈赠的汽车。当时的馆长张承均,副馆长魏永旺在2003年,因为各种错误,获得一人一个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下场,被拿下;以后,就屁事没有了。紧跟着,副馆长李宗远利用职权,合理合法地买了这辆日本人赠送的车!

这种行为在抗日战争时期早就会让蒋介石及其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下令枪决了!

可是今天,他们还恬不知耻地、口口声声地“纪念南京30万遇难同胞”?

——这天下的蹊跷事情都难以理解。——又立牌坊又当婊子?

试问:这天下还有没有:左手批判日本侵华罪行;右手接受日本人馈赠的?

我曾经在外交部工作多年,又在日本驻华大使馆工作多年,外交部规定:“外事无小事!”而抗战馆的干部就可以从中渔利,遇到指责者、批评者就一推六二五,让罪恶不了了之。

 

可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干部们的行为,“作为诉讼的法律依据”已经存在了:

一,接受日本人的馈赠就应该追责。尤其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干部!

二,由于抗战馆的干部和所谓的日本友人关系火热,蒙蔽了花冈事件诉讼者耿谆的双眼,从而,产生相关在日本国诉讼的委托关系;导致日本人不谢罪的结局。

三,抗战馆的干部在日本人这里得到了实惠。比方:张承均用上免费的小车。李宗远买卖日本人赠送的小车。抗战馆干部去日本观光等等。

四,耿谆等花冈事件受害者再次受到沉重打击。这些事实不容歪曲;日本人没有费一枪一弹,没有出一兵一卒,在中国腐败分子、腐败集团、腐败行为的帮助下,又一次在中国的大地上取得了“胜利”。

现在有一句流行语:“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李宗远利用职权,抢先买下日本人赠送的汽车。虽然才两千块,够不上贪污的罪责。但是,却触犯了道德的底线!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干部能这样不顾国格人格?

 

把腐败反到外国去是创举还是无奈

这辆车停在抗战馆院子里的车就是李宗远利用职权买到的,归自己名下的车。

记得李宗远一脸阴笑、得意洋洋地、合理合法地买下该辆小汽车的当晚:——闹鬼了!有人用利刃割破这辆日本人赠车的四条轮胎,让得意洋洋的小汽车和腐败之风趴了窝。

抗战馆有职工问我:“——方军?是不是你干的?”

我回答:“我一是文人墨客。二,我是上过战场的退役军人。还没有轮到我杀人放火!”

我记得第二天,市委宣传部的领导来了,他们气急败坏地双手叉腰地发难:“抓住后,一定严肃处理!”——在我眼里,他们就是日寇占领北平时的汉奸自治政府的殷汝耕之流!

 

我记得当天,我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院子里仰天长叹:

“——侵华日军日本鬼子走了!——欺压人民的国民党反动派来了!——反动派被人民扫出历史舞台;贪官污吏、腐败分子、腐败集团又来了!——你们不仅丧失国格人格、在日本人面前摇尾乞怜、还变着法儿的鱼肉百姓、你们猖狂到哪一天?永远?”

如果有人反对腐败行为,他们就说:“这是反对共产党!”——可你们是共产党吗?——共产党有这么坏吗?——这不是污蔑共产党吗?——拿共产党当挡箭牌?

 

把腐败反到外国去是创举还是无奈

当年,在日本鬼子面前才耀武扬威的汉奸殷汝耕。殷汝耕耀武扬威是因为有侵华日军日本鬼子给他撑腰打气。现在,贪官污吏胡作非为是谁给撑腰?难道这些贪官污吏携款外逃的数亿、数十亿金钱是一个早晨贪污的?

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买卖日本人赠送的汽车也不看看地方?想想自己的职责?!这样的人当抗战馆的馆长?当抗战馆的党委书记?纯纯粹粹是给中国共产党抹黑!

 

把腐败反到外国去是创举还是无奈

抗战胜利时,被国民政府枪决前的汉奸殷汝耕之流。

 

我为什么说:“利用职权”呢?——普普通通的工人,农民,谁能“合理合法”地买卖日本人赠送的汽车?而且,两千元就买到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干部平常有固定的公务车可以免费使用。但是,“——见便宜就上!”的少数共产党干部的丑恶嘴脸昭然若揭。

在用举国之力批判日本APA酒店图书事件的同时,中国在纪念“卢沟桥事变”、“淞沪抗战”和“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80周年的时候,我们不知不觉希望问一问:

“——谁批准你们接受日本人的馈赠呢?”

你们会说:“是党批准的!”——那我就更加奇怪了:“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批准的?”

此种“接受日本人馈赠”的行为,属于卖国贼的行为。在抗日战争中:

早让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军统、中统当局给枪决了。

此种劣迹,在抗日战争中,早让八路军系统的防特机关给暗杀了!

这种卖国求荣、不知廉耻的行为,早让中国民间的抗日杀奸团消灭了!

 

但是,今天,已经没有事情了。李宗远在2016年,被上级任命为: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馆长,兼任党委书记”了。

——怎么样?才过去79年!就如此这般了!——难道这不是铁的事实嘛?

