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看尽花落
看尽花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8,35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围棋生涯(三)

(2009-05-01 16:41:10)
标签:

围棋

杂谈

分类: 杂谈
   等到我刚开始花心思在棋上不久,班上开始流行玩别的游戏,什么玻璃珠、手球、篮球、乒乓球一大堆。那些下围棋的同学们“轰”的一下,全跟风去了。当然我也不是什么视围棋如性命的人,于是也屁颠屁颠地就去追随大部队了。

   可见小孩子学棋是很容易分心的,因为真正爱棋的人一定要等达到一定的水平后,才能领略它的魅力。可是初学乍练的人又往往会觉得很枯燥,这也是很多学围棋 的人浅尝辄止的原因。媒体也曾有报导过,连张栩这样的大高手年轻时也曾经想过放弃围棋的念头。不管怎么说,反正我就分心了,疯狂的迷上了打乒乓球,现在我的乒乓球水平应该也有业余5段左右吧。围棋渐渐从我的生活中淡出。

  我有时候会想到,将来如果我的孩子想走职业棋手的道路,我十有八九是不会答应的。小孩子的自我控制能力不强,除了常年对围棋保持着很高的兴趣之外,还必须能够抵制其他的诱惑。现在的社会声色犬马、光怪陆离,加上中国至今还没有一套完整健全的培养职业棋手的机制来保证孩子的出路,所以还是敬而远之为妙。不过我打算起码也要把他培养到业余5段,将来可以让他陪爸爸爸和我娱乐晚年。

  等到上高中后,学习的压力渐渐大了起来,更是没有时间下围棋。我爸则因为要督促我学习的原因,除了周末还去和雷老师等人下棋之外,也基本没有时间享受围棋了。说起来中国的教育制度真是害死人,我那时必须忍受填鸭式教育和题海的轰炸,连看点武侠小说也必须偷偷摸摸地和家长、老师玩游击战,从而挨了我爸的不少拳脚。

  我爸单位上有位姓李的司机,属于头脑很灵活的那种人。他见我爸经常在省直机关比赛中拿奖,羡慕之余,缠着他非要跟他学下围棋。记得我在什么书上看到过一种说法,做司机的下棋打牌一般都比较厉害,原因是他们在接送领导的时候,经常有很多时间在车上等人,这时看书比较容易看进去。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李叔叔进步极快,不久就可以受我父亲二子与他对弈,现在他成了我爸的好对手。

  李叔叔下棋非常好强,计算也很认真,一旦输棋后复盘就会很不服气地摆出一个个参考图试图说服对手。经常是复盘的时间超过下棋的时间,有时候还会就某个参考图另下一盘,直到下到后来证明他是对的才肯罢休。我们戏称之为“复盘胜”。

   我爸看到李叔叔进步飞快,不免有些感慨,回过头来说我学围棋没什么长进,就拿李叔叔作为光辉榜样来和我对比,弄得我很不爽。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到达让我爸两子的水平。只是当时学习任务太重,再加上我处于青春叛逆期,迷上了电子游戏机。直到考上大学的那天,我爸还是可以让我四子有余。

  现在回头想想,其实我整个高中时期并没有如何的去研究围棋,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生观、世界观渐渐成型,对围棋的领悟能力自然而然地强了不少。例如,我爸有一次跟我说了一句“厚势不围空”,我忽然就有一种醍醐灌顶地感觉,开始有意识地调整行棋方向。

   这么说吧,围棋的技术可以分为宏观的和微观的两种。也就是所谓的大局观和计算力。虽然我并没有花时间苦做死活题,苦练手筋,可是宏观上的境界却自然的提 高了不少。虽然现在回头看水平还是很差,但当时的我模模糊糊的有了少许主动攻击、加强防守的概念,而不是一味的象斗鸡一样只知道和对手贴身肉搏。

  有一次我呆呆站着看我爸和雷老师下棋,忽然有一方下出了无忧角加拆边再加跳起的形状。不知怎地我就直愣愣的冒出一句:“嗯,富有立体感。”两人大笑,雷老师说道:“你别说,他虽然棋下的不怎么样,官腔打的满好呢。”,我爸也笑着连声称是。这说明我在当时对布局有了一点肤浅的认识,知道立体型的模样是效率高的。

   不管怎么样,中学几年我好歹还是花了点时间在围棋上,在一段时间里,我临睡前都会找本《围棋》或者《围棋天地》来看看。《围棋》就是后来不幸停刊的《新 民围棋》的前身,《围棋天地》则一直在我家扎根到至今。就这样囫囵吞枣地看了不少棋谱,当时正是武宫正树的巅峰期,他的星布局的特点就是快速布下大模样然 后展开攻击。虽然我根本看不懂,但坚持了一段时间,对棋形、布局等方面自然而然也就有了一点点概念。

  有句话叫做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看多了棋谱之后,别的不说,布局时连片拆边,中盘时单关小飞,收官时二路小尖总是会的。凭着这些堂堂正正的招数,倒也象模象样地有了一点下棋的架势。偶尔我也会摆出一副长考的样子,其实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爸在和我下让子棋的时,不免在棋盘上对我的招数嗤之以鼻。反正要么打入彻底洗掉我的空,要么杀掉我一块,很轻松的就赢下来。因为我只会跟着应,完全没有脱先和目数的概念。虽然有了一点攻击的欲望,不过因为力量实在有限,用马晓春的话来说就是,不攻不活,一攻先手10目活。就这样,我在一次次的实战摔打中一点点积攒着围棋基本功,通过这种最原始的方式培养自己的棋力。

  我这样的棋力。对付我爸虽然远远不行,不过对付我表哥却还凑合。我两个表哥当时也随着围棋擂台赛掀起的热潮对围棋产生了兴趣,不过到后来大表哥觉得索然无味就放弃了,小表哥则直到现在也会经常从美国连上Internet找我杀上两盘以遣永日。

   虽然中国曾经掀起过围棋热潮,但随着它的消退,很多人因为涨不了棋,找不到对手,或者其它什么原因刚刚踏进围棋的世界又从此消声匿迹,就像我大表哥一样。我想这和中国围棋的大环境还是有关系的,我一直对中国棋迷人口几千万的数字表示怀疑,因为计算这几千万的方法是根据围棋刊物的发行量然后乘以三十而得出,据说一本围棋杂志至少大概会在三十个人的手里流传。你相信吗?反正我是不相信。

当然如果说知道围棋就算棋迷的话,那我们全家都是棋迷。只是我觉得起码能完整地下完一盘棋,能自己数出胜负的才能算围棋人口吧?如果这样算的话,我认为中国围棋人口不会超过200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