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印度】形形色色的丐帮生涯

(2011-03-11 07:31:41)
标签:

旅行

印度

丐帮

残疾人

独臂

苦行僧

街拍

旅游

分类: 印度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在我小时候,也就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人们经常都会哼唱着这么一首曲子:“阿吧拉姑,呜...阿吧拉姑,呜...”那会儿也不懂歌里唱的是什么,只知道那是一首红极一时的《流浪者之歌》。

后来得知歌词是这样的: 

我是流浪儿,命运领着我向前奔。我是流浪儿,我不瞒你,我是流浪儿。

街头大道是我的家,尘土暑气陪伴着我。

这样的命运我也能活,没有人疼我也没有人爱,没有房屋给我住,天底下没有我的安身处。
我是流浪儿,我不瞒你,我是什么人,我是流浪儿。

我改变不了我的生活,哪管一切倒塌崩毁,我还是轻松愉快地唱着歌。
我胸怀宽广快乐,天下的事也不发愁。
噢,人间呀,我到哪里去寻找我的爱情?

我是流浪儿,命运领着我向前奔。
再后来,看过《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片中没有铺柏油的土路、开放的下水道、孩子们在冒着烟的垃圾堆旁用木板打板球的场景让人过目不忘,真实的映出当代印度贫民生活。

2010年,我在印度一个多月的行走中就记录了不少的流浪者,因为那个群体太庞大了,几乎每天不管走在任何一个角落,他们的身影都会出现,有时,车行在街头,红灯一亮,乞丐们就会纷纷从路边蹿至车窗两旁,他们会用又脏又黑的手指敲打着玻璃,然后攒着手指指向自己的肚子和嘴...这个动作,几乎全印度都是统一的...

印度的人口暂时还没有超越中国,但是印度的乞丐要比中国多NN倍,印度乞丐的组成很复杂,等级多、年龄跨度大,他们的乞讨方式也是千奇百怪。(图29张)

 

斋普尔

一个小姑娘在街心杂耍乞讨。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翻了个跟头,动作之快,我来不急记录下来,只觉得危险至极。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傍晚,一名父亲推着他的两个女儿沿街捡拾垃圾,看来一天的收成并不丰厚。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在一个汽车站的对面,老人、孩子就住在这台阶上,后面挂锁的房子显然不是他们的家。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看到有外国人过来,一名妇女抱着孩子走来,同样的攒着手指的动作。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几个小姑娘也急迫着跑来,这样的眼睛总会让人心酸。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几个残疾浪人见到外国人旅游大巴停下,狂奔而来,晕,这是怎么奔的啊。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腿脚超级变形还瞎眼一只,见过惨的,没见过这么惨的。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杰瑟梅尔

一个怪手老太在古堡门口乞讨,貌似印度这样的麻风病超多。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一月的北印非常寒冷,凌晨5点多,一家人睡在杰瑟梅尔的街头点火取暖。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看到有外国人靠近,一家人友好的起来示意。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清晨,一个老太和她的狗历时出工,不知牌子上写的是啥。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焦特布尔

一个中年乞丐靠在嘈杂的门洞下打盹儿,一根“打狗棒”、两张干饼,一副世态炎凉很是无奈的样子。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不远处的一个老人不停的向路人作揖乞讨。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这仨孩子挨家挨户乞讨破瓶废罐,盯准了没人理的,一个箭步过去。

印度的儿童乞丐一般都瘦弱矮小、头发蓬乱、浑身黝黑,他们常常守在人群较多的街头和饭店门口,跟随着出入饭店的外国人和有钱人。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布什卡尔

这个路边乞讨的老太太忍受着蚊虫的叮咬,老痛苦了,那个环境脏到极致,唯有亲历。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这样蓬头垢面的大侠在印度街头多的要命,他们很朴实也很认命。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新德里

我在新德里住的那条街道,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这老哥俩在街上四处寻摸。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阿姆利则至比卡内尔路上

又是个独腿大侠。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相对来说,他们的境地要比前面的好的多,好歹也算是苦行僧了。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克久拉霍

这绝对是长老级的,碗都是金色的了。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占西

老太太守着她的家当在火车站站牌下打坐。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乌代布尔

一名男子举着没有手的胳膊坐在寺庙的墙角下 【印度】形形色色的丐帮生涯独臂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呜...阿吧拉姑...”我是流浪儿,街头大道是我家,命运领着我向前奔...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时间:2010年1月15-2月18    地点:印度

--------------------------------------------------------------------------------------------------

印度专辑: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曾让我沉迷的国度   瓦拉纳西的屎尿巷子    风餐露宿地当床   克什米尔迷人的头巾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走进印控克什米尔    男人也用护舒宝      带着阳光去旅行     印度街头理发师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色彩·印度        不可思议巫师婆    牛睡古庙·人宿街头 妩媚动人的印度舞女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游离在真实梦幻间     头巾下的风景  印度少女深邃眼睛会说话 亲历印度火车脏乱差

--------------------------------------------------------------------------------------------------

更多博文推荐: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你要做什么?        慵懒时光,心涌徜徉     温哥华街头卖花姑娘     麻杆男与柴火妞儿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回归山野童话       “中国元素”漂洋过海      邂逅秋日的轻柔           越毒越妖艳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日落拜占庭         东京湾,越夜越美丽       泡到通体发热时       暖昧的“哇噢”大床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多国领导人睡过的套房  韩国最著名的蜜月岛  韩国美女是如何画出来的  揭秘:韩国美容那些事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悉尼千人落汤鸡餐        温柔贴心小女人        其乐岛,其乐无穷      男厕所?女厕所?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妙曼舞姿,韵味十足   大多数欧美女人很有料    水多浅也要浸湿全身      值得炫耀的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