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说假话 尽力说真话

(2010-06-25 22:12:26)
标签:

杂谈

答《南方人物周刊》问

 

  人物周刊:你对自己的现状满意?

  曾子墨:挺满意的。到了现在这个状态,就能够比较自由地分配自己的时间,平衡工作和生活,能够享受自己的生活中很美好的东西。

  人物周刊: 你今天取得的成就,有什么样的心得可以与他人分享?

  曾子墨: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这一天你开心地过还是不开心地过,反正都是要过的,何苦不用一个开心的心态去生活呢?我个人来说,无论是职业的选择,还是生活地点、方式的选择,我相信自己的感觉,而且选择之后别再回头,不要后悔。因为你若不满意,还可以有新的选择,但天下是没有后悔药的。选择让自己最快乐的、最开心的就行了。

  人物周刊:对你父母和他们成长的年代,你怎么看?你理解他们吗?

  曾子墨:他们那一代最大的痛苦就在于自己有过一个信仰,但是最终破灭了。但当你去反思这个时代的时候,悲剧的是你用的思维方式和理念还是属于那个时代,你摆脱不了。那个时代本身已经融入了他们的血液。

  年轻的时候不理解他们,但现在越来越理解。尤其是想想他们一生的苦难,经历了一个时代的变化。我母亲写了自己的回忆录,就是因为她有很深的忧虑,担心后一代人不记得这个国家的苦难,她觉得这些苦难都是这个民族的一部分,她认为应该让人们知道。

  人物周刊:你对这个时代有什么话不吐不快?

  曾子墨:我今天站的高度还不至于能够指点江山,只是从我们的个人角度来说,我觉得有两点:第一个就是环保。虽然环保不应该上升到宗教的角度,但大家应该要尽自己的良心来做一些事情,除了环保还包括食品安全等等;另一个方面,身为一个中国人,当中国发展到这样一个地步,沾沾自喜是不对的,但是完全去批判也是不对的。还是要有一个建设性的态度,我觉得李泽厚先生对中国现代化的几个阶段的判断很正确:首先是经济的发展,然后是个人的自由、社会的公正和政治的民主。我认为对于中国目前的大多数人来说,可能刚刚完成第一个步骤。我们的确是任重而道远,要对自己的形势有一个清楚的认识。

  人物周刊:在经济形势尚不十分乐观的大背景下,你对你所从事领域的前景怎么看?

  曾子墨:在这样的时代里,做媒体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很难。今天的媒体在中国承担的不仅仅是媒体这样一个功能,尽管我们都希望成为真正的媒体,但总归还是承担了其他的功能,例如宣传工具等。总体来说,媒体的情况还是向前走,相对于当年只有一种声音、只有一种思想已经很不同了;但是作为媒体人,我们总觉得前进得不够。

  就我自己来说,最初做媒体就是要求自己不说假话,也许我真话说不出来;那么在现有的情况下,当我们这个平台还没有失去的时候,我们也尽力地去说真话。近些年,媒体的发展和中国社会的变化也是相辅相成的。

  人物周刊:你觉得你的同龄人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曾子墨:就我身边的同龄人当中,我并不认为这一代人有特别明显的问题。虽然有人认为我们这一代人缺少理想主义,但我认为如果世界上每个人都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好,那这就是一个挺和谐的社会。

  唯一我觉得稍微有点欠缺的,就是我们这代人对社会底层的关怀少了一些。中国太大了,不同人的生活轨迹有太大的不同,我们从城市生长起来,对农村不够了解。所以我觉得,当我们把自己的生活过好的情况下,不妨多给别人一些关怀,这种关怀不一定是物质上的,也可能是精神上的。

  人物周刊:你认为什么样的人称得上是有“领袖气质”?在当下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你的同龄人中够得上青年领袖的还有谁?

  曾子墨:他一定要有对社会、对时代的关怀;对公共事务必须要有自己的观点,有自己的想法。当下的人来说,我觉得能不说一句违心话,不违背自己良心的人,我都挺钦佩的。但是我觉得这样的人物,在当今的中国确实不会特别多。

  虽然不是和我同龄,但一定要我选的话,我觉得还是韩寒。也许在美国社会,大家不会把他捧到这样的位置;但是在中国社会里,真的是太缺失这种人了。他说的其实都是很常识性的东西,但是他用一种特别有意思的方式,用今天年轻人能够接受的方式来传达。让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是多元化的,我们能够发出与政府不一样的声音。

  人物周刊:责任和个人自由,你更看重哪一个?

  曾子墨:我更看重个人自由。责任本身没有问题,但是责任常常会被妖魔化,被贴上很多的标签,例如民族主义等等,以至于责任成为一个不可抗拒的东西,最终成为统治人思想的一个工具。我不是说责任不重要,只是我更加看重个人自由。

  人物周刊: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或者一部电影?

  曾子墨:我觉得没有哪本书或电影对我有特别大的影响。对上一代人来说,他们的信息特别匮乏,因此拿到了一本书或者电影,他们会反复阅读,最终都会找到与自己的生活十分贴切的部分,因而对他们产生深深的影响。

  而我的那个年代,选择就有很多了,无论是哪个年代还是哪个地区的作品都有很多。当你的资源过多的时候,你很难对某一个作品有那么深的体验,让它能够对你的生活产生影响。所以我只能说,没有这样的作品。

  人物周刊:你幸福吗?有没有什么不安? 你现在最大的担忧是什么?

  曾子墨:我个人工作、生活方面,很幸福,没有什么不安和担忧。更多的是对身边大的环境的担心。第一个是环境污染等,让我担心后代人类生活的环境会不会太过可怕。还有一个就是关于中国本身的发展,虽然经济高速增长,没有相应的人文关怀,会不会成为人类历史上的一个怪物或者怪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