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宁浩:房顶蹦迪的外星人

(2019-02-12 10:47:06)
标签:

杂谈

编者按:
春节档电影总票房已近60亿,8部影片互相角逐。

《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和《飞驰人生》取得排行榜前三甲。宁浩的《疯狂的外星人》被认为是今年黑马目前票房突破14亿,939颗特效镜头开启中国式外星人新笑点。

宁浩作品:

2018年监制《我不是药神》,票房31亿。

2013导演《无人区》,票房2.6亿。

2012导演《黄金大劫案》,票房1.5亿。

2009导演《疯狂的赛车》,票房1.1亿。

2006导演《疯狂的石头》,票房2500万。


国文化中的大国情怀,自秦朝统一至现在,从来没变过,或许还可以追溯到更久远的分封制的开端。

这和美国聒噪的鼓吹“世界霸主”不同,美国的霸权宣扬始于对身份认同模糊的自卑,从黑豹到海王,像是一个因为血统不纯正受尽冷眼的孩子用实力一次又一次为自己正名。中国文化恰恰相反,从文明的源头就坚信自己是天选之人。从陈胜吴广起义时的狐狸叫噱头,到三国演义刘皇叔的名正言顺,《邪不压正》里廖凡饰演的朱潜龙欺师灭祖,为师出有名还不忘拉上无辜撞脸的朱元璋。

《邪不压正》廖凡饰演朱潜龙

这种源远流长的对于血统的底气,加上人文精神骨子里的乐观自信,使得宁浩的黑色幽默,总能以小人物误打误撞来四两拨千斤,消解所谓严肃和宏大的话题,金钱,名誉,以及对未知领域的恐惧。

奇卡同学是被意淫出的外星形象,来自三十五亿光年外的“高等生物”,并没有超越人类意识的理性和觉知,不带紧箍咒的时候能力约等于一个鸡贼版的猴子欢欢,即使能量环加持,特殊技也仅限于地球语言同声翻译和观赏性大于攻击性的反重力托举重物,且不说和和猴子身体互换,单看才艺怎么看都适合在马戏团里任个一官半职。

《疯狂的外星人》奇卡

最重要的是,人类伦理和社会规则中对于喜怒的评判和惩罚机制,在来自遥远星球的奇卡身上竟然无缝衔接,外星高级生物惩罚“愚蠢的地球人”的方法,依旧是以牙还牙的羞辱和烧人民币这种简单粗暴的泄愤。

对于外星逻辑语汇乐观的“以己度人”,使得化干戈为玉帛成为可能,外星人最终被中国酒文化所征服,尽兴而归的场面,让人不免想到三十三年前一部叫《阳光灿烂的日子》的电影里,剑拔弩张一身反骨的少年们冲进莫斯科餐厅,杯酒泯恩仇。这种利用狂欢淡化痛苦的策略始于古希腊的酒神文化,在中国武侠小说里发扬光大,成为人类往后的文明进化无法摆脱的共鸣点。

《阳光灿烂的日子》剧照

但和姜文作品中的直白抨击不同,宁浩电影里洋溢的更多是温情的讽刺,美国人的高傲狭隘,黄渤的泥古不化,沈腾为了赚钱不择手段,以及外星生物的自恋,种种被放大的局限和残缺组合在一起,成为一物降一物的荒诞剧情逻辑。

宁浩的犀利更像点到为止的戏谑,犀利之余,他始终还是悲悯和宽容的。他指出了“巴别塔”的无解残缺,却又给了每一个不完美依然能够得到馈赠的祝愿。被时代车轮碾压过却依旧敝帚自珍的耿浩,为牟利毫无底线和尊严的沈腾飞,是中国市井最经典的面孔。几乎每个观众都能在他们夸张的姿态中看到人类并不光彩的一面,虚伪,奴性,欺软怕硬。但认真想一想,谁没践行过在无奈中“跪着走路”的生存哲学,姿态狼狈,却足以让一个种族繁衍至今。

《疯狂的外星人》沈腾飞

不能否认的是,这群数量庞大存在感薄弱的人,在酒精营造的一团和气里苦中作乐,以此同化宇宙中任何的高等世界观,促进世界和平。靠着日常互相欺负和每个危难时刻的挺身而出,让这种基于感性的文明成为无垠宇宙中值得被铭记的微弱闪光点。

这是一种多么后现代的诗意啊,如果明天外星人入侵,至少今夜还有饮酒做梦看星空,想象外星人在房梁跳舞的权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