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弥乐佛弟子
弥乐佛弟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96,377
  • 关注人气:6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辞别2018拥抱2019

(2018-12-31 20:25:09)
标签:

杂谈

分类: 内心独白

         今天是2018年12月31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也就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我的心情却是五味杂陈。

        昨天上午我们一家三口满怀激动和喜悦的心情从铜川新区坐6路公交车到耀县客运站9:40乘车到渭南,这样11:00到达渭南客运中心站,此时再坐6公交车到渭南火车站,从这儿的客运站坐华州区---渭南市的公交车终于到达我日思夜想经常想回的华州区。然后我们一路向北步行到原华州区中医医院附近的母亲家中。还真想不到跃进弟已回家三五天了。他在兰州市榆中县打工的。怎么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母亲身体依然康健,面色红润。只是黑发中多了霜雪。母亲还以为于梅没有回来,大声连连询问。我高兴地告诉她,她上厕所了,马上就来的。看到于梅,再一看我的女儿,母亲说茜茜的皮肤真白,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我们到家已经是中午1:00多了。两个多小时后才吃上饭。于梅真的已经饿坏了。

         饭后,因为家里实在太冷了,于是决定都出去到商场超市去逛逛。随便也暖和暖和。

         在一家红蜻蜓店里,茜茜在看一个皮包,母亲说,跃进你给茜茜付款了吧?于是跃进赶紧说,茜茜,你买包,我来微信付款吧。最终茜茜没看上东西,跃进也没说付款的事。

        之后在一家店称了些热板栗,跃进虽说要用微信付款,终于还是于梅用支付宝付了款。

         走在回家的路上,跃进一下子抓了一把板栗子,很专心很快地贪恋地吃起来。我只捏了两个,母亲也只抓了几个。

        晚上休息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挤在一楼床上。跃进上了二楼房子几乎不再下来。跃进床上的电褥子开到高档,被窝里其实暖和着呢。母亲说有几个柿饼非让我吃。于是我吃了几个,还剩一个,还有一些柿皮。母亲临上二楼,拿了两个我们带来的香蕉,还有一瓶她不爱喝的特仑苏奶。显然是给跃进拿的。

        晚上7:00左右,有女人大声叫门,叫她母亲,折腾了好一阵子,有人开门。后来动静很大地又走了。茜茜刚开始睡,经过这么大声的吵闹,一晚上也没休息好。我睡在床外边,却弄得妻子不停地往女儿里面挤,所以一晚上也没休息好。虽然女人大声叫门,把我也抄醒了,但是我还觉得睡得还可以。因为前一天晚上我一直很兴奋,一会儿想母亲魏引芝,一会儿又想兄弟,唯一的兄弟魏跃进,弄得没休息好。谁知道真正回到了老家家里却仍然是感觉一切照旧,房子仍然是冷得象冰窖。饿着肚子等饭吃。仿佛等着什么高贵的人施舍一样。

        今天早上,也就是2018年12月31日,也即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我凌晨5:30多就醒了,这样再也没有睡着。大约6:00母亲从楼上下来,开始在电饭锅上熬小米稀饭。隔壁租住母亲房子的大叔,在华县盛世永安小区搞保洁的师傅,也就是5:30左右起床开了庭院电灯从而惊醒了我的男子,静静地刷了牙,然后呢,在原新华书店附近新开的包子店吃了几个包子,然后悄悄的离开上班去了。这个包子店离家不远,几步路就到。

        6:40左右,于梅和孩子都开始起床了。跃进也很快买了六个包子回来。尽管人还都未全出来准备吃饭,当然也不知道每个人对包子口味的要求。跃进这时向母亲抱怨说买了包子又赚该买了,一副理直气壮很愤怒的样子。并且怒气冲冲随后又上了二楼自己暖和的房子。

        7:30左右开始吃早饭。我吃了两个地软包子,茜茜吃了一个茄子包子,妻子吃了一个包子,母亲吃了昨天剩下的两个包子。后来,母亲把锅里的稀饭说分完,我让先给跃进舀,跃进也不推辞,也没说什么,我看跃进确实是一副傲然自得的样子,享受着母亲的母爱。之后母亲又给我加,最后给自己倒完了剩下的一点稀饭。

         我们一说不吃了,吃饱了,母亲马上就拿起剩下的包子,说,剩下的放凉了不好吃,跃进没吃好,跃进你吃了,跃进坐在沙发一边,二话不说,接过来三下五除二干掉。母亲把第二又给跃进,跃进仍然狼吞虎咽地很快吃完了。

