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草池塘

(2018-07-25 11:16:20)
分类: 友人茶座


 

曾经,与人们居处关系最密切的,除了井,便是塘了。现今的许多地名中亦可见出。我周边的街道、村、镇就多叫“石塘”、“后塘”、“新塘”之类的。

我印象里的塘,总有几株老树遮荫,野草茂盛,周边还会有一小畦菜地,藤架边上,蛱蝶蹁跹,水边一角着几朵睡莲,有极细小的艳红的蜻蜓粘在上面。无风而起的涟漪,则是水蜘蛛们滑过时弄出来的。塘水呈墨绿色,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有了塘,自然有了鸟影蛙,还有鱼鳅虾螺各色昆虫,它们都一同融入了塘边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与春、夏、秋、冬一道成为了乡间的景致。

 池给我的印象要开阔的多。杜甫诗云:“北池水阔华馆辟秋风。”(《陪郑公秋晚北池临眺》)又《晚秋陪严郑公摩诃池泛舟》,有句:“湍驶风醒酒,船回起隄。高城秋自落,杂树晚相迷。”可想见这座位于成都东南的摩诃池水面辽阔的样子。长白山上的天池,我去的时间正在冰封着,但亦能感受其壮观。南的滇池,水宽广,披襟岸帻的孙翁在大观楼长联的开头称:“五百里滇池底。”然而,滇池与庄子提到的南冥相比,就太小了,大约只能算是个小塘了。鲲鹏要去那里歇息,庄子云:“南冥者,天池也。”

现代的城市中也有不少人工弄出来的池塘,但这类池塘太整洁了,失去了野趣,而野趣正是诗意的源头。谢灵嘉时有《登上楼》一诗,至今仍在很多人的心底招摇“初景绪风,新阳改故阴;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松尾芭蕉的绯句:“寂寞古池塘,那青跳水的,声响。”也不断唤起着人们对荒凉废弃的池塘的怀恋。

 朱自清笔下的《荷塘月色》已经典。有人为了一睹荷塘真容,考取了清华,入学后参加义务劳动,是在校园西北角的荒岛上清,装做不经意地问老师:荷塘在哪?老师一指脚下,说:这挖泥的地方就是荷塘。这一回答让他瞠目结舌。原来,朱自清那写的“近春园遗址”的一角。说起来朱自清的年代我们真的不远。上世纪二十年代,他曾应浙江省第六师范校长郑鹤春之邀。来到我的家乡浙江省临海教过书,他的散文《匆匆》就是在临海时写下的。没有想到,一个世纪匆匆而过,竟能有如此沧桑的变化。

尊先生翻译过德.亚米契斯意大利的《爱的教育》。他以挖塘比喻教育经令我印象深刻。在《爱的教育》的译者序言里,夏先生说:“好像掘池,有人说四方形好,有人又说圆形好,朝三暮四地改个不休,而于的所以为池的要素水,反无人注意,教育上的水是什么?就是情,就是爱。教育没有了情爱,就成了无水的池,任你四方形也罢,圆形也罢,总逃不了一个空虚。”这话说的多好啊。夏尊与朱自清是同时代的学者。他的一席话是192410月写下的,将近一个世纪过去了,先生言犹在耳,可后来的人又听进去多少呢?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的教育又挖多少或者缺水的方方圆圆的池塘呢?教育是如此,推而广之,其他事不亦是如此吗?我们是关注于池塘的形式多一些,还是关注于水多一些呢?有水的池塘,才会“生春草”。而有爱的事业,才会欣欣向荣,春满人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中国人的气节
后一篇:水的故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中国人的气节
    后一篇 >水的故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