 

非但如此,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干部的故事没有讲完,他们还有“光荣事迹”呢:

赠送此车的日本友人一直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干部们关系好,抗战馆的馆长、副馆长做东,抗战馆的漂亮讲解员还赴东瀛,出嫁给这位日本友好人士的儿子。

 

抗战馆几十年来,连放个屁日本方面都了如指掌。而且,蒙蔽了“花冈事件”准备在日本国起诉日本政府的耿谆老人的双眼;耿谆甚至把在诉讼文件上签字的大权,全权交予这位“日本友好人士”负责;同时再三嘱咐:“——日本政府不谢罪,万万不可签字!”

谁知,与历朝历代“熟悉”中国国情的“日本友人”一样,这位抗战馆干部们的朋友还是出卖了以耿谆为首的“花冈事件”在日本国诉讼的团体。——已经在河南老家等胜利消息的耿谆知道日本法院判决:“没有谢罪,给几个钱就完了”,当场气晕了过去。

如果,一个日本人,帮助中国人做事的话,他能在日本国会安然无恙?不可能!

1984年就在外交部外事服务局当助理翻译,我不但在日本驻华使馆工作过,还在日本学习多年,我认识日本人多了。——像这样“在侵华战争罪恶历史上,为中国人服务、站在中国一方的日本人”还能在日本国安然无恙地生活?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把腐败反到外国去是创举还是无奈

耿谆说:日本鹿岛的罪行掩盖不了,铁的事实不会泯灭。希望日本司法秉公审理,还我历史公道!

 

把腐败反到外国去是创举还是无奈

此照片拍摄者是占领日本的美国兵。19458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当时,占领日本的美军解放了日本在二战中强掳为奴的中国劳工。

 

花冈惨案,又称花冈事件或花冈暴动、花冈起义,是指1945630日由被掳中国劳工在日本秋田县的花冈矿山发动起义后被杀的事件。从1944年起,986名中国人分三批被强行抓往位于秋田县北部的花冈矿山,被迫为鹿岛组(今鹿岛建设)做苦工。由于这些苦工不堪忍受残酷折磨,1945630日有800人爆发了起义,翌日被镇压,共有418人命丧日本。1995628日,花冈事件幸存者向日本提起诉讼。

 

把腐败反到外国去是创举还是无奈

2003317《中国青年报》也报道了耿谆被日本委托人出卖的消息

 

中国青年报报道:花冈劳工领袖耿谆首次揭露《日本委托人出卖中国原告利益》。

——这位日本友人,就是我前面说的:“和抗战馆前馆长、副馆长关系打得火热的日本友人。他的儿媳妇,就是原抗战馆的讲解员。

这位日本人赠送给抗战馆的日产小车,先是馆长张承均使用。后来,张承均馆长、魏永旺副馆长被北京市委给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处理后。这辆车由李宗远合理合法地按照旧汽车买下,归为个人所有。

如果我们中国13亿人在自己的视觉范围内,都能看到张承均、李宗远这样的“好党员”、“好干部”的身影的话,中国不完蛋了吗?

原来,陈毅副总理曾经说:“莫伸手,伸手必被抓。”如今,在腐败集团、腐败行为、腐败分子面前该至理名言已经是一钱不值了。

中国共产党一直说:“反对腐败”、“全面从严治党”。不知张承均、魏永旺、李宗远的行为是什么行为?

 

笔者一直在批判在北京市委宣传部庇护下的抗战馆干部的腐败行为。腐败集团始终三缄其口。笔者分析其内在原因:1,党中央反对腐败!这是时代的浪潮,顺者昌逆者亡!2,以上坏事,抗战馆的馆长,党委书记李宗远确实干过!做贼心虚!

 

笔者认为:共产党之所以伟大、光荣、正确,就是把这些少数共产党人的龌龊之事给我留着,让我批判。而且,腐败集团从来不敢说话。究其原因特别简单:“——这些事都是他们干过的。铁的事实!”但是,这还牵扯到“矛盾”的问题:

中共中央反腐败的决心,是尖利的“矛”。而腐败势力就是坚不可摧的“盾”。

 

尽管如此,笔者除去在中国国内反对抗战馆干部的腐败行为,还在世界上宣传。

笔者1984年就在日本读卖新闻北京分社工作,是外交部外事服务局的干部。我在日本读卖新闻上向日本读者介绍中国社会的腐败泛滥理所当然、顺理成章。

腐败集团如果处理我,那么,中国就回到了日本侵华发动的侵华战争期间的“四大伪政权”、数百万伪军的时代。

笔者还委托朋友访问了位于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纪念馆的馆长。这位新上任的馆长说:“我们一直为传承在二战中德国法西斯犯下的罪行记录、以展示、告戒未来的人们;我们一直为二战的战争受害者;尤其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受害者及其后代尽量做出最完美的服务。——我们从来不接受德国人送的东西!德国人没有送给我们汽车!什么都没有!”

