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于华的博客
郭于华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4,674
  • 关注人气:1,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二元体制,你欠所有国民一个公正

(2016-07-28 16:11:17)
标签:

教育公平

谁欠谁的

分类: 公共空间

到底谁欠谁的?

2016-05-06 郭于华 
社论前沿 (这是社论前沿的第S105次推送 微信号:shelunqianyan 
 (关于农民工子女教育公平的问题,网上先后出现两篇相互对立的文章。我应邀写了第三篇短文。)

二元体制,你欠所有国民一个公正
   (照片选自王博“我要读书”系列)

一篇有关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教育公平问题的文章《上海,你欠孩子一个公平!》在网上热传,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经网易客户端和NGOCN推送,阅读量更是超过40万。随即一篇反驳文章快速跟进,《听好了!阿拉上海不欠任何人的!》,也成“上海热点”。

前文有感于对某民办小学的个案调查和相关数据而发,指出在上海很典型但却不限于上海存在的问题。文章质疑教育公平,目标直指上海。然而实际上,上海却不是一个清楚的对象:城市?政府?政策?法规?市民?教育主管部门?也许是不便指明,或者不指自明。

所指为何虽然不甚清楚,对号入座却很神速。后文以明确的上海方言、上海风格表达了对前文的质问和教训,“海纳百川不纳垢,上海排毒不排外!”更是充满优越感,也不无歧视、鄙视、甚至仇恨的流露。

或许,双方的表达都有各自的理由,也代表一部分人的立场,永远无法达成共识。但我感觉有些基本的道理还是要说明为好。

非上海市民的外来务工人员大多是农民或农民的后代,他们在就业地无法解决子女上学的问题,不能不说是一种亏欠,而这只是他们被欠的一个方面。农民作为曾经占国民人口的绝大多数,确实被亏欠了,而且一欠就是60多年。他们在生存权、居住权、迁徙权、社会权、表达权等多方面被亏欠(其实市民又何尝不是如此?),而且被欠得最多。但亏欠他们的不是城市,也不是上海阿拉,而是国家欠他们的,是城乡二元结构的制度安排导致的亏欠。

 

具体而言,后文提出的,他们“连办理居住证的资格都没有”,是谁之过?是他们自己吗?而且真要“和其他任何一个国家(朝鲜除外)比比看”,还有哪些国家不给人民迁徙的自由?不能选择或更换地方工作和生活?不能将工作和家庭安顿在同一个地方?

若论上海(也是所有城市都可能)存在的问题,例如城市治安环境、教育环境、市容环境、生态环境(污染)等问题,难道都是外来人口造成的?后文提供的数据、图表和信息并不能证明上海的城市治理问题都来自于外来务工人员;如果要论外来人口对上海的影响,是不是也应该把他们对GDP的贡献、对城市建设(高楼、道路、桥梁等)的贡献、对市容市貌(环卫、保洁、市政维修、绿化等)的贡献、对商贸繁荣的贡献计算在内呢?

至于后文提出的“任何一个国家的历史文明发展到今天,都是靠执政党的英明政策”—— 这种说法可真是离文明有点远,甚至丢了“高素质”上海阿拉的脸,同时也暴露出整体性的公民教育严重缺失的问题。

 

这个有关谁欠谁的话题之所以重要,在于它不仅事关农民工子女教育公平的问题,也不止是城市发展与管理的问题,而是作为一国公民是否享有同等的基本权利,这权利能否得到有效的保护,一旦权利受到损害能否合法地表达等问题。

所以,还是先别说“阿拉上海谁都不欠”,首先你代表不了上海人民,你也不姓赵对吧?其次,上海市民也许认为自己不欠谁的,但在一种不公正的制度安排下,你间接地欠了谁的,或者被谁欠了,是完全有可能的。最后,不要以为事不关己,今天被赶走的是农民工的小孩,明天被强拆的是海口的村民,后天谁知道天降灾难会不会落在自己头上呢? 毕竟,我们是生活在同一社会中的公民,我们息息相关、休戚与共,他人的痛苦也是自我的地狱:只要还有人在承受痛苦,这个世界就是不幸福的;只要还有人在被欺压,整个社会就是不公正的;只要还有人在被奴役,我们就都是不自由的的。


                    20165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发照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发照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