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抗战中美国空军的译电员陈贻良

(2013-11-12 11:33:28)
标签:

抗日战争

国军抗战将士

我们爱老兵

浙江宁波

文化大革命

分类: 国民党抗战将士

抗战中美国空军的译电员陈贻良

20139月我们采访抗战老兵陈贻良。左陈刚,右陈老女儿。

 

抗战中美国空军的译电员陈贻良

陈老本人告诉我,他今年95岁了。

 

采访抗战老兵陈贻良有几大难:其一,他听不见。我要大声吼才行。其二,他听懂了,和我说,我又听不懂了。浙江话难,陈老的女儿再翻译给我听。其三,我把提问写在纸上,让他看。他写完再给我看。后来,简化了。他自己不让我问了,自己写自己。

 

我认为,采访抗战老兵陈贻良很有必要。再过几年,这样的战争亲历者将无从寻觅。

开始的采访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全是陈贻良老人自己认为是惊心动魄的记忆。

 

最为惊心动魄的一段回忆:

1945年初,在美军空军驻临海办事处当翻译的时候,美国海军也有临海办事处,美国陆军也有办事处。常常,美军空军办事处主任让陈贻良去海军临海办事处送信件。这条路距离3公里,在通向大海的江口边。这条路,因为鲜有人走,所以,静谧的很。连手枪都不用带。殊不知大意失荆州,就是这次,日军一条小舰船神出鬼没地停泊在江口上。穿着美军军装的陈贻良马上成为他们要猎取的目标。

 

抗战中美国空军的译电员陈贻良

日本兵的小舰艇

 

陈贻良快走到桥上了,突然看到急驶而来的日本兵舰,大惊失色,他扭头狂奔。日本兵舰上的机关枪就开始扫射了。子弹乱飞,打在桥上“噼叭”作响。快跑到桥头了,陈贻良一个鲤鱼打挺,就奔桥下钻了去。桥下是芦苇荡,陈贻良跑进去还是深一脚浅一脚地狂奔。

一回头,又吓得魂飞魄散,一群日本鬼子也跳上岸边狂追而来。

陈贻良一般跑一边销毁文件,心想:今天就是死了也不能让日本鬼子得到机密!

这边枪炮大作,那边美军海军临海办事处也知道出事了。他们人没有到,机关炮就扫射过来了。美国人的武器好,日本人一看不成,改他们连滚带爬的逃跑了。

95岁的陈贻良说完了,脑门子上面出来一层汗。

他找毛巾擦了擦,说:“差一点玩完了!”

我很希望他带我去这座桥看一看,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我心想:他是不是早让人家盯上了呢?

 

指挥空中的美国飞机轰炸定海中的日本船只:

1945年一过,日本军队就是苟延残喘、穷途末路、日薄西山、垂死挣扎了。但是,日本商船还是海运过来日军的枪炮弹药。1945年新年的钟声一响,美军临海办事处主任就拍着陈贻良的肩膀说:“我们已经完全控制了中国的制空权!日本兵舰打算从海上给中国大陆的日本军队运送弹药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数十万日本军队没有弹药,他们的枪、炮,就变成了什么?”

陈贻良不知道美国军官要说什么,就摇头。美国军官大叫:“烧火棍子呀!”

美国军官说:“但是,有日本商船打着美国人不炸民间商船的幌子,也悄悄地运送军火。这样的商船就一定要炸沉它!但是,怎么区别他们呢?”美国军官摊开了双手。

美军空军临海办事处的美国兵开始改造美吉普,他们在吉普车后面挂上拖车。

发报机、手摇发电机、译电员、发报员、冲锋枪、手枪都要一车出动。

当时,在舟山定海里有几十艘可疑船只游弋。国军舰船一靠近他们就躲避。他们是日本商船、渔船,他们和陆地上的日本鬼子接洽后,就可以转移船上的军事物资了。

美军在海边的吉普车上发报,指挥衡阳机场的美军轰炸机起飞,直飞浙江定海、临海。

美国兵在地面遥控美国飞机轰炸日本商船、渔船、帆船。因为有军火,所以,日本船只中弹后往往起火、爆炸,燃烧、沉没。浓烟滚滚、爆炸不断,好不热闹。

 

抗战中美国空军的译电员陈贻良

二战中,中国远征军的士兵和美国兵(我在日本图书馆内翻拍)

 

传达日本投降消息,中国军队不相信。

1945815,美军空军临海办事处的美国兵最先知道了日本投降的消息。

美军空军临海办事处的美国兵主任大叫陈贻良:“吉普车!出发!先告诉盟军军部!”

美国人说的是中国国军驻在临海的最高指挥机构。谁知,他们三辆吉普车风尘仆仆地开到国军驻防的基地,找到军长、师长。中国的长官听了陈贻良的翻译都不相信。

中国长官小声对陈贻良说:“这个又蹦又跳的美国兵是不是有病?重庆方面没有给我们任何通知呀!再说,小鬼子能投降吗?”

美军空军临海办事处主任大为沮丧,他说:“他们为什么不相信我们?我们是玩电台的!”

