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问道杂志
问道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7,717
  • 关注人气:2,0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寻访终南隐士(三)

(2009-04-07 11:26:49)
标签:

杂谈

分类: 《问道》每辑部分内容

文/张剑峰

 

云的邻居狮子茅蓬

 

狮子茅蓬是终南山众多茅蓬中的圣地,当年虚云老和尚在狮子岩下搭茅蓬,这里下山取水太远,只有化积雪饮雨水,食物是种的洋芋,每年种三百六十五棵,每天挖一个棵,结多少就吃多少,随缘而食。他的床板只有三尺长短,想来他几乎不怎么睡觉。

在这里,他坐看对面岭上云来云去而虚空不动,以此自号“虚云”。

一年腊月虚云老和尚洗洋芋下锅,柴火点燃禅坐,准备等煮熟了再吃。茅蓬外万山积雪,山风彻骨,他身心清净不觉进入禅定。第二年正月初六,附近茅蓬的戒尘法师、月霞法师及复成法师等来给他拜年,到茅蓬跟前,只见雪地上老虎足迹印满了,失声叫到老和尚被老虎吃掉了吧?进门一看老和尚仍在定中,叫几下没有反应便敲引磬为他开定,出定后大家问用过斋没?老和尚说刚才煮的芋头应该熟了吧,大家揭锅一看芋头发的霉已经长到一寸,计算时间二十多天已经过去了。

对于这段时光他曾经赋诗:

 

秦山雪里梦惊回,拨尽寒炉不见灰。

者片冰心谁领略,阳回春信自开梅。

 

虚云老和尚的舍利塔下有两座茅蓬,一座是本虚禅师的,另一座是他弟子的。

我正好赶上吃晚饭,晚饭比较丰盛,米饭和烧土豆,还有青翠的黄瓜,菜都是师父自己种的。

本虚禅师清瘦而单薄,但他的目光清澈而淡定。听一位居士说,本虚禅师以前在这破旧的茅蓬中打坐时,从山上滚下来一块巨石砸破了后墙,他没有动,那块巨石就在他贴身的地方停下了,第二天清早他才搬出了破损的茅蓬。

饭后下起了小雨,本虚法师带我参拜了虚云老和尚舍利塔。舍利是从云居山请来的,本虚禅师发动居士、僧人集资建造了这座塔,它将永远与这满山的树一起站在这里,以后还会有更多人来这里参拜。

嘉午台后山名为狮子山,山体如一只雄师蹲卧,茅蓬后是狮子岩,高数丈左右。虚云老和尚的狮子茅蓬以前是依岩石搭建的,本虚禅师来到这里的时候茅蓬已经废弃,于是他们在原址上修建了现在的茅蓬。在茅蓬后面,本虚禅师指给我看当年虚云老和尚茅蓬在岩石上搭建留下的痕迹和被烟火熏黑的石壁。

半个世纪以前老和尚还住在这里,风云变幻,一切都变了模样,只有这山岩还是以前的岩石,不过那白云还是老朋友,它们现在是本虚禅师的邻居。

在一个连绵秋雨天,我又一次来到狮子茅蓬,我将这个山谷的路程想象得太简单了,当我手脚并用在雨中爬上狮子茅蓬时,天色已经变成了黛色,我的鞋子被露水打湿了。见到本虚禅师我长出了一口气,他正在听半导体广播里直播的中国“神七”上天的报道。我在火塘边烤干了鞋子和裤腿,本虚禅师的弟子用一个小盆为我泡了满满一盆泡面,我将它吃得一点不剩。

这一次我终于可以从容地坐下来与他详谈。十三年前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一位隐士在这里住,虚云老和尚的舍利是那位隐士从云居山请来的,他将这里留给本虚禅师便去云游了。那时的茅蓬是虚云老和尚当年住过的,在虚云老和尚离开这里以后的半个世纪,这里几乎没断过修行人的身影。围墙是以前的,但屋顶已经由茅草换成了瓦,当时茅屋四面漏风漏雨。第三年冬天,雪落了齐腰深,万山寂静,山谷里竟然爬上来一队人,其中一位年龄很大的老人一见他就哭起来。那位老人说自己生了绝症,生命何时结束已经知道,但一场梦将他的命延长了。

