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妙在无心

(2018-06-24 15:42:11)
分类: 友人茶座

 

 

    前不久,在微信圈里看到一位年轻诗人,去拜访一位前辈的文艺批评家,询问写诗的方法。老先生顾左右而言他,看似无心地聊起身边的诗人和诗歌史上的逸事来,而方法则只在不言中了。不知怎么一下就想到于端午节辞去重庆作协职务的唐刚来。唐刚写了四十年的诗,在顶级报刊上发表大量作品,集子出了几十部,曾十三次申请参加中国作协,都没有通过。可他发现一些人,作品也发的不多,书也没出几本,诗龄不长,却轻易地进了中国作协,这促使了他的辞职。人们对此事的关注点,多在文坛乱象,拉关系,搞圈子。但如果从别样的角度看,唐刚绝望于加入中国作协这件事,对他的创作来说,未必不是件好事。因为他的创作或许可以真正进入到“无心”境界里了。“有心”的创作是写给当代人看的,而“无心”的创作则是写给后人。

   中国有“无心插柳”,“好读书不求甚解”一类说法,都是识破了天机的。杜甫诗云:“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於我如浮云”。(《丹青引》)说的是中国画的至高境界,我以为,同样也是文章的至高境界。中国书法亦讲究天成,苏轼在《评草书》里说:“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明代傅山作文作诗不取“有意”,于“拙”、“朴”之中自能得一派生机。周作人有《关于傅青主》,与他的意趣十分相投,周作人谈写文章,主张“写好文章第一须不积极”。但凡刻意为之的东西,达人识者一见便俗。“雕虫小技,壮夫不为”也。清人的《霜红龛集备存小引》里说:“傅青主先生足迹半天下,诗文随笔随掷,家无藏稿,亦无定稿。甚有执所著以问先生,而先生已忘为己作。”傅山作《太原三先生传》,写一位王先生:“好围棋,终日不倦,亦不用心,信手谈耳。”“不用心”,能终日不倦,是乐在其中,“信手谈耳”,是所谓能“萧然物外,自得天机”。这类洒脱,于机心很重的人,是学不来的。我们说刻意求之,也往往是有所得的,只是难入化境。

   于具体的写文章、创作还是需用心、用情的,但要脱去的是机心,也就是名利之心。此用心非彼用心,这是要分开来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老有所成
后一篇:中国人的气节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老有所成
    后一篇 >中国人的气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