美国兵把带来的美国酒交给中方长官很沮丧地往回走。他们说:“中国人不行、不行。”

直到晚上,中国国军营地才传来庆祝的枪炮声。美国兵都已经喝多了,他们耸耸肩说:“他们不行!早该庆祝啦!——战争,结束啦!——我的家乡,在德荷拉荷马州。”

 

不许离开远了,只能24小时守着发报机。

陈贻良回忆,在浙江临海美军空军办事处工作,就是“百无聊赖”。

美军少校主任规定:“不许走远,要24小时看着发报机。”

陈贻良回忆,发报机不是老有工作,每一天有三次规定接收时间。其余,是紧急时插报。电报机不动,就是没有插报。百无聊赖了,就跑出去帮助旁边的老乡干一些农活。

电报来了,是往纸条上打孔,再用密码翻译下来。(如果要交给盟军,就翻译成中文的。平常,翻译成英文单词。)所以,常常跑回去看,出打孔纸条动了没有?

陈贻良现在还记得当时惊心动魄的译电内容:“500架飞机同时起飞,轮番轰炸东京。”

陈贻良问我:“能想象500架飞机的空袭吗?那不遮天蔽日吗?”

我问陈贻良:“空袭日本,为什么要你们浙江办事处接受、译电、发报?”

陈贻良说:“陈纳德指挥的空军,后来有数百架轰炸机在中国机场起降。这是一般的军情通报。这种电报内容谁都能收到,但是,没有密码就不懂。”

 

抗战中美国空军的译电员陈贻良

日本上空的美军轰炸机

 

抗战中美国空军的译电员陈贻良

19455月被美军空袭时的日本横滨市

 

我从小就学习英文。在观海卫教会学校。老师是美国人。

陈贻良:我从小就在奉化方向、有外国人办的教会学校学习,现在,还在教会工作。

陈贻良对美国老师印象很好。那时的教会学习都是免费的,午饭可以免费领取。

陈贻良到美军当翻译,是同班同学介绍的。抗战胜利后,又是这个同学介绍他到观海卫的教会小学当老师。再转到慈溪当老师。1949年,这个同学说,我们一起去美国吧?陈贻良没有同意,那个同学就自己携家眷走了。

改革开放以后,那个同学风光无限地回来了。陈贻良和他见面,唯有对命运的感叹。

解放后,陈贻良不能担当老师的工作了。文化大革命中,革命势力让五个子女同陈贻良断绝关系。五个子女都说,即使断绝了,我们还是“国民党反动派、外国特务、地富反坏右”的子女。那么,我们断绝他干什么?

陈贻良的女儿非常激动、愤愤不平地告诉我:文化大革命期间,她表演的样板戏《沙家浜》中的阿庆嫂,唱做念打都专业,长相也秀美。可是,因为“出身不好”,不许唱了。

我看陈老女儿至今耿耿于怀。我在她的眉眼之间极力寻找她1968年时的青春靓丽,可惜没有印证出来。我是60岁的人,亲历过那个年代。我感叹:现在的年轻人们都已经完全不知道那个扭曲的时代了。我感到,应该告诉他们。可是,即使咱们说,他们听了还会骂大街的。

 

抗战中美国空军的译电员陈贻良

陈贻良是知识分子,他说:还是我自己写我自己吧?

 

抗战中美国空军的译电员陈贻良

陈贻良写了三篇,这是其一。其他省略。

 

我总是问,陈贻良回答。这其中牵扯写、翻译浙江话,太繁琐。于是,陈贻良老人自己写了起来。以下,是笔者录入的内容。笔者没有经过任何编辑,基本上完全是原汁原味的。

我是1937年上半年在宁波浙东中学读高一时,在杭州与大学生同时参加学生集中军训后,因日机轰炸宁波,学校搬迁而停学。

回奉化老家刚好乡公所来了一位军官,要在象山港海岸掘壕沟,防日军登陆,那时乏人帮助军官,就找到我,因我刚从杭州军训回来,对轻重机枪阵地是熟悉的,等完成任务后,乡公所要造壮丁名册……等,事物繁忙,缺乏人手,我因学校没有通知开学日期,反正空闲,乡长抓住我帮助办事,于是,我就在乡公所当办事员。

几年后,奉化沦陷,我逃到了宁海,在宁海县政府当庶务。

1945年初,县长走了,我失业了,幸亏我在宁波三一初中同学叶祖耀,他在临海县政府当外事秘书,他介绍我到“美国空军驻临海办事处”当译电员。到日本投降,我被解散。

美国空军驻临海办事处还给我介绍信,叫我到宁波专署找个职业。

等当我到宁波时,日军还在新口桥站岗。(奉化沦陷时,日军曾到我家村里,所以我逃到宁海去。)我想:“在朝无人莫做官”,我既到宁波,先到母校三一中学去看看。我一进学校,就看见叶祖耀同学,他也被解散了。他在教书,后来他调到慈溪观海卫教堂当牧师。

我决定不去(国民政府)宁波专署,就把美军的介绍信撕碎丢了。跟叶祖耀到观海卫教书了。

(下面,全部省略。)

我现在95岁了,从28岁(1949年)起经历风风雨雨。由于子女多,收入少,生活一直贫苦。但是,我有一点很好,就是培养子女读书。所以,我现在虽然无房、无劳保,我的衣、食、住都是子女供给。我一子六女,家家都好。

 

2013-11-1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