        本来母亲以为我们明天会走,跃进提前买的东西中有一块大肉。妻子说这是准备让她露一手的表示。

         我内心似乎很愤怒,总是想找岔寻事发泄不满,说母亲或者跃进的不是。女儿说我一直在刷存在感。噢,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是我得不到亲人的重视、肯定和关注吧,所以我才拼命表现自己,拼命和他们对着干。我终于明白了,正像继父刘光启说的,我是在连累他们,拖累他们。所以,尽管我事先告诉母亲我要回家,而且母亲也知道妻子特别是女儿怕冷,但是母亲却并没有想到要把房子弄暖和些,只是说准备把电暖气插上用用。甚至二楼的空房子母亲自己也嫌冷,独自不愿意晚上睡在里边。母亲执固地认为,我们再有钱,我们的房子再有暖气,而她却是不会我们这儿。而且匕母亲总是有百般的理由无法离开华县。可是,她并不知道,我鼓动妻子女儿一起回家,真正看重并不是其他,什么冷,什么饿……这一切都抵不住亲情重要。“子欲养而亲不在”真的让我已经痛悔一生了。父亲直至离世,我因病住院而永远没有机会见到最后一面真让我早已是悔恨万分。1994年3月15日即当年阴历二月初四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从这一天以后,正如弟妹东静说的,从此以后,一家人的心散了,永远再也聚不到一起了。这话真让人觉得凄凉。而我相信,这都是真的。眼前的一切,一次一次地证明着东静的话确实是有道理的。

        直到晚上我一直没有接到母亲或者是我的兄弟那怕一个电话。你们到家了吗?或者你们到家了记得给“妈”打个电话报平安……是的,我也许再也听不到,其实根本就不可能听到有这样的暖心话语出现。尽管我也在梦里想念过多少回我的娘亲,我的同胞兄弟,可是那面容似乎永远是模模糊糊而看不真切。就像我奢望要尝一口母亲特有的饭菜的味道却又一次次落空,但尝到的永远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口味一样,尽管明知道是我的同胞兄弟炒出来饭菜的味道,但我永远却是失去了乡愁,自己成了没有根的浮萍一样在他乡飘波不定了。如此就注定了我内心找不到亲情,也找不回亲情。这样永远口是故乡的过客。匆匆过客而已。

        眼前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母亲永远也不愿意理清头绪也理不清头绪。难怪父亲在世时常常打趣地说母亲是胡子眉毛一把抓。自己永远都想占便宜……如此等等。

        2018年12月31日下午我们按预先计划离开华州区。来的时候甚至一闪念想晚上包饺子一家人吃个团圆饭。可之后回家了回到母亲身边了,我简直都没有想起来的时间,更谈不上吃什么饺子了。妻子一再嗔怪我她再不回华州区那个又冷更饿还累的家了。那地方让人压抑,让人不愿意面对,而且时时只想逃离。

        渭南到耀县的汽车司机却还是昨天的司机。真是奇了怪了一回到耀县,耀州区,我们一下子心情舒畅了,似乎轻松了不少。我们两口子赶快咥一碗耀县咸汤面。当时我觉得口感一般般,妻子却说还真不赖,要不再迟来几分钟就没了。要吃大有名气的苟二咸汤面还得再走上一站多路呢。

         我们走在耀县鼎尚商业广场门前,妻子甚至特别留意了对面几个铜川的历史文化名人,还破天荒地说出了诸如柳公权,范宽,令狐德棻,傅玄……我说华县的郭子仪还是“中兴之主,再造唐室”呢,于梅女士气鼓鼓地说,他再能,郭瑷还不得死。华县人真该死。妻子说她可再也不回华县了,都把人快冻死了人都感冒了呢……

        2018年12月31日央视新闻联播说,2018年,我们有欢乐有感慨,既有希望也有力量。辞别旧岁我们收获满满,迎接新年我们希望多多。央视报道有多所高校,比如清华大学,比如武汉大学……同学们演奏歌曲《我和我的祖国》……

        央视主播的声音不断在我心头回荡:

        让我们用最美好的情怀,辞别2018拥抱2019!

         我的心头一热,我百感交集。母亲在,家就在。作为长兄长子,老家也需要我。尽管梦想与现实仍然有相当大的距离,但是我们不能放弃努力。母亲没有埋怨我怪罪我,她目前身体依然硬朗,不想浑浑噩噩混日子,现在却开始操心她百年之后怕没有人吊孝,怕兄弟靠不住。这还真让人感到不是滋味。

        但是妈妈,我爱你!

        辞别2018拥抱2019,这是必须的!

        2019欢迎你来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2019新年寄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2019新年寄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