在梦里,一位僧人为他摩顶治好了病,他很感激问僧人住在何处,僧人回答终南山狮子茅蓬。

几天以后病果真去除了,他向出家人打听后知道,在终南山深处真有个狮子茅蓬。他终于找到了,老人说梦中僧人的相貌就是本虚禅师。

看到这里这么艰苦,老人又一次哭了,后来他带领众人翻修了这个茅蓬,并重修了虚云老和尚的舍利塔。

在虚云老和尚舍利塔下有一间闭关房。半年前,来这座关房闭关的修行人从来没有断过,现在这个闭关房住着猫居士的一家。

当我进入关房的时候,从炕上的被子里钻出来两只大猫,它们打量着我,神情孤傲,它们共同有十个孩子。这半年没有人上来闭关,这里就成了它们的地盘,本虚禅师亲自为它们护关,中午的时候本虚禅师为猫居士一家端去食物。

本虚禅师的弟子圣德还收了一些山中的异类居士,它们冬天大雪之后才来这里化缘,它们中间有喜鹊、鸽子和老鹰等。

松鼠居士的法号叫安心,它们是一群,大清早蹲在窗外敲玻璃窗,吃食的时候排着队。老鹰即使在冬天也不会来这里伤害小动物。

本虚禅师说,实际上人七天不吃饭是饿不死的,吃饭也是人的习气之一。人只要念头清净,所需要维持生命的食物一点点就够了。在饥饿的前三天想要吃东西的念头太强了,将它压下去就好了,过了三天以后就没有吃东西的念头了,人也精神多了,心再没有杂念,杂乱的念头升不起来,再往后身体感觉都很轻松。

虽然七天不吃东西但排出体外的却是留在身体多年的杂物,比如小时候吃进身体里的不易消化的东西都给剔除出来了。人的身体也是不可思议的。

本虚禅师说以前佛爷掌住一位道士每天只吃二两黄精,已经有十多年不食五谷,多年只坐不卧,没有瞌睡。

坐禅有一种修法叫内视。很多时候我们的心犹如浮尘,一刻不停,随着身体以外的事物流转起伏,因而心思散乱。因为不确凿的事物而喜怒哀乐,迷失在贪爱、嗔恨中却看不清自身的实相,有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当下这一刻对我们才是最重要的,我们不可能活在过去,它已经消逝无踪;也不可能活在未来,因为它是永远难以把握的。

内视就是放松身心,放下心中一切事情而关注自己的身体内部,一意存想体内五脏,一个个如悬挂的古式钟磐,斑斓奇妙,最终可以了解自己的身体内部丝丝脉路犹如看到别人。 他曾经通过修习这种禅坐了解了自己的身体。

一次走路突然看到自己,就像看到别人那样,惊异之下一切都没有了。本虚禅师说这种现象是神识外溢,当很放松内心异常宁静的状态下,精神犹如水满容器外溢出来,很多喜欢静坐的人也许都有类似经历。当非常平静的状态下,人可以忘掉一切,包括自己的这个身体,那个时候你觉得自己无边大,很遥远的地方的风吹草动都能察觉。

十多年前,有一位修行人听说这山谷里有茅蓬,想上来住,当时这个山谷里也没有明显的路,他走迷失了就在山坡上坐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听到木鱼响一路忽远忽近引着他找到了狮子茅蓬,当时山谷里只住几位师父,也没人敲木鱼。

有一次茅蓬里来了几位修行人。一般来了修行人早上要上殿,第二天早上三点多就听到有人上殿,钟磬齐鸣,有诵经声嘹亮,起来一看几位师父都在睡觉,而那些声音却都在茅蓬周围。

佛教史上很传奇的民国高僧大愚法师,他的再传弟子听说有人在终南山曾经见到大愚法师,曾来终南山寻访并在狮子茅蓬留下大愚法师的照片。本虚禅师说要见到他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即使见到了又能怎样。

听有人说遇见过隐僧,相貌看起来有三十多岁,问起住山多少年,答住了三十多年了。终南山宽四百多里,长万里,每个山谷都有隐居的人,还有一些常人到不了的山谷,在那里仍有隐修人。

在这十三年,他曾经收下了三位弟子,他们现在都云游在四方。终有一天他们最终会回到这里。

晚上我睡在寮房,床背后隔着一面墙就是虚云老和尚当年入定的茅蓬遗址。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本虚禅师变成了虚云老和尚,与另外三位高僧在一起禅坐。

