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震铎
王震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43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传承笔墨  独抒性灵——王震铎先生山水画刍论

(2010-05-10 21:44:25)
标签:

笔墨

性灵

墨团

墨块

石涛

分类: 评论

    抱琴客作

    传统笔墨至于当代,似乎已式微于庙堂之上。充斥画界的刻画之迹,已使传统笔墨不再成为中国画的灵魂性标志。然而在向西方绘画学习的过程中,不断用理性突破某些非理性的范畴后,我们回过头来却依然发现,原来已觉羁绊的传统笔墨,还在闪着幽微的,宝石般的光芒。使我们不得不回头想想我们的笔墨之中,在西方的理性光辉不能穿透的气息,神韵之处,是否还有某种微形式存在。而这种微形式或许就是一个对民族血缘甄别和是非判断的大形式。

    在这里,我无意褒贬。只是认为作为当代复杂多样的艺术形式中的一种,真正承载着某种微形式的传统笔墨的中国画,必须得到应有的延续。而看到了王震铎先生的画后,更使我看到了这种延续的必然。

    震铎先生师从陆俨少,遍临古代各家,于传统笔墨可谓探之精微。平生只研习传统,不涉西画,这也许是他能至今保持纯正笔墨品性的一个前提。

    大家可能只对他对陆派山水的感悟深度,赞赏有加,而忽略了他深厚的传统传承。殊不知在此之外,他另有一番不为人知的天地。

    他作于1989年的大青绿山水《湖山平远图》,有北宋王希孟之遗风。但画于生宣,色彩鲜明,晕化效果细腻,笔痕清晰。光就笔墨神韵而论,较之王希孟有更胜一筹处。

他的《癸未暮春之初册页》之一,用石涛之形,而实出己意,点,线,纤毫毕现,不遮不藏,似能根根清数。笔痕丰满,似树,似草,似龙蛇走壁,生意力量尽贯其中。墨色透明,通体灵气充溢,以极简表达极繁,令人叹为观止。

    他的《庚辰四月雨窗漫笔》,兼具陆俨少王蒙黄宾虹等各家笔意,也充分利用生宣的透水效果,远看浑厚华滋,层层加进,近看笔笔是笔,笔笔是墨,笔墨互相晕化,又都独立成体,互联成趣。偶有墨块,亦用陆师之法,积点成线,点线互彰。

    他的积墨山水,画石涛诗意曰:墨团团里墨团团,墨团团里天地宽。中间勾勒,隐隐然,俨俨然,有庙堂之相,另用各种墨法或烘,或擦,或染,或泼,笔墨之间又互相构架,浓破淡或淡破浓,无不井然而浑然。远看似朝岚,似夕霏,近看层层透彻,疏朗而不萧散。间或几处留白闪现其中,似重荫疏落之阳光,又似暮色山村之微灯。精神透逸于尺幅之外,生命蕴含于方寸之内,实乃于诗意又一提升也。

    他的《庚午春日写意》,猛然看去,似置身于造化之境,万山深处,莽莽苍苍,莫辨高低远近,但觉精气弥漫,扑面而来。近看笔势盘旋,层层透析,各种墨块,顺势成形,似见龙腾凤翥,似闻虎啸熊吼。其中丛林疏处,现二三小屋,自有幽人闲然来去。细审笔墨之变,董巨乎?子久乎?石涛乎?俨少乎?宾虹乎?大千乎?皆不能仿佛。只见杂笔纷披,每每出其不意,而条理清晰,争让有致。

    他偶尔挥就的鸡雏,梅竹,花卉,亦不知是何家何数,只是纵性而为。初看性灵充溢,情趣横生,细看笔墨潇洒,绝非小家气象。而笔墨的润泽光鲜,又似受江南山水的滋养,饱含着无限生机。

    由是观之,先生之画师古而不泥古,前人笔墨已烂熟于心,遣于笔下,往往自出机杼,已达自觉自如之境。

    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骨气形似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运墨而五色具,是为得意。”这是唐人对笔墨的经典论断,分别指出了笔和墨的功用。而石涛在《石涛画语录》中说的:“笔与墨会,是为絪緼,絪緼不分,是为混沌。辟混沌者,舍一画而谁耶?…..得笔墨之会,解絪緼之分,作辟混沌乎,传诸古今,自成一家,是皆智者得之也。”则已将笔墨作为一整体而论。光从笔墨技法来看,这与现代黄宾虹认为的:“论用笔法,必兼用墨,墨法之妙,全以笔出。”似有同样见解。至震铎先生的老师陆俨少,则又从自己的创作经验出发,倡导“不打草稿,笔笔生发”的妙法,震铎先生即依此为基点,也融合了石涛所谓的:“笔不笔,墨不墨,画不画,自有我在”“我即自然”的无法之法,更加专注于心灵(即我)对笔墨的介入。他每每强调,作画时要怀本初之心,去芜存真,然后,中锋用笔,万毫齐发,一意集于笔端。认为只有在这样全力以赴的状态下,精神所指,方能深刻体悟细微的直觉变化,最终达成笔墨的精神和趣味。这是一种抛开形似,而将艺术创作的重心直接倾注于我、笔、墨三者关系的尝试。就是使我、笔、墨三者合一,执笔时我就是笔,下笔时笔就是墨,用高度纯净的精神指向,造成高度纯净的画作。这体现了一个将笔墨置于中心地位,使之承担更多心灵要素的创作方向,也体现了自古以来文人画“中得心源”的一脉传承和延拓。

    先生作画时,每每窗明几净,水盂中水色纯清,画作完成后水色依然似可饮用。尝曰:心境无尘,乃可画画无尘。昔六祖云: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想来先生自分未达六祖慧能之慧,只可朝朝勤拂拭。这些既表明了他运用笔墨的成熟自如和惜墨如金,也说明了一个自谦和纯粹的好心态对于画家的重要性。

    古代文人有淡雅之致,先生少年多舛,中年后声誉日隆,犹能不求闻达,每日沉浸于笔墨之中,岂非得古贤之风乎!

 

2010-5-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崇山茂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崇山茂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