这位奥斯维辛集中营纪念馆馆长说:“——至于中国位于卢沟桥的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干部接受日本人的馈赠,甚至,帮助日本人迫害中国的战争受害者的行为,——我们不能相信!——我们为之震惊!——我们表示遗憾!——在事态还不明确的情况下,我们还不能表态!”

(全部为英文记录,必要时,在法庭上作为证言、证词出示。笔者特此说明。)

 

把腐败反到外国去是创举还是无奈

200938,笔者和法新社记者(右2)、,劳工李良杰(右1)、劳工赵宗仁(右3)、劳工关德印(右4)、劳工赵忠义(右5)、劳工张世杰(右6)、抗战馆党办主任。笔者方军(照片左)一起采访原侵华日军北平监狱。原八路军战士赵忠仁曾经在此被关押三年。

这次,为宣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干部的腐败行为,笔者又找到这位法新社记者。

 

笔者还认为:抗战馆干部的龌龊表现,就是中国抗战历史的缩写、是目前中国社会的缩影。为什么这样说呢?众所周知:抗日战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并指挥的,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没有错误吧?众所周知:日本侵华时,中国有四大伪政权,各地的小伪政权,还有52个少将级的军官投降了日本人,在面前日本人摇尾乞怜。

东北的溥仪、内蒙的德王、华北的殷汝耕、南京的汪精卫!他们何止是买卖日本人赠送的汽车?他们无情地出卖中国人民的利益!——他们最终受到历史的严惩!

可是今天!世道变了!越是贪得无厌的人越受到重用。据新华社报道:中纪委3年追回外逃人员2442人,追赃85亿。难道,腐败分子是一天就贪这么多吗?他们是在保护的状态下,日积月累形成的巨大贪污行动。抗战馆的馆长、党委书记李宗远也一样,买卖日本人赠送的汽车还趾高气扬、恬不知耻,是因为受到腐败的干部保护制度的保护。

如果全国八千万党员都是蝇营狗苟、唯唯诺诺、窝窝囊囊屁都不敢放一个的党员的话,浩浩荡荡席卷全国的腐败之风不四处害人了吗?要这样的组织干什么呢?举手?点头?赞成?喊口号?交党费?

 

今天,无数观众到抗战馆参观,抗战馆的干部还在继续进行两面的表演。

参观抗战馆的无数观众,有没有人敢于问问李宗远馆长日本产的小车好不好使?

 

笔者作为日本驻华使馆的老工作人员,想转告安倍晋三及其日本APA势力:

“侵华日军攻占南京杀人放火的日子过去80年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馆长、党委书记买卖日本人赠送汽车的事情是铁的事实!——放宽心!中国人才济济,腐败分子因为有保护伞,所以后浪推前浪、层出不穷;只要你们给一点什么好处,马上会有好党员、好干部伸手乞要!这部日本人赠送的汽车就证明了:战后,日本仍然可以不费一枪一弹、不用一兵一卒,就可对抗中国人民。”

 

以上,作者方军。作者文责自负。欢迎司法诉讼,欢迎转载。

(方军自我介绍:63岁,1976年在解放军铁道兵入党。党龄40年。曾经在抗战馆研究部工作过。目前,是中国作家协会作家。)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还要把更多关于腐败的消息披露给外国媒体。我的目的,是让他们认识一个真实的中国社会。

 

建国以来的奇闻异事

 

本人的报道历来以奇闻异事而著称,《我认识的鬼子兵》就是一例。您还见过成书的作品吗?此文也是如此,我在自己的博客中写了十几年,居然无一人、无一单位、无一组织、无一团体、无一党派、无一群人,敢说一个“不”字。

——对待腐败噤若寒蝉、退避三舍,您相信抗战电视剧敢打武装到牙齿、战斗力强的日本鬼子?还是相信反对腐败的电视剧?

 

把腐败反到外国去是创举还是无奈

2017311《北京晚报》。您相信吗?

 

建国以来,敢于提意见的人物还是不少。建国初期,“镇反运动”中被枪决、入狱的不少。跟着,是“反右运动”,他们的下场可怜之极。再接着,是“文革”,那更是吓人。

如今,共产党号召反对腐败。可是,面对我十几年的摇旗呐喊;还把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腐败介绍给外国读者。可是,国家大小机关三缄其口。有共产党组织的宣传单位三缄其口;大大小小的腐败机构、团体,三缄其口。实力强大的腐败团伙只能任我自由发挥、任我展翅飞翔、任我游刃有余、任我在国人、外国人面前侃侃而谈,摇旗呐喊。

——为什么?答案是中国共产党反对腐败,你们也在党的领导下。还有别的解释吗?

——我当然还要干下去!我1976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入党,不是连长让我这么干的吗?共产党的宣传机构天天是连篇累牍地介绍反对腐败,不是他们给我打气吗?

关键是抗战馆党委书记、馆长李宗远这么干了!这不是铁的事实吗?党,你说说?

 

如果您反对腐败,请转载此文。

 

2017-4-11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