在虚云老和尚来到这里的那些年,狮子茅蓬正对面的山谷里的香炉峰上有三棵落叶松,它们长得笔直,犹如三根香插在香炉峰上,后来竟然被人砍去了。

虚云老和尚离开这里之后的五十多年,这里来来往往有不少修行者的身影,只有本虚禅师住的时间最长了,本虚禅师说也许不久之后他也该离开了,这一切都是因缘。

下山的时候我将抄录本虚禅师的禅诗拿出来轻轻的吟起来:

 

有人来问法

无门自超宗

言说绝有天

处事趣玲珑

动契无为法

动静有为空

非空非有处

如网罩松风

时时并处处

现前起大用

木鸡才啼晓

画手解梨耕

非是道玄妙

圣哲趋大同

……

 

 

 

雨夜宿天宝茅蓬

 

妙莲师父的“天宝茅蓬”在山谷的密林深处,我看到了屋檐写着“止语”。

她住在这里已经多年了,这里有两座屋子,斋堂里很潮湿,屋子看起来有年代了,墙是用石头砌的。

我晚上将要住的屋子有一通大火炕,火炕的一半用破被单遮起来。屋子漏雨比较严重,火炕那一半都潮湿了,用被单来挡一挡多少能减少些漏下来的雨。

木鱼声穿透雨声中传到我的耳朵里,在夜里,我听着这木鱼声睡去。

第二天清晨推开门,雨水在屋檐上挂起了清亮晶莹的线。山谷里一片混沌,大雾中一切都不存在了,大雾好似虚空,昨天的一切都变去了。

早餐是新蒸的馒头,我吃到了师父亲手种的菜,很奢侈,菜是用油炒过的,这使我有些不安。

雨停之后下山,妙莲尼师手上捻着佛珠从屋子里慌忙出来,她用手语制止我下山。见我执意下山,她拿来把雨伞要我带上,我一再拒绝可是伞还是被塞到手上。

依依辞别走出很远,烟雨中妙莲尼师还站在院子的高处,她还在保持合十的姿势。

一个多月后,我又一次站到了天宝茅蓬的院子里,妙莲师已经止语圆满。她说当她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有地方住,在山谷下面找到一个山洞,里面全是鹿或者野羊的粪便,睡上去当时很感激,觉得那是极乐国,很清净。后来找到这个废弃的茅蓬,修了修便住了进去,刚来的时候水都没有,要下河谷里去挑水,冬天化雪水吃,后来水越来越旺,水吃不完,就引一条让它流到河谷里去,另一条水被引到院子里来,潺潺的溪水就从院子流过。

妙莲尼师说只要你放下一切,这个山上的树叶子都够吃了,一辈子都吃不完。真正放下一切的时候饭你也吃不完,水你也喝不完。修道的人是不会饿死的。

在来到终南山以前她曾经在河北建了好几个大寺院,寺院建成之后请其他修行人来住,自己来到这里。经常有居士从遥远的河北寻到这里来供养她,为她做饭、护关。将来她打算在这个茅蓬的边上建造一座大殿为以后的修行人提供方便。

听上面狮子茅蓬的本虚师父说,常能听到这个山谷里时远时近的木鱼响,妙莲师说她也经常听到,有时是木鱼,有时是上殿的法器声,声音就在她住的茅蓬旁。

经常大清早三点左右,铛的一声磬响就起来做早课。这山谷里有没其他人,那个声音不可思议。

有时晚上打坐能听到有人喊她,有时是男声有时是女声,这些都不必理会,一心只管修行就行了。打坐念佛经常可以一天一夜,常常是晚上睡一个小时然后一直念佛到第二天。

妙莲师说你看这水一刻不停,古代的祖师看着这水就能开悟,它们都是无常,刹拉不住。就是一棵草,你看它四季枯荣变化,也是无常,你看看这些你还有何放不下的,你心里要挂着东西就不要谈修行。

我们站在院子里的溪水边,这水清澈的可以照见自己的表情,二千多年前渔夫唱着一个歌谣: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而这水能洗涤我心上一切凡尘。

这时山谷里的雾升起来,这终南山的雨似乎变成了绿色,而我当披着金黄的蓑衣在这绿色的山岚雾霭中漂泊,忘记归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扁  鹊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扁  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